2 孤注一擲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他的部隊,他的部隊有整整213人啊!他們裝備精良,戰斗經驗豐富,而且每個戰士都有著超強的戰斗本領,更一起經歷過無數次的戰斗,一起面對過一個又一個戰友的離去,彼此的默契和熟悉,就像是血脈相連的親人一樣。在無數次的戰斗里,他們曾經也遭到過重創,卻從來沒有像這一次一樣,這一次,根本就是全軍覆沒!

    李杰覺得自己全身的肌肉都繃緊了,他的手壓在鏡子上,指尖力量的壓迫使鏡子發出了一陣嘎嘎的脆響,而他的手指也白得和陶瓷差不多,還可以清楚的聽到骨骼承受不了那種巨大的壓力發出的痛苦呻吟。

    突然間,他的手指竟然直接壓破了那塊鏡子,在一陣破碎的聲音里,他看到自己的血沿著污跡斑駁的墻壁,流到了墻角。

    痛,真的很痛。痛的不是他的手,而是他的心。

    “老大,以后都不會給你惹禍了……”這是從一開始就和他戰斗在一起的林野,那個帥得一塌糊涂,女朋友多得連他自己都數不過來,戰斗起來像吃了藍色藥丸一樣生猛,也給他惹了不盡的麻煩的家伙,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胸腔已經被搗碎了,可是,即使這樣,他的微笑還是那樣的迷人。

    “……”什么也沒說,只是用眼神表示歉意的,是他的作戰參謀李斯特,雖然這家伙的名字有假洋鬼子的嫌疑,但這實在是個不可或缺的臂膀。每一次,他做出的周密的計劃和永遠留著一條你想不到的退路的預案,讓他們一次又一次的死里逃生。這一次,這一次,他也依然盡力了。李杰親眼看到,他的身體被攔腰切斷,但臨死前,他仍然把一枚手雷塞進了趴在他身上的變異體的嘴里。

    “還好,臉沒事。”渾身已經血肉模糊,甚至連內臟都已經流出來了,只有臉部還保持完整的,是就連林野也不得不退避三分的女戰士來兮。要說漂亮,她可是在這整個反抗軍里都數一數二的,要說戰斗能力,也沒有幾個男人比得過她,為了保持臉部的最后完整,她把手槍壓在了自己的胸膛上,而在不遠處,她的孿生哥哥來過,部隊里的第一神槍手,背靠著步戰車的輪胎,點了一支煙,而那藍色的煙霧,正從他脖子的正中,和鮮血一起漏出來。

    還有,從小就來到中國,能將一口流利的普通話的黑人魯西恩;還有,長得很猥瑣,內心也很猥瑣,卻能在關鍵時刻想出救命的鬼點子的真人版八寶齋陳重;還有,身高達到了2米20,酷似金牛座黃金圣斗士的大塊頭蒙梭;還有,能夠一手開槍,一手打針的軍醫柴珺;還有,還有……

    整整一支213人的部隊,就這么全軍覆沒了,李杰當時幾乎是最后一個死掉的,他還記得當變異體的角質觸手刺穿他的心臟時,他腦中劃過的,不是對死的恐懼,而是一種深深的不甘。事實上在此之前他們得到的情報是,這個小城里沒有二級以上的變異體,只有一些零散的進化喪尸和一級變異體,所以,盡管他們依然很小心,但是他們始終沒有料到,會在這里遭遇超過20只的三級變異體和超過50只的二級變異體。

    更讓他死不瞑目的是,從來沒有情報證明,變異體已經能超越捕食的本能,有目的,有計劃的伏擊一支人類部隊。而且,他也始終想不明白,為什么變異體會伏擊他們?為什么?不是捕食,它們的目的又是什么?

    李杰從胸腹中爆發出一聲沉悶的咆哮,揮起拳頭,打碎了眼前的鏡子。在一陣破碎的聲音之后,墻壁上掛著的殘缺的鏡子里,他看到的,依然是一個臉色蒼白,留著很潮的發型,剛從大學畢業的待業青年。

    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嗎?一切,都只是一個漫長無盡的噩夢?

    那么,那道貫穿心臟的傷疤,又是怎么回事?

