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2009年3月的某一天夜晚,印度洋亞丁灣海域風平浪靜,海水拍打著浪花,發出永恒不變的節奏。懸掛亞洲某國國旗的“海航號”貨輪滿載汽車和電子產品從亞丁灣駛過,令他們感到安心的是不到一百海里之外有他們國的軍艦在護送著另外兩艘其他貨船經過。這樣也是頭尾相應,能同時保護兩只船只或是船隊經過。

    凌晨4時許,從亞丁灣海域西南方向駛來一只大船,駛向“海航號”。這是海盜集團“亞丁灣戰神”于去年購置的”鯊魚號”母船。他們以大船作掩護,在海上不為人注意,當遇到合適的目標的時候,就放下快艇,快速出擊。

    這次海盜侯賽因和同伙杰瑪等一行十四人,接到頭目命令,今天夜里有行動。早在白日里,“亞丁灣戰神”就派出了偵察員,在母船的掩護下,遙望過往船只,選擇目標進行跟蹤,等到夜里下手。

    這次他們盯上了“海航號”,格外激動,想起幾日來的苦守一無所獲,讓他們備受失落,這次遇見了目標,就像是獵手守到了獵物一樣的興奮。

    正當擔任警戒的值班船員正在判斷大船來歷的時候,大船四周放下了四艘小艇,一看便知,是海盜的快艇。

    “滴滴滴……”一時間警鈴大作。

    值班人員緊急報告船長:“東南方向不到十海里的方位,有海盜出現,共有母船一只,沖鋒艇四艘,已經朝我船方向駛來。”

    “緊急集合,啟動應急方案,大家不要驚慌。”船長迅即下達命令。一部分船員雖然正處在凌晨的睡夢中,但他們事先經過訓練和安排,均和衣而睡,此時警鈴響作后他們一骨碌爬起了,立刻投入戰斗。

    所有船員緊急集合,穿上防彈背心,戴上頭盔,準備好自制的火器,消防水槍,探照燈,對準來犯的海盜。同時船長緊急報告身后不遠處的本國軍艦,請求支援。

    十多分鐘后,海盜的快艇已靠近了“海航號”,海盜們在距離100米處向“海航號”上空射擊。船長下令加大航速,以“之”字航行擺脫海盜追逐。同時,組織所有船員集中于后甲板,隨時阻止海盜登船。在快艇接近并鳴槍后,“海航號”向快艇方向發射救生信號彈兩枚,示警驅離。

    仇恨的海盜們哪里肯放過這次機會,可他們也感覺到貨輪上做了充分的準備,這次行動恐怕不易。登船行動開始,火力掩護下,小艇已經靠近了貨船,由杰瑪及其他人的火力掩護,侯賽因和三個同伴負責登船。

    一陣機槍掃射中,侯賽因用端頭掛了鐵鉤的繩索拋向了“海航號”船舷上,緊緊的扣住了欄桿,他開始雙手往上攀,其他同伴也跟他同步進行,他們要同時登船,這樣才能增加成功的幾率。

    就在海盜們機槍稍微停歇的一秒鐘空隙里,幾名“海航號”船員冒著生命危險向船外投擲了自制的啤酒瓶炸彈,有兩個分別落在了東邊和西邊的兩艘小艇上,砰然爆炸。雖然這些土炸彈威力不大,但也驚得掩護的槍手一聲冷汗,他們下意識的躲避著,有一個被爆炸飛起的玻璃碎片傷了手指,疼的“咿呀”直叫,并大罵著,這間隙里,掩護的火力有了停頓,給了“海航號”船員可乘之機,他們拿出了消防水槍,架在船舷上向小艇一頓猛射,

    高壓水槍高速噴出了一大片水舌,襲向四周的小艇,艇上的有些海盜冷不防被水舌打倒,小艇也搖晃的厲害,正吊在繩索上登船的侯賽因和其他同伴們,一看失去了火力掩護,也知道登船無望,索性順著繩索溜了下來。

    可水槍濺起的一大片水霧,也遮擋住了進攻船員們的視線,他們看不清下面的海盜,只是憑著前面看到的方位一陣掃射,有一位海盜在乘著水霧掠過頭頂的片刻,扛起了便攜式火箭彈,對著船舷上發射了出去。

