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仙子的胸衣偷不得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仙女的肌膚好似凝脂美玉,白嫩細膩,比起頃灑在湖面的皎潔月華更要勝上一籌。

    六彌眼角瞪得像銅鈴一樣大,在夜色中閃爍著邪惡的賊光,眼皮一眨都不眨,想要將著完美的一幕完全記錄在腦海中。

    天地靈脈是世間罕見的寶物,它孕育出的神泉不但可以定人容顏,洗滌百脈之效,但也同樣能阻隔神識,使得難以洞察周圍動靜。

    此刻的仙子早已經被喜悅沖昏了理智,藕臂輕揮,仙肌玉體在湖中閃著晶瑩的光華,黛眉輕展,一雙美眸含花綻放。

    永葆青春對于每一個女子都是最好的禮物,更何況這樣絕代風華的人物,時光侵蝕,韶華易老,歲月永遠是她們最大的敵人。

    加上六彌這只潑猴平日便是作案老手,第一時間躲在了無數次經驗總結出的最佳隱秘地點,偷窺技術自然甚是了得,這才未被仙女發現。

    “這難道就是族長老頭說的人類么?為什么一點也沒有他所謂的貪婪和無惡不作的樣子啊,反而......真TM漂亮啊!”六彌直直得盯著仙子高聳的雙峰自言自語道。

    想起了那只成天把他吊起來對他嘮叨,從來都是半死不活卻又怎么也死不掉的老猴子,六彌不由菊花一緊,顯然平日在它手上吃到了不少的苦頭,竟然連一發不可收拾的口水都有隱隱斷流的跡象。

    “不不不不~美人當前,去想這個晦氣的老不死干啥。”六彌連連搖頭,想要把老不死一臉褶皺的樣子從自己腦海中甩出去,隨手撿了一顆仙果大口啃了起來。

    “呸,太甜了,真不好吃。”

    六彌咬了一口就當垃圾一樣將它隨手丟掉了,掉落在地的仙果不斷流淌著五彩晶瑩的汁液,其中蘊含著磅礴的生命力,在外界價值千金的百年火龍果就這么被這個敗類隨手丟棄了。

    皓月當空,灑下朦朧的月華點點。

    借著月光,可以看到一件雪白的衣裙整齊地平躺在草叢之間,不知是何材料制成,散發著迷蒙柔和的神輝。衣裙的綻放著一朵金絲鑲嵌而成的蓮花,栩栩如生,竟然在吸收著點點的月華,露水無法沾濕其一絲一毫,一看便不是凡物。

    一道金色的影子在草叢中不斷穿梭,向著仙女的衣物緩慢靠近,沒有發出一絲聲響,連附件的蟲鳴都未曾被驚擾到。

    “哇,仙女的衣服就是不一樣,比起那些母猴們的可要香多了。”六彌心中暗嘆,這家伙為了能夠集齊全本的**,平時沒有少干順手牽衣的勾當,但是母猴們用草編織而成的衣裙又如何與這件相比,聞著甜膩宜人的熏香,它都要感覺幸福得直接暈厥過去了。

    一滴滴口水不斷落下,濺到了衣裙之上便自動的滑落在地,無法沾染一點一滴。

    此刻的六彌很是猶豫,內心在做著激烈的斗爭。

    “到底是要不要幫仙女姐姐保管一下衣服呢?”這個問題對于平時的六彌來說肯定不用考慮,答案肯定是全部拿走,但是面對如此美麗出塵的佳人,就算是久負“淫猴”盛名的他也有些狠不下心。

    “唉,猴祖保佑,六彌啊,你已經看光了人家的身子,還要偷去人家的衣服這樣是不好的。”六彌的腦海中浮現了一只頂著金色光環的迷你六彌,看似莊嚴寶相,一臉正色道,但是卻給人一種想抽他一頓的感覺。

    “六彌,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再說,你在這里是為了保護仙女洗澡不被別人偷窺,你衣服也先替仙女保管一下,晚風無常,萬一吹走了可就不好了。”金色光環的小六彌話音未落,便被一只頭頂黑色光環的迷你六彌一腳踹開十萬八千里,邪惡的循循善誘著六彌,不斷告訴他這是好心,這是“做善事”,倘若仙子知道也一定被他的誠摯善心所感動。正當六彌猶豫不決之跡,一抹淡粉色的綢緞映入了他的眼簾。

    綢緞只是在白裙中露出了一角而已,但是依然可以看出它精細的做工,上面繡著許多美麗的不知名花朵,顯得十分可愛,上面散發著一股淡淡的幽香。

    “既然六彌哥哥在你洗澡的時候保護了你那么久,我也不貪心,這個粉色的手絹就算是報酬了。”六彌看到粉色綢緞以為是一張手絹,準備將它抽出,好替仙子終身“保管”。

    “刷~!”

