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暗諷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八月初九是沈夫人的四十大壽。中元節一過,府里便開始忙碌開了。沈夫人是誥命夫人,又是侯爵之家,來賀者也皆非福則貴。禮儀自然也多著,當家的曾大奶奶自從接了這件事以后天天忙得腳不沾地。

    許氏將那雙鞋子拿盒子裝好了,交到了芳草的手中說道:“三丫頭,還是你替我送過去吧。”

    芳草有些疑惑,看了看母親問了句:“娘為了做這個費了多少的心血怎么不親自送去?”

    許氏略笑了笑:“你拿去也是一樣。太太若有什么話你記著就是。”

    芳草有些不大樂意到上房去,上房里那些上上下下的也從沒將這邊屋里的人放在眼里。許氏仿佛看出了芳草的心事忙道:“也沒什么為難的地方,再說你也該過去問安的,不然他們又說我沒教好你。”

    芳草只好接過了盒子帶了初晴同去上房院子。臺磯上坐著兩個丫頭正在說笑也沒理她,芳草聽見了屋里的說笑聲,略遲疑了一下便跨進了門檻。原來人都不在這正屋里,芳草尋著才知道是在里間。正在猶豫的時候,初晴報道:“三姑娘過來給太太請安了。”

    沈夫人的聲音淡淡的:“進來吧。”

    初晴忙替芳草揭起了大紅銷金的繡簾,芳草捧著盒子走了進去。先是將屋里的人看了一遍謝姨娘、芳菲還有那個進門才三個月的二嫂盧二奶奶。

    芳草徑直將盒子遞到了沈夫人面前說道:“這是我娘做的鞋子送太太的壽禮。”

    沈夫人跟前的大丫鬟流霞接過了,沈夫人擺擺手也不打開看一眼。此時芳草才想起了母親辛辛苦苦做了一場,身子還落下了病,很有可能這當家主母連正眼也不瞧。芳草頗有些為母親不值忙說:“太太,難道就不看一眼么?”

    沈夫人道:“我累了,先拿去放著吧。收了那么的禮上來我哪有功夫件件都得過目呢,既然是許姨娘的心意,我領了。”她心下有些不耐煩,端過了茶碗大大的喝了兩口茶。

    芳草此時也不知是哪根筋犯了,她從流霞的手里揭開了盒蓋,取出了鞋子放進了沈夫人的懷里說道:“我知道太太穿金戴銀的對這些自然也瞧不上,可曾知道我娘為了給太太準備壽禮費了多少的心血,好不容易做好了送女兒送來,太太為何一眼也不看。”

    謝姨娘暗笑:還是個沒調教的野丫頭。盧二奶奶也一副看好戲的陣勢,芳菲也不從中勸阻。果然沈夫人也沒看那雙許氏花了許多心事做的鞋子,而是瞪著芳草,質問著她:“平日里你母親就是這樣教你的,在長輩面前也這樣的放誕無禮?”

    芳草心里自然有氣揚著下巴也不肯服輸。流霞忙來勸道:“太太別生氣,三姑娘她還小她什么也不懂得。”

    “她還小,許姨娘可不小了。難怪,下流胚子能生出什么好貨來,只怕有人生也沒人教,以后出去了沒的叫人家笑話,說我們臨安侯府里沒有家教。”沈夫人句句不客氣,連諷帶罵。

    芳草揚著的下巴低了下去,何必多此一事。沈夫人本想將那礙眼的東西給扔出去,流霞忙接了過來裝好,拿下去放好了。

    芳菲此時才來勸母親:“太太別動氣,為了這么點的小事不值得。何必呢,倘或氣壞了哪里不是正好趁了人家的愿么?”

    芳草東西送到了也不想多留,轉身便走。謝姨娘叫住了她:“三姑娘,太太還沒說讓你回去呢。”

    芳草只得背對著沈夫人等著沈夫人開口。

    沈夫人此時也覺得芳草礙眼,擺擺手說道:“去吧,離了這里我還能多活兩年。”

    芳草揭了簾子便出去了。只聽得芳菲在那里撒嬌:“太太,前兒您讓丫頭送來的那個簪子樣子不好,太老氣了,重新給我打一個吧。”

    “好,你說什么都好。”沈夫人滿口的嬌寵。

    芳草才走到了廊下迎面見流霞過來了,流霞看了芳草一眼,接著又對身旁的另一個丫頭說道:“你進去候著,若要叫我,你應一聲,我立馬就過來。”

    流霞吩咐過后拉著芳草的手到了一耳房里,隨手關上了門清芳草坐下。芳草心思靈透也猜到了流霞的用意便道:“流霞姐姐有什么要吩咐的芳草記下了。”

    流霞先對芳草道了個萬福,接著笑道:“三姑娘可大好呢?”

    芳草道:“姐姐費心,已經好了。”

    流霞也不繞圈子說道:“說來剛才三姑娘還是太莽撞了些,太太是何其尊貴的人物。這府里上上下下的都只有恭敬的份,三姑娘的做法有些不可取。”

    芳草停頓了一下說道:“謝謝姐姐教給我。”

    流霞又忙笑道:“三姑娘太客氣了,我們做奴才的哪里有資格說主子的不是呢。只是見三姑娘也是為許姨奶奶太招來這些不是。以后改改方式吧,說不定太太還能聽兩句進去。”

    芳草抬眼看了看跟前這個長了自己好幾歲的丫鬟,只見她身形苗條,烏壓壓的一頭好發,梳著清爽利落的發髻,鵝蛋臉,丹鳳眼,薄薄的櫻唇。雖說不上美人二字但也絕對的清麗秀雅,芳草對于流霞的善意提醒一一都記在了心里,她從流霞的話里沒有聽出嘲笑她奚落她的意思,這些已經很足夠了。

