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沈銀霜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師妹,清顏師妹……”

    迷糊中宋清顏聽到有人在叫她,她努力睜眼卻怎么也睜不開,劇烈的疼痛如潮水般從四處涌來,身體不停地抽搐著。額上冷汗淋漓。

    “師妹,師妹你沒事吧?”那聲音焦急得問。

    抽搐了數十息才漸漸地停止下來,宋清顏疲憊地睜開雙眼,模糊中見一個女子焦急地向她望了來,過了會兒才看清那女子的容貌。

    “銀霜師姐,我沒事。”一開口宋清顏才發現自己的嗓子沙啞,疼得像是要涌出血來。

    “這還叫沒事?你知不知道嚇死了我。”沈銀霜坐在床前給宋清顏喂了些藥,至今她也不敢回想三天前的情景,她聽到消息趕到隱霧峰時,剛好見宋清顏全身欲火在廬中大笑,那笑聲聽似張狂卻掩不住其中悲凄……

    最后火是撲了,宋清顏被人從里面丟出來時已經燒得不成樣子。

    沈銀霜只是一個初級弟子,師尊在門派里又不得勢,若不是那一場火引來太多關注,只怕她沒法將奄奄一息的宋清顏抬回初霧峰。想起當時的情景,她仍是一陣后怕。

    這三天她全力施總算把宋清顏的條命保了下來,只是修為卻從原來的煉氣四層跌到了煉氣二層。

    “傻師妹……”沈銀霜看著全身被包得像粽子一樣宋清顏就一陣心酸。

    傻嗎?或許吧。只是再來一次宋清顏還是會選擇做一樣的“傻事”。

    宋清顏笑了笑,她很感激沈銀霜。

    她與沈銀霜并沒有過多的交情,只是說過些不痛不癢的話,幾年前幫過一次,她卻冒著得罪玄奕的風險將她救了回來,這份情誼實在是難得。沈銀霜把她從藥廬里抬回來,受了多少委屈沈銀霜即使不說,她也能猜得明白。

    反觀那些平日里與她親近的人,現在卻全然不見蹤影,誰是真心,誰是虛情假意一目了然。

    “師姐這些天辛苦你了,我沒事,你去休息吧。”沈銀霜容顏憔悴大大的眼睛沒了往日的神采,上下眼皮更是快要連在一塊兒了,想必是這些天為了照顧她沒有休息。

    沈銀霜應了一聲并沒有離開,而是從桌上端來了一碗粥讓宋清顏喝下,等她喝完粥發現沈銀霜已經靠在床前睡著了。

    宋清顏猜得沒有錯,沈銀霜為了照顧她已經三天沒合眼,雖然是修道之人精力比普通人充沛,但是這三天沈銀霜又是為她治病,又是為她換藥,忙進忙出一刻也沒有停歇,早已透支,全是一股意念在支撐著。如今見宋清顏醒了,那意念一松睡意就襲了上來。

    宋清顏強忍著痛將被子往她身上搭了搭,打量著房間。這間屋子是沈銀霜的,比起從前宋清顏的屋子小了許多也簡陋了許多。看得出來,沈銀霜在門里過得并不十分如意。

    沈銀霜比宋清顏大五歲,她的師尊在明水行臺的地位不高,否則她一位師姐又怎會讓宋清顏幫她的忙。

    宋清顏的師門明水行臺是一個修行門派,在始初城霸據一方,門中弟子五千,開派祖師元真祖師乃是一位元嬰真人。起點非常高,當時整個始初城為明水行臺馬首是瞻。只可惜祖師仙逝之后再沒有驚才絕艷之輩,漸漸衰落,四百年前門派爭端更是分化成了劍宗和藥宗兩宗。

    劍宗承襲祖師御劍之術,修得的是“殺道”。

    而藥宗則承襲了祖師醫術,修得是救世之道。

    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兩宗長老互噴口水沫子的時候也經常這么說。

    當然,事實遠比這復雜得多,當年門派分家時動作不小,這些年來劍宗又仗著實力大于藥宗,處處壓藥宗一頭,常年積月的積怨讓兩宗弟子間隙不小,劍宗的弟子在面對藥宗弟子時更帶著不屑的神情。

    可是人有時候就這么奇怪,劍宗再不屑藥宗,再看不起藥宗,可還是在用著藥宗的丹藥,有個什么頭痛腦熱傷風感冒,缺胳膊少腿兒的,還是得找藥宗。

    一邊看不起藥宗,還一邊羨慕著藥宗的財富,希望能從那里摳一點給自己用。

    按理說,藥宗就該硬氣點,要丹?沒門!

    治病?一邊去!

    要錢?滾!

    可不能啊,藥宗修為最高的一位長老才筑基八層,而藥宗毫無疑問是如初城最有錢的,一個弱小雞綁著一座金山,誰不眼饞?隨便出來一個金丹期的都吃不消,為了保障生命財產的安全唯有找保鏢。

    保鏢是誰?劍宗唄。

    劍宗的御劍之術可是出了名的犀利。

    只是彼此討厭,又彼此需要的這種感覺實在是相當糾結。

    藥宗住初霧峰和隱霧峰,劍宗住疊霧峰和云霧峰,中間隔著一座乞靈臺,為了不相愛相殺太過頻繁,磨滅了基.情兩宗弟子除了門派任務外都鮮少往來。

    宋清顏就是孱弱的藥宗弟子。

    昏迷了幾天醒來之后宋清顏怎么也睡不著,腦袋昏昏沉沉的也沒什么精神。全身火辣辣的灼痛,時刻提醒著她——此刻自己的身體又多糟糕。修為大跌,筋脈堵塞,皮膚更是沒有一處完好,她估計沒有個把月是下不了床,沒有一年半載這傷好不了了。

