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章 白癡太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深夜,在一幢公寓里,大大的落地窗上印著一張絕麗的容顏,手上的煙頭無預警的掉落了下來,燙傷了她的玉指,卻沒有換來她的在意。床柜上的手機嗡嗡嗡振動,她習慣性的接起,無力的‘喂’了一聲。只聽見電話那頭的經紀人說道:“卿,我跟你講一件事,你聽了別生氣!上次王導指定你演女主角的事現在有了變化,說是已經指定了瑤瑤了,讓你演女二號,你聽見沒有啊?我說,你至少應一下……”經紀人的聲音在她耳朵里變得越來越模糊,越來越遙遠……

    她無力的將手機放在了地上,眼睛看向客廳的玻璃桌上的刀,然后她慢慢地走向那邊,耳邊隱約可以聽見電話那頭經紀人焦急的聲音:“喂……喂……你說話呀……你怎么了……”她絕望的一笑,艷麗的臉龐,嘴角完美的弧度,綻放著她這一生中最璀璨的笑容。

    在完全進入黑暗中的時候,她腦海里想象著明天的頭條一定會是:當紅女明星愛情事業雙失利,在家割腕自殺……

    本以為死后一定是毫無知覺的,可是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漂浮在空中。她還沒搞清楚狀況的時候,就看見眼前突然出現兩個人,一個白發黑袍的男子,另一個是黑發白袍的女子,兩人的面貌看不真切。只聽見女子疑惑的問道:“就是她?你確定?”

    男子微微一笑,點著頭說道:“不錯,時辰到了,該下去了!”然后就見男子食指一點,一簇光芒就圍繞著她周身,然后她再次陷入黑暗中。男子頗為得意的看了一眼女子,胸有成竹的說道:“白師妹,這局我贏定了,哈哈哈!”張狂的笑聲響徹整個天空,女子拂袖而去,留下一句話:“黑師兄,咱們走著瞧,誰贏誰輸還不一定呢!”

    在遙遠的玉國皇宮內,明黃色身影的玉汐坐在床邊,雙手握著床上女孩的小手,滿臉憂心的看著她,感覺到手上的顫動,玉汐立刻叫來了太醫。經過太醫連番的診治,隨后斷定床上的女孩已經脫離危險。玉汐摸著女孩蒼白的臉,疼惜的喚著:“皇兒,你快醒醒,不要睡了,母皇很擔心你。”

    “母皇……”玉汐驚喜的看到床上的人睜開雙眼,迷糊中聽見她在喊自己。

    當她睜開眼睛看著眼前這個高貴的婦人時,嘴巴不受控制的蠕動著,最終喊出了兩個陌生又熟悉的字眼。腦中不斷涌現著片段,混亂的記憶讓她再次昏了過去。不過在昏迷之際,她得知了一個重大信息:她靈魂穿越了,而且似乎還殘留著這句身體原本的記憶!

    等到再次醒來時已經是隔天的事,當她睜著一雙烏黑的大眼睛站在一面鏡子前時,她有些懵了!原來她不止魂穿了,而且還縮水了,瞧瞧這個只有十歲的身體,她很想哭!她搭著一張苦瓜臉,看著鏡中粉嫩白皙的模樣,深深的嘆息,垂下頭。睡了一覺之后,她開始整理腦中所剩的一些信息,原來這里是一個叫彩云大陸的另一個時空。這里有七個國家,而她所在的國家叫玉國,最主要的是這里是女尊國。也就是說這里女子的地位遠遠高于男子,女子可以一夫多侍,同時也知道了這具身體的主人是玉國皇太女——玉憐卿。

    玉憐卿沮喪的坐在地上,依舊不可思議的回想著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前世今生的記憶交替在腦海中,回想著男友無情的背影,自己傷心欲絕的心情,這一切都是拜那個女人所賜。想到這里,她的心就很痛,痛得她幾乎落淚,將頭埋在雙膝間,任由眼淚往外涌出。這么久以來,她一直故作堅強,直到她死的那一刻都也沒有哭過。因為曾經有個男人說過他喜歡成熟穩重的,不喜歡動不動就哭的女人,于是她一直努力扮演著他喜歡的角色。可是,現實卻是殘酷的,他移情別戀了一個愛哭愛撒嬌的一個小女人……心里的苦澀卻只能由自己來承擔,她累了,好累,那樣的人生真的太累了!

    門外響起了腳步聲,玉憐卿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看見推門進來的玉汐,明晃晃的黃袍。一進門就往床邊看去的玉汐,赫然發現自己的女兒居然不在那里,立刻焦急的四處張望。就在看到玉憐卿赤著腳丫子蹲在鏡子面前,玉汐先是激動的走過去,隨即疼惜的抱著玉憐卿的身體,說道:“皇兒,你怎么不穿鞋就亂跑呢?這樣會受涼的,你好不容易醒來,可不能再生病了,否則你要擔心死母皇嗎?”說著,玉汐就忍不住落淚,臉上盡是對玉憐卿的關心之情,然后一轉眼看見她滿臉淚痕的臉龐,忍不住問道:“怎么了,誰欺負你了,告訴母皇,母皇幫你教訓他!”

