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糾纏不清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王路,你進來一下!”是劉總的聲音。

    “哦,馬上到!”我有點忐忑,他的聲音里透著怒氣。

    “這是人事部交給我的辭呈,解釋一下。”他的態度冷的可怕。

    “是的,既然你這么恨我,我也沒有理由賴在這里,不管你當初是因為什么理由請我,現在我想我應該走了。”他不再是我的上司,我也就沒什么好怕的。

    “你有了好的靠山就馬上去投奔了,這么現實的女人我還真的是第一次見,你的本性還真就如此嫌貧愛富,他的話句句傷人,“可是你以為我這里就是這么容易進出的,我當時花大力氣找你就是這樣而已。”他的怒氣十分明顯。

    “是的我就是這樣的人,誰不想過好的生活,要一輩子呆在社會的最底層,我有機會為什么不利用。我從來沒有覺得我有什么錯的,對你是有愧疚,但是我從沒有給過你什么暗示,你根本沒有必要如此為我,我該說的不該說的都已經講的很清楚,你要恨我那只是你的事情,跟我沒有關系,我要走,走定了。你改頭換面出現,我一點也沒有料想到,還是朋友這句話我以前就強調了,你從來就沒有在意。”經歷了那么多的事情,我沒有必要對要傷害我的人好心,并且別人也不領我的情,又何苦解釋再解釋。

    “還理直氣壯,你以為在陸總家過了一夜,就真的上天了,他的女人多得是,你跟他?哼!陸總連玩你都不用。”他已經失去理智,口不擇言了。

    “你知道我到他家?嗨,有錢真好!我不想再多說,那都是我的事,你不用管,最好的就是你看我自生自滅,你的目的就達到了。下個月我不會再來。”我瀟灑的轉身,我聽到身后一陣七零八落的聲響。

    “你到底是怎么了?干嘛要走呢?”marriage心急火燎。

    “沒有什么,自己個人原因,你不要多想,下個星期去美國,好好準備!”收拾了一下我就出了門。

    我似乎總會有一些身不由己,身不由己的生活,沒有想過自己究竟怎樣是最好的。逼迫自己做了太多身不由己的事情,甚至是在身不由己的活著。佛說,生命中的許多東西是可遇不可求,刻意強求的得不到,而不曾被期待的往往會不期而至。因此,要擁有一顆安閑自在的心,一切隨緣,順其自然,不怨怒,不躁進,不過度,不強求,不悲觀,不刻板,不慌亂,不忘形,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可是現在我又要為自己的生計籌劃,又在身不由己。

    找工作真的是一條不歸路,在劉總的照顧下,已經一個月沒有任何頭緒,還好以前總有點積蓄,而在學校還有課程,不至于無所事事。

    又是一場擁擠的招聘會,一家又一家遞簡歷,別人看一下就馬上沒有回應,也是,像我這樣的人太多了,沒有特別一點的實力怎么可能讓有實力的公司看上,而差一點的也有好多人競爭,總之一無所獲。

    “你好!這是我的簡歷,你可以看一下,我可以試用期只拿一半工資的,請考慮一下我。”我豁出去了,看到這家會計師事務所,是我一直想進入的。

    “是嗎?我先看看你的簡歷再說。”終于引起他的重視,畢竟工資這一項成本是必須考慮的。“你沒有從事會計工作的經驗,我們要從頭開始交你,這是一件很費力的事情,你看我們只找有經驗的人。”

    “是的,我之前的一份工作是做的秘書,但是我的證書都有,我很聰明的,我會努力的學習,為了讓你們不受損失,我也自減一半薪酬作為我學習的代價,我想你們招聘我并沒有吃虧。我很想在您的公司學習。”我的態度十分誠懇。

    “我們會計師事務所都是多勞多得,你要做好心理準備,你的簡歷我收下了,下個月到這里來報道再說。”他思索了一下,笑了笑說。

    “真的嗎?你愿意用我?謝謝!我一定好好學習!”我有點激動過了頭。

    “但是你要記住,試用期不過,我不會留你的。注意啊!”他很認真的說。

    走出招聘會,我好滿足,終于我找到了我的方向,以前的陰影好像都不見了,開始新的生活。沒有劉易鑫,沒有陸正誠,無論我此時是如何的彷徨迷茫,最終,我一定要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一個人很好。

