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被拒婚的女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抬進來,快!”管家路奇催促著幾個仆人,雙手不安地搓著,腳步卻不敢緩慢。

    一群人飛快地向著櫻桃莊園進去,中間簇擁著一個黑發的少女,面色青腫淤血,正在昏迷中,不知道是死是活。

    周圍的人見這陣勢,都紛紛露出驚奇之色,這進去的,分明是傳聞中的海涅因家的大小姐,這位平日里嬌蠻的少女,不四處作惡,怎么要人給抬進去了?

    “是報應吧……”人群中不知道誰嘀咕了一聲,于是有人附和,瞬間傳開。

    “誰叫她平日里總是盛氣凌人地欺負平民家的人,稍微漂亮的男孩子都給要了去。”

    “伯爵的女兒,在咱們紫夜鎮作威作福,不知道這次踢到了什么鐵板,哈哈哈。”只有幸災樂禍的嘲笑,卻沒有一個覺得這個僅僅十四歲的女孩子,突然變成了這副模樣有什么可以同情的,想來,這位伯爵家的女兒真是臭名昭著。

    路奇的面上卻不敢露出絲毫嘲笑,雖然伯爵大人對這位女兒很是頭疼,甚至已經下達了“管她是死是活”這樣的話,但是他可不能認真,畢竟,那是去世的伯爵夫人生前萬般寵愛的女兒,而伯爵夫人是羅切爾伯爵的一生摯愛。

    雖然這個大小姐人品非常不好,口碑也差到極點,更不得伯爵大人的喜歡,但是她是伯爵大人的女兒。

    顧落落只覺得全身都痛,像是被人狠狠揍了一頓,一路搖搖晃晃地像是乘船,這會兒終于安定了。她來不及舒一口氣,因為她實在是太難受了,眼睛腫脹得厲害,只能睜開一條縫隙。

    朦朦朧朧地,只能判斷這是一個房間,很大,她貌似躺在一張大床上,底下很柔軟,鋪了厚厚的棉被,房間里有好聞的花香味。

    這是在哪兒呢?我為什么被人打成豬頭了?她費力地抬起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抽了口涼氣,嘿,真疼!

    她的記憶只停留在教堂里,和神父爭吵了起來,之后對著上帝罵了半天,突然間金光一閃,出現一位絡腮胡子的大叔,怒氣沖沖地對她說了一堆嘰里呱啦的語言,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又給我闖禍了?太不省心了,她怎么沒有因為羞愧而死!”激動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帶著深沉的怒意,簡直想要將一切碾碎。

    “還看什么看,直接讓她這么死了算了!”聲音繼續低吼。

    “我羅切爾海涅因怎么會有這樣的女兒,要是莉莉亞知道我們的女兒變成了這個樣子,一定也會和我一樣憤怒。”聲音繼續表達著他的憤怒。

    “我的伯爵大人,可是她是夫人臨終前唯一放心不下的。”另一個聲音,略顯蒼老,說話和緩許多。

    那位伯爵大人似乎覺得稍稍發泄出去了,沉悶了一會兒,“砰”地打開門,指揮著幾位醫官,泄氣道:“去看看,死了沒有。”

    管家路奇嘴角一抽,看來這次伯爵大人真是氣憤到了極點了。他看了看躺在床上遍身傷痕的大小姐,只能嘆了一口氣,這事,也怪大小姐不爭氣。

    幾個醫官將她的身體狀況檢查了一遍,她卻不敢就這么醒來,明顯,這位伯爵大人還在氣頭上,現在要是醒轉過來,肯定挨批。她心中這樣盤算著,不由地好奇起來被上帝帶來了什么地方,她現在的身份貌似是伯爵的女兒,哇,賺了。

    她是孤兒院長大的,今年二十五歲,高中畢業后就進入教堂工作,無父無母,無依無靠,閑暇時候就看網絡小說,一心想著自己也能穿越一次就好了,沒想到和上帝對罵了半個小時,就這樣被上帝扔來了這里。

    可是變成了伯爵的女兒,不是很好嗎?上帝難道不會因為她罵他而生氣嗎?雖然這個伯爵父親有點兇,好像不太待見他,三句話里面兩句話叫她去死。

    她算是聽明白了,目前那位蒼老的聲音的人似乎還是護著她的。

    “怎么樣,還活著嗎?”

    醫官的手一抖,答道:“伯爵大人,大小姐性命無憂。”

    雖然對這個女兒很不滿,羅切爾伯爵還是松了一口氣,若是她的女兒現在就死了她還真沒法對死去的妻子交代。

    “哼。”他還是冷哼一聲,代表他余怒未消。

    管家路奇道:“伯爵大人,那和杰拉特家族的事情要怎么辦?”

