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泣血土墻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葉凌風幾人循聲而至,看到的一幕令人心驚。

    黝黑的洞壁上正向外滲透著絲絲血跡,看得出來,是剛才那位礦工正在刨礦時,隨著一鎬下去,原本黝黑的石壁突然滲出血來。

    滲出的血跡并不多,但延著石壁流了下來,而且絲毫沒有要止住的樣子。

    “這倒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是狗子第一個發現的。”

    只見那個被稱為狗子的小伙子戰戰兢兢的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剛剛在挖礦的時候,一鎬下去,好像刨在了棉花上一樣沒有什么障礙,結果……結果就成了這個樣子。”

    “這石壁怎么會流血?”

    “莫非這是一頭巨大妖獸的身體……不好,會不會激怒了它,我們危險了。”

    “是不是妖獸不敢說,但如此怪異絕非什么好事,我們還是趕快出去稟報胡監工吧?”

    這詭異的一幕怎能不令眾礦工震驚,必竟這里的礦工都只是些修為在煉氣期一、二層的水準,就算那些修為高的修者,也沒有聽說過這等怪事,黝黑的石壁會如同人體一樣流出鮮血來。

    就在眾礦工七嘴八舌,拿不定主意的時候,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不必驚慌,這并不是件壞事,而是件好事才對。”

    眾人循聲望去,才看到身后不知何時站立著一個人,而且是個女人。

    雖然礦洞中黑暗無光,看不清女子的面容,但只看那玲瓏的身段,再加如黃鶯般的聲音,就知道這無疑是個美人。

    女子道:“你們不必怕,我是丹鼎峰弟子任凝雪,大家都屬同門。”

    六叔年紀最長,也像是原來就見過她,緩緩上前一步道:“原來是任姑娘,小老兒見過任姑娘。”

    任凝雪道:“不必多禮。”

    六叔道:“不知這石壁上的血跡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任凝雪含笑道:“這并不是什么妖獸的身體,只是這位道友幸運的挖到了赤精血玉。”

    “赤精血玉?”

    任凝雪解釋道:“赤精血玉乃是由人、獸之鮮血,符合了某種特定條件,與靈礦千年凝結而成,極為罕見,是煉制法器的上佳材料。”

    “原來這是一塊神石,我就說狗子福大命大,這樣的寶物都被他發現了。”

    狗子卻像個姑娘一樣,一臉的扭捏。

    任凝雪沖著狗子道:“不如和這位道友打個商量,可否將這塊赤精血玉賣給我?”

    “賣……賣給你……”狗子一時竟不知如何答復。

    任凝雪從腰間解下一個小布袋,順手拋給了狗子,道:“這儲物袋內是三千下品靈石,你看如何?”

    這個價格說起來到也是公平,如今的赤精血玉還沒有被挖出來,是大是小,是方是圓尚且不知,三千下品靈石卻是不少了。

    狗子萬萬沒想到突然會有這么多靈石到了眼前,一時顫聲道:“這……這怎么行……還是先稟告監工大人吧……”

    “狗子你傻了,他知道了你哪里還有好處。”

    “是啊,狗子,你就同意了這位姑娘,好處得了我們大家也可以樂呵一段時間。”

    “對,我們現在就幫你把赤精血玉挖出來。”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沒有人會經得起誘惑,眾人也不等狗子同意,便紛紛動手挖了起來。

    人多膽大,石壁滲透出的鮮血也覺得不再那么可怕,刨開石壁,眾人終于看到了一塊血紅的石頭。

    石頭不大,只有拳頭大小,但整塊石頭通體血紅,就像一顆完整的心臟般鑲嵌在石壁上。周圍黝黑的石壁縱橫交錯著數十道腥紅的血絲,與赤精血玉連在一起,內中似有液體不斷流動,向這顆心臟輸送著血液,就向一個龐大的心血系統,充滿了怪異。

    赤精血玉雖然不大,但任凝雪卻顯得異常興奮,在赤精血玉上打了數道法決,才小心的取下,放入一個特制的木匣當中。

    將木匣納入儲物袋,緩緩道:“那三千下品靈石已經是你的了。”

    狗子愣愣的看著手中的靈石,到現在仍未敢相信這都是真的,訥訥的道:“這……這真是給我的?”

