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章 憂郁爹爹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幾天的生活對于玉憐卿來說簡直是天堂一般幸福,不僅有人伺候起居飲食,而且還可以睡覺睡到自然醒。這個換做以前,她總是要忙到半夜甚至凌晨才可以睡覺,有時候還會因為突然收到通告而趕去片場。從來沒有這么自由掌握過時間,所以玉憐卿全身的細胞似乎都在偷笑著。不過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還要扮演一個白癡的角色,這讓她心里微微有些不快。

    “皇太女,是時候喝藥了。”一個讓玉憐卿為之害怕的聲音響起了,她這輩子最討厭的事情之一就是喝藥了!如今因為玉汐的旨意,面前這個三十出頭的侍女整天就知道催她喝藥。說到這里的侍女,她不得不佩服這里的先人的聰明才智。怎么說呢?皇帝身邊一般都有五個侍女,而這五個侍女都服用了一種皇家禁藥,不會有任何男女情|欲的。至于各苑的侍君身邊都有小侍(男子)伺候著,倒也沒有傳出什么后|宮的流言蜚語。

    不過眼下最重要的是侍女手上的藥,玉憐卿捂著嘴巴拼命的搖頭,還要含糊不清的說著:“不要,不要,我不要喝藥,好苦的,你走開啦!”于是,上演了一場貓捉老鼠的戲碼。

    侍女連哄帶騙的逼著玉憐卿喝藥,而玉憐卿又不是真的是個十歲的白癡太女,當然不會這么容易上當。上次因為玉汐在場,她迫于壓力下才勉強喝進去,害得她晚上都沒睡好,這次說什么也不會再喝那藥了,因為那種味道和她心底的味道一樣苦澀。

    玉憐卿趁著侍女放下碗的空隙,撒腿就往外跑,由于對地形的不熟悉,玉憐卿直到撞上一個人后才停下來。頂上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卿兒,你怎么跑這來了?而且怎么滿頭大汗的,小心感冒。”溫柔的人做的事也是溫柔的,他拿出絲帕輕輕的擦拭著她額角的汗水。

    玉憐卿抬著頭,甜甜的一笑,親昵的喊道:“爹爹,救我!”

    連樺身體一顫,緊張的看著玉憐卿,焦急的問道:“怎么了卿兒,誰欺負你了?”

    本來還想戲弄一下這個美男爹爹的玉憐卿,在看到他擔憂的眼神后,立刻放棄了這個想法。她抓著連樺的衣袖,小心的往身后看了看侍女的身影,輕聲說道:“我不要喝藥,那藥好苦,爹爹幫我趕走侍女姐姐,好不好,好不好?”

    聽到玉憐卿的話后,原本擔憂緊張的神色漸漸褪去,連樺淡淡的一笑。看了看正在往這邊跑過來的侍女,又瞧了瞧女兒害怕的神情于是對著侍女說道:“去把藥端到我宮里來,這件事我會處理的。”

    “是,連伺君。”看到侍女的離去并沒有讓玉憐卿感到高興,而是有些哀怨的看著連樺的眼睛。

    連樺牽著她的手來到自己的房中,退去了所有人,把她拉到自己面前,仔細的察看了一番,然后清幽的問道:“卿兒,你病好了?”

    玉憐卿以為他是在問這次生病的事情,于是點點頭,希望可以不用喝藥了。不過她卻覺得連樺在自己點頭后,那種喜悅之氣似乎有些奇怪,好像太過夸張了。她能感覺到握著她的那雙大手正在顫動,眼里的激動也在跳躍著。玉憐卿忍不住開口問道:“爹爹,你看著好奇怪哦,是不是我哪里做錯了?”

    “沒有,卿兒沒有錯,爹爹是太高興了,我的卿兒終于回來了,太好了!”連樺的話讓玉憐卿心里一震,果然是血濃于水,什么也瞞不住他的雙眼。

    其實玉憐卿也是在昨天晚上才知道玉汐早就知道她不是白癡了,用她的話來說就是:她病好了!最讓她不解的是當時玉汐面色嚴謹,鄭重的對她說道:“皇兒,你要記住,你要用五年的時間去慢慢轉變,不能讓人覺察出你已經好了,但是又不能讓她們覺得你還是一個不懂事的女孩。你做得到嗎?”當時玉汐看著她的眼神充滿了期待,同時也夾雜著很多她看不懂的神色,不過她還是鄭重的答應了她,因為這對于她來說可以是一個演技上的突破。

    但是這件事卻不能讓第三人知道,就算是她的親生父親,只見連樺輕輕地撫摸著玉憐卿的頭發,滿眼都是對她的疼愛。可是玉憐卿卻在他眼中看到了一絲落寞與孤寂,那種神情讓她的心底不由的抽痛。

    小手貼上連樺的臉,有一下沒一下的摸索著,小嘴蠕動著:“爹爹,我不喜歡看你不開心的樣子,爹爹要笑,爹爹笑起來肯定很好看!”是呀,雖然現在的他看起來很憔悴,但是隱約可以看出當年秀美的模樣。玉憐卿不知道當中發生過什么事,但是能讓這個爹爹如此憔悴的原因,恐怕也只有她的母皇了。

    連樺聽著玉憐卿的話,心里很是欣慰,只是一想到玉汐,他的心便越加疼痛。微微低下的眼瞼,臉上深深的憂郁,抑制不住的淚水滴落。一滴一滴落在玉憐卿的手背上,驚得她睜大雙眼,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爹爹,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疼了,我給你去找太醫!”說著就要撒腿跑出去,但手卻被拉住了。玉憐卿回頭看著連樺,小聲的問道:“爹爹,你?”

