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賦神通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天圣神州。

    天圣十年。

    萬仙谷位于邊陲小國梁國的最中心,谷內靈氣充盈,所以谷內遍布著數十個大小不一的修仙門派。

    天心宗,無疑是萬仙谷內最為龐大的門派,谷內過半數的小門小派都要依附于天心宗。

    這一日,天心宗仙草峰上張燈結彩,熱鬧非常,正是天心宗十年一次的玉桃盛會。

    這玉桃又被稱為是地仙果,百年成熟一次,內中不僅靈氣充足,可抵數月修行,據說更是可以延年益壽。

    能夠參加如此盛會的當然都是宗門內有頭有臉的人物。七峰峰主落坐仙草峰最頂端的仙草閣,而各峰的青年才俊齊聚于百草堂之內。

    仙草峰以盛產各種仙草靈果聞名,不缺少普通的靈果、佳釀,所以還未等玉桃盛上,眾多青年才俊已是酒意微上。

    眾人當中,最惹人注目的卻是兩個人,男的眉清目秀,英俊瀟灑;女的嫵媚動人,氣質脫俗。兩人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無不帶著清雅灑脫,令人看不到他們低微的修為。

    男的正是仙草峰二弟子葉青云,女的更是身份特殊,乃萬仙谷公認的第一美女洛雨瑤。

    二人似相見恨晚,所言甚歡,不時傳來陣陣輕笑聲,整個宴會似也因二人而生輝。

    不時有人傳來羨慕的目光。

    “宗主賜下玉桃三十枚……”伴著一聲吆喝,就見十名表衣少女手托藤盤,輕步而入。

    一陣清香撲鼻而來,藤盤內盛著拳頭般大小,通體脆綠的玉桃,光看外形,就可感覺到玉桃內靈氣充盈,不愧為地仙果。

    葉青云拿起一枚玉桃,輕輕遞給身邊的洛雨瑤,道:“洛姑娘,請嘗嘗我們仙草峰的特產靈果。”

    洛雨瑤接過玉桃,輕聲道:“謝謝,還是葉師兄先請。”說著雙目含情,親手遞過一枚玉桃,二人你來我往,親切非常。

    這一幕羨煞眾人!

    就在這時,突聽門外一聲暴喝:“不許吃!”

    只見六七條大漢沖了進來,為首之人金冠、錦衣,腰掛雕紋玉佩,腳蹬盤龍寶靴,身上的每一件物品無不襯托著此人的華貴。

    此人的到來,廳內所有人無不禁聲,因為他們都認出了這個人。

    此人正是天心宗老祖宗陸遺風的孫子陸正人,被視為天心宗的下一代接班人。

    也不知是不是物極必反,名為陸正人,但他一生卻從來沒有辦過一件正人君子應該辦的事。但礙于陸遺風的面子,萬仙谷無人敢惹眼前這煞星。

    陸正人煞氣騰騰,身后簇擁著一伙面目猙獰的下人。嘴里咬著根竹枝,腳下生風,這是個眼睛長在頭頂上的人。對旁人視惹無睹,拉起洛雨瑤的小手,道:“跟我走,不許跟這些低三下四的人在一起。”

    葉青云怒道:“你……你干什么?”

    陸正人口中咬著竹枝,嘴巴半張半合,輕蔑的道:“給我滾,你是什么身份,這里沒你說話的份。”

    “你……”葉青云憋得滿臉通紅,卻真的沒敢再說出一個字來。

    陸正人的眼睛更高了。

    洛雨瑤看了葉青云一眼,并未擺脫陸正人的手,反而媚笑一聲,道:“我和你已經再無關系,你為何還要纏著我?”

    陸正人囂張的道:“我陸正人得不到的女人,別人也休想得到。”

    “你……”

    陸正人用力一撤洛雨瑤,道:“馬上跟我走,不然我砸扁他的腦袋。”

    洛雨瑤無耐的道:“好,我跟你走……”

    “不必走,讓他砸!”聲音不大,但整個大廳卻是聽得清清楚楚。

    門外緩緩走進一個人,衣物并不華麗,相貌并不出眾,但眉宇間卻透著一股男人特有的倔強。

    葉青云急忙上前,道:“大師兄。”來者正是這仙草峰的首席大弟子,也是葉青云的親生哥哥葉凌風。

    陸正人嘻笑道:“原來是師兄弟,怎么,難道你對我用過的舊貨也感興趣?”