    玉憐卿看到如此關心自己的玉汐,心里微微動容,好久沒有感受到母愛的她一把抱住玉汐,將頭埋在她的肩窩,細語喊道:“母皇,母皇……”

    聽到愛女如此柔軟的呼喚,玉汐心里有些微微心疼,她摒退了左右,只留下她們母女倆。玉汐上上下下打量著玉憐卿,一雙慧眼仿佛可以洞察人心,過了一會兒玉汐問道:“皇兒,你好了是不是?”

    呃?六年的演藝生涯讓她學會了面不改色,可是如今這種際遇還是忍不住讓她在心里擔心著:“她這是在看什么,難道說她已經覺察出我不是她的女兒了?”

    過了一會兒,玉汐低下頭,放輕聲音說道:“是朕太著急了,你才剛剛大病初愈,怎么可能這么快就……”玉汐抬起眼,摸著玉憐卿的臉,“國師說過,你到了十歲就會遇到一場大病,然后你就會好起來的!現在果真應驗了,可是為什么你還是沒有好起來呢,為什么還是這個樣子?”玉汐的話讓玉憐卿有些疑惑,她只覺得玉汐口中的國師似乎是個了不起的人,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機會見見那個國師。

    在玉憐卿胡思亂想之際,門外傳來聲音:“啟稟皇上,連伺君在外求見!”

    玉汐回頭淡淡的應了一句:“讓他進來吧!”

    玉憐卿還在腦海中搜索著這個連伺君的信息時,就看見一個憂郁的美男子出現在自己面前。高挑的身體略微偏瘦,只見他一身白衣,皮膚雪白,烏木般的黑色瞳孔,高挺的鼻子,紅唇誘人。只是精致的五官上卻有著深深的黑眼圈,略顯蒼白的臉色讓她看著心疼。

    “爹爹……”終于讓她得知面前這個男人的身份了。

    連樺身體一震,想要走上前抱住玉憐卿嬌小的身體,可是在看到玉汐厭惡的眼神后,眼里閃過一絲刺痛。他彎著身子跪在玉汐面前,清幽的聲音慢慢傳進玉憐卿的耳朵里:“連樺參見皇上。”

    “起來吧!”玉汐看也沒看地上的連樺,只是厭惡的撇過頭,這一切全看在玉憐卿眼里。“皇兒,你身體還沒好,先乖乖睡覺,等會母皇叫人來給你送你好吃的,好不好?”

    “嗯!”玉憐卿微微一咧嘴,暫時應付了過去。

    連樺站在那里看著玉汐準備走出門,想了好久還是鼓起勇氣開口道:“皇上,我可不可以留下來照顧卿兒?”他的聲音在顫動,在哀求,全身都不由自主的繃緊。

    不過換來的依舊是玉汐冷漠的聲音:“皇兒需要休息,你在這里也幫不上什么忙,你還是回你的蓮花苑去。”連樺的心再一次落下,眼里的失落越來越濃,他擠了一個笑容,無力的看著玉憐卿,說道:“卿兒,爹爹有空再來看你。”

    看到他這么落寞的眼神,玉憐卿心里微微有些同情他,曾幾何時她也有過這樣的落寞。于是她只能重重的點點頭,然后給他一個安定的笑容,希望稍微安撫一下他受傷的心。

    等到屋里又再次剩下自己的時候,玉憐卿吐了一口氣,全身放松的倒在床上。既然一切都可以重來,那么她為什么不好好把握自己這次的人生?對于過往的一切,她決定全部掩埋在心底最深的角落里,她深深一吸,慢慢站起來,站在鏡前看著這個十歲的身體,鄭重的對自己說道:“既然上天給了我一次重生的機會,那么我今天開始就是玉憐卿!就要在這個陌生的世界里活得更精彩,我不用再這么壓抑的生活了!”

    下定決心后的玉憐卿卻又再次垮下臉,因為剛才一直處于回憶中的她而漏掉了一個最重要的問題,那就是這個玉憐卿原來是個智障,說的明白點就是一個白癡!玉憐卿再次失望的看著鏡中的自己,烏溜溜的眼珠,小巧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笑起來還有一個淺淺的酒窩,煞是可愛!可偏偏是個白癡,這讓她怎么活得更精彩啊?她無力的坐在床上,嘴角苦澀的一笑,看來她又要在這里演一場戲了,可是她不知道的是這場戲什么時候可以落幕!不過至少有一點好處,那就是白癡做任何事情都不會讓人覺得奇怪,因為本生就是一個奇怪的人了。

    想通一切之后,她站在鏡前,看著里面的女孩說道:“記住了,從今天開始你不再是別人,而是玉國皇太女玉憐卿。”眼睛一瞪,嘴巴一咧,露出八顆小小的牙齒,傻傻的笑了兩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234823_80_804-m
良陳美錦
作者 沉香灰燼
  未到四十她便百病纏身,死的時候兒子正在娶親。

  錦朝覺得這一生再無眷戀...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