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生于富貴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杜芳草,女,十歲,臨安侯府里庶出的三姑娘。如今為大明正統十三年,父親是世襲的侯爵。她有兩個姐姐,三個哥哥還有一個弟弟,都不是一母所出。

    當芳草聽見素素口中說出這些話時她先是震驚接著又呆了呆。素素好不容易都交代完了,又問芳草:“姑娘想起來了嗎?”

    芳草誠實的說道:“你說的我都記下了,一句也沒落。別的我依舊想不起來。”

    素素反而來安慰她:“姑娘想不起來就不要多想,當心頭又疼。剛才那些話姑娘記住就好,千萬別讓姨奶奶看出什么來,不然又擔心姑娘的身子。說不定只是一時半會兒的現象過些時日就好起來了。”

    芳草點點頭,接著問了一句:“你口中的姨奶奶就是我親娘?她是不是在這府里不受待見?”

    素素臉色也嚇白了忙道:“這話說不得。好姑娘,要是別人聽去又去嚼舌根子大家就沒安靜日子過了,姨奶奶生性淡泊從來沒有一句怨言,姑娘是姨奶奶的命,姑娘體諒體諒姨奶奶吧。”

    “哦。”芳草見素素這副神情也不好再問了。她懷里抱著《漱玉集》打量著這間陌生的屋子。南窗下的炕上鋪著駝色的氈子,板壁上立著幾個半舊的掐牙靠枕。一張小炕桌,上面擺著一個白瓷的梅瓶,里面插著兩支時鮮的花草。下面有一溜四張相對的椅子,搭著彈墨椅袱。里間便是她的臥室里,一色的陳設不見一絲浮華。

    許氏進來了,芳草連忙站了起來,她看了看素素,素素忙熱情的招呼著:“姨奶奶放心姑娘這會兒精神已經好多了。”

    芳草看了看這個所謂的母親,還不知道該怎么稱呼。許氏已經牽起了她的手說:“你該多歇歇,身體還沒復原呢。”

    芳草道:“娘操心了。”

    許氏皺了皺眉,不過卻沒有一絲責怪的語氣:“說過多少回了,別叫娘了快改了吧。”

    芳草不解的看著跟前這個年紀不超過三十的婦人:“那我該稱呼您什么?”

    素素端了茶來忙接過了芳草的話題:“該喊姨娘。”

    “姨娘?”芳草大不解,是這個時代的規矩么,在生母面前連一句娘也不能稱呼?

    許氏欣慰的點點頭:“別又忘了。額頭還燙么?”說著又摸了摸芳草的額頭,摸著不算燙,許氏方露出一絲笑容來:“好了,燒也退了。”

    芳草雖然覺得跟前這個婦人陌生,但見她一臉的關愛疼惜又覺得溫暖。她低頭看了一回這個瘦小的身子,遲疑了一下又說道:“姨娘,女兒讓姨娘擔心了。”

    許氏臉上那抹笑容還未褪去,言語更是溫柔:“擔心也是正該的,以后可不許貪玩淘氣知道嗎?”

    芳草點點頭。母女倆正說著話,一個才留頭的小丫頭跑了進來說道:“太太請姨奶奶過去問話呢。”

    許氏站了起來說道:“好,我這就去。”

    芳草忙說:“要不我陪姨娘一道過去吧。”

    許氏寬慰著她:“不用,晚飯的時候你再過去問安一樣,我瞅著你臉色還是不大好,歇歇吧。想吃什么告訴素素。”

    芳草點點頭。許氏便出去了。

    芳草對于周遭的環境依舊覺得十分的陌生但對于身邊人的關愛卻能清清楚楚的體會。她心想但愿這是一場夢吧,夢醒之后她還是個無憂無慮的大學生,她不要做這個才十歲的杜芳草。

    芳草看見了臥室的墻壁上掛著的那幅簪花仕女圖,雖然只幾筆簡單的白描卻極具神韻,飄飄搖搖的衣裙有些像是月宮里的仙子。

    大半天過去了,芳草也覺得身子略硬朗了些,只是這具瘦小陌生的身子依舊覺得不適應。素素看在眼里依舊有些心疼,她隱約的覺得主子昏睡前和昏睡后儼然是兩個人,按理說也沒傷到頭,怎么就記不起以前的事呢。

    到了酉正時,素素替芳草換了一身清爽又不失雅致的衣服,蔥黃的襦子,淡藍的綾裙,打理出一個干爽利落的發式。芳草看著銅鏡里那個模糊的身影她怎么也不相信是自己的。素素有些不放心忙交代著:“姑娘若真的記不得很多以前的事就別多說話。”

    芳草淡淡一笑:“這個不用你提醒,我心里有數。不過你要寸步不離在跟前時時提醒著我該怎么做,怎么稱呼。我怕出了什么差錯給姨娘惹來是麻煩。”

    后來素素一路相陪著出了這座寂靜的小院。等走出了院門芳草才發現自己所處的地方已是殿宇重閣,那些古式的飛檐斗拱,雕梁畫棟皆是不凡,和自己住著的屋子明顯差了一個等級。畢竟對這個身子還有些不適應走了不多久的路芳草便累了。

    芳草在素素的帶領下走進了一處寬闊的院落,從超手游廊走去上面是一溜五間正房,左右是東西廂廡,鹿頂穿山耳房。廊下有幾個穿紅著綠的丫頭正在那里逗著籠中的鳥雀見芳草過來了也沒起身,只一個藕荷色背心的向里面說了一句:“三姑娘來了。”