    葉凌風道:“是嗎,但我聽說的卻不是這樣。”

    陸正人道:“哦?”

    葉凌風道:“也許真是舊貨,但只有前面的一寸是舊的,里面卻還是嶄新的。”

    陸正人怒目瞪著葉凌風,道:“你……你竟敢冒犯于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葉凌風搖頭,掃了眼陸正人口中含著的竹枝,道:“不知道,但通過這根竹枝,我卻知道了一件事。”

    陸正人一直覺得這樣咬根竹枝的樣子很酷,昂首道:“什么事?”

    葉凌風白眼一翻,道:“我知道你喜歡用嘴巴咬著根硬邦邦,像根老二一樣的東西。”

    “你……”陸正人的粉臉立時變成了紫茄子,廳內眾人聽了這話想笑卻不敢笑,臉色憋得比紫茄子更紫。

    “好大的狗膽,竟敢冒犯我家少主,你最好給我放聰明一點!”一名爪牙已沖了上來。

    葉凌風道:“我若不呢?”

    爪牙冷笑,忽然翻身一掌,打在一張石桌之上。“咔嚓”一聲,一張比手掌還厚的石桌,立刻被打成兩段。

    葉凌風失聲道:“好厲害,真厲害。”

    爪牙輕撫著自己的手掌,傲然道:“你看得出厲害,就馬上給我們少主道歉。”

    葉凌風道:“你的手能劈開石桌!”

    他好象顯得很開心,爪牙更得意。

    另一爪牙也不甘示弱,忽然伏身,一個掃腿,“轟”的一聲,整張石桌被踢得粉碎。

    葉凌風更吃驚,道:“你的腿也能踢碎石桌!”

    爪牙道:“可是你若不道歉,我的腿就會踢到你的肚子上。”

    葉凌風道:“有趣。”

    爪牙道:“有趣是什么意思?”

    葉凌風道:“有趣的意思,就是現在我也可以表現了。”

    這句話剛說完,他已出手。一拳打碎了一個人的鼻子,一巴掌打聾了一個人的耳朵,反手一個肘拳打斷了五根肋骨,一腳將一個人踢得球一般滾出去,另一人褲襠挨了一下,已疼得彎下腰,眼淚、鼻涕、冷汗、口水、大小便同時往外流。

    只剩下最后一個爪牙還站在他對面,全身上下也已濕透了。

    葉凌風看著他,道:“現在你還想不想再逼我道歉?”

    爪牙立刻搖頭,可被陸正人瞅了一眼,又拼命點頭。

    葉凌風道:“有趣。”

    爪牙不敢開腔。

    葉凌風道:“這次你為什么不問我‘有趣’是什么意思了?”

    爪牙道:“我……小人……”

    支支吾吾說不出個一二三來,陸正人氣得須眉倒立,大喝道:“一群沒用的東西,都給我滾下去。”

    于是那幾個爪牙乖乖的趴了下去,還真是用滾的,可見這陸正人平時在他們面前是何等的霸道。

    陸正人一臉不屑的望著葉凌風,道:“哼,一個婆娘的煉功鼎爐,也敢作出頭鳥?”

