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入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搖搖晃晃的馬車駛近一異民族寨子里,我立即清醒過來睜開一條縫掃視車內。車內孩子們都趴在小格子車窗向外看。不,還有個一身著綠色短袖褂衣小男孩呆在角落里。那男孩似乎感覺到我的目光,抬起木訥著臉看向我。

    我瞬間瞪大眼睛,原來就在這里!在小男孩狐疑眼光中沖著他微笑慢慢坐起來。湊到他面前捏住他的下巴慢慢審視他的臉孔。揉揉太陽穴無聲竊笑著,原來如此,古人普羅大眾智商果然還是不能小看啊。滴水藏海得以瞞天過海。是我們救人一方拘于高貴身份這名詞。都會認為綁架犯會將世子慎重保護起來。而忽視了對方想法,世子對我們來說是貴重,但對他們來說不就一隨時可殺的人質。這些人還給他做了另一張臉,要不是我五年來都是看著他成長畫像過活不然還真發現不了。

    “你干嘛?”他有點惱出聲問道。

    “我……”遲疑了下覺得還是不要告訴他。就笑道說:“沒,就覺得你很眼熟。”立馬轉身躺會原位裝暈。就這下也不過幾秒的時間,所以那些被外面吸引注意的小孩都沒發現這一段小插曲。

    不一會兒車廂的木門被打開。牙婆和車夫粗魯將所有小孩趕下車去。車子空了后發現車里還有一個躺在里面不動。牙婆和車夫兩人對視了一眼,無需言語兩人同時很有默契的各自行動。牙婆捂著鼻子撅著大屁股爬進惡氣熏人車廂,接著車夫提了馬喝到一半的水桶跟著上車。然后將車門關上。

    來接引這些孩子是一個四十來歲女人,眼角上挑,顴骨凸出,一張大嘴。一副尖酸刻薄,單單只是看著被留車外孩子們一眼。那孩子都被那不言兇狠樣子嚇得瑟瑟發抖,長得矮小都恨不得整個人鉆到高個褲襠下躲著。都不想被這女人看上一眼。

    在說車廂內。

    躺著裝死,呃,裝暈的我。聽到那兩人上車并且還將門關上,正納悶他們要干什么?

    突然觸不及防被潑了一頭冷水,我一個激靈猛坐起來,隨意心中一驚,偽裝出迷蒙樣子看牙婆和車夫。茫然問:“你們是誰?這里是哪里?”

    那牙婆肥嘟嘟手掌猛然揪住我領口,偽佯出兇狠表情惡聲惡氣威脅:“我是販人的牙婆。現在你是我的商品。等會別個我吵囔囔的不然,老娘把你賣到青樓去!知道嗎?”

    我瞪大眼睛張大嘴巴。

    似乎我的表情達到兩人設想的程度滿意笑。

    車夫便詢問:“你哪里來的,以前干什么的。”

    我說:“延、延熙,城邊隨流民……一路乞討。”

    婆子瞪著一大一小眼睛問:“想到哪里去。從撿你的那條路可是通往塞外邊城。”

    我支吾說:“聽流民們說瓜州有好官在發放米糧。所以想去試試看運氣。結果走到半路就餓暈了。”

    兩人想了下這幾天的流言確實屬實,便同情看著我。婆子便有一通好話將我安撫,王婆賣瓜般自夸:“那現在有個好機會擺正你面前。如果你乖乖跟先在外面那個女人走。到時候可是吃香喝辣,睡的不再是路邊墻角。”牙婆示意車夫將我擰到車窗格子上讓我向外望。似妒似羨又接著說:“看到沒那女人身上穿的都是綾羅綢緞手上掛都是金銀珠寶。再看看她身邊小丫頭身上紅白錦緞袍沒。再看看你身上著衣服。嘖嘖嘖。”牙婆嫌惡用手指挑挑我花了一天特意做成乞丐服。“聽不聽?”

