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禍害遺千年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劍芒耀眼而熾熱,縱然六彌閉上了雙眼,隔著眼瞼依舊能夠感受到了一道奪目的光亮。

    洶涌的劍氣夾雜著澎湃凜冽的殺意,將它的身體重重鎖住,無法移動。

    “死妖女,下輩子我要把你的所有胸衣都偷個精光!”

    反正都成了必死的局面,六彌也豁出去了,裂開嘴就是大罵,似乎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仙子的臉色更難看了,又抬手揮出了數道劍芒,一股令人心悸的壓力向著六彌狠狠襲去,若不是它平日以仙藥神果為食,肉身堅實的不可思議,身軀恐怕早已經被硬生生震成血霧了。

    “猴祖保佑,老子還不想死啊!”六彌心里吶喊,可是在巨大壓力之下,它連開口的都成了一種奢侈。刺鼻的血腥味不斷的涌上咽喉,數道劍芒從四面八方極速向著六彌斬去!

    “唉...“

    似乎是六彌的祈禱起了作用,一聲輕微的嘆息在寧靜的黑夜中隨風而至。

    這僅僅是一道嘆息,卻顯得無比沉重與古樸,仿佛滄海桑田在這道嘆息之前也不過是彈指一瞬罷了。

    隨著這聲嘆息,原本璀璨銳利的數道劍芒竟如沉入了淤泥一般,無法再前進一絲一毫。劍芒瞬間變得黯淡了,直接如碎去的琉璃般化作點點光芒泯滅在了空中。

    “是哪位前輩在此,小女子乃東荒瑤池天宮的傳人,前輩可否不要插手此事。”美麗女子翩躚站立在虛空之中,朝著嘆息之音發出的方向,恭敬得說道。

    她挽了挽額前依然有些濕漉漉的發梢,心中暗嘆,中州果然是臥虎藏龍之處,竟然有這等恐怖的人物。

    然而山澗中卻久久無聲,唯有潺潺的溪水靜靜流淌以及遠處有一些昆蟲在低鳴。

    “猴祖果真顯靈了,此刻不逃,更待何時!”六彌腦筋轉的飛快,趁著仙子在等待回答之際,六彌緊攥著手中胸衣就準備轉頭開溜。

    “我靠!”

    六彌剛跨出了一步,就開罵了,這件神奇的胸衣仿佛有靈性一般,在他跨出去的瞬間又開始光芒四射了,五彩的神芒在它的表面流光轉動,煞是惹眼。

    燦爛的光華在和黑暗中十分能夠吸引人眼球,特別是某位仙子的眼球!

    “死妖猴你竟然還敢逃!”御立在空中的仙女,看到這只死猴妖緊攥著自己胸衣的猥瑣樣子,氣得一個咀咧差點直接從空中摔了下來。

    特別是猴妖嘴角邊晶瑩的口水,在月光的折射下閃爍著邪惡的光芒,又想到自己的身子都可能被這只死妖猴看了個精光,仙子緊握劍柄的手指關節都被氣得發白了。

    她哪里還顧得上等待什么神秘人的答復,這次連劍氣都懶的揮動了,直接化作一道流光,提劍向逃跑的六彌劈去!

    光芒萬道似銀河,一劍九天飛仙落。

    女子完美的身軀似乎與這柄晶瑩剔透的劍化作了一體,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劍,在六彌眼中卻好像是開天辟地般的震撼。

    劍身掃出萬道光華,直接將空間都切開了,露出了漆黑的虛空,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撕扯力。

    “靠,這下真的玩完了...”六彌徹底絕望了,心臟驟然停跳,在這一瞬間,它竟然連呼吸都忘記了。

    雖然劍身未至,但是他每一寸肌膚都體會到了那份冰冷至極的感覺。仿佛有一塊塊鋒利的刀片正抵在它的肌膚之上。毫不懷疑,只要再稍稍用力,六彌便會被切割成無數塊細微的肉片。

    可是,古語有句話叫做——禍害遺千年!

    一道閃耀的金色光芒破空而至,金芒迅速擴大,化作了一道屏障擋在了六彌身前!