    “砰”的一聲爆炸過后,西邊船舷上的水霧改變了方向,噴向了“海航號”甲板上,持著水槍的年輕船員被火箭彈打碎的船舷碎片掃中,倒了下去,一時間其他幾面的進攻船員傻眼了,他們沒有想到海盜會用如此先進的武器。

    “快撤,撤進來,不要靠近船舷。”船長見狀,知道海盜們發怒了,此時千萬不能讓船員冒著生命危險接近船舷去攻擊敵人。他們只能退守甲板,方為上策。

    “噠噠噠…”緊接著,海盜們的機槍聲又起,他們發怒了,發動起了第二輪攻擊。這回“海航號”的船員們不敢貿然主動攻擊了,場面一下子失去了控制。

    侯賽因的頭還沒探出船舷,他一手舉起了機槍,對著船員的頭頂一陣盲射,船員們紛紛俯下身子,爬在甲板上躲避著槍子的襲擊。這當兒侯賽因和他的其他三個同伴們已經登船,手持著機槍從四面對著甲板上所有的人。

    “……”海盜們操著索馬里語叫嚷著,打著手勢,意思讓所有的人舉起雙手,站成一排,就像面對俘虜一樣。后面小艇上所有的海盜被剛才的反抗所激怒,將小艇托了掛鉤栓在“海航號”上,他們則全部登上了“海航號”甲板上,這回他們帶著報復的勝利,想要看看到底是些什么人,膽敢如此抵抗,他們從來不會退縮,只會更加激發他們的斗志。

    甲板上,所有的船員站成一排,背對著海盜,舉起了雙手,由兩個海盜持槍看管。侯賽因和其他九名同伴已經陸續進艙,檢查艙內是否有人,在駕駛艙內他們發現了兩名操作的船員,在確信沒有任何威脅后,他們嘰里呱啦比劃著,讓船員駕駛船只開往他們指定的方向。

    亞丁灣海域,距離“海航號”不遠處的本國軍艦接到求救信號后,立即加大航速奔赴“海航號”的方向。行進過程中,他們向“海航號”發出聯系信號,從“海航號”的回復中他們得知船員們正在抵抗海盜的進攻,只要他們能堅持幾十分鐘,軍艦就可以趕到。

    軍艦一面趕往“海航號”,一面派出了直升飛機快速出動。數十分鐘后,直升飛機已經飛抵“海航號”上空,從空中俯瞰,甲板上兩名身著海盜服裝,持著槍支的男子,對著一大群的船員們,船員們顯然已經失去了抵抗能力,雙手抱頭下蹲著。貨輪外的船側停靠著四艘小艇,艇上沒有人。

    根據判斷,“海航號”已經被海盜控制,小艇上的海盜全部登船,除了留在甲板上的兩名海盜外,其他海盜已經進艙,此時乘著海盜剛剛攻上去的時機,發動突然襲擊,極有可能解救留在甲板上的船員。決策已經形成,經向軍艦指揮官請求同意,直升機內兩名阻擊手遠遠瞄上了甲板上的兩名海盜。

    “砰、砰”兩聲槍響過后,甲板上的兩名海盜躺下了,直升機瞬間加速飛往“海航號”,直升機內的戰士已經做好了向船艙口方位射擊的準備。

    船艙內的海盜正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他們哼著小調,擺弄著船艙里的物品。突然聽到槍響,海盜們大驚,侯賽因心中一陣驚慌,道聲不好,立刻就要出艙,他那舉槍的右手剛一探出艙口,從空中傳來一陣機槍的掃射。他趕忙縮了回去,不好了,他們有了空中支援。

    頃刻間,直升飛機已經飛至“海航號”上空,十幾名海軍戰士們順著繩索從天而降,兩名戰士迅速引導甲板上的船員躲避至比較隱蔽的地方。其他的海軍戰士,迅速向艙口包圍,形成合圍之勢。

