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無處話凄涼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嗯?”夜感覺到一絲晃動,它抬起頭,看著白起進入密室的花雕木門。不過,它看不見的是在門后的黑暗里,一絲絲的光芒閃動。

    是白起連接這所房子和沙漠密室的傳送陣,此時那用金粉印出的一線線繁復的圖案正此起彼伏地閃著金色的光,耀眼的光芒劇烈地顫抖著。

    夜的耳朵機警地豎著,朝著木門的方向,眼睛更是一眨不眨地盯著木門,一切都籠罩在死寂之中。

    夜突然蹦了起來,全身的能量全都爆發出來,像一束黑色的閃電激射而出,沖破了窗戶那冰瑩的水晶玻璃。于此同時,巨大的爆炸聲響自身后傳來,火焰瞬間如虎似狼地從身后飛撲而來,狠狠地吞沒了夜的身影。

    _----------------------------------------------------------------------------------------------------

    爆炸激起的漫天黃沙被風帶到白琳面前,大地又是一震,紅磚色的小房子在又一聲爆炸聲中緩緩坍塌。白琳眼睜睜地看著,那在短短五年里,藏有白琳半生多少歡樂的安樂窩,此時卻只能在騰起的沙塵中發出最后一聲哀嚎。

    “夜……”白琳低聲呢喃,狠狠一咬銀牙,白琳一頭沖入了滿天飛塵的金色沙漠。

    原本平整略有起伏的小沙漠,此時卻是在中央處陷下一處巨大的深坑,黃沙正緩緩地滑下,要填平這一道深深的疤痕。

    “老師——”白琳尖叫著,要奔入沙坑中,卻沒站穩,一下子滾了進去。

    白琳一直滾到坑底,也顧不得此時正暈頭轉向,她全身使勁,奮力從沙中鉆出,吐出口中的沙粒,她看見了不遠處的白起,雖然只有胸口以上露在沙外。

    “老師……”她跌跌撞撞地沖到白起身旁。

    白起費力地睜開眼,模模糊糊地看見了白琳,她笑了笑動了動嘴唇,卻在也無力言語,她搖了搖頭。

    “什么?老師,你要說什么?”白琳哪里能知道白起這是要表達什么信息,她的眼里滿滿都是焦急和心痛。

    “回去再說,老師,等我先把您挖出來。”白琳開始揮動雙手,把將要淹沒白起的黃沙向四周撥開。

    沒有見到老師習慣穿的黑衣,只是有鮮血像噴泉一樣涌出,身體……沒了。白琳頓住了手,眼睜著看著這鮮紅的熱泉,“老師……”接下來的話卻是再也說不出來了。

    白起好像比剛才精神了一點,她看著蓬頭散發的白琳,看來這個調皮的孩子又沒有聽她的話溜出去玩了,不過,這次可不會罵她了,永遠不會了……

    白琳嗚咽著,發出小獸哀嚎的嗚嗚聲,像是要哭了,可是兩眼卻依舊清澈,透著悲傷的水色。

    白起透過這如夜的黑眸,她看見了星空,看見了那扇門……

    白琳雙手顫抖著,撫上白起慘白的臉頰,她輕輕地撥開白起披散的白發,溫柔地整理好。

    “哎……”直來得發出一個字,白起臉上最后一絲生機也消散了。白琳看見老師的目光,最后定格在自己斷了的小指上。她想說什么,白琳不知道,永遠也不能知道了。

    老師,再見。

    白琳用鞋后跟在地上頓了頓,她就像腳底安了彈簧一樣飛了起來,一下子跳到了坑外。

    白琳撲到了地上,她回過頭,最后看了一眼沉入地底的密室,一骨碌爬起身,朝家的方向奔去。

    “夜——”遠遠看見坍塌的紅房,白琳就迫不及待地叫喊著夜的名字。

    停也不停一下,白琳沖到廢墟中翻了起來。

    “夜,你在哪里,快回答我。”白琳焦急地叫著,卻只有黑煙和未散的煙塵回應她。

    找了許久,白琳呆呆地坐在一塊石頭上,看著手中一截斷了的黑尾巴,毛茸茸的黑得發亮,幾處毛被燒壞了,發出難聞的焦味。

    從現在起,就只剩……

    “救命……”一聲微弱的呻吟響起,白琳猛地看向聲音來處。

    “夜!”白琳一跳而起,跑向不遠處的一個小草叢,果然看見了夜,不過卻是零散的,完好的就只有夜的半邊黑腦袋。

    夜那深藍色的眼睛依舊如深海的寶石,看見白琳時流出了晶瑩的淚水,“救命……”

    白琳看見夜的淚水時,頓了一下,她輕輕地用指頭去觸摸,“原來,不是不能哭,而是沒有淚……是老師不愿意自己流淚么?”