    “碰”

    沒有料想中的火爆場面,驚天動地的一劍雖然毫無保留得劈在了光幕之上,卻連一陣輕微的漣漪都未曾泛起。

    可以看到,晶瑩的劍身在一瞬間定格在了光幕之上,所有澎湃的攻勢被那道金芒盡速吸收,電光火石之后一道白色的人影急速得后退。

    六彌嚇得雙腿發軟,盡管他平時頑劣至極,看起來膽大包天,但是并不代表他不怕死啊。

    死了可是沒有好吃的水果嘗,也沒有漂亮的妹子看的。

    “靠,以后得天天拜一下猴祖宗!”六彌心有余悸的想到,堪堪拿起手中的胸衣,擦了擦額頭上被那一劍嚇出的冷汗。

    擦汗間,那一道金光慢慢盡速斂去,露出了本體,竟然只是一根纖細的斑白色猴毛,它無力的垂落而下,幾欲隨風飄散,與六彌心中所想的寶貝真是天差地別。

    六彌本以為是自己保護神湖有功,猴祖顯靈,賜下逆天神物,來保護自己的安全,沒想到竟然是一根猴毛。

    賜給我一根猴毛么?六彌顯然有些失望,那根猴毛還沒自己的頭發好看,都斑白了呢......

    “前輩真的執意要插手這件事么?此惡賊淫邪成性,罪該當誅,前輩難道真的要包庇他嗎?”

    女子容顏絕色,美麗的雙眸好似覆蓋了千年的寒冰,她雖然對暗中之人的手段很是心悸,但卻沒有了一絲膽怯,不卑不亢得向著山澗深處質問道。

    如雪的白色衣裙在隨著夜風翩躚舞動,柔和的神輝與皎潔的月光交織相映,頃灑在纖長有致的身軀之上,勾勒出了一幅世間最無暇的畫卷。

    她原本應該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此刻卻殺氣凜冽,澎湃而出,化作一個魔女,比最兇殘的母老虎還要可怕一萬倍。

    “這本不該是你們人類來的地方”一道蒼老的聲音在山澗輕輕扣起,它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念在過去我與你們瑤池天宮有些淵源,你快些離去,我便不予追究。至于六彌,我會好生管教他的。”

    聲音雖聽起來有些虛弱的樣子,但是卻蘊含著一股恐怖的穿透之力,可以輕易的滲入人的心神!

    “靠,竟然是族長,這個老不死...不...不...不...老英雄真是吊爆了!”原本那聲嘆息聲真以為山里傳說中的猴祖顯靈了,一聽到這熟悉的好似隨時可能會斷氣一般的話語,六彌立刻猜出了它的主人,心中暗暗松了口氣。

    六彌真的怕了那魔女,以它的實力,就算幾千個自己也恐怕禁不住人家一劍砍呢。

    不過,老猴子卻以一根猴毛便能輕松抵擋她恐怖的攻勢,倒是讓六彌大感意外,雖然一直覺得這個似乎怎么死也死不掉的族長很厲害的樣子,但是它卻沒想到老不死竟然這么厲害。

    六彌心中又不禁意淫起來,要是自己有那老不死的實力,那天下的胸衣還有哪里偷不得?想到這里,剛剛還面如土灰的他口水又有些泛濫的趨勢了。

    “前輩既然與我們瑤池......”

    仙子剛想要說些什么,卻被一道金光直接附在了身上。

    “咻~”

    未等仙子繼續說下去,金光化作一道流星直接劃破了璀璨的天宇,朝著遠方飛去,老猴子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直接將仙子“請”出了山脈。

    “喂,死老頭,別以為你救了我,我就會感謝你。”六彌朝著山澗的深處,擺出一副老子并不怕死的表情。

    “剛剛我好像聽到有人叫我“老英雄”,咳,咳!”蒼老的聲音回答道,又仿佛在自言自語。

    “呸,我看你是耳花了,年紀大了,聽力不好是正常的。”反正魔女已經被送走了,老猴子也不會拿自己怎么樣,六彌一下子挺起了胸膛,嘴硬的不得了。

    “哎呀,我忘記把胸衣還給那小妮子了,不過再把人請回來會影響我絕世高手說一不二的形象,犯愁啊。”老猴子自言自語道,蒼老的聲音在山谷飄蕩,嚇得六彌抄起贓物就連忙閃人,生怕老不死的反悔把魔女再召回來。

    “明日,來我山洞一下......”待老猴子扔下最后一句話,整個山谷又陷入了只屬于夜晚的寧靜。

    “鬼才明天到你的山洞去”,回到自己山洞里的六彌心里嘀咕道。

    “今天真是累死六彌哥哥我了,怎么又困了,先睡一覺先。”

    將今夜的戰果小心翼翼的疊好壓在了枕頭下之后,六彌一倒下便進入了春夢之中。

    山谷中,晚風輕拂,山洞內,口水橫流。

    真可謂,仙子也能化魔女,欲將六彌送歸西,老猴威武來相助,禍害果真萬年續!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2214748_21_8-m
箭魔
作者 明月夜色
  這是 一個屬于弓箭手的傳奇,不朽王座史上唯一的弓箭手意外隕落,降臨九州,開啟一條前所未有的...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