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那一槍的風騷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咱也弄個穿越吧!(可不看)

    美!要有人欣賞才叫美!

    無論是山水工筆,還是名家寫意,又怎么比得上真人上演的一幅活的春—宮—圖。

    明月高懸。

    一棟99層大廈的樓頂,靜靜的伏著兩個黑衣人。兩人正明目張膽的偷窺著對面大廈內的一幅春—宮—圖。

    春光無限!

    其中一個黑衣人狠狠的道:“MD,今天老子一定要宰了這對奸夫********另一人淡淡的道:“你高價聘我來,當然不會只為讓我看人偷情,我會出手的……嘖嘖……沒想到你老婆還真夠勁兒,我的手都快軟了……”

    透過寬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對面是一間豪華的總統套房。一個看似雍容華貴的美少婦,正眉目傳情的盯看著對面的年青男子。

    美少婦白皙的嫩手正緩緩脫掉身上的衣服,她的年紀已并不年青,卻更透著一股成熟的美,比所有年青女子更具吸引力。

    真正懂得品味女人的人都知道,成熟少婦遠比年青女子更令人獸血沸騰!

    因為她懂得如何去欣賞一個男人,懂得如何去挑逗一個男人。她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表情,都會將男人挑逗到恰到好處。

    對面男子的呼吸已明顯急促起來,雙手不自覺的握緊了靠背椅的扶手。

    她的美不僅僅表現在臉上,身材上,就連她的每一個動作都像是經心設計,就像是在跳舞。

    要知道,沒有人脫褲子時的樣子是好看的,但她卻不同,就連脫褲子居然也像是一種藝術,每一個動作都是那樣的自然,那樣的具有美感。

    隨著美少婦一雙柔胰,輕輕撫摸到胸膛上的瞬間,男子全身微微一顫,雙目中毫無掩示的露出貪婪之色。

    美少婦柔胰的進一步深入,男子再也無法忍耐,也不顧樣子好看難看,以最快的速度脫掉全身衣物,赤條條,口中發出如野獸嘶嚎般的吼叫聲,如惡狼般撲了過去……

    對面樓頂偷看的二人也是全身一震,年長者憤怒的道:“MD,夫妻這么多年,從沒對我這么浪過,這個小賤人。”

    另一人看上去似乎只有十七八歲,輕笑道:“她為何看不上你?”

    年長者道:“她從來就沒看上過我,說我的腦袋長得像磚頭。”

    “磚頭?”整個腦袋方方正正,一張臉扁平,還真別說,那少婦雖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至少眼力還是不錯的。

    年長者一探頭,道:“你看哪里像磚頭了……”

    還未等青年回答,就聽對面那偷情男大喊道:“喂,你們偷窺就偷窺,可不要向下扔磚頭啊!”

    磚頭臉兇巴巴的回過頭,惡狠狠的道:“我再也忍受不了了,快替我殺了他們。”

    青年淡淡的道:“行,我的一顆子彈2萬,兩顆一共4萬。”

    磚頭臉道:“能不能便宜點,2萬?”

    青年嘆了口氣道:“好,那就收你2萬,看在我們有緣的份上,我還可以讓你選擇打他們的哪個部位。”

    磚頭臉道:“那個男的就打他的老二,女的嘛?她一輩子嘴賤,就打她的嘴。”

    青年點頭道:“好。”

    一挺漆黑嶄亮的口鏡槍很專業的架在樓頂,口鏡對準的方向正是對面的奸夫*******磚頭臉看著對面熱火朝天的**,他的眼中似在冒火,恨不得親手上去將這對奸夫**碎尸萬段。

    可是過了很久,卻見青年人一直未開槍,轉頭急道:“為什么還不開槍?”

    青年人的眼睛仍未離開口鏡半寸,輕聲道:“我正在努力為你省下一顆子彈。”

    磚頭臉不解。

    “砰!”的一聲輕脆的槍聲,帶著一點火光,子彈像是有靈性一般透窗而入。

    槍響一聲,子彈也只是一顆,磚頭臉卻驚奇的發現,青年人這一槍就完成了任務……

    青年習慣性的吹了吹槍管,可就在轉過頭之際,就覺頭部突然受到猛烈的撞擊,接著就是一陣旋暈,只依稀看到身后的磚頭臉面露獰笑,手中正拎著一塊大磚頭,磚頭上血跡斑斑……

    磚頭臉陰狠的道:“你死了,不僅能給我省下2萬元,而且也不會再有人知道這件事會和我有關。”

    青年只覺自己的神魂不再受控制,神魂帶著若隱若現的點點記憶,在亙宇中漫無目的的飄蕩著,也不知過了多久,略帶著一絲記憶的神魂突然有了一種著陸感,青年知道自己趕上穿越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715102_22_44-m
一言通天
作者 黑弦
  有一天,鐵樹開花,春芽冬發。   有一年,大河倒轉,漫天白鴉。   有一世,善惡不辨,...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