    陸正人的修為沒有人不知道,早在年前就已達到煉氣期七層,葉凌風自己的修為不過區區煉氣期四層,卻絲毫不懼,冷冷的道:“修為并不是用來說的。”

    “好,就讓我教訓教訓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暴喝一聲,全身泛著一層淡淡的金光,就連拳頭都被這層金光罩住。

    “般若金身功!”在座之人皆為七峰青年翹首,又怎么會不認得天心宗的不傳秘技。

    金色的拳頭揮出,識貨的人都看得出,這一拳若是砸實,別說是人,就是石頭也足以被砸得粉碎。

    葉凌風卻像是根本沒看到一樣,不躲不閃,任由這一拳砸在身上。

    但令人沒有想到的一幕發生了,只聽得“砰”的一聲,金色的拳頭如同打在了鐵皮之上,拳頭上的金光頓時被振碎。

    而就在這時,葉凌風的一拳也正打在陸正人的肚子上。打得陸正人一陣反胃,一口苦水吐了出來。那狼狽像就甭提了,他堂堂一個大少爺何曾受過這樣的屈辱。

    陸正人驚異的道:“你……你是何修為?”

    葉凌風道:“煉氣期四層,那又如何。”

    PS:本書設定,除非學有鑒定術、洞察術等秘術,否則無法探測出對方修為。只是低級修者遇到高級修者,會有種高深莫測的感覺,修為差距越大,這種感覺就越巨。

    陸正人怒道:“好好好,沒想到李莫寒那婆子,還真是舍得在你這具爐鼎身上下藥,居然將身體淬煉到如此境界。”

    葉凌風道:“你的廢話說完了?”

    陸正人道:“今天我就要了你的小命,就算那姓李的來了,也休想保得住你。”

    說著,一拍腰間小囊,一柄翠綠色的小劍呼嘯而出。

    “法器!”在座之人都是明眼之人。

    要知這法器乃每個修者夢寐以求的東西,奈何如今修真界材料稀少,想得一件法器難上加難,法器的擁有已成了身份的向征。

    青年一輩擁有法器的少之又少,也就陸正人乃天心宗老祖之孫,才可輕意拿出法器來。

    修為相仿的兩個修士比斗,法器無疑是最大的殺手锏。

    葉凌風當然沒有那么好的待遇,別說是他,就連他的峰主李莫寒也不過只有兩件下品法器而已。

    法器一出,整個大廳里頓時靜了下來,空氣似也為之凝結。

    陸正人得意的大笑道:“一群沒見過世面的孬種,法器算得了什么,今天我就讓你們看看,小爺的天賦神通——丹心圣蓮!”

    陸正人的頭頂突然靈光一閃,一朵遍體瑩光的圣潔白蓮浮現,蓮花正中心部位,一點淡紅如眾星拱月般被花瓣擁于懷中。

    白蓮在陸正人頭頂徐徐旋轉,點點瑩光散落全身,此時的陸正人如仙似佛,神圣而莊嚴,令人不可侵犯。

    廳內已是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吃驚的望著陸正人頭上的那朵白蓮。

    天賦神通,人人都聽過,但能夠親眼看到的卻絕對不多。法寶固然難求,但天賦神通更是萬中無一。天賦神通乃是與生俱來的,若大的一個萬仙谷也只有陸正人一人擁有,所以才會讓天心宗的老祖宗另眼相看。

    萬仙谷其它小門派說不定也有身具天賦神通的弟子,但無不當成寶一樣被秘密隱藏了起來,那些小門派可沒有實力保得住弟子不被搶走,或是被敵對門派暗殺。

    要知天賦神通被稱為是凌駕于法寶與術法之上的神通,一旦天賦神通大成,可破萬法,可克萬寶。正所謂,天賦神通,一旦擁有,別無所求。

    此時的陸正人就是高高在上的神佛,看向葉凌風的眼神空洞,就像是在看著一個死人。

    葉凌風雙拳緊握,雙目緊緊的盯著對面噴吐著翠芒的綠色法劍,瑩光撒落的圣潔白蓮,他的神經像是鋼鐵鑄成一般,靜立不動,沒有露出絲毫懼意。

    他就是這樣一個人,寧可死,也不會向敵人搖尾乞憐。他是個永不服輸的人,永不低頭的人!

    大戰一觸即發。

    就在這時,一個威嚴的聲音響起:“爾等竟敢大鬧玉桃盛會,該當何罪!”

