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姐,你是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嘟嘟,林默聽著電話里的忙音,身穿一襲黑色高叉絲綢旗袍,用郁郁的話,林默天生就有一副穿旗袍的好身段,烏黑長發松松垮垮的挽成一個發髻束在腦后,耳間帶著一副細線珍珠耳墜,優雅的靠在五星級酒店女廁的大理石洗手臺上,小臉糾結的聽著手機里的忙音。

    “你好,那位?李郁郁已死,有事請燒紙!”

    “郁郁,是我,林默。”林默突然捂住手機,掃視一下四周,確定視線所及沒有別人后,閃身進入一個隔間內。

    “密碼正確,激活成功。哇,林小默,你不是去相親了嗎,進展怎么樣,林默不是我說你,你也是資深大齡剩女了,也不要太挑了,只要還看得過去,不嫌棄你的,你就直接撲倒好了,你都到這個年紀了。。。。。。嘖嘖。。。。。。”

    “李郁郁,你找死!”林默有些忍不住了,瞬間火冒三丈。

    “好好,你進展如何?”

    一聽到這,林小墨終于想起這通電話的重點了,突然開始扭捏了起來

    “不是,我說林小默你還矯情個屁,快放!奧,我知道了,林小默,你遇到青蛙了,要不就是變態大叔,沒關系,你要理解,相親就像是買樂透,不中是正常滴,你不要太失望,狠狠吃他一頓,然后回來我們再擬定下一步作戰計劃。”

    “不是,事情是這樣的。。。。。。”

    兩個小時前,林默優雅的從計程車上走下來,一邊走一邊想,要不是老媽天天嘮叨,親朋好友天天關照,她,林默,也不會淪落的相親的地步,怎么說自個的工資雖然**但養自己還是養得起的,可老媽偏偏看不透。哎,林默感到自己雅致復古信封型手包里的手機在震動,打開一看,是老媽發過來的,短信上沒有別的,一把菜刀,看樣子媽媽是鐵了心要在今年把自己嫁出去。

    “小姐,需要幫忙嗎?”打著蝴蝶結的服務生禮貌的向林默詢問。

    “謝謝,我約人了,自己找就可以。”林默四處打量著,記得老媽說好像是2號桌。

    “你好。”

    “你好。”林默抬眼看了看眼前的人,不得不承認老媽的眼光很不錯,好吧,不是很不錯,是相當的不錯,只是那個眼神怎么好像有些不悅啊,難道是因為自己來晚了。不行老媽說了,買賣不成仁義在,不可咋了自家的招牌。

    “啊,等很久了吧。”

    “嗯。”

    “不好意思,路上出了一些事情,我找了好久才找到這里,所以來晚了。”

    “嗯。”

    “那個先生,您沒有生氣吧?”

    “沒有。”

    “那就好,我想你也不是小氣的人,那么我該怎么稱呼你呢?”

    “我姓薛。”

    “薛先生,恕我冒昧,請問薛先生你在哪高就?”林默叫了一杯鐵觀音紅茶,問著淡淡的茶香,故作淡定。

    “軍人。”原來是帥帥的兵哥哥,林默眼睛一亮,不過好奇怪啊,他們家林媽媽不是最煩當兵的嗎?想當年,自己只不過是畢業之后去軍區醫院當一個小小的中醫,林媽媽就差一點把房子都燒了。

    “那你在那個部隊里呢?”

    “少校.”雖然答非所問,但林默的小心肝又是一跳,目測這個姓薛的絕對不超過三十,模樣長的好不說,竟然,竟然還算是事業有成。林默突然覺得這個男人,絕對值的自己這輩子所有桃花運的總和。忍不住了,實在是忍不住了林默以膀胱為借口沖進了女廁。

    “林小默,你還等什么,撲倒撲倒,不要猶豫,他要是敢反抗,就用你的暴雨梨花針射暈他,然后再撲到,這種男人哪怕是一夜春宵,你都不吃虧,你知不知道。”

    “可是,李郁郁,你不覺得,他有些。。。。。。太刺眼了嗎?還有你也知道我們家林媽媽不喜歡當兵的。。。。。。”

    “林小默,你個豬頭,你還在猶豫什么,這是上帝對你的補償,補償你從小缺乏父愛,補償你初戀遇到陳柯那種爛人。”

    “可是。。。。。。”

    “姐姐,你還在猶豫什么,想想你那些虎視眈眈的要給你安排相親的親朋好友,想想也許在家里正在磨菜刀的林媽媽,你還在考慮什么。”

    想到這,林默忍不住一個哆嗦。

    “不過話說天上白掉的餡餅,十有之八九非餿既臭,還是先試試他的功能,看他是不是齊全,畢竟這樣的極品來相親,萬一是性無能,你還得。。。。。。”

