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見面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三輛平淡無奇的面包車行駛過來,分別停在三個不同的地方,遙相呼應著。

    幾個女人進了咖啡屋,有的像學生,有的像白領,有的很像買菜路過的中年大媽。這幾個女人看起來毫不相干,各坐各的,有的翻著雜志,有的把玩著手機,有的仿佛第一次進城般好奇地左看右看,不經意間就把店里所有的人都打量了一遍。

    周易放下咖啡杯,露出一絲笑意。黑寡婦總是如此謹慎,這也許是眾多道上人物相繼橫死街頭,而她卻能一直活下去的根本原因。

    十分鐘之后,一輛華貴的黑色房車停在了咖啡屋門口。

    司機是個穿著黑色小西裝的三旬美婦,率先下了車,然后打開后門的車門。車門打開,首先露出一只黑色三吋高跟鞋,接著是另外一只。兩條精美的雪白小腿就這樣暴露出來了,接著是裙擺,再然后,一個穿著黑色長裙的女人走下車,引來無數路人側目。

    黑裙女人有九分姿色,十分魅惑。杏花眉,桃花眼,櫻桃嘴,生就一副風騷入骨的俏模樣。她舉手投足間都有一股風情,目光所及之處傳來很多咽口水的聲音,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尤物。

    尤物身上那襲黑裙非常貼身,將曼妙的身軀映襯得前凸后翹,尤其是胸口的V字開叉,充分體現出溝壑的深度。再加上她走路時水蛇腰擺動幅度極大,比模特走秀還夸張,屁股扭來扭去,蕩起一層層臀浪,令人獸血沸騰。

    黑寡婦進了店門,看見周易招了招手。

    她腳下未停,徑自朝著周易走了過去。

    服務生想開口說話,被女司機攔住了。

    店內許多男顧客大飽了眼福,當然也不排除一些性取向特殊的女顧客也大飽了眼福。看著那個尤物大搖大擺的扭著腰像周易走去,那短暫的過程真是一種享受。等她在周易對面坐下,許多人心里都很失落,恨不得命令她站起來再走幾圈。

    值得慶幸,沒人真敢這么干,否則很可能去鬼門關溜達一圈。

    很多人一開始都以為黑寡婦會找個地方單獨坐下,這種尤物,店內明顯沒有配得上她的男人。當她笑盈盈地坐在周易面前,很多人眼珠子都快凸出來了。

    周易長得還算棱角分明,但絕不是那種一回頭就能電暈幾個懷春少女的偶像派,皮膚又是古銅色的,跟小白臉扯不上什么關系。這也就罷了,那貨穿著實在太“清純”了,就一身簡單的黑色運動裝,戴著黑色鴨舌帽。現在連大學生出門都不會穿得這么幼稚了,周大當家給人的感覺,就像個留級幾次都沒考上大學的高中生。

    這一幕,有點人神共憤,比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還更令人悲憤。很多牲口心都碎了,紛紛在想,莫非那個尤物般的女強人就喜歡這種長不大的老男孩兒?之所以大家都不認為兩人是姐弟關系,是因為那個尤物坐下后,拼命的對周易放電,就差沒撲過去了。

    只有周易明白,黑寡婦跟誰坐在一起都這模樣。

    如果誰動心了,那只能說這個人太天真無邪了。

    黑寡婦落座后好奇的看著周易,說實話,她強烈懷疑周易come`from背背山。多年來,還從來沒有一個正常男人第一次看到她能如此淡定。即便是少數境界頗高的前輩,眼中也會閃過短暫的驚艷,然后默運玄功恢復常態。

    周易沒辦法不淡定啊,他都認識黑寡婦六年了,當初的新奇感和拘束感早就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淡化了。在他卷入次元黑洞的前幾天,還跟黑寡婦見過面。嚴格說起來,前世今生,他也就隔了幾天沒見黑寡婦而已,想要緊張還真不容易。

    黑寡婦也不是那種看人一眼就將對方定性的小姑娘了,周易是不是基友都跟她沒關系,她進入了正題,聲音很輕,很勾魂:“你師傅最近還好吧?”

    周易輕輕點頭,算是回答。

    黑寡婦:“他娶妻生子了嗎?”

    “不好意思,我師傅是女的。”周易暗笑,黑寡婦永遠謹堅持小心駛得萬年船的路線,這種時候還在不動聲色的試探他。

    “咯咯咯咯,不好意思,口誤,我是說她嫁人生子了沒?”黑寡婦發出一連串嬌笑聲,輕描淡寫間掩飾過去。其實這種時候,一般男人都會注意她嬌笑時胸前翻涌的波濤,也不會在意她說錯話。

    周易很誠實:“我不知道。”

    黑寡婦一眨不眨的看著他,笑盈盈地問:“不知道?你真是她的徒弟?”

