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長生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墨離帶著風、霜二營,一路急行,由于這二營大都是步兵,雖然心急如焚,卻無法疾馳。

    天上星光點點,幽冷、肅殺。前路如何,卻正如那茫茫的黑暗一樣,難以辨識。

    他擔心谷乘風、蒼梧有什么閃失,不住叫探馬前多方打探,懸著的心始終無法放下。

    夜色已濃,大軍行走在塞北的草原上,馬蹄踏在草叢中,蕩起一縷縷自然的清香。天上星河燦爛,群星閃耀。蒼穹之下,是漫無邊際的大草原。

    如果沒有戰爭,躺在大草原上,聽秋蟲低吟,看滿天繁星,一定十分愜意。

    大軍在黑夜里行了二個多時辰,忽聽得軍中有人驚叫:“看,那是什么?”

    開始還只是幾個士卒竊竊私語,漸漸軍中驚訝聲一片。

    大軍本是向北行,這時墨離順著眾士卒的眼光看過去,在遙遠的西南方向,一個五彩斑斕的光球正向空中飛去。那光球速度并不很快,拖著一條長尾,光彩奪人,十分炫目,宛似流星一般。不同的是,流星一閃而逝,這個光球卻是冉冉升起。

    墨離心中一驚,那火球所在方向,正是連云嶺最高峰所處位置。

    大陸上一直流傳著一個傳說,在連云嶺的最高峰通天峰,住著大陸上修煉得道的仙人,他們長生不死,無病無災。登上通天峰,可進入仙人居住的長生界。

    長生界仙人繼續修煉,可飛升進入逍遙境成為天仙,超越輪回,神游寰宇,得自然之大道。

    可是,傳說歸傳說,大陸上修仙的人無數,得道的卻很少。連云嶺最高峰高入云霄,飛鳥都無法飛越,幾乎沒有人上去過。

    那長生界和逍遙境到底是什么樣的,也沒有人知道。

    可是,數萬年來,這個傳說卻一直在大陸上流傳著。

    如今,那火球升起的地方,正是連云嶺最高峰所在方向。

    “有仙人飛升了。”士卒們興奮地喊叫著,充滿著憧憬。雖然他們沒見過仙人,對仙人的存在卻深信不疑。一個人一生之中,見到一個凡人得道成仙已經十分不易,何況是長生界的仙人飛升成天仙。

    頓時,大軍中一片歡呼。十數萬大軍,凝神望著那光球向天際冉冉升起。

    那光球越來越大,速度也漸漸加快。散射出五彩繽紛的光芒,絢麗奪目,那是所有人從來沒見過的景象。

    大軍歡呼了一陣,卻為那光球絢爛多彩的光環吸引,一個個睜大了雙眼,張大了嘴巴,生怕錯過這一生中難得見到的奇異景象。

    那光球升到一定高度,忽然旋轉起來,一道道五彩斑斕的光芒射入暗夜蒼穹,黑夜如同白晝。旋轉的光球越轉越快,越來越大。那光球中間隱隱似乎有一些暗影,可是在耀眼的光芒照射之下,沒有人能看清光球里面到底是什么。

    眾軍士看到這千載難逢的美景,這時都屏住呼吸,生怕錯過一剎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那光球看。

    墨離擔心天狼國狼騎士忽然來襲,下令身邊的一千個萬人敵戰士凝神戒備,一有風吹草動立馬吹響警戒號角。

    那光球依然在膨脹,飛升,速度之快,幾如流星。可是遠遠看去,卻仍然越來越大。

    夜幕變得比白天都明亮。

    各種奇異的光線不斷變幻,草原上披上了五彩的錦衣。眾軍士一個個看得如癡如醉,似乎神游到了仙境。

    正在這時,忽然傳來一聲巨響。

    “喀嚓。”天際響起一聲炸雷,那雷聲雖在九天之上,卻震得耳膜幾欲破裂,比往常任何時候聽到的雷鳴都要響亮。

    隨著那一聲炸雷,那光球忽然炸裂開來,噴射出滿天的火球,在夜空中落向大地。

    光球炸開,天際登時暗了許多。

    忽聽遠處“嘭”的一聲巨響,一個巨大的蘑菇狀火柱在遙遠的天際升起,空氣中傳來一陣硝石的臭味。

    “嘭”的又是一聲巨響。

    另一個方向又升起一個高高的火柱。

    那火柱升入高空,繼而在天空炸裂,火星四濺,落到草地上。

    夜風呼嘯,草原上頓時野火遍地。草叢中藏著的野獸紛紛奔逃,一邊奔逃一邊發出恐懼的吼聲,恍然如世界末日就要到來一般。各種飛鳥撲騰撲騰從草地上飛起,有不少剛升入天空,翅膀卻為天際落下的小火球點燃,發出一聲聲慘叫,像石頭一樣從空中掉下來,登時死去。

    “火山爆發。”

    墨離心里升起一股不詳的感覺。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不到了。”忽然有一個士卒尖叫起來,慘叫著捂著自己的雙眼滾倒地上。

