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左勾拳,右勾拳,然后我踢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那個,林小默,你真的不再慎重考慮一下。”李郁郁有些氣息不穩的問著傍邊的林默。

    “啰嗦,就這里了。”林默想都沒想,看著面前這家本市最新開張的酒吧,據說這家酒吧具有豪華裝飾,超強陣容,頂級音響,但是更有奢侈的社會后臺。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那絕對是,紙醉金迷。但如果用一個字來形容,那就是,亂。

    “李郁郁,你到底進不進去!”林默掃了一眼傍邊正在冒星星眼的李郁郁,一臉不耐的問道。

    “去,怎么不去。”李郁郁拉起林默便飛快的沖了進去。其實說了一句心里話,李郁郁想來這個酒吧已經很久很久了,可惜一直沒有進來過,一來家里的老八股和小八股,即李郁郁她爹和李郁郁她弟,不準,二來吧,這里實在是太亂了,沒有安全保障,李郁郁自己一個人也不敢亂來。可是今天不同啊,今天有林小默陪著啊,林小默那可是從小學開始就揚名天下的散打高手。

    “這是什么東西啊?”看著已經醉醺醺的林默,拿著一杯雞尾酒問她這是什么東西的時候。李郁郁心想,好吧,她錯了,陪著心情不好的林默出來是危險,來魚龍混雜的酒吧是危險,但是陪著心情不好的林默來玉龍混雜的酒吧那就是自尋死路。此時的李郁郁也只能嘆了一口氣回答曰,“那是雞尾酒!”

    “雞尾,酒,是不是很貴啊?”林默小心翼翼的問著李郁郁。

    貴,貴你個頭啊,再貴的你剛剛都不知道喝了多少瓶了。

    一聽說貴,林默看那個酒杯的眼神都崇拜了好多,誠惶誠恐的輕輕抿了一小口,然后大罵三字經,“這是什么爛酒,我要喝正宗北京二鍋頭.”雷的李郁郁立刻風中凌亂了。

    李郁郁心想林默都喝成這樣了,看樣子陳珂真的傷她不輕,不過愛情的世界里連是非都沒有,何況是對錯,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遇見錯誤的人,除了罵一句“娘的!”,也是一件無可奈何的事情。林小默什么都好,就是學不會放開。不過今天,林小默好像真的喝太多了,于是李郁郁難得輕聲慢語的在林默耳邊哄到,“林默,這里沒有二鍋頭,我帶你出去喝二鍋頭,好不好?”林默一聽有二鍋頭,立刻像聞見肉骨頭的小狼狗,把手里的酒杯一扔,乖巧地點了點頭。

    李郁郁對林默的表現甚是滿意,拉起林默就要去結賬。突然李郁郁又意識到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抓著林默的一只胳膊就是一陣猛搖,問,“林小默,你帶銀子了嗎?”

    “帶了啊,我天天都裝著錢包呢。”說著林默就去拿自己的包,要把錢包掏出來給李郁郁秀一秀,李郁郁松了一空氣,說,“不用找了,你拿著就好了。”

    但是林默還是不死心的接著掏,結果茫然的掏了半天,突然疑惑的自言自語到,“哎,錢包呢?”說的李郁郁的心一下子拔涼拔涼的。然后又聽到林默傻傻的笑了笑說,“奧,原來。。。。。。”李郁郁立刻把心提高了八米的看著林默,林默又傻傻的笑了笑接著說,“原來是忘在醫院里了。”李郁郁的心立刻做自由落體運動。現在的李郁郁,連掐死林默的心都有了。

    李郁郁沒辦法了,只好含淚上繳了自己的銀行卡去結賬,然后回頭對著林默就是一陣冰刀子冰咋子的亂射,射的自己的眼睛累了,而被射的那個人還是不痛不癢的,嚷嚷著要喝二鍋頭。李郁郁只好更加郁悶的把頭轉回來,回來的時候不想霉運到撞翻了后面人的酒,剛想回頭去道歉。

    “怎么了,沒長眼睛,是吧!”李郁郁不用回頭就知道一定又是一猥瑣男,當下甭說道歉了,連頭都不回了,直接催著那個服務生趕緊結賬。

    “你死人了!”李郁郁越是不理那個人,那個人反而嚷嚷的越起勁了。這時林默也走了過來,輕輕地拉了拉李郁郁的衣角,湊到李郁郁的耳邊悄悄問道,“郁郁,這個人是誰啊,好兇!”說著還刻意皺了皺小臉。