    叮叮……

    手機毫無預兆的響起來,我拿起看了一下,居然是陸正誠。

    “喂,陸總好!”我還是畢恭畢敬的。

    “咦?今天心情很好?好久沒見了,一起吃個飯怎么樣?”他很輕松的說。

    “好啊,不過今天我請客,正好有事找你。”之前那個包包還沒有還給他,若是他不找我我就收下,我可不想再去招惹他,而現在他主動找我,我就順勢還給他,順便請他吃飯就了一樁心事。

    “我去接你,你在哪里?”他接著說。

    “我在步行街這里,不用接我,你要在哪里吃飯?”我詢問他的意見。

    “就定在欣宜大廈的14樓那家西餐廳。可以嗎?”他在征求我的意見。

    “好的。”隨即我就掛了電話。

    “我是不是算遲到,讓女士等我?”他依舊輕松。

    “我來早了,你不算遲到。”現在可以很輕松的面對他。

    “點了餐沒?這里的牛排很不錯。”他又在給我建議。

    “西餐廳如果連牛排都做不好的話,就不算好的餐廳,而且你點名來的應該不會差到哪里。”我不是當他是朋友,但是卻可以跟他講很多的話,沒有什么太多的忌諱。

    “我不常來,只是同事說這里還不錯,而且你距離這里很近。”他面帶微笑。

    我們點了兩份牛排,一份芒果西米露,一杯拿鐵。

    “哦,上次你送我的包包,我沒有辦法接受,還給你。”我想起包包的事。

    “你知道嗎?這是一種侮辱,你不喜歡可以扔掉,不要在我的面前說我的禮物沒有選好。”他有點不高興。

    “我沒有這樣的意思,這樣的禮物我受之有愧,你明白嗎?我現在還不配擁有這么好的。”我有點無奈。

    “那如果我說我想要追求你,你是不是就不會覺得受之有愧?”他笑的有點邪惡。

    “追求我?陸總,你不要開玩笑了,我不夠資格。”我只好自嘲。

    “那你認為怎么樣的人會夠格,我想這個標準是我定,不是你定吧?那天的晚宴,那么多的女人,我只找你講話,是不是有點意思,異性相吸有時是一點預兆都沒有,一點道理都沒有的。”他還是邪惡的笑著。

    “好吧,我不喜歡你這樣用錢壓死我的男人,讓我覺得我會很卑微。”我很直接。

    “那你的意思是拒絕我了?好吧!我以后征求你的意見再買貴重的禮物給你。”他低頭吃牛排。

    “那就這樣吧!”我有點無奈。看著他吃,我也悶頭吃,一直到吃完都不在有任何交流,剛才起頭的話也不在提。這一頓還是讓他買單了。

    “送你回去。走吧!”他十分肯定。

    “好!”我知道別不過他的意思,只好順從。

    “我之前在美國談生意,今天上午才回來所以一直沒有找你。”他在解釋。

    “哦,生意談的怎么樣?”我順著說。

    “還可以,你的工作找到了吧?”他有問到我。

    “嗯,在H會計師事務所。”說到這里我很驕傲。

    “哦,那里很不錯的,你要好好工作。學校的課程呢?”他很關注我的事情。

    “還在上課,下個月會考試。”我很樂意談這些。

    “嗨,讀這么多書不知道為什么?”他不經意問出的。

    “那是老爸的心愿,我爸生前就是很不甘心我們家沒有出一個學歷高的,他和媽媽都是高中學歷,所以希望我能好好的努力。只不過他們還來不及看到。”我苦笑。

    “嗯,不錯,繼續努力。”他很淡定。

    “其實你真的不用這樣的,我不會是你的菜,你明白嗎?”我依舊不愿裝下去。

    “那個是我決定的,不是你決定的。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就是想跟你一起,不行嗎?”說到這里他有點執念。

    “你能保證一輩子愛我,像現在這樣關心我,不離開我嗎?如果不能就請你離我遠點。”我開始生氣。

    “我可以,只要你給我機會,你不跟我在一起,怎么知道我做不到?”他在聽到我這樣的無理要求,卻還是執著下去。

    “我……”我有點愣了,他居然這么講,這么肯定,我啞然。

    “那你答應我,我們在一起。”他淡淡的說,眼睛盯著遠方。

    我一直發呆到家。他開車門,我下車,突然他拉住我的胳膊,抱住我,一個霸道到不行的吻就落下,沒有對著我的嘴,而是在我的額頭深深印下,“我說的是真的,希望你好好考慮。”他松開我,留下一個微笑轉身上車。