    等六彌將淡粉色的綢緞盡數抽出,卻一下子傻眼了。

    “靠!這下發大了!”六彌嘴角咕噥了一下,拿起手中之物,化作一道金色流光,轉頭就跑。

    這哪是一張手絹啊!

    粉色的綢緞足有半身大小,正是傳說之中,一根幼帶圍頸,一塊菱中遮胸,掩起千般風情,漾起萬種嫵媚的極品利器——胸衣啊!

    淡粉色的胸衣被扯出來的瞬間便光芒大作,一下子便將六彌照的原型畢露,它哪敢停留,扭頭就逃!

    “誰!”湖中的仙子在胸衣發光的一瞬間便察覺到了六彌,厲聲嬌喝道,音如天籟,卻透著殺機。

    原本充滿喜悅的仙顏立馬變了,顯得有些驚慌失措,但是一瞬間便變得冷若寒霜,渾身透著凜冽的殺氣,湖面的霧氣徑直凝結成了一簇簇冰屑。

    白色的衣裙自草叢邊飛起,不一會,仙女便從神湖中走出,身穿一身雪衣,烏發濕漉漉,粉嫩肌膚吹彈欲破,沾有水珠,一臉殺氣。

    “還...我...胸衣來!”

    仙子沒有了往日的恬靜和淡雅,白皙的臉蛋布滿了絲絲寒氣,一字一句都透著殺氣,在寧靜的夜晚中炸了開來。

    化作一道光芒,仙子徑直朝著六彌逃竄的方向襲去!

    “奶奶的,這下闖大禍了,這母人類這么那么厲害!”手中的胸衣依然閃著五彩的光芒,欲要脫手而去,但是被他死死的拽住,雁過拔毛,螞蟻路過也要留條腿,到了六彌手上的東西,哪還有回去的道理。

    “不就是件胸衣么,六彌哥哥怕你丟三落四,好心幫你保管一下,真是不識好人心!”六彌背如芒刺,殺機化實,讓他感到背脊冷颼颼的。

    不過六彌可沒有一絲束手就范的意思,撒開雙腿狂奔起來,在地上揚起了滾滾煙塵,心里果斷得做出不被抓住誓不歸還的決定。

    還在奔跑中的六彌硬生生止住了腳步,由于慣性的緣故,依然在地上拖出了道長長的黑色印記。

    六彌當然不會無緣無故停下,不僅是因為慌忙之中它來到了一個懸崖之上,更是因為前方已經有人搶先一步到了此地。

    你六彌是用跑的,人家仙子可是用飛的!

    明眸皓齒,頸項纖秀,若出水芙蓉,清麗絕世,站在懸崖上,若再邁出半腳,就會墜落下無盡深淵,她一身白衣隨風飄動,似是將乘風而去的廣寒仙子,超凡脫俗。

    但是那位超凡脫俗的仙子,臉上卻殺氣凜冽,手中不知何處多了一把寶劍,透徹晶瑩,閃著炫彩的光芒,好似用一整塊水晶雕琢而成一般。

    “死淫賊!我要斬了你!”

    這的確是一道天籟之音,卻透著無盡的殺意。此刻的仙子在六彌眼里早已化作了一個魔女,哪里給她投降的機會,舉起手中的寶劍就向他揮去!

    整座山崖都搖動了起來,劍身化作了一道光束,好似銀河從九天落下,讓六彌感覺到了無盡恐怖的威壓。

    “靠,都是胸衣惹得禍!”

    絕望之中,六彌依然不忘咒罵了一句,本能得閉上了雙眼,手中卻是仍舊抓住仙女的胸衣緊緊不放。

    正所謂,山中六彌常饑渴,裙紗胸衣皆不舍,如今九天神劍至,方知此物偷不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306811_1_201-m
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 二目
  程巖原以為穿越到了歐洲中世紀,成為了一位光榮的王子。但這世界似乎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樣?女巫真...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