    至于修為更是不知何時才修回來。

    宋清顏的目光黯了黯,手不自覺地放在腰間的拇指大的玉葫蘆上。一般修士儲存器物用得是儲物袋,而修醫煉丹的人卻喜歡用葫蘆,俗稱“藥葫蘆”。藥葫蘆昭顯著修醫者的身份,你要是佩個儲物袋,反而會被同行看不起。

    宋清顏的藥葫蘆是她十五歲及笄那天師尊送給她的,乳白色,雕著一枝梅花,唯一的一點綠被點成了綠萼梅的梅蕊,十分清雅。

    她怕失了它,哪怕是烈火焚身的時候也一直死死地拽在手里,沈銀霜救了她之后,從新編好了穗兒佩在了她的腰上。

    宋清顏之所以這么重視這個藥葫蘆,是因為面里收著兩樣東西。這兩樣東西是師尊仙逝的前一晚給她的,或許那時他便知道自己大限將至,可恨的是她不僅沒察覺出異樣,還死纏著師尊吹笛給她聽??

    師尊給她的一件是似鐵非鐵似玉非玉的鐵簡,鐵簡里記載著他集百家之長,耗費十年所寫的醫經。

    另一件是一套針,一共有九根,名為九始元魂針。玄奕一直惦念著神木鼎,殊不知師尊早把最珍貴的東西留給了她。

    要不是有這兩樣東西在身,她也不會那么果敢地燒了藥廬。

    沈銀霜真的是累壞了,一直睡到半夜才醒過來,見宋清顏望著她,微紅著臉不好意思地擦去嘴角的口水,立刻起身凈了手給宋清顏檢查傷勢換藥。

    宋清顏傷得不輕,又有燒傷,藥敷在傷口上是極疼的,可宋清顏卻連吭都沒一聲沒吭,這一堅強的舉動反而讓沈銀霜有些擔心。

    宋清顏雖說入門有十三年,可她畢竟才十七歲,相依為命的恩師剛離世,正值傷心之際又遭逢如此不公之事,一連串打擊下來,沈銀霜生怕她做什么傻事。

    沈銀霜想起了第一次見到宋清顏時的情景,那是十三年前玄貞師叔領著她上明水行臺的時候。那時的她小小的,很瘦,一件尋常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都顯得格外地肥大。她梳著兩條小辮,牽著玄貞的袖角笑得很燦爛,哪怕是被一群不懂事的師兄師姐笑話她丑,她的笑容依舊沒有變過。

    都說她丑,沈銀霜卻一點也不覺得。

    宋清顏五官很端正,只是沒有什么特色,扔在人堆里不太容易找出來,再加之她不如一般修行之人那么白皙,在眾多師姐師妹的對比之下就成了“丑女”。

    丑也罷,美罷也,不過是一付臭皮囊,百年之后還不都只是一付白骨。沈銀霜可比同門看得透徹多了。

    相比宋清顏平凡的容顏,她有一雙極美的手,修長勻稱,滑若無骨。沈銀霜曾在遠處見過她習針,優美得如跳舞一般。

    眾人只知道宋清顏丑,卻不知道她在學醫上有極高的天賦,四年前正是在宋清顏的幫助之下,她才真正掌握了“歸元三針”,才在藥宗有了立足之地。

    宋清顏當年指點她或許只是舉手之勞,但對沈銀霜來說卻是莫大的恩情。

    宋清顏的傷勢好得不錯,一個多月前就能下床了,這比她預料中的要好,只是自她下床之后沈銀霜就寸步不離得跟著她,見她往隱霧峰望時更是神情緊張,似乎很怕她在做出什么嚇人的舉動來。

    她知道沈銀霜緊張,是因為關心她。這兩個月來師姐對她更是無微不至。宋清顏嘴上沒說,卻將這些一一記在了心里。

    “師姐,嘆氣會變老的,你放心,我不會再莽撞輕賤自己的生命了。”

    沈銀霜一直等著宋清顏這句話,提了這么久的心,終于安穩的落了地。

    “死丫頭,現在學會擠兌師姐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說著舉起手就要往宋清顏的屁股上拍去,但想到她傷還沒好,最后只是輕輕地哼了一聲。“本來怕你在屋子里悶的慌,想帶你出去轉轉透透氣,既然你這么會給自己找樂子那就算了,嘿嘿。”

    “別,師姐我錯了!”

    *新書各種求包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251000_84_844-m
書穿小炮灰逆襲記
作者 小棉Q
  蘇若紀本來驚喜的發現自己在死後重生到了一個年僅五歲的世家嫡出大小姐身上,可是不到兩個月她驚... (馬上閱讀)
1010342140_84_841-m
第一紈絝:暗帝,來戰!
作者 藍白格子
  寧溪,寧王府的紈絝小王爺,為救心愛的人反被厭惡誤會心死魂消!寧溪,未來世界聯邦最年輕的機甲... (馬上閱讀)
1775841_21_73-m
異世藥王
作者 獨悠
  寵物如皇,唯我異世藥王!

  聶空,中醫醫師,滿級藥師玩家,帶著遊戲裡的... (馬上閱讀)
Sys_21_8-m
煉功
作者 藍橋尾生
  “天下武功、神通、道法還沒有我這煉功爐煉不出來的。”   東方棋微微一笑,煉功爐中飛出三... (馬上閱讀)
Sys_22_64-m
焚神
作者 大雪崩
  海嘯,山崩,金光,毀滅!   恐怖的夢兩個月來一直圍繞著魯逸風,每次醒來大汗淋漓。   為...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