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涼風起天末2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看,是白琳。”細小的聲音響起,是一對在一起嘰嘰喳喳聊天的小精靈。

    “是她,好漂亮。”

    “今年的第一名是她和王子并列的呢。”其中一個小精靈帶著崇拜的目光說道。

    白琳走過,聽到這些議論聲心里不禁開朗了起來,有多久了,白精靈從沒有這樣和善地對待過她,那些背后的議論,一直都是讓白琳的心憤怒到麻木的攻擊。

    還真得感謝夜呢,全世界最好的小裁縫。

    好像是有感應一樣,白琳轉眼就看見了站在人群中的白靈。

    “他在那兒。”白琳的心跳了起來。

    白靈正和其他幾名同齡的精靈聊天,精神似乎不太好,有點悶悶的。

    白琳腳步頓了頓,朝那群聊得開心的精靈們走去。

    “嗨。”聽到這聲如清泉擊石的空靈聲音,所有精靈都愣住了,他們齊齊轉頭看向面前的白琳。

    他們好像很驚訝,也是,白琳從來不和其他精靈一起聊天,因為白琳就像是精靈驅逐器,走到哪里白精靈都會齊刷刷地散開。

    白琳心里有些忐忑,她后悔了,在心里責怪自己,為什么自己頭腦一熱就走過來了。記得第一次走近其他聊天的白精靈時,他們突然散開,獨留下白琳一人孤零零地站在哪里,張著口,卻無話可說,只有影子,在夕陽下拉得又細又長。沒有激烈的動作,也沒有寒人心的語言,卻讓白琳心里的哀傷無限地蔓延。

    “啊……嗨。”是有些急促的回答。

    這次是白琳驚訝了,沒想到這次幾乎所有精靈都回應了她的招呼,她感動得想哭了。

    心荒涼了太久,就是滴水的施舍,都會讓白琳深深記在心里,為之感動。

    “我還有事,我先離開了。”白琳沒想到的是,會離開的竟是白靈。

    他連余光也沒有在白琳的身上停留一刻,就轉身離開了。

    “嗯……啊,我突然想起來我也有事情要做,我……我先走啦。”一個精靈離開了。

    “對了,我也是……”又一個離開了。

    都離開了,白琳從來都不知道,擁有漫長生命并整天無所事事的白精靈們,也有一天會那么忙。

    身旁立刻又空出一片空地,白琳站在那兒,獨自,連影子都不覺得擁擠。

    白琳看著那越來越遠的修長身影,心里升起的一絲溫暖迅速消散,仿佛一直都是這樣刺骨的冰涼。

    ------------------------------

    等了有多久了,白琳不知道。她知道的是,他終于來了。

    “靈……”聲如清泉,帶著一些哀傷和期望。

    白靈的心猛地顫了一下,“是她!”但瞬間的喜悅轉念間就被驅散,他想到白琳對他隱瞞的秘密,白精靈不能原諒的錯誤。

    白琳看著白靈緩緩轉過身,目光像海水一樣冰冷。白琳最后一絲期望,像是風中的燭火,苦苦掙扎。

    “怎么啦?”白琳輕輕喊道,帶著幾分埋怨和不滿,那天不是還好好的么?

    “琳,”白琳的痛苦讓白靈一直憂郁的心也哀傷了,如果她能說出來,我就……原諒她,可是,能嗎?我是白精靈一族的王,每一個舉動都必須代表著白精靈,我能違背白精靈的規則嗎?心里思緒雜亂,卻已經開口:“琳,我們之間一直都沒有秘密對么?”

    白琳沉默了,她隱瞞了太多,對所有白精靈,包括老祭司和……白靈。

    “那天晚上,我看到了。”白靈決定說出來,只要白琳停止她所做的一切,那么這件事情,就不會有其他精靈發現……那他們就能再一起,像以前一樣,“煉金術對么?”

    白琳退了一步,臉色蒼白,像是猛然被劈頭澆了一盆子冷水。

    最后一絲火焰熄滅了。

    白琳了解白靈,她知道,白靈會站在白精靈一族的立場上,而自己,也是絕不會放棄煉金術的。

    已經在這條路上走了兩百年,連天都不能阻擋,難道要因為一句話而放棄,難道要因為……白靈……放棄?

