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章 無禮少年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在這一個月后的某日早上,御花園中一位身姿搖曳的男子正在摘采花露,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這個時候,剛剛下朝的玉汐走至這邊,一眼就看到了這個背影并且深深被吸引住。她一步步的走上前去,深怕驚擾了前面的男子。可是偏偏有人不知趣地叫了一聲:“皇上!”還沒來得及阻止,就見那位男子驚得一嚇,腳下不小心一滑,眼看就要倒下去了,這個時候有個人迅速的攔腰抱住他。

    “皇上!”那人在看清救自己的人后,更是嚇得不輕,睜著一雙水眸楚楚動人的看著她。玉汐還未認出面前的人是誰,只覺這聲音異常熟悉,卻又一時間想不起來是誰。

    “你是誰?”

    聽到玉汐這么一問,他眼中的失落立刻浮現,只聽他輕柔的回道:“皇上,我是連樺。”話音一落,腰間的力道立刻一松,眼看他又要摔到地上的時候,玉汐驚醒,連忙再次接住他幽香的身體。

    這次她總算可以看清他的面容了,皮膚雪白,吹彈可破,一雙水靈靈的眼睛正擔驚受怕的看著自己,高挺的鼻子,像玫瑰花瓣一樣粉嫩的嘴唇,讓她忍不住俯身親吻。卻在聽到連樺的聲音后停住了,“皇上,你可以放下我了。”手上的碰觸一消失,玉汐有些不悅的瞪著他。

    連樺不知道自己又哪里得罪了她,只好嚇得跪在地上,可偏偏這一跪,讓玉汐的心里更加不舒暢。連樺看著玉汐拂袖而去,自己則是疑惑不已。

    “哎呀,就差一點了,真是個笨爹爹,好好的一個機會被他浪費了。唉,看來我要另尋辦法了!”躲在暗處一直策劃著這一幕的玉憐卿,搖頭晃腦的邊走邊思考。

    也不知道她的小腦袋里到底在想什么,不知不覺就走到了一個試練場,那里正有一個少年揮舞著手上的劍。原本玉憐卿也沒有注意到那邊的少年,只是她突然想到了一個好辦法,不由自主的叫了出來。就在這時那少年被這聲音一驚,手中的劍沒有及時收住,就急唰唰的朝著玉憐卿的方向飛去。

    “小心——”

    “啊,謀殺啊!”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少年眼睛一凜,以最快的速度飛身抱住她,帶她離開。只聽那把劍“鏗”的插入了樹干上,而玉憐卿卻是受了不小的驚嚇,兩眼愣愣出神。

    少年輕輕將她放下,還沒怪她害自己沒有收住劍,反而是她先回過神來指責她:“你知不知道剛才那樣會害死人的,你存心的是不是?”

    少年不予理會她的指責,自顧走到樹旁取回自己的劍,打算返回試練場繼續練習。卻在轉身的時候,撞上了一個柔軟的身體,他頭一低,原來是剛才那個女孩。他淡淡的掃了她一眼說道:“讓開!”

    這下可好了,玉憐卿受不住了,睜大眼睛看著他說道:“你可知道我是誰,居然對我如此無理,信不信我叫人……”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聽對方說了一句讓她更可氣的話。

    “身為皇太女如此任性,果然是個白癡太女!”然后他不屑的轉身往試練場走去。

    玉憐卿站在原地越想越氣,她的腦海里就圍繞著“白癡”兩字,根本沒有注意對方為什么會知道她的身份。她氣呼呼的轉身大喝一聲:“站住!你這個無理的狂徒居然這么說我,我看你才是白癡呢,而且還是個大白癡!”

    少年停下腳步,眼里閃過疑惑與震驚,卻在轉身的時候變得平靜如水,嘴里幽幽的吐出一句話:“原來是白癡,現在更加白癡了!”玉憐卿根本沒有聽出他話里的另一層意思,只是再次聽到那兩個字的時候,氣得她握緊雙拳,直朝少年臉上打去。

    少年先是驚訝于她的這個舉動,隨即嘴角的弧度微翹,單手按在她前額上。可就在這個時候,有趣的事情發生了,玉憐卿此時還只是個十歲的女娃,手腳根本不夠長,被他這么一攔,她壓根就打不到人家。

    “你放手!”

    少年壞壞的一笑,假裝好意的問到她:“你確定要我放手?”