    “嘀嘀嘀滴。”

    就在李杰因為心里的痛,痛得快要背過氣去的時候,桌上那臺裸露著主板和線路的電腦,發出了一陣久違了的聲音。是的,久違了,在過去的生活里司空見慣,以后的歲月卻只能在記憶里回想的聲音。

    李杰吸了一口氣,坐到電腦前,動了一下鼠標,看到了一個閃爍著的頭像。

    “小心,你住的紅星廠宿舍附近有校花出沒,不想因為SY過度精盡人亡的話,最好馬上揮刀自宮。”

    頭像的主人叫“純八”,純情八寶齋的簡稱,李杰和他在網絡游戲里認識的,雖然從來沒有見過面,但是兩人一直很是義氣相投。

    后來,后來,李杰想到后來純八被變異體整個撕裂的樣子,他就覺得胸口堵得難受。

    李杰的手指還在流血,并且伴隨著一股錐心的痛,不過,他卻沒管那么多,一邊任由指尖的鮮血沾滿鍵盤,一邊也讓淚水肆意的滑過臉龐,在那個連眼淚也是奢侈的歲月里,他早就忘了哭泣的味道。

    現在,他要一起補回來。

    “看到了,而且還看得比較深刻。”

    “靠,你丫就吹吧!你連我說的是誰都不知道呢!”

    “真看到了,身材很火爆,大約有168,隨便穿一高跟鞋就比我高了,還扎了一條粗辮子。直到現在,我才終于懂得,什么叫絕代佳人。”

    “靠……繼續吹,看你能吹出怎么樣的牛逼來……你……看得有多深刻?”

    “很深刻,不過沒有她看我深刻。”

    “哈哈哈,哥們你這牛逼吹得過火了!”

    “這些不說了,我想和你見個面,怎么樣?”

    “不好意思,哥從來不和男網友見面,沒那愛好。”

    “哥也沒那愛好,不過研究一下怎么一夜暴富也好啊。那啥,有錢還怕沒有女人嗎?”

    “要想一夜暴富,最好的辦法就是買彩票,不過你最好先去燒幾柱香,請風水先生看看你家的祖墳,我認識一位大師,很厲害的,讓他先看看你的面相就知道你有沒有那種橫財運了。”

    “買彩票,我知道了。”

    和所有妄想一夜暴富的人一樣,李杰過去也非常關注彩票的。他現在需要錢,貨幣在“審判日”以后雖然變成了廢紙,但“錢”這個東西,永遠都值錢。

    一個宅在廉價的租屋里連泡面都快吃不起的待業青年,即使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也只能和上次一樣,拿命來賭運氣。但是一個億萬身家的待業青年,走向和結局,肯定就會很不一樣了。雖然一個月的時間要拿去買一個小島再儲備幾十年的糧食,修建一圈固若金湯的防御體系肯定是不夠了,但只要有錢,這一個月里可以做的事依然很多。

    可是,經歷了久遠的時光,經歷了太多的殺戮和死亡,李杰不可能還記得每一個彩票的號碼。但是,他也不需要記住全部,帶著重生的記憶,總是有辦法占點便宜的。

    李杰記得就是今天,今天晚上開出的彩票有個人買了100注,中了100注頭獎,獎金達到5億。因為這個大事件,這個人買的號碼后來被人們爆炒,各種說法都有,有人說是有內幕,有人說是洗錢,但現在李杰寧可相信,那家伙是穿越或者重生的。他沒有那么貪心,再說過去了很久,他也不可能記住全部的號碼,當他翻箱倒柜的找出最后的174塊錢的時候,他也把所有的賭注都壓在了這上面。

    那家伙買的是雙色球,李杰記不全那所有的號碼了,但至少有4個紅球和籃球他是有絕對的把握的。他那點錢買不了幾注復式,他只能賭一賭,運氣最差的話,至少也可以中87注200塊,1萬多點錢雖然還是什么都做不了,但是緊接著還有歐冠的半決賽和決賽。那幾場比賽的勝負比彩票的號碼好記多了,認真一想,他發現自己的記憶力非常的好,那幾場比賽,連誰進的球,他都還能記起來。

    就這樣,一夜暴富吧。他和別的那些重生、或者穿越者不同,他不怕泄露“天機”,也不怕超常規的動作會引起什么人的注意,他反正只有一個月的時間,而且,他需要的也不會太多。

    174塊錢,這是他現在全部的家當,這個數字不太好,李杰雖然不迷信,不過既然是買彩票,還是討個彩頭比較好。扣掉6塊錢買方便面,李杰把剩余的錢換成了84注同一號碼的彩票。

    “喲呵,孤注一擲了啊?”樓下超市的老板娘大概也看熟了李杰,開玩笑的同時,不無挪揄的說:“接下來的一個月,你不會都是給我賒方便面吧?”她大概也知道,這168塊錢,已經是李杰最后的生活費了。

    李杰拿著那張彩票,他過去一直很討厭這個老板娘,不過,這時候他只是微微一笑,說:“要是中了,我把你超市的方便面全買下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724152_9_253-m
末世鋼鐵車隊
作者 暗夜暑雨
  陳垣死後重生回大災變當天,18年的末世歷練,讓他能先人一步。
  嚴寒能剋制喪屍...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