    “不!”,白琳在心里苦苦吶喊,她不能。為愛,她不懼怕死亡,不懼怕痛苦,但是,她怕失去自己堅持了兩世的追求。

    夢想這條路,走得太遠了,也是無法回頭。

    “不!”堅定的一個字,艱難地吐出,從蒼白顫抖的嘴唇。

    “為什么?為了我,為了愛,為了我們在一起,你不能放棄該放棄的錯誤嗎?”白靈神情激動,他不能理解,為什么白琳會拒絕,拒絕放棄邪惡的煉金術。

    “那,你能么?”放棄白精靈一族的古老規則。

    輕如流水的語言,無力卻如閃著寒光的利劍,單刀直入。

    令人窒息的沉默,接著,是白靈的輕輕的回答隨涼風送來。

    “不能。”悲哀卻依舊悅耳的聲音,漸漸消散在白色的月光中。

    雪絨花的歌聲傳來,飄飄渺渺,像是海風哀哀的訴鳴。

    ---------------------------------

    笛聲響了一夜,所有的雪絨花都哭了一夜。

    當新一天的第一縷陽光照到生命樹上時,雪絨花絨毛上的點點銀光漸漸退去,變成金色的光芒。可是他們卻依舊趴在白琳身邊,渾身的絨毛都濕嗒嗒的,飛不起來了。

    白琳坐著,看火紅卻還未有溫暖的朝陽從碧綠的海面上升起。海風很急,吹亂了白琳滿頭青絲,解不開,像白琳一團紛亂的心緒。

    “琳兒,你在看日出么?”夜溫柔的聲音在身后響起。

    白琳忘了夜每天清晨都要早早地起來運動呢,不然在這水汽很重的精靈島上,容易生銹的。

    “嗯。”吹了一夜的笛子,白琳的聲音有些沙啞,但卻依舊清澈如水。

    “怎么啦。很沒精神的樣子。”夜走過來,蹦蹦跳跳地避開一朵朵趴在地上的雪絨花,“瞧啊,它們一定是生銹了。”夜奇怪地看著一動不動,而且又時不時嘆氣的雪絨花們。

    “真可憐,生銹了就難受了。”夜跳到白琳的膝上,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趴下,抬著頭對白琳說道,“機械偶是這樣,雪絨花是這樣,人也是這樣,生銹了就難受啦。”

    “嗯,生銹了,就好難受。”白琳溫柔地撫摸著夜柔順的毛應道。

    “你也生銹了嗎?”夜關心地問著。

    “是啊。”白琳笑道,卻還是疲憊。

    “是哪一個關節呀?”夜有點著急了,“我就沒看你上過油,難怪會生銹,這里太潮啦。”

    “這里呀。”白琳輕輕地指了指左胸口,“這里生銹了,沒有油可上的。”

    夜不講話了,它終于明白白琳并不是普通的“生銹”了。夜坐起身子,鄭重地看著白琳,“那叫‘傷心’吧?書上寫的奇怪的感覺,就像是心生銹了。”

    “是啊。”白琳淡淡地說道,就好像夜只是猜中了一個無關緊要的謎底。

    “該是用不一樣的油吧,不管怎么說,生銹了就得加油啦。”夜晃了晃小腦袋,挺得意的。

    “加油?”白琳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嗯,是‘加油’!”白琳又重復了一遍。

    太陽升起來了,溫暖的陽光照在白琳的身上,驅走了指尖的寒冷。

    夜很高興又看見白琳迷人的微笑。

    白琳的手一翻,沒有一絲反光的黑匕首悄無聲息地出現在手中。白琳心念一動,黑匕首微微一顫,兩片薄如蟬翼的翅膀輕輕展開。

    看著迅速振翅飛遠了的黑匕首,夜好奇地問道:“這次要去尋找什么呢?”

    “藍葉草,白精靈的幸福之草。”

    在金色的陽光下白琳的精神顯得好了幾分。幾朵甩干身上淚水的雪絨花也飄起來了,晃悠悠地繞著白琳曼舞。

    藍葉草很稀有,但是拿這個和白靈和解,他應該會很高興的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30092-m
最強商女:韓少獨寵狂醫妻
作者 暖陽似火
  慕青是一名來自農村的窮苦高中生,某日,她撿到了一塊神奇的仙玉。從此改天換命! 坐擁空間仙泉...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