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任務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然后我跟著長個治愈系,溫和臉卻繃著臉孔管事打扮屋角,坐上一輛鐵質馬車。一上車我就無預備被敲暈了。醒來的時候是在一處建在密林里的訓練營地。

    屋角管事帶著我將訓練營繞了個半。看得我內心吃驚不已。這里是個死士訓練營。不過想想和我以前的職業半斤八兩,也就沒有吃驚的心情了。算是干回老本行吧。

    屋角本帶我繞半個全,是想讓我看掛在刑場上不成人形尸首。卻被我淡定忽略了。

    那屋角管事對我說只要我在這里只需要記住那就是生存,并且取得三年后測試紅旗算合格。不然……

    留了個六點點。將我扔到一群剛買來十五歲以下小孩堆里就離開了。

    死士用腳趾訓練出死士的方法是多么殘酷。

    但在那之前對于剛入門的小孩們。第一步驟只是先給個棒槌威脅嚇小孩們。讓其乖乖受控制去訓練健壯體質非人運動。多非人請參照特種兵訓練方式且更加殘酷不仁。

    這對我這干過老鳥來說是輕松之事。用了一年我已經能和十五歲以上的少年體力相抗爭。

    第二步驟就是用各種自相殘殺方法磨去孩子們該有的感情。由于期間血腥暴力畫面過多。有被社會反暴力組織和諧之危,我就不概述,請自己想象。然后其目的就是留下對組織忠誠和服從。

    才能接下來第三步驟分類營培訓。在這個秘密兵營里有暗衛部就是說死士,毒醫院就是死士外有醫學天分子兵營,人才館是培訓一些理財紀事技師的地方。三大類兵營。

    三年后我在從所有一千多人手中搶下生存紅旗。依照兵營規矩,我本要直接升到內院營里接受高層訓練成嘉親王身邊暗衛候補。但因為我算是安插生獨特生,我就被留下來。

    三年未見的屋角管事如約的出現我面前,順帶嘉親王也出現了。

    當我被召見的時候,有點受寵若驚。不過他來只是來晃晃游玩,并順便考察下我功力。讓我和那個叫梭門的護衛過招。

    叫梭門。是個有張乖張不馴冷臉男。背后和第一次見面時候一樣青色衣服背后背著一把玄色大劍。

    我和他才過了百來招,他的刀動都未動,我便被打趴在地。

    嘉親王正從外面逛了一圈回來。正巧看到我在屋頂上空被梭門護衛一掌拍飛,然后落到屋頂上,再咕嚕嚕順著屋檐,嘭巨響,落到水池里。然后當我狼狽爬上岸上。趴在地上咬牙悲憤的我。還沒整理好失落心情。

    嘉親王似看猴戲愉悅表情,拍著掌走近我。彎腰認認真真將我全身看了遍,嘉許我表演精彩似地點點。表情欠扁讓我只能暗自咬牙打血吞。

    接著嘉親王抬頭對梭門說:“跟我進來。”然后對屋角管事鉤鉤手指,再指指我。自個帶著進入庭院書房里,而跟在他后面的兩個人似門神站在門口。

    如落水狗狼狽我被屋角管事帶下去換衣服后。我就再也沒見過嘉親王。

    而屋角管事走前給我帶了本嘉親王賞賜的一本高深內功心法,并直接安排我到三大營中心進行綜合培訓。然后就是原地等待任務召喚。

    但繃著棺材臉屋角管事對我潑冷水說:“不用抱太多期待。要用到我少則三年五年,多則七八年。除非有意外,有你等。”

    性情已經被磨成蛋疼都不吱一聲的我。早就不那啥沒必要期待。而且我本對自個人生早在三年前不抱期待了。更不用說對沒見過面世子抱有期待。

    也許屋角管事的烏鴉嘴應驗了。或許我一直是負號的運氣突然爆發。

    兩年后,我被指定要學雜七雜八課程還未學過半。就被派上前線做任務去鳥。

    當我全身黑連臉都蒙著只留一對眼睛,無聲出現在嘉親王的王府書房內。

    早已失去平時輕松表情嘉親王,臉色稍微平復了點。對于我兩年猛漲功力,暗自吃驚同時緊繃多天神經稍微松了不少。

    早在我到來之前,書房內外已經跪了一地人。我剛到就聽到嘉親王從書房內對外跪了二十幾號人下殺令。那些人還沒來得及哀嚎,就被十個和我同樣打扮暗衛收割性命。

    我單膝半跪靜靜出現在門前。

    嘉親王正單手拖著額頭,眉間皺成川字。煩惱得連我出現都沒發現。在屋角管事的提醒下才發現我。手掌下的眼神在看向我第一時間,犀利像刀子刮向我。

    幸好我心理過硬。不然就要像跪在書桌前幾個人一樣抖如糟糠。

    “阿玖,過來。”簡練言辭從可知本人正壓抑著怒火,懶得在廢話。

    “是。主子”我順從迅速站起來走十步來到跪著四個少年第一排旁邊跪下。

    然心情十分不美好的嘉親王似乎不是讓我到這里,就在出聲道:“到我身邊來。”冷硬聲音如惡魔召喚。讓我遲疑三秒后,便出現在他書桌前低頭跪下。

    “讓你來原因可知?”聽聲音知道嘉親王,周身都旋繞著不耐煩三個字。如果我敢說個不字。不用估計,肯定直接人道毀滅了。

    在來之前屋角管事已經跟我說了此次任務。看來第一次的任務非常棘手。我冷汗的回道:“知道。主子”

