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做小寡婦

  • 閱讀背景色

    二狗爹娘請了村里的郎中來給二狗診脈,可那郎中只是不住的搖頭。

    “王家兄弟,你且跟我出來下。”郎中診完脈后收了身上的藥匣低聲喚走了王家漢子。兩人在外間嘀咕了半天,只聽見王家漢子低沉的嘆息。

    “孩兒他爹,怎么了?”二狗娘忽然心慌起來,挑開門簾走了出去。

    郎中瞅了二狗娘一眼“不瞞大妹子,你家二狗并不是因為吃了不干凈的東西而得病,倒像是體內火氣太重,這么重的火氣小孩子哪里受得了,就算我開了祛火的藥也得調理上幾天,可二狗怕是撐不了那么多時日啊!”

    二狗他娘聞言臉色瞬間慘白,咕咚一聲跌坐在地,喃喃道“不可能啊,我家二狗好好的活到了八歲,怎么會忽然體內火氣重呢?”

    王家漢子忙將她扶了起來,抹了抹眼角的淚一把拉過郎中“求求你救救我家二狗,不管多貴的藥錢我都出!”

    郎中嘆了口氣搖搖頭,“不是我不肯救實在是醫術有限啊!”說完掙脫了王家漢子的手走了出去。

    王二狗病重的消息很快就傳開了,來看望的叔伯姐嬸們擠滿了一屋子。三丫也被從炕上擠了下去。她瞅了瞅仍舊躺著昏迷的二狗夫君,自己跑出去刨蚯蚓去了。

    二狗哥說過,先多抓些蚯蚓等夏天來了就去鄰村兒的河溝里釣魚。

    刨夠了一小罐蚯蚓后三丫像往常一樣在河邊洗了洗腳丫,又從水里撈了幾個二狗最喜歡吃的荸薺揣進了懷里。忙活了大半天,衣服和臉都花了。

    三丫又急急忙忙跑到王阿婆屋里要了幾個地瓜,二狗哥以前每天都要恬著臉來蹭些吃的,今天他睡著不肯醒,那她這個小媳婦兒就幫忙跑一趟吧!

    王阿婆今天好像慈愛了許多,給了三丫地瓜后還拉著她說了會子話,至于她老人家年輕時的風流韻事三丫沒興趣聽,只是反復聽見阿婆咕噥著一句話:

    “年紀最小的寡婦兒呦。”

    ‘寡婦’這個詞兒顯然難不倒聰明伶俐的王三丫。他們村兒里就有一位水靈靈響當當的劉寡婦。難不成她以后也會變成劉寡婦?三丫覺得有必要去觀摩下自己以后的生活,于是她辭了王阿婆偷偷溜到了劉寡婦門前。

    待三丫回家的時候夜幕已微垂,她剛進院子就見屋里站著位白胡子老爺爺,個子很高,脊背繃得比二狗爹還直。老爺爺空著雙手,燭火里看不清什么模樣,只覺得一雙眼睛很有神采,正跟爹娘說著什么。

    “您說的可是真的?!”站在他對面的二狗娘慘白了臉,透過短小的門簾兒瞅著躺在看上的二狗。

    “你若不信可以再等上兩日,不過到時老夫就沒有十分把握救他了。”

    “您到底是哪一派的高人?二狗病好之后我們也好去探望。”王家漢子問道。

    “想必你們也知道六大門派的規矩,若是這孩子日后有心,定然會回來找你們。”

    王家夫婦對視一眼,六大門派向來神秘,雖然街上經常能看到門派中人,但他們這些跟江湖無關的莊稼漢是絕對不可以知道六大門派的所在地。

    “老夫是看這孩子與我門派有緣才親自前來,他的生死就看你們的決定了。”

    能讓二狗進六大派雖然是好事,但現在兒子生死不明燒的糊里糊涂,還不知道日后情形如何,夫婦二人一時拿不定主意。

    這時三丫踢踢踏踏的跑了進來,大喇喇的打量著眼前的老爺爺。

    “這孩子是?”老人見這女娃神清骨秀,生地極為好看,忍不住問了起來。

    “哦,這是我們二狗的童養媳,叫三丫。”二狗他娘答道。

    老人踱到三丫面前,剛要摸向她的頭頂忽然又收回了手,“嘶”的吸了口氣,凝眉望著興致勃勃滿臉通紅的女娃兒。

    “怎么了?難道三丫也與您有緣?”二狗他娘忙一把拉回三丫。

    老者撫須一笑,背著手道“自然不是,這女娃我斷要不得。”

