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仙師來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賀飛舞一臉驚恐,難道宋清顏要殺她?!

    賀飛舞學了歸心九針兩年依舊在原地踏步,深知這套針法的威力,她知道自己該做些什么,躲掉這一擊,可身體卻不聽使喚,僵在那里一動也不能動,就連聲音都在顫抖著。

    宋清顏像一陣清風撲到她面前,手指靈巧地轉動著,九根針漂浮在指尖宛若游魚來回穿梭。

    針已經穿透了賀飛舞的衣衫,胸口的脹痛更加明顯,在那一刻她感覺自己的心好像已經停止了跳動。

    她要死了嗎?

    然而,血濺初霧峰的情景并沒有出現,細針在刺到她皮膚的那一瞬間突然轉向向衣外飛去,它們身后牽著一條條彩色的細光。仔細一看,原來它們并不是針灸用的銀針而是繡花用的繡花針,那一條條彩色的細光正是絲線。

    在宋清顏手指的控制之下,它們來回在賀飛舞的衣間穿梭著,片刻之后,她的衣衫上開滿了春桃。這些桃花無比嬌嫩,賽過那枝頭上的。

    “像師姐這樣的美人兒,該配一身靚麗的衣衫才對。我見枝頭的桃花開得美艷,正合師姐。”宋清顏拉著線頭慢條欺理得說。

    賀飛舞一臉煞白,嘴一張一合抖了半天卻沒說出一句話來。

    宋清顏雖然沒有對她怎么樣,但是九根針進進出出每次都是刺到她皮膚的那一刻轉開,它很害怕它們哪次就這么直接沖了進去。當桃花繡好,宋清顏抽了線,收了針,她本以為她該松了一口氣,但是心里卻更加害怕起來。

    宋清顏的控制力實在是太可怕了!

    這份控制力沒誰能比她感受得更清楚,針不管在哪里,入衣之后都對應著她的心脈,折轉時的位置每次都一樣,不偏一分,也不進一點……

    賀飛舞再看宋清顏時眼中已充滿了畏懼,見宋清顏皮笑肉不笑地看著她,頓時連退三步,冷汗狂飆,腿一軟坐到了地上。

    鐘聲與誦經聲漸漸停了,人漸漸多了起來,宋清顏將繡花針收入袖中,“看來我這些花,飛舞師姐是喜歡的。”

    她淡淡一笑,拉著沈銀霜緩緩走出了賀飛舞的視線。

    殺同門是大罪,賀飛舞還不值得她犯大險,敢對先師出言不遜,怎么也要嚇嚇她,讓她以后把嘴巴放干凈點兒。

    “師姐,借我靠靠。”說完宋清顏重重地倚在了沈銀霜身上。沈銀霜連忙扶住她,搖頭嘆了口氣。

    “你啊……”宋清顏的傷本還沒有好,歸心九針十分霸道,她勉強施之,不用看她也知道黑紗下的那張臉此時是如何蒼白,說不定嘴角還掛著血絲。

    “下山之后不準亂動真元,知道嗎?”傷來得容易想要送走它可是難咯。

    “嗯。”宋清顏點頭,她也不想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

    宋清顏和沈銀霜一路向外務堂走去。外務堂位于明行峰半山腰上,是一座三層高的浮空閣樓,它的對面有一座和它一模一樣的建筑,那是明水行臺的內務堂。

    門派內的任務在內務堂領,門派外的任務在外務堂領。

    沈銀霜熟門熟路,很快找到了去潭石村里坐診的任務開始登記。宋清顏卻是第一次到外務堂來,看到大廳中央石幕上閃動得密密麻麻的任務有些眼暈。

    石幕上的任務不僅多而且龐雜,要從這么一大堆任務里找出合意的實屬不容易。

    她入門以后吃穿用度都是玄貞給的,玄貞很疼她,以至于十三年還沒到內、外二堂接過任務。她見沈銀霜登記,慢慢湊了過去。

    除了好奇以外,也是熟悉一下流程,玄貞離世之后一切都要靠她自己,她想要獲得靈石,做任務是必不可少的。

    負責登記的是一個男弟子,單從外貌上來看二十五、六歲,穿著外務堂弟子服飾,一絲不茍的在本子上填寫著沈銀霜的姓名、修為以及宗門。

    填完之后,他身后的多寶柜里拿出兩面三寸大的鐵牌遞給了沈銀霜。

    鐵牌的正面寫著“外務”兩字,正下方還有一個番號。

    “師姐,這是什么?”宋清顏把鐵牌拿在手里看了會兒好奇地問。

    “這是黑鐵簡。”

    “黑鐵簡?!”宋清顏還是第一次聽說。

    “嗯。”

    沈銀霜點頭,繼續向她解釋道:“外務堂和內務堂的任務分為三個等級,分別是鐵級、銅級、銀級,一樓都是鐵級任務。每接一個任務登記之后都會得到一個令簡,令簡上的番號是任務的排號,可憑借令簡到外務堂領取酬勞。”

    解釋完之后,沈銀霜把另一個刻著同樣番號的黑鐵簡遞給了宋清顏。“下山坐診看得都是些俗病,鮮少使用靈力,我順手也幫你登記了。”

    這時那外務堂弟子重新坐回到座位上,對她們兩人說:“你們要在潭石鎮呆半年,每月初五可憑黑鐵簡到堂里領取酬勞,一個月是十塊下品靈石。”

    一個月十塊靈石,在始初城來說是很不錯的收入,大約也只有藥宗才舍得給門下弟子開這么高的工資。

    “你們帶著黑鐵簡去驛樓,那里會讓赤云鳥送你們去潭石鎮,快的話中午之前就能到。”