    我露出向往表情小雞啄米點頭。乖乖跟他們下車去。

    之后牙婆和那女人討價一番,三個女孩一個四兩銀,四個男孩五兩銀的成交。而我這個撿來的很便宜只要二兩銀的半價。

    不由得想起當年自己每次出手起步價得一千萬美金傭金。跟在所孩子們的后面忍不住暗暗嘆氣,感嘆當年啊~的風光,是何其的風光,結果一死什么都有從頭來過。麻煩不說,太憋屈了。不過想想這也不錯。起碼喜歡扮豬吃老虎的我可以盡情的欺惡。想到這不免勾起嘴角邪笑。

    走在我身邊的目標人物正巧撇了一眼將那一閃而逝不明意味笑收進眼底,只覺得這個姐姐跟自己以往接觸過的姐姐很不同怪怪的。偷偷將腳步加快走到其他孩子中間去將兩人距離拉遠。

    還在意想當年的我卻沒發現他的舉動。給未來幾天親近計劃增加幾番難度。

    夕陽已經落下,天邊只身下一抹橘紅彩霞,寨子里面建筑不是我設想那種茅屋泥房,全都是青瓦白墻南方特有樓房建筑。因為已經到了晚飯時間所以我們通過街道都是空蕩蕩沒見半個人影,街道上不時的飄來米飯菜香的味道,引得饑腸轆轆孩子們肚子直打鼓。我也吞咽著口水大口大口吸著香氣。赫然聞到一股很濃膩香氣被嗆了一口,抬頭張望發現原來各家各院里都有團花簇錦的丁香。也是現在正值丁香花開的季節。想到丁香就想起肉粽。啊!還好這個世界的節日和那邊的差不多。不然就少吃了肉粽這一類節日美食啊。

    腳下是鋪平的碎石路,幾人才過發出咯吱咯吱聲音,不到五分鐘我們一群人就來到一棟鶴立雞群紅瓦綠墻的主樓房。

    昂望三米高的大門,沒見過世面的三四個孩子發出驚呼。本來還以為會從那豪華的朱紅大門走進去,結果帶路的女人將小丫頭打發從那大門進入。帶著我們突然調轉頭隊從大門左邊走去,然后走進一條幽深巷子里。發出驚呼的孩子臉上都是失望。有一個女孩在里面算是最漂亮鄙視對那些人冷哼。后面的側門進入一算是放雜物院子哩。

    被買來的孩子好像不只有我們這一車的。因為我們進到院子里發現里面已經站了三十來個十五歲以下的孩子。不過已經是被分配好三個隊伍了。

    在場有四個大人,一個白發蒼蒼的老頭閉著眼睛坐在椅子上養神。而三個服裝很有特色人站在三個小孩隊伍前。

    那些人看到我們走進來齊刷刷看過來。幾個膽小緊張連路都走不了。那女人倒是從容走到老頭面前款款一拜。“丁季見過北大人。”老頭動也未動繼續維持他養神的動作。女人倒是沒什么表示只是行完禮又對著三個人再一拜一一叫道他們尊稱:“丁季見過,茹香大人,蓋大人,陳嬤嬤。”

    那個叫茹香,果然人如其名,穿著透視裝紗衣露出這世間少有巨大胸部像只母牛般,難得有著妖嬈小蠻腰,她揮著絲絹慵懶說:“起了吧。這里沒你什么事了,可以下去了。”

    “謝大人。老奴這就告辭。”腰還沒站直就在此對在場四個人一一告退。

    我看了都覺得真奴隸社會真TM讓人抓狂,單那些禮儀和階級歧視就夠人受不了了。說起來我來這里那么久,就只拜過我的最高上司嘉親王。其他人想要我下跪通通被我踩到腳下去了。

    那個叫蓋是個高快兩米的大漢,將我們八個孩子想在挑白菜眼光看了一遍,不甚滿意聲如雷說:“都是小蔥嫩苗,算了我這邊人數已經夠了。這些就留給你們兩自己個分了吧。”

    這會兒我才有時間細細觀察。那個叫蓋大漢身后都是些身體粗壯的男孩有十七八個。而叫乳香母牛身后都是面貌俊秀漂亮男孩女孩人數少得可憐才五個。

    從未出聲的陳嬤嬤,身后孩子最多有二十多個模樣參差不齊。

    蓋漢子雙拳真是如砂鍋大,對養神的老頭抱拳,然后對著他身后小子招呼一聲全風風火火走了。

    茹香用手帕捂住小嘴,嫌惡說:“真粗魯。”接著走到我們這一群被丟棄在原地不知所措娃面前。看我們亂哄哄。橫起柳眉手叉腰,拿著手絹那只手如老鴇似揮舞吆喝道:“吵什么吵,一個個給我站成一排,不然老娘拔你們皮,丟去喂狗。”

