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韓翡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上了飛機,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卻發自己現座位邊已經有了一個人。巧的很,那人正是之前在餐館見過的男人。

    男人見到石小小一直盯著自己看,臉上表現出不愉之色。石小小見狀連忙收了目光,坐在了座位上,再也不多看那男人一眼。

    真是,看看怎么了。有必要擺那臭臉嗎?我還不稀罕了,我家宇斌也不比你差。石小小很是本能的想起陳宇斌,隨后又黯然了下來,陳宇斌現在已經不是他的了,自己真是犯賤,沒事老想他干什么。

    坐在機艙的椅子上,扣好安全帶,石小小不想自己再在那兒胡思亂想,只得閉上眼睛希望能睡會兒,只要睡著了,就什么都不會想了。

    不知道是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太多,還是因為下午逛街幫莫辛選禮物太累,居然真的很容易就睡了過去。就飛機是啥時候起飛的都沒印象了······

    睡夢里,他好像夢見了陳宇斌,夢見了他向自己求婚的那一天。早早的在公司樓下等著自己,他身邊有著個很大的有上萬朵玫瑰組成的花牌,上面用粉色的玫瑰組成了‘小小,嫁給我好嗎?’幾個大字,其余的地方都是火紅的玫瑰,煞是好看。

    當他出現在公司門口的那一刻自己真是給驚呆了,而他一見到自己便是單膝跪下,手上托著個裝有鉆戒的盒子,對著自己大聲叫道“小小,嫁給我吧!”

    當時的自己似乎傻傻的忘記了反應,只會一個勁的流著淚,正當自己要答應的時候,場景卻突然變了。變成了自己旅游回到家的那一幕,蘇琳驚慌的望著,眼底似乎還閃著些以為莫名的光芒。而陳宇斌則是一臉懊惱,悔恨的看向自己,那一刻自己好想逃,卻怎么也逃不了,眼見著他們兩人的面容慢慢靠近,變的越發猙獰起來。

    這個女人怎么了,為什么睡著了還在流淚?該死!她的腦袋靠自己身上了。眼淚也都流自己身上了,自己身上的西裝可是要好幾萬塊,雖說也并不是大錢,但真是晦氣的很。要不要把她叫醒呢?總不能一直讓她靠著吧,雖說她張的還不奈···但是美女自己見得多了,不稀罕,果然還叫醒她比較好。

    正在郁悶的男人,突然聽見“啪”的一響,然后臉上火辣辣的疼了起來。

    石小小也正這時驚恐的睜開眼睛,只記得剛剛自己做夢了,夢的最后好像陳宇斌和蘇琳兩人不停的向著自己逼近,面目也越發猙獰。自己好像太過緊張就把手亂揮了起來,不過好像夢里的手感太真實了點吧!感覺上還想真的打到了什么···

    越想越是覺得不對勁,這時,石小小感覺周身似乎都被一股寒氣給包圍住了。轉臉望去,卻發現坐在自己身邊的那人似乎正在憤怒的看著自己,而他那張漂亮的臉上正清清楚楚的映著四根手指印。

    哇靠,不是真的吧!自己剛剛真的是打到人了,不是在做夢。而且打到的似乎還是個脾氣很不好的人···

    嗚~我怎么就這么衰呢?難道被那位大名鼎鼎的衰神給附體了!要不怎么好好坐個飛機,打個盹都可以這樣!

    其實這還真是石小小想太多了,要說衰的因該是被她打的那個男人才是。人家好好的坐著自己的飛機,也沒招誰惹誰的,不止被她弄了一肩頭的眼淚,現在還無端端被她給打了一巴掌,到現在還沒發作實在算是修養好了。

    見著男人幾欲噴火的眼睛,石小小連忙把頭低下,不停的道著欠。就差跪下磕頭認錯了,男人見著也不好發作,只得作罷。他總不可能真動手打一個女人吧?今天做這事得要是個男的,他準讓那人趴著下飛機。而且由于他們這里的動靜有些大,周圍的乘客也紛紛向著他們看來,前面的一對老夫妻更是以為他們是情侶在吵架,開始勸和起來。

    石小小見著情況有些不對,對方臉色越來越黑,連忙想要解釋,卻被那男人一把抓住道:“什么話都別說,給我安生點坐著就好。”

    對方都已經發話了,石小小也是無法,感激的對著前面的老夫妻一笑,只得乖乖的坐在椅子上一動不敢動。直到飛機上響起即將到達澳門的廣播聲音,這才重重呼了口氣。

    終于快到了啊!還好,還好,這到澳門的航程只有一個多小時,自己這么一睡就睡掉了一大半。要不再這么一動不動的呆坐下去,怕是要成活化石了!