    周易淡然道:“是,也不是。”

    黑寡婦眼巴巴的看著周易,像個天真少女:“什么意思?”

    “她沒收我做徒弟,不過我認為自己是她的徒弟。”周易很清楚黑寡婦的性格,來此之前他就定下了調子,現在只需要按照劇本演下去。

    說真的,剛才他這句話還挺誠實。

    “這么說,你是她的記名弟子。或者她傳了你幾招,你還沒拜師?”黑寡婦故意為周易找了個充足的借口,睜著水汪汪的桃花眼望著他,想試試他會不會順著桿子往上爬。

    “無可奉告。”周易說完慢慢喝著咖啡,他就知道黑寡婦會來這一手,如果自己真是個純情少年,不知不覺間就上當了。

    “你和你師傅一樣,太平靜,讓人家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黑寡婦半撒嬌半認真地說著,她記憶中的溫女士是很恬靜的一個人,無論遇到什么兇險,溫女士臉上都毫無波瀾。見周易沒反應,她接著問道:“還沒請教你尊姓大名?”

    大當家:“周易。”

    黑寡婦:“你怎么會認識我?”

    周易說:“報紙上見過。”

    黑寡婦:“你是本地人?”

    周易點頭:“就在東大讀書,快畢業了。”

    黑寡婦手肘撐在桌面上,湊了過去,兩人的鼻尖只有一掌之隔,怎么看都像在打情罵俏。見周易不為所動,她半開玩笑半試探道:“你師傅還交待過你什么,讓你畢業后來我公司上班?”

    周易:“那倒沒有,她就給了我一個電話號碼,說我在東萊有麻煩,可以找你。”

    黑寡婦沉默了,從十二年前,到以后的很多年,無論她搬到哪里,這個電話號碼都沒變過。知道這個號碼并不稀奇,但溫女士是她心頭的秘密,至今沒對任何人說起,她不得不慎重對待周易的問題。

    良久,她指了指街對面封閉的舊工人球場,問:“你跟那里的人有過節?”

    終于真正的進入正題了,周易暗自松了一口氣,答道:“沒有,我想去那里打拳,希望艾總幫忙引薦一下。”

    黑寡婦:“就這么簡單?”

    大當家:“就這么簡單。”

    “不愧是溫女士的高徒,真有膽氣。走吧,換個地方說話。”黑寡婦咯咯嬌笑,花枝亂顫,站起來主動挽著周易的手,兩人像一對情侶般走了出去,看得店里的人目瞪口呆。連黑寡婦那女司機,眼里都掠過了一絲驚訝。

    被挽著臂彎,周易很自然,好像沒留意到自己的手肘不經意間碰到了尤物胸前的波瀾。黑寡婦幾乎確定了,這小子多半來自斷背山。

    上了車,周易神色安詳,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城北舊工人球場,那地方本該拆遷,后來又離奇地保留了下來。球場內部被改造成拳館,別稱“東萊黑拳館”,閑人免進,成為道上有名的一個特殊場所。那里隔三差五就會舉行地下黑拳賽,其驚險刺激的程度,絕對兒童不宜。

    黑拳手這種玩兒命的職業,收入非常高,前提是別被人放倒。

    周易的初步計劃很簡單,去東萊黑拳館賺錢,順便練拳。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9_251-m
我在美漫開超市
作者 新鮮大閘蟹
  滅霸打了個響指,陸羽就穿越了。   從此,美漫世界裡就多了個超市小老闆。   洛基:我是神... (馬上閱讀)
Sys_1_62-m
最強骷髏
作者 圈地養亡靈
  當別人在修煉金肌玉骨的時候,陳天早已經是鉆石級的骷髏君王,一副骨骼堅不可破;   當別人在... (馬上閱讀)
1887208_7_70-m
全職高手
作者 蝴蝶藍
  網遊「榮耀」中被譽為教科書級別的頂尖高手,因為種種原因遭到俱樂部的驅逐,離開職業圈的他寄身... (馬上閱讀)
1867311_21_73-m
帶著農場混異界
作者 明宇
  他橫任他橫,我自種我田,若要來惹我,過不了明年。
  宅男趙海帶著QQ農場穿到異... (馬上閱讀)
Sys_4_74-m
超級惡魔書
作者 資產暴增
  極為窮困聶冷在收破爛的時候收來了一本能夠扭曲人命運的超級惡魔書。在一次高利貸上門討債之時,...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