    “那好。此次順利完成,就讓你跟著世子。”

    面朝下的我微皺下眉,困惑稍縱即逝。因為低頭沒看到這人表情,很難猜測這人的想法。這其實沒有必要吧。讓我跟著世子還不如賞賜些銀子來得實在。“是,主子。”

    嘉親王滿意點頭道:“去吧。”

    “是。阿玖告退。”然后彎腰慢慢后退直到門口自動關上門,才直起腰來。站到門邊等屋角管事出來做最后指示。

    院子里的尸體早已被清理干凈,不見半點血跡。我聽著里面的動靜,望蔚藍天發著呆打發時間。

    一想到銀子就郁悶。緩緩無聲吐口氣,趕緊去掉腦中雜事,想正事。

    在來期間我已從屋角管事哪里知道原委。無非有他。事情就出在世子身上。

    在之前我必須介紹下這個世界政治模式。

    這世界在我已知范圍內。我此時是在一個天庚王朝的兵力強盛的大國里。而嘉親王是本國第三皇子。本國政治勢力分為三派。太傅文官才子依太子為首。宰相合作聯盟皇太后一派。而皇帝掌管號召數百萬兵將兵符,而獨占鰲頭。本來這一切都與這個因某事流放的嘉親王無關。

    卻怎知嘉親王也是個不甘寂寞不甘平凡的角色。

    他雖然被流放邊界的邊界原始森林中心,卻依然用自己強硬手腕將一個小鄉鎮在三四年間建立成如今國與國間必經之路繁華城邦。也在暗地里建起不明組織。既然有了財力和權力,加再加上他母親一方是代表全國礦產的第一家族。于是嘉親王很快被天高皇帝遠,政治中心三大頭領人物盯上了。嘉親王這肥美肥肉。

    當然這是塊被吊得樹梢上,烏鴉嘴中味美肥肉。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樹底下三頭餓狼吃著。

    嘉親王如果沒有聰明才智也就沒有如今有權有勢。在被三頭餓狼盯上同時他早已做好準備。早年與三頭餓狼周旋斗智斗勇,讓他們都不得好處。

    于是耐性本就不好的三頭餓狼被逼抓狂。于是聯合起來逼嘉親王看他到底站到哪一方。

    太子一方,在國宴過后在嘉親王回府路上便綁架了王妃和世子以作要挾。皇帝出兵包圍城邦,要嘉親王交出全國鐵礦所有權。而丞相一派正暗藏不動等著收漁翁之利。

    不管他選擇哪一方都難逃被宰割命運。這也難怪見到他現在快抓狂模樣。

    召喚我而來無非就是去解救王妃和世子這一燃眉之急。

    不然后背都被兄弟捅一刀了,不急才有病。就算嘉親王想放棄王妃。但王妃背后皇后娘家可不會饒了嘉親王。

    然后從嘉親王的情報網那里知道。王妃和世子此時人被綁架到某邪教大本營里。而我的目的就是混進邪教大本營里。負責將分開秘密關押著的世子給解救出來。

    夏日中午熱辣太陽,考曬著林間小道,一輛不起眼馬車慢悠悠走著,木質封閉車廂透著幽暗陰森。

    馬車走到一開闊三叉調轉向左行進幾米,突然處停了下來。

    坐在馬車一邊的牙婆子扭著肥臀匆匆下了車,邁著短粗小腿奔到路邊。原來是發現路邊躺這個衣裳破爛不堪,全身骯臟的小女孩。

    此時小女孩眼睛緊閉任是牙婆子怎么叫都不醒。斂財牙婆心中彎腸子多了幾彎。回身連忙招呼駕車車夫,將小女孩放到車廂里去。

    不到一分鐘,馬車又繼續上路了。

    我躺在車廂正中央里接著微弱光,偷偷觀察車內狀況。

    七八個小孩是聚是散在車廂內隨意坐好。表情不出慘淡、自憐自哀、空洞普通反應。我尋思著要在及時醒來。還是到時候被人叫醒呢?

    如果我現在醒來,不鬧三五下做足正常小孩反應,難免會被人懷疑。一想到鬧,啊~就覺得累。想我之前已經跟蹤這車三天露宿野外,還曬了三天驕陽,將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樣子。現在肚子還餓著呢。覺得還是躺著睡覺到目的比較輕松。

    便放松了身體很快睡過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4-m
金玉良顏
作者 姚穎怡
  大武朝的金家窮得只剩下錢了,對了,他們還有一層道貌岸然的厚臉皮。   帶著秘密重生而來,金...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