    淚珠折射出七彩的光芒,從她的如玉肌膚上滑落。

    她一驚,將自己游離的思想拉回,她小心地把夜的腦袋捧起,跑到空地上,看了看亂石堆積的空地,她急忙用腳把地上的碎石都踢開。

    輕輕地把夜放到地上,白琳輕聲說道:“你等等,我馬上就修好你。”

    “哎喲,我的尾巴呀。”是夜看到了自己那截斷了的黑尾。

    “一會兒就好了。”白琳跑開了,去尋找爆炸中剩下的原料。

    “這樣倒挺好的,我從沒離你這么近過。”夜看著面前的尾巴說道,“可惜還是捉不到你。”

    “不行,這些東西根本就不夠。”白琳看著排在面前的幾樣原料,接著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她起身飛奔而去。

    回來時,白琳雙手并沒有捧什么東西。

    她拾起原來排在地上的幾樣原料,急急跑到夜的面前。

    扭開裝有金粉的水晶瓶,白琳就在地上畫出了一個陣法。

    “分解陣?這是做什么用?”夜看著白琳面前的金色陣法,要知道機械偶最害怕的就是分解陣了,不過夜可不認為白琳會把它給分解成最初的一堆原料。

    只見白琳攤開左手,其中靜靜放著的,正是白琳的一截小指。

    夜頓時目瞪口呆,“這是……你也是……機械偶”。

    -----------------------------------------------------------------------------------------------------

    “我以為永遠都見不到你了。”是夜的聲音,看來手術很成功,不過情況還是好不到哪里去。

    只見夜原本栩栩如生英俊不凡的外表不見了,身體全是簡單的機械構造而成,腦袋也只有半邊是原來的樣子,尾巴倒是完好。

    夜甩了甩尾巴,走到一塊碎了的躺在地上的鏡子前,“啊——”才一伸頭,它就急忙要縮回來,可是全身突然不能動彈了,它只能直直瞪著鏡子里自己恐怖的樣子尖叫:“鬼呀,救命——”

    “爆炸里剩下的東西只能幫你恢復成這樣了”白琳放下手中在廢墟中撿出的東西,走了過來,小心地把夜抱開,“況且,為了先保護你的意識,我沒法一下子把你的身體做回原樣。幸好尾巴還完好,老師把意識陣法都刻在你的尾巴尖上了。”我還差很遠……如果不是自己那截指頭的材料分解得很成功,加上分解出的材料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稀奇礦種,那……

    白琳用一把小刷子把卡住夜活動零件的沙粒小心撥出,夜晃了晃腦袋,“那你以后一定要把我整回原來的樣子。”

    “當然,我可不想天天看你這樣。”白琳說道,開玩笑卻沒人笑得出來。

    二十年后。

    “這是……”漂浮在白琳面前的模擬陣法閃了幾閃,消失了,密室重新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中。

    沒人知道方才白琳看見了什么,除了她自己。

    -----------------------

    “我們不要這樣做好嗎?放棄吧。”夜開口說道。此時,夜已經恢復了原來的樣子,甚至更為完善。現在連夜也不清楚白琳在自己身體里加了多少奇怪的東西,不過總不會傷害到自己就是。當然除了走到一半突然卡住,或者睡到一半突然蹦起來開始跳舞,其他好像還沒有什么不好的……

    “嗯。”白琳好像被夜說動了,“我想吃南島樹上的紅果,你去給我摘幾個來吧。”

    “好。”對于今天有點聽話的白琳,夜開心極了,一口就答應下來,也沒有考慮上星期才安裝的飛行裝置是否會出差子,“那我出去啦。”夜喊了一聲,甩甩尾巴屁顛顛地跑開了。

    微笑地看著夜消失在天際,白琳轉身離開了窗戶,自言自語道:“不會有危險的,我有把握。”

    二十年后的白琳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淘氣愛玩鬧的小女孩了,當自己看過老師嘔心瀝血寫下的筆記時,白琳就默默地許下了諾言,老師的遺愿,自己一定會為她實現的。

    而二十年后的今天,就是實現諾言的日子。她將以這個曠古的法術,祭奠老師!

