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通竅境妖獸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強撐著站起的陳云,一開始免不了有些踉蹌,原本已經練的熟練的羅漢伏虎拳也打的歪歪扭扭的,招不成招,式不成式。伴隨著一陣陣陣痛,還沒有打完半套拳,陳云整個人就開始搖晃了起來。

    “莫心急,既然快不起來,不妨就干脆慢下來,慢一些,再慢一些,須知剛勁不可持久,柔水卻可穿石。”

    就在這個時候,七叔的聲音緩慢的從腦海中輕響了起來,仿佛帶著一股奇特的魔力一般,讓陳云整個人都不由得照著他所說的去做。

    原本剛猛迅捷的羅漢伏虎拳此刻正在被陳云用一種極為慢悠悠的姿態打了出來,每一拳,每一招都仿佛不帶絲毫力量,但一招一式卻絲毫不偏正規。

    一開始,陳云還恍恍惚惚的不知道如何,可等用這種極慢的速度打第二遍羅漢伏虎拳的時候,陳云就發現有一股溫溫的暖意從肌肉骨骼之間傳出,渾身就仿佛泡在溫泉之中一般,說不出的舒服。之前的陣痛也好,酥麻酸痛也好,都開始一點點的減輕消散。

    等第三遍羅漢伏虎拳打完之后,陳云早已經感受不到絲毫的疼痛了,渾身只有那股溫溫的暖意流淌在四肢百骸之間。

    “七叔,這太棒了,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現在一點都感覺不到疼了,渾身上下反而透著一股難以形容的舒暢感,甚至可以說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呵呵,這還是百多年前,還是你的前任武徒發現了這套拳竟然可以剛柔互換,剛勁,可以碎石破巖,柔勁可以滋養經脈。而且無論是斬魔功還是羅漢伏虎拳都是佛家功夫,一內一外,正好可以互補互惠。不過若不是你一直堅持不懈,我也不會把這法子交給你,畢竟斬魔功的危險性還是有的,更何況練到最后會是如何,就算是連我都不甚清楚。”

    “無妨,反正七叔你也說了只要是有所小成,鍛體境大圓滿就有希望,我盡力練到不能練為止,為了變強一點,無論怎樣,我都會堅持下去的的。”

    就在陳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突然一陣猛烈的狼嚎從夜色中響起,陳云一聽到這個聲音,就立刻從床上跳了起來。

    “妖獸,這是妖獸,而且還是高階妖獸的嘶吼聲。去看看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七叔的聲音也響了起來。而陳云更是已經飛快的竄了出去。

    妖獸,在設個世界并不稀奇,只要能活過一甲子的野獸,都有機會在冥冥中學會修煉的方法,若是能幸運的再活過一家子,就能成為一只最少有鍛體大成境界的妖獸。

    陳家村所附屬的秀城縣縣志里就有記載一頭妖獸下山襲人的記錄。當時整個縣里組織了數百人的隊伍圍捕獵殺,其中不乏練氣,通竅的武道高手,但是依舊是被那頭妖獸再連傷百人之后,輕松逃遁。可見妖獸之厲害。

    而此刻陳云站在樹梢之上看見的卻是一只至少有兩人多高的黑色妖狼,正帶領這至少有近百的山狼正在攻擊一群有二三十人所組合的小團隊。

    “這個時候,竟然還有人進山?”

    看見這一群人,陳云倒是顯得有些意外,荒山平日里也不是沒有大隊人馬進山的例子,荒山之中雖然兇險,但是也有不少在外罕見的草藥,每年春夏兩季也會有不少藥師雇請荒山周邊的獵戶保護然后進山采藥,但是絕對不是在冬季。

    如今陳云看見的這一伙人,約莫有二十來人,其中有一個中年男子手執一把血色短劍,抵擋著妖獸的進攻,但是也已經顯得有些疲于奔命,應接不暇了。而聽著他們互相高喊的口音,卻依稀不像是本地之人。

    “管他呢?這種閑事莫理,七叔要不我們還是回去吧。”

    雖然陳云看不出這只妖狼有多厲害,但是一股危險的感覺讓他有這掉頭直接回去的沖動。而且這些人無論進山做什么都與自己無關。自己犯不著為了這些人去拼命。只不過陳云想走,卻有人不愿意讓他就這樣輕易離開。

    “不急,這頭妖狼有些古怪,雖然只有練氣境大成的境界實力,卻硬生生將那個半步通竅境的人類武者打的無法還手,一定有古怪,那頭妖獸的身體里一定有些奇怪的好東西,陳云,我們去把它殺了,這種東西絕不能落入外人的手里。”

    “可是七叔啊……我打不過那頭妖狼啊,連你都說,這頭妖狼能將那個半步通竅境的家伙打的不能還手,我上去不是找死么?”

    “你打不過,我打得過,只要你單獨把那頭妖狼引開,就可以由我出手把那頭妖狼干掉。”

    七叔的話不由得讓陳云整個人精神一振,雖然接受七叔的教導已經半個多月了,但是陳云的確沒見過七叔出手。而且既然七叔都說可以干掉那頭妖狼,那么陳云就相信七叔是真的能把那頭妖狼干掉。

    “只不過,怎么引開那頭妖狼呢。”看著遠處已經達成一團的戰局,陳云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看見站在最后的那個女孩了么?妖狼的目標是她,看見剛才妖狼向她所處的那個方向仆過去了么?這已經是它第七次企圖突破那個手執血劍的男人的防線了。只要你能擄走那個女孩,就一定能把這頭妖狼給引開。”

    “好。”

    陳云說完這一個字后,就猛然的跳下了書堆,朝著已經變得混亂的戰圈了沖了過去。還沒有進入最核心的戰圈之中,就看見一直渾身長著漆黑長毛,唯獨背上有著一道銀痕的山狼朝著自己撲了過來。

    “我靠,是銀背狼,這群家伙有夠慘的。”利用十倍拳一招將飛撲過來的山狼原路擊飛回去,陳云的嘴里開始不由得呼喊了起來。

    銀背狼,如果可能的話,對于久住在荒山周圍的獵戶們來說,最不希望聽見就是這三個字,這三個字代表的是整個荒山里最令人不安的噩夢之一。這種渾身黑毛,唯獨背上有著一道銀色痕跡的山狼相比起普通的野狼,不僅更加高大兇狠,也更加狡猾團結。

    無論遇到多少,如果不能一次把所有的銀背狼都留下來的話,往往人還沒緩過勁,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的銀背狼就會重新把人團團圍住,如果他們打不過你,他們會圍住你,慢慢跟你耗,所以進山的獵隊無論有多少人,一旦碰上銀背狼,往往到最后能活著出山的人,屈指可數。由此可見,這幫人的確是非常倒霉,不僅遇到了強大的妖獸,還偏偏這頭妖獸是一群銀背狼的頭領。

    但陳云此刻已經有些輕微的沉浸在戰斗的節奏之中了,不得不說十倍拳這種招式,簡單好用,特別是在這種對付普通猛獸的時候,往往只需要發揮出三倍的力量,就能保證將一匹銀背狼遠遠的擊飛出去。而被擊中的銀背狼通常都沒有繼續活下去的可能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836396_21_8-m
修羅帝尊
作者 孤單地飛
  少年石皓,反奪舍無上強者,得無盡功法、武技、陣法、丹術、符術等祕傳,開啟了傳奇之路。(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