    毫不猶豫的掛斷電話,林默覺得這次談話已經沒有繼續的必要了,自己一定是瘋了,才去求助李郁郁。

    “我回來了,讓你久等了。”

    “沒關系。”

    “我自我介紹一下好了,我叫林默,在省軍區醫院工作,是名中醫,額,單親家庭長大。”

    “嗯。”

    “那個,如果可以,如果你對我滿意的話,我是說如果啊,我想已結婚為前提和你交往。”總算說出來了,林默松了一口氣。

    “這個,我可以考慮,畢竟。。。。。。”

    “薛軍,怎么來這么早。”一個嬌嫩的女生從林默身后傳來。林默心想,這是又唱得哪一出。難不成人家已經有女朋友了,只是迫于無奈才來相親,所以女生特定跑來宣誓領土,就在林默天馬行空胡思亂想的時候。帶著蝴蝶領結的服務生飄然而至,驚呼一句,“先生,你的桌牌放倒了。”然后好心的把桌牌倒了過來,林默定睛一看,5號桌。

    然后林默很小心翼翼的問了這位薛少校一句,“您,不是來相親的?”

    “咳咳,我只是等人的。”

    “那您剛才為什么不說明呢?”林默的聲音里明顯裹了一把刀子,而且絕對是削鐵如泥的屠龍寶刀。

    “可是,小姐,你也沒說你是來相親的啊?”軍人嚴謹的性格,讓薛軍開始就事論事起來。

    瞬間林默的小宇宙爆發了,而且紅果果的惱了,心想你不是我家的菜,我不是你家的湯,剛才亂應什么!我都還沒說什么,你還有理了啊!長的帥了不起了,當兵的了不起了,就可以這樣隨意愚弄良家少女了。

    “小姐,請你等一等,你是誰啊?難懂你就是。。。。。。”終于看清那個女孩的樣子了,一身法歌爾最新一季白底碎花春裝,嬌小可人,可能是因為過度的惶恐,顯得臉色有些蒼白。

    林默最后還是沒有忍住,拿起自己面前的上好紅茶,一潑,看見那張剛毅英俊的臉從頭發開始滴落紅茶直滴的那件價值不菲的休閑服上也沾滿了茶漬,然后林默覺得世界又圓滿了,朝著那為受驚的小姐一鞠躬,說:

    “小姐,你放心,我只是,只是不小心路過的路人甲。”林默一邊故作咬牙切齒,一邊狠狠地瞪了那個叫薛軍的家伙一眼。站起,優雅的轉身,離開,心想這輩子也不要來這家酒店了。

    “哥。。。。。。”薛歌謠弱弱的叫了一聲薛軍,但薛軍好像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

    “哥,人家都已經走遠了,你還看什么看啊?吶,擦擦臉吧。”薛歌謠乖乖的的獻上紙巾。

    薛軍拿過紙巾,擦了擦臉,腦海里還全是那張憤然離去的小臉。不得不承認,其實他是故意的。當這個一身旗袍的女孩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時候,他好像看見了小時候學的江南雨巷里那打傘而過的丁香姑娘。但是當她來主動搭訕的時候,他突然有些氣惱,但慢慢聊下來,薛軍才發現原來是有些東西被她搞錯了。

    “哥,回神了。”薛軍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走神很久了。

    “你找我什么事?”

    “哥,你說,好馬會不會有時也念舊情,吃一吃回頭草啊?”

    “你前男朋友回來找你了?”

    “不是,我是問你。。。。。。”薛歌謠其實還想說的,但愣是被自家哥哥那恐怖的小眼神給嚇了回去。

    林默回到家之后,平靜的關上門,平靜的開始換上自個心愛的小棉拖,直到興致高昂的林媽媽急匆匆的跑了過來之前,這一切都還是平靜的。“相親咋樣,中不中,有沒有留手機,進展怎么樣,有上壘嗎。。。。。。”然后林默腦海里的最后一根弦斷了,鞋也不換了,沖進自己的房間,那就是哐當一聲把門摔的震天響,震的林媽媽不輕。

    就在林媽媽還沒心思過來這是那個美國情況的時候,啪,門又開了。林墨陰的像暴風雨前那亂七八糟的天氣,丟下一句,“我不相親了,相也不去你介紹的!”然后又是哐當一聲。

    當林媽媽終于從連續的哐當聲中回過神之后,馬上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于是一句河東獅吼,“林墨寶,你還反了!”林媽媽只有在十分高興或十分憤怒的時候才叫林默為墨寶,但如果把姓也加進去了,那就證明事情大條了。

    而林默也很沒出息的,蒙上被子假裝自個沒聽到,心情憂郁的想天下果然沒有白掉得餡餅。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86534_82_822-m
重生學霸:軍長老公,好體力!
作者 納蘭云朵
  七竅流血,身體腐爛,活活被蛇蟲鼠蟻咬死。意外重回中考當天,夏晴勢要那些賤人生不如死!卻不想...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