    “我也看不到了。”一時間,叫聲此起彼伏。無數士卒捂著雙眼在地上亂滾,慘嚎連連。

    墨離大吃一驚,心底透起一股恐懼的寒意。

    “護衛。”他一聲大喝,身旁的萬人敵戰士紛紛拔出摧堅劍,擎起手中的拒魔之盾,個個凝神戒備起來。

    萬人敵戰士,戰士中的最高階,臨敵不亂,身處最危險的環境也能從容迎敵,以生命捍衛戰士的榮譽。

    叫聲越來越大,十數萬大軍中竟有近一半捂著眼睛滾倒在地。墨離凝神觀察,發現他們多是十步殺、百里刺戰士。千人斬戰士也有少數人滾倒在地,萬人敵戰士則巋然不動。

    天際忽然劃過一道閃電,“咔嚓”又是一聲驚雷,緊接著閃電連連,暴雨如注。

    “啊……”軍中的慘叫聲忽然大了數倍。

    “嗵”的一聲,墨離只覺腦袋一痛,幾乎暈去。一個雞蛋大的重物砸在他的頭盔上。

    “糟糕,一定是中了巫魔余孽的埋伏。”墨離驚出一身冷汗。

    “警戒。準備反擊。”墨離大吼一聲,穿透云霄。轉瞬之間,他已做好了迎敵的準備。

    大軍之中,雖慘叫連連,那些眼睛還能看到東西的士卒卻依然保持著陣形。

    腦袋又是一痛,墨離伸手一抓,觸手冰冷,竟是雞蛋大一個冰雹。

    原來不是敵軍。他稍稍放心。

    可是這鋪天蓋地的冰雹,卻比天狼國的箭陣還要厲害。

    “盾陣。”墨離又是一聲大吼。

    唰的一聲,拒魔之盾結成一道天盾,擋在眾軍頭頂。

    只聽噼里啪啦響個不停。冰雹砸在大軍舉起的盾牌上,像擂鼓一般咚咚咚響個不停。

    雷鳴聲、冰雹砸擊盾牌聲、軍士的慘叫聲、戰馬嘶鳴聲、大雨聲交織在一起,空中閃電不時亮起。

    墨離看到士卒們嚇得臉色蒼白。

    行軍數年,他也是第一次聽到如此響的雷鳴,第一次見到這么大的冰雹。

    不過,總算不是敵軍的埋伏,躲過去應該就沒事了。他只盼冰雹趕緊停下來,大軍好繼續前進,去接應太子谷乘風。

    正想著,忽覺大地一陣顫動,緊接著馬嘶人叫,與雷鳴冰雹交織在一起。

    “地震了。”有人驚呼,一時一個個都慌了手腳。

    “地震了,逃命啊。”

    屋漏偏逢連夜雨,大地顫抖得厲害,只聽各種亂七八糟的聲音此起彼伏,軍陣已被摧毀,大軍已亂作一團。

    忽然一道閃電劃過夜空。

    墨離不由呆住。眼前的一幕,讓他的心霎時間變得冰涼。

    原本平坦的塞北曠原,轉瞬之間竟裂開了一道道深不見底的壕溝。慘叫聲中,戰馬、士卒不斷滾進溝底。

    墨離忽覺身子一歪,胯下的逐日駒長聲悲嘶,身子忽然向下掉落。墨離來不及細想,猛地一掌擊在馬背之上,借勢躍起。落地之時雙腳急點,不知蹬在什么東西上面,身子又隨之借勢升起。

    地上的壕溝不斷裂開,墨離借著閃電的光影不斷騰挪,跳個不停,一邊還要躲避空中不斷砸下的冰雹。雖然他身手高強,一向臨危不亂,這時卻也慌了。他覺到自己的戰氣漸漸減弱,大地卻還在不斷顫動。

    遠處的火山依然在不斷噴發。

    各種焦臭的味道在夜幕中順風傳來。

    草原上的大火被暴雨淋熄了一些,有些地方卻依然熊熊燃燒,可能是地下的石油隨著火山噴到了地面。

    大地依然在劇烈地顫抖。空中的冰雹不斷砸下。大雨陣陣。各種聲音交織在一起。

    曠古未有的災難。

    曠古未有的驚慌。

    第一次,墨離覺得自己實在太渺小,他體會到了絕望的滋味。

    “玄玉,原諒我不能勝利凱旋,只有等來世再娶你了。”他在心底默念著,那個美麗的身影剎那間浮現在他眼前。以往,只想著建功立業,這時,想起來這一切又有什么意義。

    然而,此刻想起,又有何用?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073922_21_73-m
異世界的美食家
作者 李鴻天
  在武者舉手可裂山川,甩腿可斷長河的玄幻世界中,存在著這樣一家小餐館。小餐館不大,卻是無數頂... (馬上閱讀)
Sys_22_64-m
重生之現代道修
作者 減肥的冬瓜
  回憶舊時歲月、看神奇修道世界,聽鬼靈魔妖感人故事,行俠仗義、激情飛揚,不求千古留名,但求自... (馬上閱讀)
Sys_85_854-m
末世尋寶系統
作者 正版夷夢
  火葬場年輕女工丁萱被劈腿男友拋棄,還沒等她緩過氣來,末世來臨了,《山海經》中所記載的怪獸大... (馬上閱讀)
Sys_21_8-m
色麒麟修真傳奇
作者 楊丁
  [起點新作互助聯盟作品]   誰說修真非得是人類?   誰說修真者非得遵循天道光明正大呢?... (馬上閱讀)
Sys_22_44-m
史上第一傳承
作者 彼岸晨光
  太古三大傳承——光明聖道、清神聖道、意神聖道。   光明聖道作為太古第一傳承,包含著天地...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