    “謝謝方渝師兄。”沈銀霜向那外務堂弟子道了謝,與宋清顏一起向驛樓走去。

    藥宗的驛樓在初霧峰右下側的驛道旁,與其說是樓,不如說是兩層交錯而開大壩。整座驛樓都是用花青巖砌成的,支撐驛樓的石柱足足有兩米粗。

    驛樓的第一層停靠著幾十輛馬車,拉車的馬是三品靈獸逐日烈火馬,它的速度極快,跑動的時候紅色的鬃毛飄動起來如同熊熊燃燒的烈火。

    第二層栓著幾十只赤云鳥。赤云鳥全身羽毛通紅,啄和爪子卻是罕見的白色。赤云鳥也是三品靈獸,雙翼極長,成年赤云鳥展開時足有五米。

    驛樓的馬車和赤云鳥都是為外出的藥宗弟子趕路準備的。

    劍宗在疊霧峰也有驛樓,但不論是規模還是靈獸的品質都不能與藥宗相比,里面只有數輛逐日烈火馬車和數只赤云鳥,僅僅只是藥宗的零頭,劍宗弟子外出大多乘坐的是青須馬車,青須馬的品級比逐日烈火馬低了一品。

    誰讓藥宗有錢,劍宗窮呢。

    藥宗單是每年賣丹就賺到手軟,而劍宗卻要每年花費大量靈石在購買飛劍上,這可是個填不滿的窟窿。

    哪日見劍宗長老住藥宗跑了,那肯定是來打秋風要靈石來了。

    劍宗驛樓里那為數不多的馬車、飛禽還有一半是靠藥宗友情贊助的。

    其實,劍宗的弟子有時候還是挺羨慕藥宗的,隨便一個藥宗弟子的收入都能秒殺他們的精英。

    藥宗的福利那是頂呱呱得好,就拿外務堂的任務來說好了,像外出坐診這種清閑不費力的任務,藥宗都能開一月十塊靈石,而像劍宗外出滅妖的高危險工作,很多一次下來還拿不到三塊。

    劍宗弟子每次看到石幕上藥宗的任務難度和報酬再對比自家的,總是恨得牙癢癢。

    更讓人恨的是在藥宗與劍宗組隊的任務里,藥宗弟子的報酬往往是劍宗的四、五倍。

    劍宗弟子對藥宗弟子態度惡劣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各種羨慕嫉妒恨啦!

    宋清顏與沈銀霜一路上了驛樓二層,將黑鐵簡遞給驛樓的師兄。

    “師兄,我們要去潭石鎮,麻煩你了。”

    “不麻煩。”那師兄微微一笑,領著她們到一只赤云鳥旁,然后附在赤云鳥耳邊說了幾句她們聽不懂的獸語,那赤云鳥吱吱地叫了一聲,將翅膀放了下來。

    “我已經交待它送你們去潭石鎮,赤云鳥很溫順的,不用害怕。”

    赤云鳥的羽毛很柔軟,坐在上面就好像坐在棉花上一樣。待她們都坐好以后,赤云鳥清嘯一聲,煽動著翅膀飛上天空。

    赤云鳥越飛越高,身后的初霧峰越縮越小,最后只是一個小小的黑點。

    高川、田地、河流在宋清顏的眼中繪成一付色彩斑斕的畫。風從耳邊吹過,云從身邊飄過,宋清顏張開了雙臂。

    天地如此廣闊,必有她宋清顏一席之地。

    潭石鎮漸漸近了,赤云鳥慢慢飛低,今天是趕集的日子,街上非常熱鬧,小販的吆喝聲宋清顏即使在天上也能聽到。

    “怎么暗了?”賣餅的李三不解地望向天空,高高還艷陽高照,怎么突然一下子沒了光。他這一抬頭看便看到一只火紅的大鳥罩在了頭頂。

    李三見大鳥往藥堂飛去一臉驚喜,他指著大鳥大喊:“大家快看啊,藥宗的仙師來咱們鎮啦。”

    聽到他的喊聲,人們紛紛抬起了頭,只見赤云鳥展開雙翅在空中滑翔著,似乎在做降落前的最后準備。

    人們隱隱能看到坐在鳥背上的宋清顏與沈銀霜。

    “真的是仙師!”

    “真的是仙師!”

    “我最近總覺得有些不舒服,想著仙師什么時候來咱們鎮就好了,沒想到真的來啦。走,去藥堂。”

    喧鬧的集市,在一陣嘈雜之后突然靜了下來,人潮不斷地往外涌,他們都走向一個地方,那就是南邊藥宗設立在俗世的藥堂。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1-m
絕世神醫:鬼帝的腹黑狂妃
作者 與君高臥閑
  她是強大組織的試驗品,為獲自由,憑一己之力毀掉整個組織。再睜眼,淪為人盡可欺的廢物大小姐。... (馬上閱讀)
1712249_21_8-m
氣沖星河
作者 犁天
  中國古武界史上最年輕的大宗師武星河。重生在異世界一個下等貴族少年身上。再次開啟他武道追求的... (馬上閱讀)
Sys_21_73-m
妙相
作者 MP3
  阿玄,大陸南部一個偏僻角落里的無名小子,然而就是這個默默無聞、身份神秘、連生存都成為問題的...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女兒花嫁
作者 小小魚水中游
  她穿越到了架空的古代,成為了素有半邊天之稱的花家之女   因為一些原因,隱姓埋名成為了江... (馬上閱讀)
1551407_9_253-m
末世超級商人
作者 雨水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商人,我的職責,就是將兩個時空的商品相互販賣。   末世的食糧,如同金子一...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