    話音剛落,廳內便無聲無息的出現了一個人,面上無喜無怒,靜如止水,最重要的是,他的出現,無形中給人帶來一股威壓,就連囂張的陸正人也低下了頭,法劍無聲的跌落地上,頭頂圣蓮也緩緩沉入識海之中。

    “二叔……”陸正人頓時變成了一個乖寶寶。

    “二叔!”這莫非就是僅次于神王峰的第二大峰——五器峰主人陸心延?

    這人道:“我陸心延膝下無子,一直視你為己出,但我天心宗之所以能成為萬仙谷之翹首,全憑七峰上下一心,宗門弟子團結,你二人一言不歡卻大打出手,成何體統?”

    陸心延如今已是筑基中期修士,在天心宗是僅次于陸遺風老祖的存在,何人敢逆了他的意。

    葉凌風低聲道:“弟子知罪,甘愿受罰。”

    陸心延也不問是非,直接道:“好,就罰你到遠古礦山挖礦三年,如表現好再調你重回仙草峰,如若表現不好,就將你踢出山門,你可有不服?”

    葉凌風低聲道:“弟子不敢。”

    陸心延口中輕哼一聲,話機一轉,又沖陸正人道:“那你呢?”

    陸正人哪敢不從,道:“小侄愿受二叔責罰。”

    陸心延嘆息道:“本也應將你一同罰往遠古礦山,但念在你天賦神通初成,不可誤了修行,就罰你在神王峰紫云洞面壁三年,你可服?”

    “小侄領罰。”陸正人躬身領罰。

    兩人領了罰,但無論是誰都可看出,陸正人的懲罰根本算不得罰,賞罰不公,這樣的事無論在什么社會都是存在的。

    對于如此不公平的對待沒有人會服氣,但葉凌風卻是非常的滿意,這也正是他所想要的。

    艷陽高照。

    仙草峰山腳下。

    葉凌風正在勸著送行而來的葉青云與小師妹欒小蝶:“你二人不必愁眉苦臉,我不過是換了個新的環境而已,以后也不是沒有機會再相見。”

    葉青云道:“師兄,不,大哥,都是因為我才連累了你,我對不起你……”說著竟啜泣出聲。

    葉凌風一扶葉青云肩頭,道:“二弟,記住男兒有淚不輕彈,以后不許再哭。”

    葉青云道:“大哥放心,我以后定會加倍努力,不會再讓別人欺負我。”

    葉凌風點頭道:“這樣才對,以后小蝶就交給你多加照顧了,還要記住,如果有機會能夠下山,要常去看看爹娘。”

    “會的……我……會的……”葉青云已是語不成聲。小師妹欒小蝶也早已哭得像個淚人,她從沒有試過離開大師兄的日子,她對大師兄已有了依賴,爬在葉凌風的肩頭痛哭道:“師兄……你可要早些回來啊……我等你……”

    “我等你!”

    短短的三個字,卻道盡了兒女情長,天心宗五年的相處,葉凌風又怎會不知小師妹對他的情意,他又何常不是心中時時牽掛著這位總愛抹鼻涕的小師妹。

    正當葉凌風剛要安慰欒小蝶幾句,就見前方一男一女兩人緩緩走來,如同一對情侶般在艷陽下漫步。男的正是陸正人,而女的卻是那號稱第一美女的洛雨瑤。

    陸正人走到近前,陰陽怪氣的道:“怎么,舍不得離開是嗎,那就求求我,說不得我心一軟,向二叔說個情就會放過你。”

    葉凌風道:“怎么,肚子又舒服了,那就像個娘們似的再羅嗦幾句,看我敢不敢再打扁你的肚子。”

    陸正人的臉突然變的陰沉起來,冷冷的道:“你信不信,我可以讓二叔將你發配到遠古礦山,永世不得翻身?”