    我傻傻的上樓到家,一直傻傻的做著想,我是不是太超過了,我一直渴望的似乎已經到來,為什么我就是沒有勇氣去接受。我在害怕什么,害怕他會想爸媽一樣毫無預兆的離開,那句很有名的話“靠山山會倒,靠人人會跑”,他靠得住嗎?也許我沒有勇氣面對和足夠的努力去爭取我想要的,可是現在他擺在我的面前,我該就這樣拋棄?一大串問題丟給自己,然后深深的睡著,夢里全是他落上額頭的那一吻……

    電腦還開著,音樂是……

    很感激這城市擁擠的交通

    讓你我還能多相處幾分鐘

    人潮中怕失散所以輕輕拉你的手

    一刻不放松不放松

    忍不住想要愛你的沖動

    不確定你屬于我會有點寂寞

    你給的幸福在我心中自由走動

    撫平我每一個傷口

    忍不住想要吻你的沖動

    不確定我的執著能讓你感動

    我只能相信自己感受不怕失落

    關于你的一切我想要比誰都懂

    我的心是被你設定的鬧鐘

    提醒我想你的時間不夠用

    為什么平淡的事情現在忽然生動

    是你改變我你改變我

    你是情人還是朋友

    還沒勇氣想得太多

    你的世界如此遼闊

    我會在哪個角落

    “下班了,你要早點回去,你每天這樣,我都不好意思了。”吳經理對我說。

    “好,我很快就回去。”我對他笑了笑。進入H會計師事務所已經兩個月,原來那天招聘我的人是這家事務所的經理—吳師炫,他很注意我在這里的表現,我的努力也讓我提前越過試用期,現在是正式的會計師,參與公司的正常業務。而陸正誠打過幾次電話,似乎一直在國外洽談什么業務,挺忙的,換季的時候讓百貨公司送來好幾件御寒的衣服,大概是知道我的節省還有不知道好好照顧自己的個性,我也不好為難百貨公司的業務員,只好收起來,他對我的細心,我只有記下來,以后還給他,當然他不會在乎這些在他眼里的小恩小惠,我一直跟他計較就好像我更加矯情了。我的考試終于結束了,他恰好回來了。

    “你好,王小姐,我是陸總的助理,他回家去一下,讓我來接你去吃飯。請上車。”我看著這個人,上了車。一路無語。

    “你不要老是給我這些有的沒有的,我不用啊,還有你非要這么神出鬼沒的,我的心臟不好,不要老是嚇我。”我沒聲好氣。

    “你們女孩子不是都喜歡驚喜,我在給你驚喜,你不領情就算了,還說我?”他一臉壞笑。

    “驚喜?我不喜歡,你一走就是那么久,也不通知一聲,是要怎樣啊,回來就搞這么大場面。”我真的生氣了。

    “那下次我通知你,原來你介意這個,不過我還不習慣對女朋友交代這些,我打過電話,還送衣服,這不是一個貼心的男朋友該做的嗎?”他很委屈。

    “什么?女朋友,我什么時候答應的?”我臉紅了。

    “我想啊,要是再送你禮物你接受,我就算是你的男朋友了,還有你穿了我送你的衣服,就是你接受了啊。”他還在很得意的樣子。

    “天哪,你都是這樣騙別的小女孩的?”我真的很無奈。

    “什么小女孩,在你之前有過一個女朋友,你算第二個,都是很成熟的,不用我操心的女人。”他樂悠悠的說。

    我看著他,那種認真和坦率,我又一次啞巴了。

    “怎么,你不信?”他盯著我的眼睛說。

    “沒有,我信,你們為什么分開?”我問了一個全世界都會問的問題。

    “我們像兩只刺猬,越靠近越是傷害,所以……”他的表情開始淡漠。

    “哦,那你覺得我們兩個呢?”我知道他并不想提,于是轉換一下。

    “男女朋友關系。”他斬釘截鐵的說。

    “額,這算什么,講明白一點。”我被他敷衍。

    “吃飯了,菜來了。”他不講話了。

    飯后我們還去看了一場電影,電影真的有夠無聊的,但是跟他在一起看,還是讓我很開心,至少是兩個人,不是一個人。我承認我有點喜歡他,接受他。他依舊把我送到家門口,我看到了劉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騙者無疆
作者 木遙之
  倒斗的、摸金的、金點的、戧盤的、八岔子、雁尾子……檀幫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是狀元郎。五十香主...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