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聶冷!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西江第三中學是西江市公立中學之中最差的一個中學。西江第三中學仿佛收容所一般收容著從其他學校勒令退學的各種不良少年,還有那些因為沒錢,沒有選擇只能夠升入這所中學的學生。

    西江第三中學廁所之外,三名身材高大的男生圍著一名戴著眼鏡,看上去很好欺負的男生。

    “喂,徐天,我最近手頭有點緊。借300塊給我花花吧!”為首一名穿著耳洞,染著金發,身穿襯衫,腳穿拖鞋,仿佛生怕人不知道他是不良少年的高年級學生將那名戴著眼鏡,看上去很好欺負的男生推在了廁所的墻壁上,流里流氣的說道。

    “可是,陳陽,你上次借我的200塊,還沒有還給我呢!”徐天怯懦小聲的說道。

    眼前的這名學生陳陽是西江第三中學初二的學生,本身就很能打架,據說還與社會之上的混混有關系,在西江第三中學之中都是橫著走的角色。

    “我什么時候借你的錢了?喂喂喂,你可不要誣陷我!你說我借你的錢,你有什么證據?我的欠條呢?證人呢?現在這個社會可是法制社會,要講證據的!你們說,是不是啊!”陳陽轉頭對著身邊的兩名跟班一笑道。

    “哈哈,就是!”

    “你可不要誣陷我們!我們可是好學生,從來不干違法亂紀的事情!”

    那兩名跟班在一邊譏諷的哈哈大笑。

    “七天前,明明我就借了兩百塊給你。你怎么能夠不認賬!”徐天有些焦急的說道。

    “媽的,老子借你錢,是看得起你,你不要給臉不要臉啊!”陳陽陡然臉色一變,上前狠狠抽了徐天一個耳光,然后一腳踢在了徐天的腹部,將徐天踢得癱倒在地上。

    陳陽身邊的兩名跟班也上前對著徐天拳打腳踢,徐天只能夠蜷縮成一團,任憑陳陽踢打。

    “早把錢拿出來不就沒事了嗎?靠!才有135塊,真是個窮鬼!”一陣拳打腳踢之后,陳陽走到了徐天的身邊,在徐天的身上一陣摸索,只摸到了一百多塊錢。

    “喂!徐天,一個星期之后拿兩百塊錢過來給我們,否則以后我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陳陽抓起徐天的頭發,對著徐天那滿是傷痕的臉,無數眼淚的臉上再次狠狠的錘了一拳。

    就在這時,一個身穿西江第三中學校服眼神有些兇惡的學生出現在了這里,一步跨出,一腳狠狠的踢在了陳陽的腹部,將陳陽踢飛開來,然后仿佛一頭年幼的獵豹一般上前狠狠一拳一個轟那兩名跟班的鼻子之上,將他們的鼻子都砸得仿佛要裂開一般,鼻血直流。

    “聶冷,**想死是不是!看老子不抽死你!”陳陽捂著肚子干嘔了幾下,怒吼一聲,一步向那眼神有些兇惡的學生沖去,一拳向那眼神有些兇惡的學生臉上轟去。

    聶冷仿佛一頭兇狠的幼年獵豹一般,身體一側,陳陽的拳頭轟在了他的左肩之上,他狠狠一記上勾拳轟在了陳陽的下巴之上。

    在聶冷那記重拳之下,陳陽腦袋一震,失去意識,暈倒在了地上。

    陳陽的兩名跟班都有些畏懼的看著聶冷,在他們三人之中,陳陽最能打。現在被聶冷一拳轟暈,他們可不是聶冷的對手。

    “把他拖走!”聶冷兇狠的瞪了陳陽的兩名跟班一眼。

    陳陽的兩名跟班心中一震,背起陳陽離開了這里。

    “我是二年五班的聶冷,這一次我救了你。這是我的勞務費!下一次如果你需要人保護。那就帶上錢來二年五班找我!我只有早上在班里面,下午不在。保護一次收費20塊,保護一個學期收費100塊!”聶冷揉了揉被陳陽錘中的肩膀,從地下撿起了那一疊錢,抽出了兩張十塊,將其余的錢丟到了徐天的身前。

    夏天的下午,陽光十分的毒辣。

    “翹課吧!”聶冷在那毒辣的陽光之中大步走出了校門。

    “回收各種舊冰箱、舊電腦、紙皮、酒瓶…..”

    不久,伴隨著一聲聲的吆喝聲,聶冷騎著一輛稍顯破舊的人力三輪車穿梭在了西江市的一個個大街小巷、小區之中,仿佛一頭辛勤的公蟻一般收購著各種破爛。

    隨著時間的流逝,在那毒辣的陽光照射之下,聶冷身上的汗水不斷的溢出,打濕了他的衣衫,他只是默默的拿起脖子上的毛巾,將那些汗水擦去,他那破三輪車的后面也堆積滿了各種破爛。

    “等一下!那個收破爛的!”聶冷進入一個小區之后不久,在一個單元之下,傳來了一名年輕男子的叫聲。

    “你有東西要賣嗎?”聶冷停下了三輪車,望著那名穿著拖鞋,休閑衣褲,年約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淡淡道。