    當飛機停穩,眾人可以依次下機時,石小小只感覺身邊的男子很迅速的就越過了自己,迫不及待的下了機,像是自己有什么傳染病毒一樣想要逃離。

    “小姐啊!看來你男朋友真是氣得不輕,你說你睡就睡吧!怎么還要給他來上一巴掌呢?莫不是他平常總欺負你,讓你在睡夢里就下意識就哭著反擊了?”之前老夫妻里的大爺說道。

    “大爺,那,那不是我男朋友。如果有那樣的男朋友估計我也是倒了血霉了,整天就會嫌東嫌西的,還愛擺著一張冰山臉,像是誰欠了他個百千萬的。”石小小想起之前在小餐館見到的一幕不由說道,說完還心虛的看看了前方,確定那個男人是否已經走遠。

    要是真被那男人聽見,估計還真是會不管石小小是不是個雌性生物,就把剛一巴掌還給她了。打了人,還有臉在背后說他壞話,這女人也真是極品了。

    “呵呵,還說不是小情侶,看你,說起他來頭頭是道的。快下去追他吧!等等真要走遠了。”老夫妻里的大媽好心提醒道。

    石小小不置可否,收拾了下,也是下了飛機,自然不是為了要去追那個男人,而是怕被這老夫妻兩人越說越是那么回事了。

    下了飛機,石小小就匆忙開了手機撥了電話給莫辛,得知莫辛的老公似乎也是要接人,而且小兩口正在大廳內等著了,便是加快了步伐向外走去。

    “小小,這里,這里。”剛一出閘門,石小小就是看見一個長的頗為秀氣的女子正用著和她形象很是不符聲音大叫道。

    “莫辛,你小點聲,還有你動作幅度不要那么大,注意點形象好不好。”石小小邊是疾走向莫辛所在的地方,邊是出聲道。

    “呀!終于見到了,好想你啊!來,給姐姐啵一個。嘻嘻···看著你也沒什么,果然,那兩個賤人是傷害不到我家小小的。”

    莫辛見著石小小一到跟前就給了她一個大大擁抱,還在她臉上狠狠親了一口,弄得石小小很是尷尬的站在了那不知作何反應。不過,說起來,石小小現在的情緒倒真是好了很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飛機上鬧出的那事,讓她將許多悲戚的情緒給甩了出去。

    “對了,莫辛,你老公呢?不是說也要來接人嗎?”石小小有些想轉移話題的道。

    “恩,對呀!那人好像和你是同一班機,可是個大帥哥哦!你要不要考慮考慮,不過剛和老公去洗手間了,說是衣服弄臟了,想拿水擦擦污跡。等來了,給你們兩介紹介紹。”莫辛也沒在意,依舊沒心沒肺的調笑道。

    “你別瞎說了好不好,人家看不看得上我先不說。才經歷了背叛,你認為我會這么快就去經歷另一段感情嗎?”石小小有些無可奈何的看著莫辛說道。

    “辛辛,你接到你朋友了嗎?接到了我們就可以走了哦。”一個好聽的男中音響起,可話語中的那個稱呼可是讓石小小狠狠打了一個激靈。

    “恩,接到了。她就是我最好的朋友,石小小。這個是我老公,魏殤。殤殤,剛和你一起的帥哥呢?他不和我們一起走嗎?”莫辛甜蜜的挽著魏殤道。

    果然沒有最雷,只有更雷,這兩人還真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一個好好的名字就不能當著別人的面叫得正常點嗎?讓人真是麻到不行了···不過好歹人家也是東道主,石小小只能禮貌的笑笑,也不好多說什么。

    “你說韓翡?他就來了,那人就是個糾結性子,不就是被女人的眼淚沾得衣服上有了點印子嘛。在洗手間就弄個沒玩了···”魏殤有些抱怨的道。

    “魏殤,我最討厭別人在背后說我壞話。”

    一個讓石小小有些熟悉的聲音從魏殤背后響起。一聽見這個聲音石小小真是死的心都有了,怎么好死不死的又遇見這個人了呢?剛還在祈禱著,莫辛老公說的那個糾結性子不要是他。哎!聽說他的名字好像叫韓翡吧!就沖他那脾性,還真是有做悍匪的潛質。

    “呃,韓先生是吧!我們又見面了的說。”見到那張好看的臉孔時,石小小已經是略微有了些心理準備,微笑著輕聲道。

    “你就是在飛機上靠著韓少肩膀哭,還賞了他一巴掌的女人呀!哈哈,這真是巧了。”魏殤很沒眼色大笑道,全然不見他背后韓翡的眼睛已經射出要殺人的目光。

    莫辛雖也是個八卦黨,但基本的眼力勁還是有的,拖著石小小就往機場外走,全然連回頭都是免了。邊走還邊道:“殤殤,我和小小等等想先去逛逛街,你帶著韓先生先回別墅吧!我們晚點就回了,不用等我們了。”

    “啊···韓少你輕點。辛辛,你怎么可以就這么把你老公置于危險之地。”魏殤的一聲大叫從兩女身后響起,但是絲毫阻礙不了兩人外行的步伐,反倒是使兩人的腳步加快了幾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689458_80_802-m
歡喜記事
作者 木嬴
  穿越到剛剛招安封侯的土匪一家。
  親爹,威武勇猛愛闖禍。
  親娘,... (馬上閱讀)
Sys_80_806-m
極惡女搶夫
作者 月和煙
  恩,穿越了。   而且在那這地方待了七年。   那里有一個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爆胎的極品帥... (馬上閱讀)
Sys_86_866-m
瑪麗蘇你好or瑪麗蘇再見
作者 素箋離
  你厭惡滿世界無處不在的瑪麗蘇嗎,你還受得了被瑪麗蘇光環輻射的世界嗎?   現在不用花一分錢... (馬上閱讀)
Sys_82_822-m
色女嫁豪門
作者 我是兔妖精
  什么啊,我是大齡剩女怎么地?   我是個被人拋棄的怨婦怎么地?   我就是要嫁入豪門,玩轉... (馬上閱讀)
Sys_82_823-m
潛伏在總裁身邊
作者 品同白玉
  她是一個大學剛剛畢業,即將步入社會的一只菜鳥   與總裁交鋒,永不言敗,樂享其中   ...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