    任凝雪笑道:“這是你應得的。”

    “這東西真的這么值錢?”

    “要是我也能挖到一塊就好了。”

    “是啊,兄弟們還等什么?上啊,這么大一面石壁,說不定還會有赤精血玉……”

    任凝雪突然高聲道:“只要哪位道友能夠再尋得赤精血玉,不論大小,我仍三千下品靈石收購。”

    此語一出,眾礦工更是蜂涌而上,手中礦鎬輪圓,可比平時挖礦時賣力得多。

    葉凌風雖然不相信赤精血玉會那么容易得到,但仍存著一份好奇沒有離去。

    若大的一面石壁頓時遍體鱗傷,四處都是刨痕。

    “轟!”的一聲巨響,也不知是誰的力氣那么大,石壁突然垮了下來,后面赫然出現了一條長長的甬道。

    “莫非是和別的礦洞挖通了?”有人發出疑問。

    六叔搖了搖頭,道:“不可能,看這甬道青石鋪面,四壁光滑,絕對不是礦洞。”

    任凝雪仔細觀察了一下,臉上掩不住露出興奮之色,道:“這莫非是哪位修士的洞府?”

    六叔疑惑的道:“洞府?這怎么可能,從來沒有聽說這里還住著一位修士。”

    任凝雪摸了摸青石地面,確認的道:“這地面乃是用青光石鋪成,而且根本看不出年份,這里很可能是一位上古修士的洞府。”

    “上古修士?”一語驚起千層浪,就算這些礦工的修為再低,但也知道這種洞府中很可能會珍藏著各種奇珍異寶,那就是一個巨大的寶藏。

    任凝雪道:“不管是什么,我都要進去探上一探,不知諸位道友何意?”

    財富對應的也是風險,一時大家都沒了主意。

    六叔思索半天,輕咳了一聲,道:“我年紀也大,歲月無多,與其這樣茍且偷生,不如進去冒險一探。”

    鐵牛跟著道:“六叔若要進去,我鐵牛第一個跟上。”

    “這是千載難逢的一次機緣,若是此次錯過,不知以后還能不能遇上,我也去。”

    “………………”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居然沒有一個離開的,葉凌風當然也不想錯過這機會。

    任凝雪高聲道:“既然大家都已決定了,那就出發吧。”說著揮手一招,一面五色的小傘飛了出來,率先走了進去。

    這又是一個擁有法器的人,而且人家更是貴為丹鼎峰弟子,身份尊貴,所以這些人自然而然便以她馬首是瞻。

    其他人沒有法器,但出于本能,也將毫無用處的礦鎬橫在了胸前,至少心理上多了一道防線。

    甬道并不長,但大家步步為營,處處小心,足有一柱香時間才走到甬道盡頭,一塊巨石卻擋在面前。

    一塊寬二丈,高三丈的巨石立在甬道中央。巨石上刻著幾行小字:“余誤入此洞,觀望洞內寶光乍現,必有重寶,但亦兇險萬分,思前想后,終決心一探,卻是生死難料,后世有緣人若見此警句,望三思而后行,坤元道人。”

    沒有人認得坤元道人是誰,任凝雪也搖了搖頭。

    “還要不要進去?”

    “為什么不進去?就為了這么一句狗屁的警告?說不定那只是為了嚇唬人的?”

    一直沉默的葉凌風突然開口道:“那絕不是嚇唬人。”

    “你怎么知道?”

    葉凌風道:“憑他筑基期以上大修士的身份,根本沒有必要搞這些小動作。”

    “筑基期以上大修士,你認得他?”

    “我不必認識他也知道。”不等別人追問,他單手輕撫了下刻字巨石,解釋道:“這青光石堅硬異常,非普通巖石可比,而刻字一面光滑無比,分明是被人一劍劈成。”

    眾人這才注意,石頭本不會如此光滑平整的,而此巨石卻是例外。

    任凝雪點頭道:“能將如此巨大的青光石一劍劈開,煉氣期修士絕無法辦到。”

    “那我們該怎么辦?”

