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章 嚴厲太傅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國慶快樂~~\(^o^)/~求PK票票~求收藏~求粉紅票票~】

    俗話說得好“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這句話說的很對!由于清夜當初的無理之舉,在玉憐卿幼小的心靈里留下了不可磨滅的怨恨,因此,玉憐卿開始了漫漫長夜的報復行為。其實,說白了就是每天深夜,她就會對著天花板喊:“清夜,清夜!”然后,我們忠心的暗衛就會迅速現身,而這個時候我們的女主就會擺擺手,無賴的說一句:“你怎么來了啊,我沒有叫你啊!”于是,第一次清夜面無表情的離開了。

    接下來幾夜都是如此,玉憐卿玩的不亦樂乎,清夜卻氣得臉色發青,卻又不能對她怎么樣。三番四次下來,清夜再也忍不住的暗罵一聲:“真是個白癡!”偏偏不湊巧,我們的皇太女對這個字眼特別的敏感,于是心里的不滿又上了一層。

    其實主要是在這宮里是在太悶了,玉憐卿只能沒事找事,專門找清夜的麻煩。可是偏偏他又不能在人前出現,于是白日里,她只好從這頭逛到那頭,無聊了就去蓮花苑看看。時間久了,她真的有些受不了了,這不,又在她的美貌爹爹面前撒嬌了。

    “爹爹,宮里好無聊啊,都沒人陪我玩。”也許是前世的娛樂圈生活的太累了,這次的重生讓她徹底卸下了那些斗爭,對于生活有了更美好的憧憬。

    連樺柔柔的一笑,摸著她的頭說道:“你呀,都是十歲的姑娘了,很快就要太傅府學習了,到時就沒那么多時間玩耍了。”

    “咦?”玉憐卿顯然是忘了她的身份了,身為太女,未來的一國之君,學習是必經之路。當初她還沒穿越過來的時候,因為當時太女的特殊情況,所以一直都沒有去太傅府學習。現在,玉汐已經覺得時機到了,是時候讓有些人知道太女的近況了。

    三天后,連樺的話果然應驗了,玉汐派人將玉憐卿送到太傅府,并且叮囑她以后不許頑皮了,要認真學習。

    這是玉憐卿第一次出宮,她對這個太傅府充滿了好奇,一路上東張西望的,走走停停的,害得照顧她的侍女姐姐應接不暇。

    “蕭輕狂,你給我站住,把東西放下,給我放下,否則我不客氣了!”遠遠的聽見有女孩的聲音,清清亮亮的,很是悅耳。

    玉憐卿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住了,她慢慢的走過去想要看個究竟,卻在這個時候從拐角處沖出一個人來,好巧不巧的落在玉憐卿身上。“啊——”侍女姐姐嚇得連忙驚呼,卻來不及阻止這悲劇的發生。

    混亂發生的太過突然,身后追逐的女孩也沒有料想到會是如此,還來不及喊停,就見蕭輕狂已經壓下去了。說時遲那時快,一道紫色的身影飛快的從他底下救出了玉憐卿,而蕭輕狂卻摔了個狗屎坑,手中的玉簫也隨之飛了出去。

    “不好,那是櫟陽哥哥的玉簫,慕言大哥趕快接住啊——”女孩情急之下大聲驚呼。

    然后當一切都安靜下來之后,玉憐卿才回過神來看著這一切,只見眼前的男子棱角分明,雙目清幽,仿佛只消一看便會陷進去,絕美的五官鑲嵌在他的臉上簡直是完美至極。明明看似只有十幾歲的少年,卻可以長得如此俊美,不禁讓玉憐卿看傻了眼。

    身后傳來一聲叫喚:“這不是表姐嗎?”玉憐卿一回頭,隨之等待她的是腰間一松,她整個人就這么落地了,還好是在草地上,不至于那么疼痛。玉憐卿微微一皺,看著來人慢慢靠近,腦海中不斷搜索這個身影,隨即試探性的喊了一句:“萱表妹?”

    “什么,你就是皇太女?”蕭輕狂縱身一躍,跳到玉憐卿面前仔細打量著,然后像是在思索著什么,只聽著他一句:“還行,原來皇太女就是長成如此模樣的啊,今天算是看到了!”這個少年一雙桃花眼,高挺的鼻子,一副神氣的樣子,怎么看都覺得是一位紈绔子弟。

    玉憐卿還沒完全搞清楚眼前這些人的時候,遠處又走來看三個陌生的人。走在最前頭的少女高挑的身材,姣好的容貌,此時正緩慢的往這邊走來,她的視線始終落在紫衣少年身上。玉憐卿也跟著她的視線再次看向紫衣少年,卻整個身體一陣哆嗦,這個人好冷,從心底里散發著寒冷。

    “你沒事吧?有沒有傷著,能不能站起來?”玉憐卿還在看美男的時候,耳邊傳來一個溫潤的聲音,好輕好柔,心想一定是個溫柔的人。果然,她一個轉頭就看見一個如美玉一般的少年,溫文儒雅,應該就是形容眼前這個少年了吧!有些呆住的玉憐卿立刻回過神來,一下子從地上站起來,掃視了這一群少男少女,個個都是俊男美女。