    “恩!”看到聶冷那顯得有些兇惡的眼神,那名年輕男子那股盛氣凌人的氣勢一滯,走了下來,打開了那單元下方一個儲物間。

    在那儲物間之中,仿佛垃圾堆一般堆積著一堆堆酒甌和一箱箱的書籍,同時散發著一股霉臭混合著啤酒、白酒香氣的怪味。

    “你來看看,這些多少錢!”那名年輕男子打開儲物間之后,指著那些酒瓶和書籍對聶冷說道。

    聶冷走了進去,將那一堆堆啤酒瓶、書籍統統搬了出來,然后開始清點計算。

    “啤酒瓶四十八個,每個兩毛,總共九塊六,廢紙六十斤,每斤四毛,總共二十四塊。一共三十三塊六毛。”聶冷從懷中摸出一堆小額紙幣,點了三十三塊八交給了那年輕男子。

    那名年輕男子仔細的數了數,然后就大步走上了單元樓房。

    “該回家去接那家伙了!”做完年輕男子這一單買賣,聶冷騎著那破舊的三輪車穿街走巷來到了一個城中村中,進入了一間平房之中。

    將那三輪車放好之后,聶冷這才向那西江第三中學走去。

    清脆的下課鈴在校園之中回蕩,一名名身穿校服的學生們從那校園之中魚貫而出。

    一名身穿西江第三中學校服,扎著單馬尾,肌膚潔白如雪,兩只大眼睛明亮有神,五官精致完美,小胸脯鼓鼓的,充滿活力和青春的美麗少女和兩名女學生一起談笑著從那校園之中走出。

    就在這時,一名全身穿著名牌,頭發梳得油光發亮,長得頗為英俊,西江第三中學初三的學生劉躍飛與三名跟班擋在了那名美麗少女的身前。

    “李香云,跟我們去游戲中心玩一玩吧!”劉躍飛用貪婪的目光盯著那名扎著單馬尾,充滿清純和活力的少女,大聲說道。

    李香云雖然只是初一的學生,可是品學兼優,運動神經也不錯,是西江第三中學初一學年第一的美少女。劉躍飛已經注意她很久了。

    看著劉躍飛和他的跟班,周圍的學生都遠遠的避開。

    這劉躍飛乃是西江市土地管理局局長的兒子,與社會上的一些流氓廝混在一起,在西江第三中學之中乃是一霸,沒有幾個人敢招惹他。

    “沒興趣,讓開,不然我就去告訴老師了!”李香云眉頭一挑,冷冰冰的說道。

    “告啊,有本事你就去告啊!在這西江第三中學,還沒有我惹不起的人。”劉躍飛輕浮一笑。他并沒有按照他爸的安排進入那些貴族學校,是因為他明白在那些貴族學校之中,有許多是他惹不起的存在。而在西江第三中學這個垃圾學校之中,他就能夠稱王稱霸,沒有人敢惹他。

    “跟我走!”劉躍飛伸出大手,向著李香云抓去!

    李香云又驚又怒大步向后退去。

    “滾開!”就在這時,聶冷手持一根大木棒向著這邊沖了出來,狠狠一棒敲在了那劉躍飛的身上,將他打得跪在了地上。

    “哥!”看著聶冷出現,李香云頓時發出了一聲歡喜的叫聲。

    “操!給我打死他!”劉躍飛強忍痛楚回頭瞧了趙鋒一眼,對那三名跟班大聲的命令道。

    那三名跟班頓時向著聶冷沖了過來。

    聶冷手持一根粗大的木棒,十分兇狠的向那三名跟班砸去。

    聶冷雖然年紀輕輕,可是經常搬運一些幾十斤重的木質家具等重物,身體素質極好,吃了那三名跟班幾拳,他揮動著那粗大的木棒十分兇狠的將那三名跟班統統打趴在了地上。

    見勢不妙,劉躍飛轉身就跑。

    聶冷提著那粗大的木棒在后面追趕,沖刺了幾十米就追了上去,狠狠一棍砸在了劉躍飛的背后,將他砸趴在了地上。

    “啊!我的老爸是土地管理局局長劉躍軍,你敢打我。我不會放過你的!聶冷!”劉躍飛倒地之后,痛苦的大叫一聲,然后望著聶冷大聲的威脅道。

    “打的就是你這雜種!”聶冷雙目一寒,手中的粗大的木棒劈頭蓋臉的打在了劉躍飛的身上。

    “別打了!別打了!”在聶冷的毆打之下,劉躍飛很快大聲的哭叫了起來。

    “劉躍飛,我知道你的老爸是土地管理局局長劉躍軍!也知道你不好惹!我從來不想招惹你,你也別來惹我!兔子急了還會咬人,你要是再敢動我妹妹一根汗毛,惹急了我,我拿把刀夜晚摸去你家,將你全家全部殺死。我死了也會拉你們全家來陪葬!知道了嗎?”聶冷猛的拉起了劉躍飛的頭發,用那雙兇惡的雙眼狠狠的瞪了劉躍飛一眼,冷冷的威脅道。

    “知道了!”被聶冷那兇惡的雙眼一瞪,一股寒意涌上了劉躍飛的心中。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6635077_4_151-m
綜藝之諧星傳奇
作者 金印
  我的哭不是哭,我的笑不是笑。
  諧星,娛樂圈一個特殊的產物,每每奉上笑果,但笑... (馬上閱讀)
Sys_84_848-m
異界翻譯官手札
作者 花開花落年年
  一朝穿越,面對極品爸媽,傲嬌姐姐,還有拖著鼻涕滿臉不屑的表示要退親的小屁孩,紀夕以切身經歷... (馬上閱讀)
2076396_7_70-m
不眠高手
作者 七十二翼天使
  陳凡,一個普普通通的少年,在一次車禍中,父母變成了植物人,而他本人也因為頭部受到重創,成為... (馬上閱讀)
Sys_7_70-m
重生之野蠻盜賊
作者 書道難
  一個21世紀的雇傭兵王,死亡了之后穿越重生到了23世紀末的一個少年身上。家境的貧寒,外界的... (馬上閱讀)
Sys_21_8-m
異界美女軍團
作者 圓月小生
  當一片片龍鱗開啟的時候,也預示著一個個美女成為了俘虜,令人意想不到的,在實現自己宏偉理想的...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