    “廢話!”玉憐卿剛說完這句話,少年就將手一放,而玉憐卿的身體卻由于慣性往前傾,最后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哎喲,好痛啊!”站在她背后的少年卻在偷偷的笑著。

    玉憐卿想要爬起來卻發現左手擦破了皮,右手則是脫臼了,任她怎么用力就是爬不起來。少年原本還在嘲笑她,卻在看到她的異樣后,彎腰詢問道:“你怎么了?”玉憐卿委屈的看著他,兩眼還泛著淚珠,小模樣著實可憐,讓他心中不由得一軟。于是輕輕地抱起她的身體,把她放到樹旁,看了兩眼她的手。隨即拿出懷里的絲帕小心的給她包扎,嘴里輕輕的說著:“不要哭,很快就好了,痛就忍忍!”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話有魔力,反正玉憐卿是止住了眼淚,傻傻的看著人家,這才看清了他的樣子。雙眼認真的給她包扎,小麥色的臉龐,五官精致的刻在臉上,瀟灑十足,怎么看都是一個俊美少年。玉憐卿忍不住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清夜!”簡而有力的回答,卻不知道為什么讓她會心一笑。

    “啊——”還沒反應過來,玉憐卿就感覺左手撕裂般的一痛,皺著眉頭大聲說道:“喂,你會不會接啊!”

    “會,但不熟。”

    “你,你不熟還幫我們接,你是不是存心的?我看你是因為剛才的事情故意來報復我的吧,我說你這人怎么這么小氣!真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一會一個樣,十足的大混蛋!”玉憐卿罵的起勁,可是被罵之人卻無動于衷,冷眼看了她一下,便起身打算離開。

    玉憐卿立刻大聲叫住他:“你不許走,你必須送我回寢宮!”話音一落,少年的身影一下子消失在她面前,她不可思議的在四周圍尋找著,可就是沒看見他。

    “太女,太女——”遠處有侍女急急忙忙的跑來,臉上盡是擔憂的神情。看見侍女跑過來,玉憐卿將右手往后一藏,不想讓她知道剛才的事情。

    看到侍女臉上的神情有些古怪,玉憐卿忍不住問了一聲:“怎么了,侍女姐姐你好奇怪哦?”

    “我的小祖宗喲,皇上去了你那,見不到,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發起火來,你還是趕緊過去勸勸吧!”在宮里誰都知道,只有皇太女才能輕松搞定皇上。

    于是玉憐卿便跟著侍女回到了自己的寢宮,一進去就看見玉汐黑著一張臉,地上跪滿了人。玉憐卿小心的走到她身邊,小聲的和玉汐說:“母皇,我有話要和你說,你讓他們都下去好不好?”看到她那張可人的小臉,玉汐什么氣都消了,于是大手一揮讓所有人都下去了。

    她捏著玉憐卿的臉蛋,疼愛的問道:“朕都應你的要求,饒了這些奴才了,你要是說不出個什么事來,朕可要罰你的哦!”

    小人兒嘻嘻一笑:“母皇好聰明,我這點小把戲怎么瞞得過母皇。其實呀,我想說母皇你最近有去看爹爹嗎?”

    玉汐面色一沉:“他有什么好看的!”

    “可是最近爹爹變得好漂亮咯,差點連我都認不出來了,母皇你一定要去看看哦!再告訴你一個秘密哦,爹爹泡的花露茶好香好香,好好喝哦,母皇一定要去喝一下,記住哦!”玉憐卿一邊說著,一邊觀察著玉汐的表情,發現并不是一點都不動容的,心里竊喜:爹爹,我可是又給你制造了一個機會,這次不要辜負我的一片用心哦!

    “好了,好了,你要說的話也說了。現在朕和你說一件事,順便給你見一個人!出來吧!”

    也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一個人,當那人轉過來的的時候,玉憐卿驚訝的說不出來。怎么會是他?耳邊只聽到玉汐說著:“這是你的暗衛,他以后就只聽你一人的命令!身為皇位繼承人,每一任背后都會有一個暗衛保護著你,而且他們的能力都是不容小覷的。清夜,趕緊參見你的主子!”

    “是!清夜拜見皇太女。”畢恭畢敬的下跪,儼然是一副忠實的護衛樣。可是經過剛才的事后,玉憐卿可不會這么想,他在知道她是皇太女后,還能對她如此無理,可見這人本性就是如此。

    玉憐卿低頭看著跪在地上的他,輕咳了一聲,然后說道:“起來吧,你以后只能聽我的話,知道嗎?”心里竊喜,這下子看她怎么修理他。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96366_80_804-m
似錦
作者 冬天的柳葉
  人都說姜家四姑娘是一等一的美人兒,可惜被安國公府摘走了這朵鮮花。然而姜似出嫁前夕,未婚夫與...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