    還未等葉凌風答話,欒小蝶已淚流滿面的顫聲道:“不……不要……求求你……放過大師兄。”

    陸正人更是得意,哈哈大笑道:“看你那可憐相,居然要一個女人求情。不過,她越是求情,我就越是不會放過你。”

    一旁葉青云已不堪的跪了下來,乞求道:“陸公子大人大量,還請放過我兄弟二人。”

    “你給我起來,不許求他。”葉凌風厲聲道。

    葉青云抱住葉凌風的大腿,道:“大哥,不要再斗了,我們斗不過他的……”

    “你……”

    葉青云不等葉凌風分說,忙爬到洛雨瑤腳下,哀泣道:“洛……洛姑娘,請你幫我求求陸公子,放過我們兄弟……求求你……”

    葉凌風一巴掌抽在葉青云的臉上,怒吼道:“士可殺不可辱,不許求她。”他想要打醒這個傻弟弟。

    洛雨瑤輕笑一聲,蓮步微移,蛇腰輕扭,臉上帶著不屑的道:“想想你對我還真是蠻不錯的,我倒是真該幫幫你才對。”

    “謝謝,謝謝,謝謝洛姑娘……”葉青云只顧一個勁的點頭,一個勁的道謝。

    陸正人哈哈大笑,一把攬住洛雨瑤的蛇腰,道:“看看他,真像個癩皮狗,像個癩蛤蟆。”

    “是是,我就是只癩皮狗,是只癩蛤蟆……”葉青云已完全放棄了自尊。

    看著他一幅可憐樣,洛雨瑤更是開心,借勢一扭,全身已倒在陸正人的懷里,戲虐的道:“不過這只癩蛤蟆對我,比你對我可要好得多。”

    陸正人道:“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他也配?”

    洛雨瑤道:“不過還真要感謝他,就是因為他,才讓我看出你對我還是那么的在意,他也算是只有點用處的癩蛤蟆了。”說著竟手挽著陸正人,頭像個賤人一樣貼在了陸正人的胸上,面上露出令親者痛,仇者恨的專業表子表情。

    陸正人一臉的滿足,道:“好,今天本少爺心情好,就放你們一馬,我們走,哈哈哈……”

    直到到了遠古礦山,陸正人與洛雨瑤那丑惡的嘴臉仍在葉凌風的心頭纏繞,但他更加擔心的卻是自已的二弟葉青云,還有一直心生情素的小師妹欒小蝶與相處只有半月之余的爹娘。

    這是在他心頭一直隱藏著的一個秘密,就在五年前,在他進入天心宗山門的前半個月,異世的他穿越到了這個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父母健在,還有一個二弟葉青云。雖然只和異世葉凌風的父母短短相處了半月之余,但他已將他們當成親生父母一樣看待。

    五年前也是機緣巧合,自己和二弟幸運拜入天心宗門下,從此踏上了修真之路。

    而天心宗共分神王、五器、丹鼎、麒麟、錄符、仙草、遠古礦山七峰。以仙草峰與遠古礦山最沒地位,負責整個宗門仙芝靈草的種植與靈石開采工作。

    而遠古礦山也是最低的一峰,與其說成是峰,不如說是一座龐大的,綿延萬里的礦山,山中礦洞無數。

    也不知是不是陸正人搞的鬼,葉凌風被分配的礦洞是最為貧瘠的一處,整個礦洞只有五十余名礦工和一名監工。

    此時這名監工正翅著二郎腿仰臥在一張寬大的靠背椅上,嘴里頗有滋味的品著茶,見到葉凌風的到來,另一手中烏黑藤鞭一指,大喝道:“你是新來報到的?”

    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頭,葉凌風只得輕聲道:“是。”

    監工道:“我叫胡一霸,是這里的監工,也就是你們的頭,你叫什么名字?報上名來。”

    葉凌風道:“葉凌……”

    未等葉凌風回答,胡一霸已搶著道:“好了,好了,不管你叫什么,也不管你原來是干什么的,到了這里就得服我的規矩。”稍一停頓,抿了一口茶,接著不好氣的道:“這里的礦工每天要上交十塊下品靈石,完不成任務的沒有晚飯,如果接連三天完不成任務的,就送去荒古礦坑不得外出。嘿嘿,當然,有罰就有獎,多交一塊下品靈石獎勵黑面饅頭一個,如果僥幸挖得一塊中品靈石者,可獎勵兩日休息時間,這里的規矩你可聽明白了?”