    芳草在素素的指引下走進了正面的那間屋子。迎面便看見了一個衣飾華貴的婦人,年紀可能在四十左右,大大的圓臉白白凈凈,一看就是有福之像,芳草猜不大準年紀,又見自己的生母許氏正站在下面,底下椅子上還有兩個女孩兒,一個穿杏紅衫子,一個穿銀紅比甲。芳草也沒去細瞧,將屋里人來回看了一遍以后,目光又回到了那個婦人的身上,只見她臉上似笑非笑,不怒而威。

    素素在旁邊小聲嘀咕著:“姑娘快行禮呀。”

    芳草又去看許氏的臉色,許氏顯得有些焦急。芳草也不知如何行禮只學著她從古裝片里看來的那些女子道了個萬福,喚了一聲:“太太。”

    沈夫人看了許氏一眼接著才說:“都這么大了怎么又玩到水里去呢,平時難道沒有人管教么?怎么說我們家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家,一般家教還是有的,由得她野下去以后看還有人要她。”

    許氏連忙應承著:“太太說得是,奴婢以后多多管束三姑娘。”

    芳草滴溜溜的看了一回,心里有些不快:“姨娘沒有什么錯,是芳草不好。太太也別責怪姨娘。”

    沈夫人臉上的笑意一沉盯了芳草兩眼,眼中竟是不喜歡的神情。芳草見生母的頭埋得更低了,才知自己可能說錯了話。她看見了一張空著的椅子便坐了下來,身邊穿銀紅比甲的少女嗑了一地的瓜子殼回頭看了芳草一眼。芳草看見了一張漂亮的面孔只可惜顴骨略高了些,鼻梁上還有微微的幾點雀斑,眼睛顯得細長了些,長長的指甲被鳳仙花染得通紅,和正位置上坐著的那個夫人活脫是一個模子里出來的,芳草猜到了她的身份,這就是素素口中說的自己的二姐,閨名芳菲。

    芳菲眉毛輕輕一挑笑說著:“三妹妹可大安呢?”

    芳草先是一愣接著回答道:“謝二姐關心,好得差不多了。”

    芳菲又咯咯的笑開了:“我就說嘛三妹妹什么時候成了個病秧子,怎么風吹吹就壞了。”

    芳草還想說什么的時候,見芳菲又和她大姐芳華說話去了。芳草兩眼不住的打量著屋里陳設的器物,有好些東西她連名字也叫不上來,只是覺得好看。又心想屋里的這些寶貝若是拿回二十一世紀去定又是古董了說不定還能值不少的錢。

    芳草正百無聊賴的時候進來了一個一身麗服,身材高挑的女子,只聽得她衣裙上環佩叮當。芳華、芳菲已經離了坐,芳草也跟著起來了。女子說話的聲音極爽利:“太太,事都辦妥當了。太太要不要再過問一回呢?”

    沈夫人道:“交給你我還有什么不放心的,很好。”

    女子看見了屋里的芳草過來拉著芳草的手上下的打量:“三妹妹也大好了,我還正說讓人給三妹妹送點東西過去補補身子。倒有兩天的日子沒見著妹妹了。”

    芳草被這突如其來的關懷弄得有些無所適從,可急壞了一旁的素素。女子已經放開了芳草,芳草低下頭去心想難道這就是素素口中說的大嫂么,如今正管著家的大少奶奶。

    府里的大少奶奶娘家原是安慶伯家的千金,娘家姓曾,下人們喚她曾大奶奶。

    曾大奶奶一面和丫鬟布置飯桌,許氏也在跟前幫忙芳草本也想起身去幫忙的,但看著兩個姐姐未動也不好貿然起身。

    沈夫人又問:“奎哥兒怎樣呢?”

    曾大奶奶笑回著:“太太操心了,他好些了。如今能吃小半碗的飯,奶媽正帶著,就是還經不得風吹,等他再好些了再來給太太請安。”

    沈夫人說道:“也沒什么要緊的,孩子要緊。我見奎哥兒也還是個如意人兒,我們家的孩子不免嬌貴些。”

    這里布好了桌椅,沈夫人又派丫頭各處請去,去了半天只有杜、杜柯兩兄弟來了。芳草在飯桌上也沒看見那位所謂的父親,不過屋里人似乎都不怎么在意。用飯的時候芳草已經看不見生母的身影,心想這個時代的側室連上桌吃飯的待遇也沒有嗎,想到此處頗有些不平。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5313749_80_803-m
農家嬌寵:相公,種包子
作者 鳳知墨
  穿越成農婦,夫家窮的響叮當,娘家有錢,卻是個空殼子,沈莞看著漏風的墻壁,病弱的夫君,咬咬牙... (馬上閱讀)
1461510_80_806-m
祖訓
作者 雨久花
  她,一縷幽魂,無意間來到時空錯亂的大齊,成為李老爺的五房小妾趙姨娘的女兒,莫明其妙地代嫡姐...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田園生香:錦繡醫女
作者 蓮七七
  一朝穿越成為小農女,爺不疼,奶不愛,一家大小都是軟弱無能的愚孝之人,勸爹娘,帶姐弟,一家單... (馬上閱讀)
Sys_80_806-m
農女奮鬥記
作者 悠悠小云
  穿越成癡傻女童的楊靈兒為報答年老善良的養父母,尋機緣恢復正常,並下定決心要掙錢養家,讓老夫... (馬上閱讀)
3051357_80_804-m
嫡長女
作者 平仄客
  前世,她是吳越沈氏嫡長女。
  享盡了人間富貴:家族繁茂,權傾朝野,乃是天下第一...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