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鬼影紛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墨離初試神之斗氣,越奔越快,提一口氣便能在空中飛奔好久,若覺疲累,落下奔行數步,又一躍飛起。那些鬼影看著他在高空飛行,一個個嚎叫著向他撲來。

    天空陰云密布,陰風呼嘯,聽著那鬼影凄厲的叫聲,墨離只覺得頭皮發麻。

    下面溝壑縱橫,死尸無數。

    無數鬼影啃食著那些死尸,狼吞虎咽,慘烈非常。很多死尸的頭顱已經不見。下面黑壓壓一片,不知有幾多鬼影。每個死尸上幾乎都有鬼影在啃食。每咬一口,影子似乎便壯實一些。

    墨離看得幾欲作嘔。

    墨離隱約記得,魔域的魔修煉便是以人為食,借人之靈氣轉化為魔力。這次戰場上一次死了數十萬人,那些鬼影吃了這些死尸,不知會變成什么恐怖的樣子。

    雖然有神之斗氣和蕩魔劍,墨離也不敢輕易冒險去和鬼影搏斗。還是早點離開這鬼地方去巨龍堆吧。這樣想著,運氣拔高身體,向著那高山方向飛去。

    正在這時,云霧飄移,露出桌面大小一個缺口,墨離不經意向下望了一眼。這一望不打緊,卻發現地上一條壕溝里,一人正騎馬急奔,身后黑壓壓一片鬼影在急急追趕。

    陰風慘霧中,好不容易見到一個活人,墨離覺得格外親切,當即決定下去相助。

    此時,他對身體的控制更為得心應手。意念到處,身子急急墜落。

    遙遙望見那人伏低身子,不住催促胯下坐騎快跑。可是,地震后的溝渠十分坎坷,再加剛剛下過雨,那馬深一腳、淺一腳,比平時速度大減。

    更糟糕的是,跑著跑著,那人發現前面已是死路。那本來是地震裂出的一條溝,他連人帶馬跌入溝底,先前為了逃命慌不擇路地打馬急馳,哪知到頭來依然難逃一死。

    看看路就要到盡頭,身后的鬼影越追越近,那人絕望地哀嘆:“我命休矣。”

    正在此時,忽覺身子凌空飛起,耳邊風聲呼呼直響,直向高空升去。

    墨離救了此人,下面鬼影蜂擁而來,被他斬斷幾個。此時,他速度已相當快,升了數十丈,眾鬼影已被他甩開。

    可是,連番飛行,畢竟頗耗精力,又加帶了一個人,更是艱難。墨離只覺身子越來越重,竟似要掉落地面。他心下大駭。這時掉下去,那無異于羊入狼群,哪還有命在。

    遠遠看到地面上有一片地方比較明亮,似乎有陽光照射。當即轉而向那個方向飛去。隨后追來的鬼影跟著他一直沖進陽光下,哪知一被太陽照射到,忽然嗤嗤有聲,竟化作青煙消失了。

    墨離大喜,看來這鬼影速度雖然很快,卻怕陽光。只覺腳下一實,他將那人放落,不由長出了一口氣。

    “謝閣下救命之恩。”那人向墨離一沖拳,卻是天狼國語言。

    墨離這才看清,原來他所救的竟是天狼國人。那人服飾盔甲很是講究,虬須滿面,胡子已經花白,一股戰氣盡管壓制著,卻依然從眉宇間溢出。看上去,自有一股威嚴在。

    逐日后期,不錯,正是逐日后期。而且望去似乎便要升入星云期。

    天狼國有這樣功力的,只有一人,那便是流風王。

    蕩魔劍忽起,斬向流風王頸中。

    流風王急忙架擋,可是他匆匆逃命中,武器已經弄丟,只得拿手臂來擋。

    看看一劍就要將流風的手臂斬斷,墨離念頭電轉,急急撤去斗氣,砍在地上,轟的一聲巨響,劈出一個巨坑。

    墨離冷冷望著他,心中矛盾,到底是殺他還是不殺。

    數十萬大軍轉眼間覆沒,想來天狼國也是如此。如今巫魔再出,天狼國人畢竟也是人類,是不是應該和他們聯手共御巫魔?

    “且饒你一命。”墨離蕩魔劍入鞘,斗氣收斂,眸子中的殺意消失。

    流風王哼了一聲,并不領情。忽道:“你是墨離?”

    “正是區區。”

    流風王面色如土,喃喃自語道:“想不到蒼黎國有這樣高級的戰將。難道你已經進入星云期了?”憤恨、失望、傷痛、驚奇之情盡集于臉上。他無論如何想不到,這個敵軍將領竟能在空中任意飛行,看那勢頭,似乎比傳說中的星云級戰將等級還要高。

    即使沒有這場曠古未有的地震和火山爆發,天狼國大軍估計也討不了好處。

    片刻之前,他還暗暗立誓,一定要回去重整旗鼓,再來和蒼黎國一較高下,這時忽覺得這希望實在太過渺茫。

    他沉默了一會兒,又問:“你為何要救我?”