    葉凌風道:“明白。”

    胡一霸道:“明白那就過來,以防進洞后私藏靈石攜帶外出,我要先搜你的身。”

    搜就搜吧,反正葉凌風到這里之前,早已把身上僅有的一點家當都送給了弟弟。

    胡一霸將葉凌風渾身上下摸了個遍,什么東西也沒搜出來,啐了口痰,狠狠的道:“真是個窮鬼……去去去……那邊取了裝備進洞挖礦去……記得完不成任務晚上就沒飯吃……”

    說是裝備,其實就是一個礦鎬、一個大號的籮筐。

    暗無天日的礦洞內,“叮叮當當……”的聲音絡繹不絕,葉凌風對于挖礦也沒有什么心得,只得學著別人的樣子,找了個角落默默的挖起礦來,開始了凄慘的挖礦生涯……

    洞中無甲子,轉眼三個月已過去,葉凌風慢慢的也和眾礦工混得越來越熟悉。

    這一日,天還未大亮,就聽得胡一霸在草棚外大喊:“吃早飯了,都趕快給我起來,吃完給我干活去……慢了小心我手中的藤鞭……”

    叫喊著,藤鞭“啪”的一響,也不知這一鞭又落到了哪個倒霉鬼的身上,胡一霸口中卻傳來一陣戲謔的狂笑聲。

    他就是個以鞭打人為樂的變態。

    他在外面大吵大嚷個沒完,直到眾礦工匆匆吃完黑面饅頭,一個個扛著鎬頭進了礦洞,這個周扒皮才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一頭穿進屋中睡起了回籠覺。

    葉凌風和幾個相熟的礦工一并前行,只聽小黑嘴里嘟囔著:“干得比牛多,吃得比狗少,真不是人干的活。”

    年紀較長的六叔道:“你就少啰嗦幾句吧,誰讓我們這是個貧礦呢,和其它的富礦是沒法比,他們的任務雖然是二十塊下品靈石,但也不需半日便可完成任務,還有大把的時間進行修煉。”

    長得強壯如牛的鐵牛道:“所以我們要加把勁兒,早日將這條礦脈挖光,說不定我們也有機會被分到那些富礦上去,那時日子就好過了。”鐵牛真的如同一頭小牛,好像渾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氣。

    葉凌風道:“如此貧礦,為何還要花大力氣開采,上面為何不分派人手到那些富礦,靈石的產量豈不更大?”

    小黑答道:“那還不是因為這礦洞中傳說有神石……”

    還未等小黑說完,六叔便捂住了他的嘴巴,輕聲道:“不可亂說,小心禍從口出。”

    葉凌風好奇的問道:“是什么神石?”

    六叔明知這里沒有其他之人,但仍是小心的四處張望一翻,才輕聲道:“具體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十幾年前有人從這里得到一塊神奇的石頭,并敬獻給天心宗老祖,立時便得了老祖賞識,封為一峰之主,也就是如今這遠古礦山的主人沈千豪。”

    葉凌風道:“看來那石頭絕非普通寶物?”

    六叔道:“想必一定是,所以在那接連數年之內,天心宗加派大量人手在此開采,挖出無數分枝,可幾年內毫無所獲,這件事情也就慢慢淡了下來,但沈峰主仍然不死心,所以才私自派下我們這些人來挖礦。”

    葉凌風道:“原來我們來此的主要目的并不是開采靈石,而是尋找神石?”

    小黑答道:“當然,要不然區區十塊下品靈石,為什么給我們發下這么大個籮筐,就是要我們將所得的礦石全部交出去,以便讓沈峰主尋找神石。”

    六叔道:“此事不宜再談,千萬小心……”

    “血!挖出血來了……”洞內一條分枝深處突然傳來一聲驚呼:“土墻被挖出血來了……”

    “怎么回事?走,去看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514121_22_18-m
陪師姊修仙的日子
作者 西瓜炒哈密瓜
  一句胸不平何以平天下,林峰穿越了。
  據說上面有了六個師姊,一個比一個奇葩,典...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