    說到這個,羅切爾剛剛消下去的火氣又蹭蹭蹭地冒上來:“怎么辦,能怎么辦,杰拉特家是一等伯爵,本來她就是厚著臉皮去求親,結果被打出來了,這下我的臉全部給丟光了。”

    求親?這女孩子還真是大膽,這個國家難道女孩子主動上門提親也可以?被打了,結果還被打得這么慘,可憐她這個重生的人啊……

    “杰拉特家的管家將人趕出來的,曼斯少爺向來是咱們松蘭平原數一數二的優秀男子,那一幫貴族家的小姐都想與他結親,于是大小姐就被打了。”

    嫉妒,女人紅果果的嫉妒啊,果然不能得罪女人,看來那位求親的對象曼斯少爺是有著兇猛的護草使者的。

    可是她前身也真夠自信的,去覬覦那位遠近聞名的名草,難道自己是天仙一樣的美女?哇,又賺了。

    顧落落一動不動地聽著對話,從中分析信息,困難雖然多,不過她不是吃素的,有膽子罵上帝,自然有信心在新的環境生存下去。

    迷迷糊糊地,她沉睡了過去,期間有人進進出出地給她涂藥換衣服,她都很配合,也沒有打算就這么醒過來。等到她再次醒轉,窗外一輪月光照進來,已經是深夜了。

    門突然發出一聲細微的響聲,顧落落嚇了一跳,睜大眼睛看著門口。

    門開了一跳縫隙,伸進來一只小小的手,然后邁進來一條小腿,之后露出一張男孩子的臉。

    顧落落死死地盯著他,這是什么情況?

    那小男孩看見睜開眼睛的顧落落,反而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謹慎地合上門,然后小跑著騰地一下爬到了她寬大到奢侈的床上。

    “姐姐,聽說你受傷了。”小男孩一邊說一邊上下其手,翻看她的傷勢,問道,“疼不疼?”

    原來是她弟弟啊,怎么會這樣詭異地進門,在自己家里也像是做小偷似的。

    “疼,當然疼了,要不你被打一頓試試?”這會兒看見這小男孩關切的眼神,顧落落笑了,抬起手摸了摸他的頭,淺栗色的短發很柔順。

    男孩低著頭失落道:“姐姐,對不起。”

    顧落落不明所以:“什么?”

    “要是我能夠再長大一點,我就能夠保護你了,我和老師學習武技,一定能夠打敗曼斯杰拉特。”

    面前的男孩不過七八歲,眼神卻很真摯,顧落落不禁心中一動,一陣溫暖。

    沒想到被父親罵得如此凄慘,弟弟卻很關心她,還不錯,至少前身的人品沒有爛到骨子里。

    顧落落和小男孩一起躺在床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小男孩一雙眼睛忽而一變,說道:“姐姐,你居然不想報仇?”

    這個可得從長計議,她先得掌握伯爵家的情況和那些人的情況吧,魯莽的話只會重新挨揍一次。

    “不是不報,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什么是君子?”

    “哦,就是有志氣有理想的人。”

    “姐姐,你說話比以前有趣了。”

    “嘿,是嗎?那你喜歡和這樣的我說話嗎?”

    小男孩笑了笑:“我當然喜歡姐姐啦。”

    一個小時之后,男孩卻從床上坐起來,對著顧落落道:“我得走了,我明天再來看你。”看著小家伙躡手躡腳地原路返回,顧落落一句話噎著,你干嘛像是最賊似的?

    沒想到來到異世的第一個夜晚,卻是和前身的弟弟說話,顧落落輕微活動了一下身子,又齜牙咧嘴的疼,只能認命地睡覺了。

    第二天一大早,又有女仆進來換藥了,顧落落裝模作樣地醒過來,眼睛終于能睜開半個了。那女仆飛快地跑去找醫官,這會兒進來的卻是一個白胡子的老頭,帶著半片月牙形的眼睛,一邊走路一邊打瞌睡。

    “哦,沒什么事,閉上眼睛。”老頭耷拉著眼皮,做了一個讓顧落落躺回去的動作。

    只見眼前金色的光暈一閃,顧落落渾身舒爽,渾身上下的皮肉也漸漸好轉,片刻之間就恢復了傷勢。

    顧落落的腦袋里只剩下兩個字:神奇!

    “這是魔法嗎?”顧落落簡直想要興奮地大叫。

    老頭只抬了抬眼,說道:“大驚小怪,只不過初等的治愈魔法罷了,伯爵家的小姐難道連這一點都不知道嗎?”

    顧落落哪里會知道這些,她突然被扔過來這個世界,簡直是一片空白,如今看見魔法這等神奇的事情,怎么會不驚喜?

    “怎么今天才來請我?”老頭有些詫異地看著女仆。

    那女仆卻是不敢說什么,輕聲道:“是伯爵大人的意思。”

    顧落落聽明白了,她的父親大人是故意懲罰她,不然只要初等魔法可以治愈的事情,怎么會拖到第二天早上。

    ……………………………………………………………………………………

    新書首發,請給力支持~撒花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295595_86_869-m
末世茗薇
作者 之吾
  她以為她已經死去,睜開眼睛,她卻回到了16歲生日的那一天。   從此,一切都重新來過,從... (馬上閱讀)
Sys_86_862-m
與末世有個約會
作者 圣蘿香
  有點迷糊,有點小自私,愛美食,也愛惹禍。   這就是她!   一個父母雙亡的小‘農’女。 ... (馬上閱讀)
2059013_80_804-m
天字醫號
作者 圓不破
  聖上只是偶感風寒,太后不用擔心。
  太后疑惑:皇上不是閃了腰嗎?
 ...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宗室嫡女
作者 朱紅色的窗
  重生為宗室之女,   王府人口簡單,親娘持家有道,   護她一世榮華不成問題。   一朝進... (馬上閱讀)
127200_80_806-m
黯鄉魂
作者 張廉
  我真的,真的,真的只是個過路的,可是為什麼老天爺如此「厚愛」我?是她們要穿越又不是我要。天...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