    為何要救他?當時墨離只想著他是個活人,不能讓活人被鬼影吃掉,根本不知他是天狼國人。如果事先知道,自己還會救他嗎?

    “還是會的。”想了一會兒,墨離回答自己。只因眼下巫魔才是敵人。無論過去和流風王有什么深仇大恨,此時已不是大事情。

    “救命之恩,本當重謝。可是你蒼黎國殺我天狼國婦孺二十多萬,此仇不共戴天,你我再見,仍是敵人。”

    流風王恨恨說道,眸子中射出仇恨的火焰,戰氣畢露。可是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墨離的對手。

    墨離驚道:“我們什么時候殺你二十多萬婦孺了?”

    “哼,別給老子裝蒜。你去問問你們谷乘風太子去。”

    墨離心中大驚。難道殿下真殺了天狼國二十多萬婦孺?如果真是如此,那可太殘忍了。天狼國雖與蒼黎國世代為敵,可是平民總歸是平民。二十多萬生命,就這樣沒了?

    看流風王的神情,似乎此事是真。

    太一神帝說人類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抵御巫魔再度蹂躪大陸。可是,大陸上的人類卻還在自相殘殺,而且一殺就是數十萬。

    墨離心中十分矛盾,一時不知說什么好。

    “如果怕我報仇,最好現在就將我殺了。不然此仇我遲早要報。”

    “那倒不必,難道我墨離還怕你來著,你流風王帶兵雖厲害,還不是被我打得大敗?”墨離冷哼一聲。

    “要不是我天狼國內部叛亂,你們連云城早已被我拿下。我退兵乃是因為內亂,卻不是被你打敗。”

    “哼,你們天狼國這么多年甘作巫魔余孽的走狗,早喪失了人性,不內亂才怪。”

    流風王卻冷哼道:“你以為我們愿意做走狗?”傲然一笑,虬須顫動,自有一股威風在。

    墨離心中一動。都說天狼國人為巫魔余孽蠱惑,可是看流風王英氣畢露,似乎不像是被巫魔余孽控制的傀儡。

    墨離心中大是矛盾。握著蕩魔劍的手動了幾動,意欲出鞘。如果此時把流風王殺掉,天狼國群龍無首,又加剛剛受災,定然無可阻擋。沒了天狼國騎士這股巨大的勢力,巫魔重掌乾坤的可能就小了很多。

    可是,殺了他又如何,此役蒼黎國數十萬大軍幾乎全軍覆沒,即使占領了天狼國,又怎么去守?何況,天狼國人終究是人,不能把他們當作巫魔對待。

    四周依然陰云密布,只有這一塊兒地方有一線陽光。天空時不時仍亮起幾道閃電,更顯得天氣的詭異。

    墨離看著遠方,一時拿不定主意。

    “堂堂男子漢,要殺便殺,要放便放。這樣扭扭捏捏像個娘兒們,有什么意思。”流風王見墨離舉棋不定,不屑地說道。

    “哈哈,果然有王者風度,做了我的階下囚,還如此嘴硬。”墨離不氣反笑,心里倒敬佩他的氣度。

    “想好了沒?本王可要走了。”流風王說走便走。

    才見了那么多死尸,墨離實不愿再殺人,終于放下手中長劍:“今日饒你一命,希望你好自為之,堂堂正正地做一個人,不要再為虎作倀,作巫、魔的走狗。”

    流風王嘿嘿冷笑,道:“多謝救命之恩。他日戰場遇見,本王當讓你一陣。”

    流風王漸漸走遠,墨離靜下心來,想著怎么盡快趕到巨龍堆去毀掉靈巫和魔煞的遺骨。眼看四周的陰云越聚越濃,慘風中鬼哭狼嚎,影影綽綽無數鬼影來去。心中的不詳感更加劇烈。

    正要沖天而起,忽聽遠處傳來一陣廝殺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1_8-m
封天龍帝
作者 東土西唐
  六道崛起,丹帝重生!踏碎凌霄,吾為龍帝!   強橫的武者碎山裂石,焚山煮海!   在這個以... (馬上閱讀)
Sys_22_207-m
大唐地主
作者 道道額
  唐未年間,因兵荒馬亂,地殼變動,諸多靈山、洞天福地的靈脈斷裂或枯萎,導至靈地僅剩一小部份,... (馬上閱讀)
Sys_21_58-m
全能分身
作者 舞云翼
  人生很多無奈都是因為分身乏術,但這個對葉歡來說卻是不然,因為他有強大的分身術。   分身... (馬上閱讀)
Sys_22_44-m
史上第一傳承
作者 彼岸晨光
  太古三大傳承——光明聖道、清神聖道、意神聖道。   光明聖道作為太古第一傳承,包含著天地... (馬上閱讀)
Sys_21_73-m
異世成佛
作者 在梅邊
  貧僧一不小心穿越了,一不小心成了佛,蓮華耀世,佛劍斬魔,且瞧貧僧渡盡這異世百族,劍神武神給...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