    船艙內,侯賽因及同伴們此刻已被包圍,眼看即將成功的行動瞬間扭轉了趨勢,這次是他們九人被圍困,他們深知海軍直升機的火力裝置,是他們所不能比擬的。有些海盜被激怒了,大聲的叫嚷著要沖出去,被侯賽因攔住了,兩個海盜抓來船艙里剩下的兩名船員,要挾持著這兩個人質出艙,這也倒不失為一個脫身的辦法,他們無論如何要做最后的嘗試。

    一名海盜押著人質向船艙口靠近,人質的頭探出了艙口,這也是在海軍戰士的意料之中。他們從船長處得知,艙內還有兩名操作的人員,他們此刻肯定被海盜所控制。他們也正是擔心海盜們以他們做人質,來沖出包圍圈。如果能確保人質的安全,最底線是讓海盜們脫逃,如果能抓獲或是擊斃海盜也是最好不過。

    人質船員多半個身子探出了甲板,眼看就要登上甲板,押他的那個海盜突然膽怯了,隨著他的思維遲疑,他的身體也停頓了一下,跟人質保持了多半米的距離。可就在這空兒,那名人質船員在前腳探出甲板的時候突然間撒腿就跑,一時間那個海盜也慌了手腳,持槍一頓亂射,慌亂之中沒有射中人質,倒引來了海軍戰士的一次猛烈的還擊,他趕忙把頭縮回了艙口。

    這次讓人質脫逃,大大打擊了海盜們的信心,失職的海盜惱羞成怒,丟了人質,差點被人家的還擊射中他自己,他咆哮著,回過頭就朝著剩下的那個人質船員開了一槍。

    可憐那名船員就那樣倒在血泊中,那驚恐的雙眼大睜著。侯賽因還來不及制止同伴,人質就被擊斃了,這下他們手中沒有任何籌碼了,沒有可以和對方武裝戰士抗衡的資本了。所有剩下的海盜們紛紛表示對開槍的同伴的不滿,是他的草率將大家帶入萬劫不復的困境。

    這下他們死定了,想起這些,侯賽因和同伴們心頭掠過一陣悲哀,盡管他們早知道他們所作的是在刀口上舔血的營生,可還是感到絕望,絕望的不是自己的生命,而是家里的親人。對侯賽因來說,家里還有三個孩子和老婆,尤其大女兒和他感情很深,他特別的喜愛。他這樣走了,留下他們四個人,在這戰火紛飛的索馬里,他們今后怎么生活。

    此時此刻,在大多被圍困的海盜心中,都是和侯賽因一樣的想法。他們都有家室,有妻兒父母,想到他自己死后她們的親人孤苦伶仃,無依無靠,他們的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悲哀。不,他們不能死,他們要爭取最大的機會活著,只要這次不死,以后就會見到家人,就會和他們團聚。

    強烈的求生愿望在每個海盜的心中蔓延,經過激烈的掙扎,他們最終達成了妥協,向外面的“敵人”投降。由于語言不通,他們不能交流,最終決定先把武器從艙口扔出去,然后舉起雙手一個個走出船艙。

    就在海軍戰士決定要從艙口突擊沖進去的時候,船艙的艙口扔出來一把機槍,兩把,三把,共扔出來九把,緊接著升出了一雙黝黑的手,后面的九個海盜依次舉著雙手走了出來。這樣出乎戰士們的意外,投降了,海盜們投降了,他們一陣驚喜,沒有費什么周折,他們就投降了。可按說船艙內還有一名船員,怎么沒有出來。

    海盜們全部出來,雙手抱頭,蹲在了甲板上,一些海軍戰士立刻進艙,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船員,他們痛苦的閉上了雙眼。這些殘忍的海盜啊,他們殺死一名船員猶如踩死一只螞蟻一般,他們的血腥的手段,讓每一個解救的戰士和活著的船員們為之動容。

    這次劫船事件,“海航號”死了一名船員,被火箭彈傷了一名,而海盜組織“亞丁灣戰神”共死了兩名成員,被逮捕九名。對“海航號”來說,獲得了巨大勝利,更重要的是他們抓獲了九名海盜,這在此前是沒有過的。他們要將抓獲的海盜押至本國國內接受審判,讓他們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當“亞丁灣戰神”的母船看見某國軍艦駛來的時候,天色漸亮,東方已然發白,而自己派出的四艘小艇及十一個成員卻到現在還沒了音訊,直覺告訴他們,這次出事了,留守母船的成員一面報告組織頭目,一面向回撤離,再遲些恐怕連母船也一并被人家抓獲。

