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來乍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我們在一家很有格調的餐廳門口停下,我突然覺得很刺眼。記得以前老爸有帶我去過類似的餐廳,那里的西餐牛排很好吃。現在還記得那種味道,現在我很排斥,是的,我就是個膽小鬼,不敢觸動那塊傷疤。

    “也許我們可以去其他地方吃飯,或者吃中餐的地方,我不想在這里。可以嗎?我很明顯不情愿的說。

    “可以,你想到哪里都可以,我請你吃飯,你決定!”劉總經理并不像在辦公室里那樣嚴肅,對我講話好像總是在微笑。

    “那就走吧!”我帶頭走開。

    晚飯是在一家火鍋店,不到一百塊錢。

    “你好象很喜歡吃這一類的東西,麻辣燙、火鍋……”劉總若有所思的說。

    “劉總,你怎么知道麻辣燙這樣的詞?”在S市這樣的地方,對于麻辣燙這樣的小吃并不風靡。而且他是一個經理,這么厲害的人怎么會?

    “不要老是劉總前劉總后的,額,這些吃的不都差不多,就不要多問。送你回去吧!”劉總有些無措。

    “嗯,好的!”我沒有在接下去。

    很快我的試用期過了,代表我還很不錯。在這里我只養我一個人,所以壓力不大,自由是我最大的興趣。

    “小路!叫你呢!”marriage緊張的說。

    “干什么?marriage!“我有些不耐煩,好多的文案沒有做完。

    “等一下,我們去挑選幾件衣服,晚上要陪總經理去出席晚宴。”marriage十分激動的說。

    “晚宴?我們去參加?”我有些覺得不可思議。

    “對啊,總經理交代的,必須去,沒的理由,上次你沒有參加,總經理就有些不高興,但是我沒有跟你講,這次你必須參加才行。”marriage很少這樣斬釘截鐵的,我的AloneTime泡湯了。

    穿著這樣的衣服真的覺得別扭。記得姐姐結婚的時候穿過一次。還是姐姐為我量身定做的,唉,算了,不能在想下去。

    晚宴人真多,我不喜歡這樣的場合,從來都不喜歡,老爸是個愛熱鬧的人,每每節日都會弄一大堆人來家里玩,我就會發脾氣鬧他,說來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現在希望那樣都不可能了。Marriage永遠可以和任何不熟悉的人聊得起勁,丟下我就走了。總經理也沒有要求我們必須陪在他的左右,難得在這里也自由。

    我看到一個角落的位子,就坐下,拿一杯橙汁熬完這段時間就可以了。

    “你好!旁邊的位子我可以坐下嗎?”一個十分有禮貌的男士坐到我旁邊。

    “你都已經坐下了,還要問我嗎?而且這也不是我的,你請便!”我不是很想在這里認識什么達官貴人。所以也懶得理他。可是生活就是那么戲劇化,我哪知道以后那么多的事情都會因此開始。

    “我是陸正誠。”他依舊很有禮貌。

    “我是王路。”我還是不耐煩。

    “在這樣的場合,都應該是成雙成對哦,你一個人有點不合群。”依舊是他在找話題。

    “也許你應該說我與眾不同,才會讓我覺得不錯,我不是一個人來的,我的女伴在那里,去找該陪她來的男伴去了。”我開始跟他打趣。

    “你的冷幽默真的讓人有點捉摸不透。你似乎略帶憂傷,可是又會極力娛樂自己。”他也似乎在開玩笑。

    “是嗎?我以前一時間受的打擊太多,沒有人讓我娛樂,我只有跟自己講笑話,娛樂自己。”我還真的跟他聊得帶勁。把不該說的話都說了。

    他沒有接著說,只是看著我笑。這種笑容我從來沒有見過。我看過很多的笑尤其是在爸媽過世以后,但是這時他的表情不是嘲弄、諷刺、猥褻,是一種純粹的笑容。

    “咳,干嘛這樣看著我?”我開始有些尷尬。

    “沒什么,就看看不行嗎?今天很高興認識你,這是我的名片。可以給我一張你的名片嗎?”他應該是要離開了。

    “好啊,這是我的名片!我也很高興認識你。”我馬上打開包包拿一張名片給他。

    他笑著走進人群中。我看得有點呆。

    “剛才是陸總,他跟你講了什么?我看你們聊了很久。”又是一次冷不丁的出現的聲音。

    “哦,那個是陸總啊,沒有聊什么。”我馬上回過頭來回答。

    “是嗎?我們走吧!”他的聲音里透著不悅。但是沒有繼續問下去。

    “我們不跟marriage一起走?”我看到他開車過來,卻沒有看到marriage。

    “她很喜歡這里,不用等她,她自己會回去的,她不是第一次跟我出來,你不用擔心!”他現在聲音又很平和。

    唉,只要是個“總”,心情都很難琢磨。我只有閉嘴。

    “陸總是正暉科技開發有限公司的,他也是我們的合作伙伴。今天是你第一次參加這樣的場合,你要有很好的交際手腕才行。雖然你現在只是我的助理,但是你要為以后打好基礎。”劉總突然跟我講這個,我不知道怎么回應。

    “哦,我知道,我以后會注意。”我小心的回答。

    “你是不是很怕我?”他又開始不悅的聲音。

    “哦?不會啊!”

    “是嗎?為什么你不能想跟陸總講話那樣跟我講話,你會跟他開玩笑,跟我講話,就是哦、啊、嗯、額?”他有點咄咄逼人。“其實你不用這樣,即使是在工作里,我也希望你像以前那樣,開開玩笑,鬧鬧?”

    “啊?像以前?我幾時敢跟你開玩笑,鬧鬧?”我開始混亂了。

    “額,不是說以前,是說你可以這樣輕松一點。我每次看到你就是一副憂傷的樣子。你現在過的很差嗎?你沒有父母疼愛嗎?為什么老是這樣!”他開始解釋。

    “以前有父母,現在沒有了,他們在天堂應該過的不錯。”我弱弱的說。

    “什么?你的父母?難怪,那你的姐姐呢?”他似乎很了解我的家境。

    “姐姐?我沒有啊,你怎么知道我有一個姐姐?”我有點詫異,他會連這個都知道。

    “你的檔案上有寫啊!”他開始緊張。

    “那個啊,如果你是說我有個在我的父母去世后,買了家里的祖屋、土地,拿了爸媽留下來的所有的錢,去幫他的丈夫,對我這個所謂的妹妹,一塊錢都沒有留下的姐姐,我確實有一個。”提起這件事我的心情依舊難以平復。

    “對不起我不知道是這樣的,難怪你會在那里當服務員。”他仍然在解釋。

    “沒有什么,我現在這樣很好,說來還是因為你讓我有機會來這里工作,薪酬又好,我才喘了一口氣。”我十分感激他。

    “你的工作能力很強,而且對我們做地產的公司,你在這方面的很好當初你一眼看出我的辦公室里,那副格格不入的油畫,我就認定你的工作啊!你要記得,這一切都是你爭取的。”

    “是呀!我努力考研就是希望讓他們在天堂重新為我感到驕傲,即使沒有他們留下來的財富,一樣可以靠自己。”我信心滿滿的說。

    今天睡著之前我想,我曾經是擁有很多,卻從未知道如何去使用,現在我是失去太多,卻不知道怎樣去擁有。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5-m
雌霸天下
作者 老樹逢春
    男人通過征服世界來征服女人,女人通過征服男人來征服世界。這是個“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命...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