    “富貴險中求,再走一段看看。”

    仍沒有一人退縮,葉凌風搖了搖頭也跟了上去,這也許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沒走多遠,剛過了一個拐角,葉凌風又停了下來。

    并不是他想要停下來的,而是前面的人停了下來,所有的人都在看著最前面領路的任凝雪。

    順著任凝雪的目光,眾人才注意到,在此處甬道一側的石壁上也刻著一行字:“吾金丹初成,冒險探此古洞,自知生機渺茫,特警后世來者,若非金丹大圓滿,速退出古洞。”

    后面沒有留下姓名,卻自稱已結成金丹。

    “是不是真的,居然自稱金丹初成,想我們天心宗老祖也還未能結成金丹。”

    “什么時候金丹高手這么便宜了,一定是吹牛。”

    六叔道:“就算不是金丹高手,想必也是一位筑基期修士。”

    葉凌風道:“他也許真的是一位金丹期修士。”

    六叔道:“何以見得?”

    葉凌風緩緩道:“這甬道四周的石壁恐怕比那青光石更要硬上幾分。”

    任凝雪點頭,六叔滿臉的疑惑。

    鐵牛卻傻乎乎的道:“我不懂,難道這石壁也是被人一劍劈成?”

    葉凌風微笑搖頭道:“那倒不是,只不過大家注意到沒有,石壁上的刻字龍飛鳳舞,如同行云流水,一氣呵成,刻痕更比坤元道人所留的深入而流暢,說明他的修為更在坤元道人之上,所以金丹修士也未必是大話。”

    六叔道:“這么說這里真的是十分兇險?”

    葉凌風點頭。

    鐵牛道:“既然來了這么多高人,里面的寶物說不定早被人取走,危險也已解除了,此時進去說不定會白白獲得一點高人們看不上眼的東西。”

    “看不出鐵牛平日看來憨憨的樣子,今天居然會想得這么明白。”有人贊同鐵牛的說法,鐵牛得到別人肯定,當然更是自信滿滿。

    葉凌風卻又是一瓢涼水潑了過去,搖頭道:“寶物還全在里面,根本沒有人取走。”

    六叔道:“沒有被取走?”

    “是的。”葉凌風深邃的望了一眼甬道深處,緩緩道:“因為他已死在了里面。”

    任凝雪也十分質疑的問道:“死了?”

    葉凌風道:“他們既然有心留下警語警告后人,如果得寶而回,必定會再次留下字樣。”

    任凝雪道:“也許他們怕別人知道寶物歸屬,會惹來殺身之禍。”在修真界,殺人奪寶本就是件最為平常之事。

    葉凌風道:“如果是那樣,那就更應該回轉到此,將所留下的警語銷毀,何必給別人留下線索。”

    六叔沉吟道:“此言有理。”

    任凝雪像是做了一番思想斗爭,終于下定決心道:“無論如何,我也要進去探上一探。”

    鐵牛道:“反正我也是爛命一條,就割出去了。”

    六叔看眾人一副拿不定注意的樣子,緩緩道:“那我們就小心前進,如果遇到危險速速退回。”

    “好,我們跟著六叔……”

    這神秘的古洞之內存在著什么樣的妖獸邪魔,什么樣的危險誰也不知道,而就是這種未知的恐懼才是最讓人害怕的。

    眾人再次緩緩向前推進,可每個人的手心都不自覺的沁出了冷汗。甬道并不長,就算再長也有走盡之時。

    甬道盡頭,現出一道門戶。

    一道漆黑的石門,就像一張妖獸的巨口,誰也不知道推開這道石門后會發生什么。

    任凝雪望了眾人一眼,眾人的腳步均向后退縮了一步。事到如今,沒有人不害怕,只是好奇之心和利欲之心驅使他們不得不來。

    任凝雪只得走上前去,緩緩推開石門……

    各位大大發發慈悲,賞幾張推薦票、點擊、收藏之類,其實我對求票也很是煩感,但這對新人實在太重要了。以后盡量不求票,保持文面清潔。拜謝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2_44-m
仙草供應商
作者 寂寞我獨走
  太虛宗落魄弟子石樾偶得一個神奇的空間,裡面有一塊不小的靈田,這對於租不起門派靈田的石樾來說...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