    最后走來的粉衣少年眉宇間與紫衣少年有些相似,但是身上的氣質卻是相差十萬八千里。他喘著氣,微皺眉頭,用那種很嗲的聲音說著:“你們這是在干嘛呀,太傅都在喊人了,再不去又要挨罵了,我可不想罰抄了。”說著還揉了揉他的玉蔥般的手指,一臉不滿的瞪了一眼紫衣少年。

    于是,事情還沒在玉憐卿腦子里理清楚的時候,她人已經站在一個尖嘴猴腮,滿臉皺紋的老太婆面前,而那個被玉憐卿稱作老太婆的人就是當今的太傅,也是她今后的老師。不要看她長得不客氣,她肚里的文學筆墨可是了不得,她曾經也是玉汐的太傅,還是眾多大臣的老師,可以說是她的門生遍布朝野。不過越是有能耐的人越是有奇怪的癖好,這位太傅不喜歡參與朝政,只喜歡將畢生的知識傳授給自己的學生。不僅如此,她的嚴厲可是在玉國出了名的,連女皇拿她也沒轍,不過一到下課的時候,她就會消失的無影無蹤,任誰也找不到。

    “今天是皇太女第一次來這里上課,你們非但沒有好好帶她熟悉這里的環境,居然在課前大呼小叫,還冒犯了皇太女,你們知道錯了沒有?”太傅一上來就嚴厲的批評了所有人,狹長的丹鳳眼狠狠的掃過所有人,大家立刻乖乖的站著不動。她一手指向玉萱和蕭輕狂,厲聲說道:“就屬你們兩個事多,明天我要看到一份《省身之理》的完整注解,錯一個字,以后就不用來了!”

    “是!”玉萱斜視瞪了一眼蕭輕狂。

    “是!”蕭輕狂嘴角狂妄的一笑,大有誰怕誰之意。

    緊接著把矛頭指向紫衣少年:“慕言對皇太女不敬,罰抄《臣戒》一百遍,兩日后交予我。”

    “是!”慕言面不改色的回應道。

    太傅看著這個最為得意的學生居然也會犯這樣的錯,心里也不免感到嘆息。再看看其他人都是一臉懺悔的神情,可是他們心里在想什么,她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要不是今天皇太女第一次來上課,她絕不會這么輕易放過他們。

    然后一切定下來后,太傅開始了上課,玉憐卿坐在最中央,左邊是紫衣的慕言,白衣的櫟陽和粉衣的慕語,右邊則是她的表姐玉芷,表妹玉萱和那個囂張的蕭輕狂。我們的皇太女在一頭霧水的情況下,開始了她的學習生涯,可想而知,這一天她什么也沒有聽進去,因為她忙著觀察這六個同窗。

    于是一到了晚上,玉憐卿立刻叫來了清夜,這次卻不是耍著玩,而是讓他把那六個人的資料全部給她找來。原本以為要明天才能知道,可哪知剛一轉眼的功夫,清夜就把一疊資料扔到了她面前。沒錯,的確是用扔的!然后就很酷的消失在她的房間里,氣得玉憐卿大錘著被子,叫罵著:“清夜,你就裝酷吧,以后有你好受的,哼!”

    玉憐卿氣呼呼的翻著手中的資料,據上面顯示:

    玉芷,皇姨之嫡長女,今年十二歲,個性隨和,常常露著一張笑臉,擅長下棋;玉萱,皇姨之二女,今年九歲,為人比較清高,嘴上不饒人,擅長詩歌;慕言,丞相之長子,文韜武略樣樣精通,卻不善于與人交流;慕語,丞相之次子,喜歡爭強好勝,擅長跳舞;櫟陽,宮廷樂師世家長子,為人溫和謙卑,從不與人結怨,擅長各種樂器;蕭輕狂,蕭老將軍之孫,做事不拘小節,行為乖張,記憶超好。

    看完了他們的介紹后,玉憐卿心里有了個大概,原來這些人各自都有著擅長之事,難怪會聚集在一起學習了,看來玉汐是打算收他們為己用。不過這點上玉憐卿猜對了一半,玉汐是為了給玉憐卿培育自己的勢力才讓她與他們一起學習的。

    雙手托著腮幫,玉憐卿皺著眉頭說道:“這資料也太簡單了吧,好官方哦!清夜,你不會是隨隨便便打發我的吧?”后面那一句只是玉憐卿隨意說出的,沒想到空中傳來一句:“你沒說要詳細的資料。”

    玉憐卿一愣,隨即大罵道:“清夜,你混蛋!”

    門外守候的侍女在聽到她的叫喊聲后,已經不會驚訝了,只會無奈的搖搖頭,意思是這個皇太女大概又發病了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596638_80_804-m
毓秀
作者 弄雪天子
  古代升級顛覆版「藍色生死戀」。
  紅塵多可笑,癡情最無聊。
  她夏...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