    一直盯著那隨她動作上下抖動肉脯出神的我,躲閃不及被噴了一臉口水。站在她面前淡定抹了把一臉口水。站在我身后的孩子立即都以我為中心排成一排,那個一路上都和我保持一段距離的目標人物很不巧也很倒霉被擠到我身邊來。

    茹香媚眼迅速一掃,伸手點出了兩個女孩兩個男孩讓其走出列隊,其中一個男孩正是我要救的目標任務。看茹香這貨色我早將她職位猜個八九不離十。畢竟在那個基地里也有一個和她同樣貨色女人被我給調教了。

    眉頭一皺思索怎么阻止,他走出列隊時候我幾乎忍不住想伸手搭住他的肩膀不讓他走。可我還沒出手,那個一直養神老頭慢悠悠開口說:“慢~。那嬌小男孩不行,”

    我慌忙握住曲展開手指右手,暗松口氣,幸好。差點就要暴露了。

    茹香和陳嬤嬤都一愣。那茹香倒是沒像只長肉不長腦女人。就沉靜一下,盈盈一拜說:“是。”接著轉身領著那新挑出三個走到那五個未來俊男美女旁。笑盈盈對已經睜開眼睛的老頭一拜告辭,領著未來俊男美女隊伍走了。

    那老頭無波眼神掃視在場剩下孩子一遍什么也沒說,站起來背著雙手雙腳一晃瞬間不見人影。對這些未斷奶奶娃娃是這樣。可我就看到那老頭腳一蹬跳到屋檐邊,兩三個跨步蹬上屋脊,不幸踩到因樹冠下陰影里的青苔,腳底打滑落到房子后面去了。雖然一切都是無聲才顯得高深莫測。然唯一見到他窘迫一幕的旁人我,忍著笑憋得肚子都疼了。

    繃著臉皮下垂的老臉陳嬤嬤,對著老頭剛才坐的位置維持著垂頭彎腰姿態。等老頭不見才直起腰板,對剩下五個的我們招手,然后我們就跟著大隊伍出來這個院落。

    沒被選去被退回的目標人物跟在我身旁,對于剛才的事情還是茫茫然。

    那陳嬤嬤一路上什么也沒說,就先將我們領去飯堂那里先將我們這些餓了一天孩子喂飽。因為剛才被那一嚇一松的現在我覺得本來就餓得肚子更餓了。一不小心放開三分之一的肚皮,在眾目睽睽之下吃了三碗白飯一盆素菜七個饅頭。被陳嬤嬤派來分配我們的女官給警告了。規定我以后只可一碗飯三個饅頭。呃。那還不夠我夜宵的量。

    男女同房不過屋里擺放一個巨大屏風隔離開來,男孩們睡左邊,女孩睡右邊。二十人位置通鋪,才三十五個孩子的我們綽綽有余。男孩才十四個,女孩子竟然是二十一個。很不巧也很倒霉就是我就是那個末尾的二十一。靠!老娘不就只是吃飯吃多走在最后被擠到后面來。被女官給名號叫二一。

    就因為床位才二十個,我被女官給丟到男孩這邊睡。男孩們嫌惡我,又被捧捏到通鋪多余床位角落。

    多么熟悉的場面啊~來這世界第二次重溫。為什么老娘不管是在前生還是訓練基地里,或是這里都被普羅大眾給排斥呢?難道就因為我張得很不一樣???

    萬物寂滅,房內鼾聲起伏,是我行動的時候了。

    起身將被子塞了新發下來的衣服偽裝成一個人蒙頭大睡樣子。那衣服還不是今早見到那女人身邊跟著小丫頭的紅白錦緞袍,是兩件替換棕色棉布衫衣麻布褲。本來常年穿黑衣的我,還帶著點小小期待,可也被這兩件新衣碾碎了。要知道王府里的最低下燒火丫頭的衣服都是湛藍色錦衣,那可羨慕死我了。感嘆老天對我很薄很薄啊。對著這衣服不滿啐了口。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3-m
空間悍女:種田吧,王爺!
作者 應奕欣
  杜菀兒穿越了,一睜眼便被人扔到水中,順水而下,砸到了正在被人追殺的某王爺身上,救了他,也救...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