    “卿兒,我沒事,真的。”可是越說眼淚掉的越快,像是掉了線的珍珠一般落下。

    這下可是真的急壞了玉憐卿,從小到大她最不擅長的就是安慰人,她只能笨拙的幫他擦拭眼角的淚水。嘴里更是念念叨叨的:“怎么辦,怎么辦,怎么辦……爹爹你不要難過呀!這可怎么辦呀?來人呀,快點來人呀,人都死哪去了!”

    “怎么了?”剛下朝的玉汐正準備去看望玉憐卿,卻聽侍女回報說她在連伺君這里,于是急急的趕來。還沒走進去,就聽到寶貝女兒的哭喊聲,嚇得她立刻飛奔進去。可是進去一看,卻看見連樺低著頭不知道在哭,而一旁的玉憐卿則是滿臉的焦急。

    玉憐卿看到玉汐以來,立刻大聲呼喚:“母皇你來了,快點讓爹爹不要哭了呢!”小小的人兒跑到玉汐面前拉過她的手,把她帶到連樺面前,嘴里不斷催促著。

    玉汐有些厭惡的看了一眼連樺,不悅的吼道:“夠了,別哭了,你不嫌煩,朕還嫌煩呢!”這一吼果然有效果,連樺立刻停止了哭泣,抬著通紅的淚眼滿臉委屈的看著玉汐。

    玉憐卿看到母皇不僅不安慰,還大吼他,立刻鼓起腮幫子,一手指著玉汐的臉說道:“母皇!你怎么可以這么兇爹爹呢,爹爹這么傷心,你應該好好安慰的,你這樣做是不對的!”被自己的女兒這么教訓,玉汐并不生氣,但是她看連樺的眼神卻是更加氣憤了。玉憐卿一看情形不對,敢情自己這樣會起到反效果?這么一想,她立刻揚起最可人的笑容,對著玉汐撒嬌:“母皇,你不是說要帶我去看好玩的東西嗎?我趕緊去,好不好,好不好嘛?”

    面對女兒如此可愛的神情,玉汐心中的怒意早就隨風而去了。于是笑著帶著玉憐卿出去,臨走前,玉憐卿對著連樺眨了個眼。連樺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忍不住咧嘴一笑。

    之后的幾天,玉憐卿左右打聽玉汐和連樺的事情,可是大家要么不知道,要么就守口如瓶,最后沒辦法之下,她想了一個主意。既然不能讓重修舊好,那就讓一切重新開始!玉憐卿臉上閃過一個狡黠的神情,讓一旁的侍女打了個寒顫。

    之后幾天,宮里的人總是會看見一個小人兒手里拿著一堆稀奇古怪的東西,然后在蓮花苑里穿梭著。時而聽見里面侍女的聲音:“哎呀,不行,小心點啊!”又或者是某個小人兒稚嫩的嗓音:“不對不對,應該這樣才對!”剛開始大家還很好奇,但是時間一長,大家也都忘了此事。

    不過,某人卻依舊樂此不彼,如今手上又捧著一碗黑乎乎的東西走進蓮花苑。連樺看到玉憐卿的到來,立刻笑著喚道:“卿兒,你這次拿的又是什么呀?”這幾天,玉憐卿一直拿些奇怪的東西過來,一會兒讓他這樣一會兒又讓他那樣。看她忙的不亦樂乎,連樺也就隨她去了,任由她擺弄,至少這樣可以天天見到她。

    “爹爹,爹爹,這次我給你帶了好東西,你趕緊去洗臉,快點呀!”連樺笑著去洗臉,這幾天相處下來,他發現他的卿兒是越來越古靈精怪了。于是洗完臉后,玉憐卿又讓他躺在榻上不要動,自己則走到他身邊,不知道在他臉上涂了什么。

    不一會兒,伺候連樺的小侍進來了,一看,立刻嚇得驚叫。連樺趕緊起身卻被玉憐卿的小手壓住了,她走到一旁扶起小侍,對她解釋道:“哥哥,這個很好玩哦,你要不要一起呀?”小侍驚恐的搖搖頭。

    “卿兒,你到底要干什么呀?”雖然孩子天性好玩,但是他卻覺得自己的女兒似乎在策劃著什么。

    “秘密!”玉憐卿俏皮的一噓,靈動的眼珠不停的轉動著。【要看美男嗎?不對,是美少年!明天我們的第一位美少年就會隆重登場,至于他會不會是卿兒的夫侍呢?呃~這個是秘密哦!】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760793_80_803-m
錦繡田園:靈泉農女種田忙
作者 風染夏涼
  季家只有季晨曦,沒有季非夜。
  代替姐姐被祭天的她意外開啟了季氏的傳承,穿越到...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