    “沒關系,我們不理他,我們一會就走。”李郁郁拍了拍林默的手,安慰著她,然后用自信滿滿的眼神告訴那猥瑣男,別沒事找事,小心放她家小默咬死你。

    “好,那要記得我們還要去喝二鍋頭啊!”李郁郁做咬牙切齒狀,真是死都不忘二鍋頭。

    “你個死丫頭,快來給老子舔干凈,真是有娘生沒爹養得的。。。。。。。”李郁郁就感覺耳邊好像有一陣風吹過。此時李郁郁敢指天罵地的發誓,她剛剛真的只是想想。只聽驚起一片尖叫后,就看見剛剛還是乖乖寶一枚的林小默,極其血腥的沖了過去,對著那個猥瑣男就是一記左勾卷,然后又是以及右勾拳,再把那個猥瑣男打到在地,最后還不忘很不人道主義的對著猥瑣男的脆弱男性部位就是一記狠踢。

    聽著那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狼嚎,李郁郁想這個猥瑣男,應該很疼吧。李郁郁一邊賞心悅目的觀戰,一邊細細回味剛才的對話,到底是什么促使林小默成功變身的呢?有娘生沒爹養,八成就是這句了。李郁郁明白雖然林默從不在外人面前流露過對于沒有父親的失落,但這不代表林默不在乎。還記得很小的時候,有個男生沒出息,追求林小默被拒絕之后,竟然小小年紀就學會中傷,罵林默是野孩子。當時林默一句話沒說,上來就是左勾拳加右勾拳,只不過沒加那最慘絕人寰的一腳。后來那小男孩的媽媽還惡人先告狀,老師讓林默在教室門口罰站反省,林默愣是站了一下午也沒蹦一個字出來。最后還是林媽媽出面,那哭聲,你就是放個航空母艦在那林媽媽也能給你哭翻了。在眾老師苦勸無果的情況下,最后還是校長出的面,強烈譴責那個小男孩是道德淪喪,嚴重批評那個小男孩的媽媽是助紂為劣,更是嚴厲指責了那個不分青紅皂白的老師,然后林媽媽才停止哭聲,牽起林默的小手,一大一小的回家去了。

    等李郁郁回過神來才發現,有沒有搞錯,一堆大男人,少說也有十個人,盡然圍攻林默一個弱女子。而且這群人似乎也發現了,林默雖然兇悍,但好像反過來掉過去只有那三招,左勾拳,右勾拳,然后我踢,連順序都懶得換。

    漸漸地看著林默處于下風,李郁郁也急了,跑到酒吧的吧臺里,拿起一瓶不知名的酒在吧臺上猛地一砸。瞬間整個酒吧都安靜了,大家都回頭看著李郁郁,林默也停了下來,然后對李郁郁說:“郁郁小心點,別扎著手。”,李郁郁干笑了兩聲。然后,音樂繼續,圍觀繼續,連林默都接著繼續血拼。

    李郁郁顫顫巍巍的拿著碎酒瓶,剛要去協助林默。就看見同樣兇悍的一拳直接貼肉的打在一個想要偷襲林默的人的身上。林默看著眼前一身休閑的薛軍,覺得自己好像是認識這位帥鍋,于是狗腿子的對他笑了一笑以示感激和花癡。

    而李郁郁到現在也終于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雙劍合璧,郎豺女豹,看的李郁郁那叫一個觸目驚心,外送一句心驚肉跳。果然是拳拳到肉,港臺的動作片那趕得上這場面,都是浮云。最后終于連酒店的老板也驚動了,出來一看竟然是薛家大少,忙把猥瑣男及其同黨扔了出去,打著哈哈讓薛軍見諒。只是薛軍一直當外人是空氣,板著一張俊臉,認真的檢查林默到底受沒受傷。

    李郁郁一看,就這個男人,無亂相貌還是氣場都和她家小默都是絕配啊。可是就這樣把林小默留下來好嗎,但轉念一想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何況剛剛這個人既然會出手相救,人品應該還可以。于是立刻叫來還戰戰兢兢拿著自己銀行卡的服務生,兇狠的搶了過來。小服務生弱弱地說了一句,“小姐,還沒刷卡呢!”李郁郁立刻回以更兇狠的眼神,嚇得小服務生再也不敢多說一個字了。

    “那個,我還有事要先走了,我們家小默就拜托你送回家了,那個,拜拜。”說完便腳底抹油,化成了一縷青煙,遛掉了。

    薛軍好笑的看著打完架后,累倒在自己臂彎里的林默,伸手想要叫住李郁郁,心想,那個女孩還像還沒告訴自己林默住在哪里,他要怎么送回去呢?可是斯人遠去,薛軍只好作罷。低下頭看了看像小貓一樣睡在自己臂彎里努力尋找一個最舒服的位置林默,忍不出笑了笑,用滿是繭子的拇指輕輕地滑動林默的臉頰,果然聽見了像小貓呢喃一樣的低語。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589094_82_822-m
重生國民男神:瓷爺,狠會撩!
作者 孤木雙
  (重生蘇爽女扮男裝文,男主姜奕,女主君瓷)
  風頭正盛的「皇太子」,一朝重生成...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