    因為二十年來的苦心鉆研,白琳終于領悟了神之禁術,那個殘忍地奪走自己如母的老師的禁術。為此,她以自己的青春和未老卻已雪白的滿頭發絲作為交易。

    白琳是會成長,老去的。對此,白琳不止一次贊嘆白起對煉金術的領悟,是什么竟然可以讓白起在二十二歲,就研究出自己這樣如生命體一般無二的半機械偶。

    白琳可以感覺到體內那些平時積累的有毒物質,已經開始加快自己生命的流逝。用盡一生研究的她不會放棄的,更何況,自己已經在模擬陣中試運行成功了……那樣的力量,正是已經站在地府門前的自己所無法拒絕……不,這世間,沒有人可以拒絕……

    黑色的木門在身后關上,這扇門和門后的墻可以阻擋一切爆炸,不過自己還是先把夜支開了。神懲罰的怒火,再也不能波及無辜的它了。

    -----------------------------------------------------------------

    更為寬廣的密室,更為繁復精妙的陣法,只是看一眼,就覺得自己將要被這陣法所吸引、吞噬……在陣法中隱含的,是無可抵擋的災難。

    眨眨眼,那種感覺便消失了。

    沒有能量的輸入,這個巨大的陣法也會發出淡淡的光,一點點沿著黑色的線條流動。

    白琳微笑著,一道流光閃過,映出了她眼角的皺紋。

    黑袍一揮,幾枚流光溢彩的寶石緩緩飛了出去。這些,是白琳費盡心力才尋到的,手段不一,但結果卻一樣,都到了她手上。

    寶石各安其位,白琳上前,走到了巨大陣法的中央。

    自白琳腳下,五彩的光芒開始閃爍,光芒愈盛并漸漸地蔓延開來。

    五彩的寶石也亮了起來,腳下的陣法開始緩緩地旋轉。

    白琳笑了,陣法的光芒把黑暗的密室照得亮如白晝,也照亮了白琳年輕嬌麗的臉龐……時間,將由我掌控……白琳心中狂喜,看來老師確實走上了岔路。生命之術只是禁術的一部分,而真正的神之禁術,是時間禁術。時間可以誕生一切,也可以毀滅一切,時間,掌控著生和死。

    可是……為什么陣法不能停止。

    “琳兒。我掉水里了,”門開了,夜渾身濕噠噠地出現在白琳面前,“我好不容易游回來……

    “不,你騙了我!”夜看著陣法中沐浴在五彩光芒中的孩子,就像二十年前一樣稚嫩的孩子尖叫道。夜可以看得出白琳的生命還在倒退,“救命——快出來,白琳,快回來——”

    白琳可以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她看一眼短小白嫩的雙手,想離開,雙腳卻被緊緊地吸附在陣法上不能動彈。

    白琳微笑地看著夜,說道:“看來實驗很成功呢。”可是夜聽不到了,就像自己聽不到夜的叫喊一樣。

    白琳在夜的眼前不停地縮小,成了嬰兒,但陣法卻還沒有停止運轉,刺目的光芒摧毀了密室改良的厚墻,連上空的風云也被攪亂。

    夜眼淚流了出來,它飛撲了上去,撲到陣法中,白琳消失了。

    天上隆隆作響,是打雷了,夜坐在閃光的陣法中,感覺到自己身體似乎要被分解了,但是速度卻比白琳慢上好多。它低著頭嗚嗚地哭著,什么也不管了。

    一道約有陣法粗的藍色雷電直直劈下,正好將這神之禁術籠罩。強烈的打擊激發了時間禁術的能量爆發,就像在地上升起一輪光芒萬丈的太陽。巨大的太陽晃了晃,化作一圈圈巨大的漣漪,無聲地擴散開來。瞬間小島就被金色的光芒吞沒,但金色的狂瀾并沒有停止,它繼續向無盡的海平線上席卷而去……一直到世界的盡頭……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130996_84_841-m
寧小閑御神錄
作者 風行水雲間
  包子們一天天長大,對什麼都好奇,於是問:「為何嫁給爹爹?」
  寧小閑:「想當年...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