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分崩離析(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眼見幾個喪尸在劉葭等人合力之下就快完全解決,幾人都稍稍放松了警惕,哪成想小賣部“砰砰砰”幾聲,霍然傳來張大嬸的慘號和陳雅欣的尖叫,昆哥一分神竟被打倒在地的喪尸一口咬在小腿上,慌得鐘宇向著喪尸腦袋一鋤頭挖了下去,哪想一時用力過度,不僅喪尸完了,昆哥的小腿也被挖了個深可見骨的口子。

    “啊......”昆哥慘叫幾聲,疼得臉色扭曲的不行。

    原來張大嬸和陳雅欣兩人溜進小賣部,原本是想趁著小賣部沒喪尸先拿些吃的出來,哪想一進小賣部卻迎面爬出一只只有半截身體的喪尸,身后還拖著腐爛惡心的內臟腸子,張大嬸被拖倒在地,陳雅欣眼睜睜看著腐爛的喪尸抱住張大嬸,一抓刺穿張大嬸肚子,喀喀的啃了起來,陳雅欣嚇得幾欲瘋狂。

    劉葭這面,鐘宇誤傷了昆哥也是嚇白了臉,望著昆哥扭曲憤恨而顯猙獰的目光,握鋤頭的雙手嚇得一松,鋤頭在昆哥小腿上掉落,鋤頭劃拉著小腿,疼得昆哥更是雪上加霜。

    “鐘濤,鐘宇。”

    陳雅欣瘋了似的跑了出來,后面跟著滿身鮮血的喪尸,劉葭嘶啞著大叫兩聲呆立的鐘濤和鐘宇,兩人這才慌慌張張的重新拿起武器向著喪尸圍去。

    劉葭丟下鋤頭,快步走到昆哥面前蹲下,顫著手從背包里翻出水果刀和衣服,水果刀在衣服上用力一劃,將衣服分成長條,急急的在不斷冒出鮮血的腿上包扎,可是布料根本阻擋不了血液的流出,溫熱的鮮血染紅了劉葭的雙手。

    鐘家兄弟很快將喪尸消滅,鐘宇拿著沾滿污濁的鋤頭,轉過身定定的看著坐在地上的昆哥和蹲在一旁忙碌的劉葭,眼神閃爍不定。

    “現在怎么辦?”鐘濤咬著牙輕聲問道,他也知道問題的嚴重性,兩人都想到了昆哥和吳生以前的勾當,那兩人以前本就是街上的混混,如果......

    鐘宇神色一凜,丟下鋤頭,抓起鐘濤的手直往小賣部走,眼神充滿決決,再不復少年稚氣。

    吳生終于甩開了喪尸,來不急休息,急忙又開始向著回跑,遠遠的就看見劉葭背著她的背包,包里鼓鼓將身形都掩了些,想是裝了不少東西。

    吳生張嘴一笑,剛要張口喚人,定眼一看,立馬發現不對勁,劉葭旁邊的不就是昆哥,他們呢?為什么不在一起?還有昆哥怎么會受傷,竟然要劉葭雙手攙扶?

    “昆哥,劉葭。”吳生著急的邊喚邊跑了過去,心里已經肯定他離開的時候一定發生了大事。

    “昆哥,是吳生,是吳生來了。”劉葭扶著昆哥喜及而泣,衡量得失也罷,沒人知道她曾做過怎么樣的掙扎。

    吳生跑到面前一把扶著昆哥的胳膊,減輕了劉葭的負重,劉葭舒了口氣,笑著胡亂擦了擦眼淚,整個小臉都變得黑一塊白一塊。

    “怎么回事?”

    一眼注意到昆哥滿是鮮血的小腿,吳生雙眼發紅,隱忍著怒火低吼。

    昆哥臉色慘白,此刻卻硬扯出笑,開口道:“先別說了,我們快走,我怕晚了會將喪尸引來。”

    “MD,混蛋。”

    吳生使勁的抓了抓原本就亂蓬蓬的頭發,狠狠的踢了一腳房門,也不知他罵的是鐘家兄弟還是他自己,或是這糟糕的天地。

    一起的七個人,一個人死了,一個人跑了,兩個人走了,剩下三人,還有一個想來也是活不久的,劉葭抱著腿縮在一邊,不愿出聲。

    沒有藥物,再加上喪尸的傳染性,昆哥的傷口雖然已經止了血,可全身卻開始緩慢的潰爛,吃不下食物,整個人都迅速的瘦了下來,經常是燒得迷迷糊糊,清醒的時候也被疼痛折磨的死去活來,每到忍受不住時總是用頭瘋狂砸地,這個時候都要兩個花費好大氣力才能制止。

    這幾天,劉葭已經被昆哥的痛苦呻吟給折磨得有些神經質了,好幾次都忍受不了想跑出去,再也不回來了,可是一想到獨自一人,劉葭又退縮了。一個女孩,她拿什么去賭安全,哪里又真有安全,在和平時代都會有各種犯罪,何況在這亂世里面,誰又知道一路上會遇到什么危險,誰又能保證遇到的人不是奸Yin擄掠之人,呆在這里,至少不會讓人孤寂的仿佛被世界所遺棄,至少他們還算熟悉。

    蜀地自古少數民族眾多,況且與云省、藏區等地接壤,末世之后,3號基地天璣,更是涌入了眾多幸存下的人流。

    有人說蜀地人不南不北,也有人說蜀地人好亂,難治,刁頑,除此更有“天下未亂蜀先亂,天下已治蜀后治”的話語。這些其實很多都源于蜀地自古道路很險峻易守難攻,偏又得天獨厚,總能自成一體自給自足,當然,更多的也就造就了蜀地人亦正亦邪桀驁的一面。

    原本在天下太平之時,很多性情都被大環境給限制柔化,有些甚至顯得懦弱,其實這也沒什么,安安穩穩過一生也曾是許多人所追求的。

    可是現在變成了末世,以實力為尊,以異能者變異者為榮。在以異能者和變異者為主,與基地政府之間接連發生的大型沖突死亡事件,在面對越來越多進化喪尸的嚴峻事實之前,3號基地注定了需要改變,盡管有人不情愿,“傭兵公會”依舊艱難的在血與吶喊當中出現了,并且從一開始就展現出其強大生命力。

    這些劉葭現在都不知道,此時的她和吳生正面臨著讓人窒息的選擇,是日日看著昆哥掙扎在生不如死當中慢慢死去,還是如昆哥所言給他個痛快了解。與昆哥親如兄弟的吳生不能接受,一路相伴的劉葭又何嘗能夠接受。

    “這個,我女兒,如果,你們能安全到達基地,有機會就幫我看看,活著...就好。”

    “昆哥,別說了。”劉葭把頭埋在手心,泣不成聲,明知道他已經活不成了,可親手......

    “傻丫頭,呵呵。”昆哥艱難的笑出聲,他知道缺少水再加自己的傷,還有吳生每次出去找吃的,總會弄得一身污穢狼藉,雖然說有換衣物,可屋里總是有一股十分難聞的氣味,也虧得她照料了他這些天。現在的他臉色平靜,似乎感受不到身體上的痛若,或者是知道馬上就要解脫,再大的痛苦也都不那么難熬了。

    吳生無聲的流著淚接過昆哥手中的相片,那是一個8歲的小女孩,嘴巴右上角還有一顆不大不小的黑痔,吳生還曾笑嘻嘻的騙過小女孩說是美人痔。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47970_86_866-m
快穿:吾兒莫方
作者 悠閒小神
  在那些一個個被穿越被重生的故事裡,總有那麼一兩個倒霉孩子……
  本書女主表示:...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網遊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