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妙可就是在那個時候走進了他的視線。大三那一年,他是校刊和社會幾份雜志的自由撰稿人,是校園歌手,他熱愛旅行,熱衷于做一名驢友,他每天奔波于圖書館和宿舍,奔波于編輯室和舞臺,奔波于家教和工地,他刻意安排了復雜的生活環境來錘煉自己。

    那時候他是校園的一道風景線,他有著深邃堅韌的目光,他有著充滿朝氣和陽光的活力。妙可來自上海,一個普通工薪階層的孩子,相比江南女孩的文弱秀美,她的身上多了一份清新的脫俗,她的生活里愛恨分明,弛張有度,少了一份都市女孩的矯揉造作。

    文學的浪漫和它獨特的內涵,總是成為許多男女之間的紅線。年輕的張揚和妙可自然也不例外,相同的愛好使她不知不覺中和張揚走到了一起,他們一起為校刊撰稿,一起戶外爬山,一起舉辦校園歌會,默契和理解在他們身上完美的演繹詮釋著。

    可他們很理性,還沒有捅破那層紙,他們相約,等他們長大成熟,能給予對方一份愛情承諾的時候,就認真考慮這件事。直到畢業的時候,盡管心中充滿了萬般難舍,可是誰也沒有說出讓對方留下來,這是因為他們明白自己還沒有做好對對方的愛情承諾。

    實際上,學校的那些時刻,他們還沒有相戀,他們克制了心中那種沖動的壓抑,正是因為他們太愛對方,不想頃刻間讓對方失去,再接受那份煎熬和折磨,所以他們不曾提出來,可是在他們的內心深處,他們已經愛過了,那是一種大義的愛,沒有卿卿我我,甜言蜜語,卻倒也有花前月下,周末假日的相聚。

    他們曾經暫時把對方當做知己一樣看待,以真正的朋友相待,或許對他們來說,只是少了身體上的擁抱和接觸,少了言語上的對愛情的承諾,他們彼此是為了對方而堅守著自己的那份純情,直到畢業兩年的時間,才把他拿了出來,讓社會來洗禮。

    如今看來,這才是真愛,是因為愛的太深,所以才顯得很淺,是因為定義太高,所以看似很淡。正如今天她留在了亞丁灣那一片海域,可他仍然感覺她活著一樣,他們的愛情已然到了一個常人不能企及的高度,她永遠在他的心目中活著,活的清晰生動。

    在她走后的許多時日里,他跟人說起她,還是有說有笑,有生氣有惋惜,跟平常一樣,他演繹出了一種她還在這個世上一樣的錯覺。不明白的人以為他冷酷,看著他沒有悲傷,他如若沒有相愛過一樣的淡定。可只有他知道,只有母親和姐姐知道,只有妙可的靈魂知道,他的心是被亞丁灣的驕陽撕裂了又用母親的乳汁融合了的,這誰曾想到,如此年輕的生命又要承受上天如此的厚待

    張揚畢業后踐行了他的諾言,他要回到母親身邊彌補他對母親的虧欠,盡管母親極力贊成他去外面更廣闊的天地。

    畢業分手的那天,北京火車站,兩人拖著行李一路少言寡語。他不敢直面她略帶哀怨的目光,他也不知道該怎樣給她一個承諾,他怕自己會食言,與其這樣,倒不如不給。關于未來他征求了妙可的意見,兩人都有點茫然,生活不是他們自己可以安排了的,只能說靠自己的奮斗慢慢的去爭取。

    后來,在候車室等待的時候,妙可打破了沉默:“我會等你的,等到我不想再嫁的時候。”妙可的語氣很淡,好似無心的一說。

    “不要難為自己了,如果能遇到合適的就考慮吧,我們前面的路還是未知,我不能給你承諾。”

    “不,我不要承諾,誰都無法承諾,因為生命總是變化的,不會因為人的意志而改變。”

    “所以說如果有機會,就考慮你自己吧,別委屈了自己。”

    “不,最少給我自己一個期限,不用數字衡量的期限,就等到我不想嫁人的那天吧,到那個時候我就找個人結婚,而不是嫁人,因為我不想嫁人了,就為了婚姻而生存吧。”

    妙可揚起了眉毛,雙眼飽含深情,這是她的愛情邏輯,不想嫁人了干嘛要去結婚,對面的愛人,你能聽得懂嗎,除了你再不會有真愛,或許會有婚姻,可那不是愛情。你會明白我的心思嗎?

    這句話承載了多么重的分量,聽的張揚心里一陣酸楚。他何嘗不會明白,他們雖然沒有愛的山盟海誓,天荒地老,可是他們心里比誰都清楚,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像她們兩人一樣,能帶給對方心靈的共鳴,給夠做到靈魂的水**融,他們只是少了一句世俗的語言罷了。

    火車開動了,車窗外的妙可淚眼婆娑,她強咬著牙齒控制著淚水,車內的張揚亦是淚水模糊了視線,他剛剛構建起來的堅強又崩潰了,他無法做到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陽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艷影,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搖;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間,沉淀著彩虹似的夢。

    尋夢?撐一支長篙,向青草更青處漫溯;滿載一船星輝,在星輝斑斕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別離的笙簫;夏蟲也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