    流霞又說:“三姑娘放心,我一定會讓太太穿上許姨奶奶做的鞋子,也不讓姨奶奶的一片心血白費。”

    芳草感激的拉著流霞的手說:“謝謝姐姐。”

    流霞笑道:“這更不敢當了。我見那雙鞋子做得實在好,以前姨奶奶在針線上做了好幾年,的確是手藝好。”

    屋外有小丫頭說道:“流霞姐姐,太太找姐姐。”

    流霞應了一聲:“就來。”接著又和芳草說:“三姑娘也別生太太的氣,太太是那上邊的人大家都寵著,敬著這些年了早就習慣了。”

    芳草點點頭,流霞說的何曾不是正理。流霞開了門先讓芳草出去了,初晴正等著芳草。芳草又對流霞說:“謝謝姐姐。”

    流霞淡淡一笑已經去了那邊屋子。芳草和初晴便出了這正房大院。等走遠了,初晴說道:“姑娘是怎么呢,連太太也敢惹?”

    芳草回過身子和初晴說道:“好丫頭,一會兒在娘跟前不許說漏一個字。怕娘知道了又是難過。”

    初晴年紀雖小但也不糊涂:“奴婢不說,可太太屋里人多,難免就會飄到姨奶奶的耳朵里。”

    芳草嘆道:“誰說不是呢。或許年年都如此,娘早就料到了是這樣的結局。虧她還勞心勞神的做出來人家瞧也不瞧。流霞說得對,我還是太毛躁莽撞了些。只想到自己咽不下這口氣,那太太句句都罵的是娘啊。”芳草想到此處到底是意難平,又心想以她擁有二十一世紀的知識和見識也不至于在明朝的普通人家受人排擠,讓人看不起,從今往后也得做兩件事來讓他們好好瞧瞧,也堵一堵他們的嘴巴。母親失去的那部分她要替母親一一都爭回來。

    等芳草回到這些小院的時候見母親正在窗下繡著花,芳草心里不忍忙過去阻止道:“娘還做這個干嗎,一會兒又說眼睛疼。”

    許氏含著笑替女兒理了理一綹滑落下來的頭發說道:“回來了,太太有什么話沒有?”

    芳草回頭看了一眼初晴,初晴已經去別處了。芳草便撒著謊說:“太太能有什么好說的。再怎么說也是娘的一片心意,再怎么也得領娘的心意。還說娘手巧來著。”

    許氏似乎也沒放在心上,而是將繡花的繃子放到了芳草的手上說道:“你也不小了,也該學學。”

    芳草接過一看,十字繡她倒是會,可十字繡有現成的圖稿只用數格子就行算不得真正的刺繡,這個活太細了芳草怕自己做不好。

    許氏鼓勵著她:“三丫頭,也不難。我教你。”

    芳草低頭見白色的絹子上正描著一幅蓮花荷葉圖,蓮花才只做了一個花瓣,卻也栩栩如生,針腳平整得幾乎看不出來。許氏耐心的給芳草講解著怎么運針走線。

    素素端了個茶盤進來,笑說著:“后廊下的桂花開了,實在是香。”

    芳草一面做針線,一面說道:“桂花真是好東西,可以用來做糕點,又可以做茶。”

    素素忙問:“桂花如何做得茶?”

    芳草便道:“當然做得,這桂花雖小卻有許多益處藥效,不僅可以做茶還能入藥呢。”

    許氏忙問:“這些你又如何知道的?”

    芳草遲疑了一下又道:“書上看來的呀,就是三哥給我的那些書上都寫著呢。”芳草心中納罕,那些都是詩詞類的書籍哪里會記載這些,這些關于花花草草的知識她是從別處看來的。

    許氏溫和的說道:“你能讀書識字都是你三哥教你的,看來他很疼你,倒實在難得。”

    芳草唇角浮出了一絲笑意:“三哥對我好,我都知道。不是多虧他在大嫂跟前常提起我們這里的事大嫂又哪里還記得呢。”

    許氏又忙給芳草指正著手中的針法。

    芳草耐著性子做了一會兒,覺得眼澀說道:“要是我們有幾畝田,我們可以種些花花草草的日子過得簡單舒心,就是清苦一點也沒什么,好過在這里熬。”

    許氏忙說:“又說胡話了,也不知你小腦袋瓜子里整天都想的是些什么稀奇古怪的東西。”說著輕輕戳了戳芳草的額頭。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896041_80_804-m
凰嬌
作者 花羽容
  大齊公主死後重生歸來,卻依舊要重走老路,這一次要更好的守護至親和愛人。駙馬那自然要德言容功...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閨甜
作者 顏令嫵
  一朝穿越,容韞和來到了偏僻酷寒的燕北村莊,舉目四望,她只是一個和哥哥相依為命的小孤女。 ... (馬上閱讀)
1971911_80_804-m
重生之藥香
作者 希行
  棄婦顧十八娘自盡於那對新人面前,了無生意的她卻在十年前醒來。

  親人還... (馬上閱讀)
1752122_80_804-m
九全十美
作者 閑聽落花
  跌落在陌生的朝代,冷血的父親,跋扈的繼母和妹妹,上一代的恩怨輪回,逼得她只好逃之夭夭,反正... (馬上閱讀)
3144624_80_803-m
素手醫娘
作者 微漫
  前世為了能多活一天,素年久病成醫擁有一身的醫術,卻終究擋不住生命的消逝。

...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