    當日,世界各國的電視新聞里,出現了這則令人振奮的消息:海盜組織“亞丁灣戰神”在亞丁灣海域劫持“海航號”過程中,被海軍戰士擊斃兩人,抓獲九人,“海航號”船員死亡一名,重傷一名。“海航號”貨輪目前狀態良好,已在軍艦的護航下正常開往目的地。

    這條消息在次日已傳遍全世界的任何角落,人們對海盜的猖獗和肆虐充滿了深深的憎恨,他們多么希望正義的力量能夠壓制那些邪惡的海盜們,多么希望那些被抓獲的海盜能夠接受審判,接受他們該有的懲罰。

    侯賽因和他的同伴一行九人,被某國軍艦押往中亞,在那里他們換飛機飛往某國國內。在此期間,他們受到了某國軍方戰俘的待遇,倒是吃的也比他們國內的好,睡的也安穩,更重要的是他們感覺自己還活著,只有活著他們就有機會再見到他們的親人,他們相信他們只是被押回某國一段時間,很快會被釋放回國的。他們只是殺死了一名人質,況且受到懲罰的只會是那個開了槍的同伴,其他的人不會收到重罰的。

    可他們這次錯了,盡管他們還活著,盡管他們中其他的人沒有殺人,可是他們的行為是強盜,他們在劫持,而不是在做善舉。他們已經樹立起了全世界的人們為敵,他們的命運現在在某國的軍方手里,他們不會輕易的放走他們的,面對著他們的是某國國內的審判。

    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法律規定,本國法律是不適用于外國公民的,像抓獲的海盜一般是可以交由國際刑事法庭審批的,再者從管轄地原則來說,如果海盜是在國際公海上進行海盜行為的話,國際刑事法院是有這個權利去處理的。

    但某國大檢查廳官員此前曾經表示說,把擁有外國國籍的海盜押回國內調查,并依照國內法來進行懲處,在法律上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因為某國刑法第6條規定說可以處罰在境外以我國國民為對象進行犯罪的外國嫌疑人。因為海盜打死并重傷了我國船員,這樣以來,侯賽因等九名被抓獲的海盜接受他們國家的法律審判是合理合法的了。

    國際社會上一些輿論也認為,雖然海盜劫船行為是屬于犯罪行為,但他們本來是非洲的普通百姓,是因為貧窮不得已才去劫掠船只,他們本意也是不想殺人的,或者說他們大多數人都只是為了求財,沒有殺人的根本動機,所以應該交索馬里本國審判,或是由聯合國國際法庭審判,這樣也顯得合理些。如果接受某國國內審判,很有可能他們被處以極刑,這樣也違背人道主義精神。

    某國的強硬做法在他們自己國內有著法律支撐,還有最關鍵的一點是海盜是在“海航號”上實施劫船行為是被捕的,并且海盜還殺害了一名船員,已經構成了犯罪結果。也就可以說是海盜等同于在他國的“領土”上了犯罪了。

    根據某國憲法規定,索馬里海盜侯賽因及其同伙一行九人,在貨輪“海航號”上劫持殺害船員一人,重傷一人,嚴重侵犯了他國國民的人身安全和自由,據此處以侯賽因二十年監禁,其他從犯均從十幾年到二十年監禁不等。審判之后立即收押至漢城監獄執行。

    從此,這幫倒霉的海盜們過上了異國的牢獄生活,他們的后半生大多的時間就要在這里度過了。他們不擔心今后在這里的監獄生活,倒是很享受這種比國內普通百姓生活還要優越的住宿飲食條件,只是他們的親人們,離開了他們的照顧,要怎樣生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欲人
作者 飛翔的浪漫
  一個男人二十年間的感情糾葛、心靈旅程、人生感悟。   《欲人》別人的人生,我們的故事。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