    就讓徐志摩的這首《再別康橋》為君送別吧。

    他還是回去了,回到家鄉做了一名高中老師。初入社會的殘酷和人情的冷漠,使他沒有了清晰的目標,就這樣呆在母親的身邊很安全。可他也并不踏實,遠在上海,那個繁華的大都市,有一個癡情的姑娘,在他們人生即將分道揚鑣的時候,給了他一根繩索,將他們又拴在了一起。

    一晃兩年過去了,小城的生活已經磨去了他身上大部分棱角,挫敗了他曾經外露的鋒芒和銳氣,他平靜的往返于學校和母親的身邊,盡管他沒有放棄文學,沒有放棄戶外,可他有了責任,對學子們的負責。

    這些時間妙可和他保持著不溫不熱的聯系,他們時常會在網絡上看到對方的模樣,也常在一起談論著文學,新聞,他會經常寫些有趣的文字發過去,由她帶他在自己的報社發表出去,她也會經常把完不成的功課交給他來幫忙,他們還是像學校時的那樣互相幫助著,互相依賴著。

    偶爾她會淡淡的問一句:“阿姨給你介紹了對象沒有啊,要是有,去見見吧,找個媳婦也好照顧你們的生活。”

    看似平靜,卻在刺痛了他的心,他知道,她這是在要他一個明確的態度,他到底該怎么做,放棄這兩年來的一切努力,跟著她去重新做起,還是忘了她,在這里陪伴著母親過完一生。他無法選擇,他有太多的苦楚和矛盾。

    在上海,有他的愛情,除了她此生不再會遇到的女子,也有自己的夢想,一個新聞記者的夢想。就在這潛伏的兩年里,他無數遍的思索,我到底想要什么,要在這里教書一輩子嗎,這曾是他想要的,他不能從這里體會到生命的樂趣和價值,活的行尸走肉般的。

    或許再過幾年,在這小城結了婚,生了子,他就不會再這樣想了,他會安穩于他的現狀,不會滋生那么多古怪的念頭,什么是理想啊,只當做是曾經的一種幻想罷了,有多少人能實現理想呢,能按自己的所想活著呢,就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了吧。

    不,我不能這樣,想起妙可那隱忍著相思的眼神,他的心里一陣抽搐,想起他們曾經描繪的理想藍圖,心里莫名的悲壯,他不能這樣呆在這里一生,不能。

    母親現在有姐姐在身邊,她可以代他照顧她,這一點母親也說過,姐姐也說過,他們都很寬容,知道他的心不在這里,這樣因為家庭束縛了他,在今后的人生中會讓他們大家都不安心的。

    當那晚他在網絡上跟妙可說了他的決定的時候,他看見了視頻里那個女孩呆住了,她呆了片刻,才猛然驚醒過來,放聲大哭:

    “你討厭,我恨你,我恨你……”

    看著妙可滿臉四溢的淚水,張揚才徹底的明白她愛他有多深,她一直在壓抑著自己的感情,封鎖著自己的愛情,從他們分開的兩年多的時間里,她一直隱忍著自己,她在等待著她的愛情,等待著他的這個決定。

    她也曾想過,或許此生是等不到他了,他是不屬于她的,他或許是屬于他的母親的,因為他的母親為他受了那么多的苦難,相比來說,她又做了些什么呢。

    她有時候感覺自己很可憐,固執的要命,他固執到不會正眼看一看身邊其他的男生,因為她已經將心封閉,除非是他來開啟,不然就讓它荒蕪,等到長滿草芥的時候,隨便找個男人結婚算了。

    沒有山盟海誓,也沒有地老天荒。在他們的心里,所承載的比那些更為深重,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墨守著他們的愛情。終于開花了,釋放了,那一刻,妙可肆虐的哭泣著,她是愛情的守護者,一直在扮演一個等待的角色,她所有兩年來所受的委屈頃刻間爆發了,她甚至很佩服自己,在這物欲橫流的現代生活中,在這燈紅酒綠,充滿曖昧的上海,她堅持下來了。或許她快要支撐不住了,在她即將崩潰的時候,那個壞蛋終于開竅了,終于點了他那高貴的頭顱。

    一切如愿,就在在那個寒冷下雪的冬天,張揚告別了母親和姐姐,告別了他的學生們,告別了他過去一切的迂腐,從千里之外的大漠城市出發,懷揣著愛情和理想,一路駛往上海。那里有他的愛情,有他的理想,在向他招手。

    后來在上海的一切充滿了溫馨,有她的幫助,也主要是憑他自己的努力,他進入了新聞戰線,和她一同戰斗。他的勤奮和智慧,他的堅韌和執著,讓他的事業有了新的高度。在這里他如魚得水,找到了自己事業的起點,也找到了愛情的歸宿。

    直到妙可因為他走了,永遠離開了上海,留在了非洲亞丁灣的那片海域,他還是無悔于自己的選擇,無悔于跟妙可之間的那個約定,只是每每想起的時候,心里是那么微微的痛,痛的無法呼吸。

    這種感覺不再是飄渺的,是如此真實,每次閉上眼,亞丁灣碧浪滔天的一幕就出現在他的腦海中,他仿佛看見“遠洋號”漸漸沉入海中,仿佛聽見了妙可無助哭喊的聲音。那聲音填滿了他的耳朵,痛了他的心靈。想起當人面對著自然災害的時候,竟然顯得如此的微弱可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0076_20096-m
愛情與王冠
作者 月意
  英王亨利八世的王后凱瑟琳.霍華德婚后有外遇,背叛了國王,被砍頭,國王大受刺激,亨利八世勒令...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