    夫婦二人輕出了一口氣,天可見憐的,還能給他們留下一個寶貝兒媳。

    這時炕上的二狗忽然喘起了粗氣,小臉兒憋的通紅,小小的身子顫抖不止。夫婦二人忙奔了過去,手忙腳亂的撫著二狗的胸膛幫他順氣。卻不料絲毫沒有好轉,二狗的臉色由漲紅變得青紫,雙眉緊緊皺著,似乎十分憋屈。

    三丫剛要爬到炕上去守著二狗哥,老者卻適時擋在了她面前,低下頭對三丫道“小女娃不要靠近,先到一邊去坐著。”

    三丫似懂非懂的抬起頭,只是那老者個子太高,臉色全都隱在黑暗中,她還是沒有看清模樣。

    “讓我來。”老者安撫了下夫妻二人,又拉過二狗小小的身子,捏住他的脈門闔上了眼。只見片刻之后,二狗變得安靜下來,身子沒有原先那么滾燙了,臉色也恢復了正常顏色。

    “謝謝仙人!”夫婦二人見兒子好了起來,忙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先不忙。”老者放下二狗后,撫須道“老夫只是暫時壓制住他體內的罰焰,并未驅散,若想根治恐怕還需一年半載,你們還是不同意我將他帶走嗎?”

    夫婦二人對視一眼,啥叫罰焰?

    不過此刻也顧不得那么多了,見識過這老者的本事之后,兩人再也沒有懷疑,與其讓兒子耽誤致死,倒不如送他去學些本事。

    “好吧,那就有勞仙人照顧小兒了。”二狗他娘依依不舍的抱起二狗將他放到老者懷里。

    “自然。”老者也不客氣,接過孩子就要走。

    三丫見老頭兒要抱走二狗,急急忙忙的跟在身后,扯住了老者的褲腿“我是二狗哥的媳婦,你不能拆散我們。”

    “仙人且等等。”聽到三丫的話二狗他娘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自懷里掏出兩件東西,一件交給老者,一件遞給了正拽著人家褲腿的三丫。“這是我們二狗和三丫的定親之物,勞煩老者日后交給他。”

    老者并不回頭,掙脫了三丫的小胖手,也不知道是對女娃還是二狗他娘低喝了一聲“荒唐!”說罷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只一個晃眼的功夫,已不見人影。

    咦?老爺爺呢?三丫拿著那枚成色一般做工粗糙的龍鳳玉佩在門口尋了半晌都沒找到那老者,遂頹喪的蹲坐在門口。二狗哥不見了,難道她真的要像村里的那個劉寡婦一樣,被男人壓得哼哼唧唧痛苦不堪嗎?

    她王三丫絕不做小寡婦!

    是夜,二狗爹娘相對呆坐了半晌,長嘆了無數聲后才哄著三丫睡了過去。

    月色透過薄薄的窗紙映進了屋里的炕上,一個圓滾滾的身影忽然在黑暗中站了起來,只見她拿起那塊龍鳳玉佩別在腰間,從炕頭的柜子里拖了張包袱布出來,又跳下炕尋了幾塊饃饃放進去,鄭重的系了個隨時都可能散開的結。

    三丫剛要跑出去,想了想又轉頭拿起二狗上學堂時用的紙張,歪歪扭扭的寫下自己唯一會的幾個字:不左小瓜父(不做小寡婦)。

    嗯,平日的勤奮好學聰明伶俐為今終于用上了。三丫咧開嘴,背上小小的包袱踏上了尋夫之路。

    此時她王三丫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尋找二狗夫君!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1-m
魔帝寵妻狂:天才馭獸九小姐
作者 天心媚骨
  “人形、獸體、擬態,夫人還想要哪一種?”吃飽猶不饜足的某帝,一舔妖冶的唇,意猶未盡。   ...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