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面臨神秘的危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2012年5月,初春的一個早晨,朝日初升,晨風微涼。

    一輛白色的旅行轎車,車身上貼著“LSTV連山電視臺采訪車”字樣,停在了平生集團公司大樓外面的馬路邊上。兩男一女人從車里鉆出來,其中一個中年男人手里夾著一個皮包,手里拎著麥克風,另一個年輕男人,肩上扛著攝像機,在中年人的指導下,對著平生集團公司大樓拍攝,女的并不算漂亮,但打扮入時,深秋的季節穿著一件短袖的紅色長裙,她接過中年人手里的麥克風,往平生集團公司大樓走去。

    剛剛上班,正站在前臺戴胸牌的一個年輕女孩看見有記者到來,立刻微笑問道:“您好,請問有什么可以幫您?”

    女記者說:”我們是連山電視臺的,想采訪一下你們公司的任總。“

    年輕的前臺女孩仍然笑著,和氣的問:”那請問你們,有沒有預約?“

    “沒有”女記者回身一指中年男人說:”你跟你們任總說,我們新聞采訪部的王主任親自來了。“

    ”王主任好,您請坐。“前臺女孩彬彬有禮,對中年男人說:”請三位稍微等一下,我馬上給您聯系。“

    前臺女孩拿起電話,沒多久又把電話放下說:”三位請稍等,任總還沒上班,吳秘書馬上就下來接你們。“說話間,在前臺的咖啡機上沖了三杯速溶咖啡,放到了三個人面前。那個年輕男人趁著前臺女孩靠近的機會,偷偷的打量了她一眼,沒想到前臺女孩正面帶微笑地看著他,登時臉色微紅。

    杯里的咖啡還沒喝完,電梯的門就打開了,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傳來了清脆的高跟鞋聲,年輕男人順聲看去,心跳頓時加快了許多,心想平生集團的老總身邊,怎么這么多美女?

    來的女人看樣不到三十歲,穿著一身職業套裙,卻不失嫵媚,一頭黑亮地卷長發披在肩上,單是嫵媚優雅的氣質,就比女記者高出不少,她笑著款款走近時,女記者心內自慚,自愧不如。稱為王主任的人笑呵呵地不自覺地站了起來,伸出雙手去握,年輕男人只看了一眼,就覺得這個女人美艷逼人,不敢正視。

    ”王主任大駕光臨,有失遠迎!“美艷的女人笑著一一握手說:”我剛給任總打了電話,任總有點事情,一個小時后回來,請幾位到會客廳去坐。“

    王主任說:”聽說平生集團要在香港創業板上市,我們臨時布置的采訪任務,所以沒來得及事先通知。”

    吳姓美女嫵媚一笑說:“王主任的大駕,不管是提前預約,還是突然襲擊,我們都歡迎。”

    四人坐電梯,直上二十一層,電梯門一打開,年輕男人第一次來到這里,不禁四處打量,走廊里一色的紅地毯,兩邊墻上掛著很多大幅的景物照片,吳秘書將三人引進到會客室,又沖了兩杯咖啡和一杯茶。

    “王主任是不喝咖啡的吧?”吳秘書說:“我記得王主任喜歡喝毛峰。”

    “吳秘書真是……”王主任搖頭贊嘆,對年輕男人說:“小劉,要多跟吳秘書學習呀。”

    女記者說:”既然時間還早,請吳秘書給我們介紹一下平生集團的情況吧。“

    吳秘書說:”我們集團公司的情況,你們電視臺應該了解不少了,前半個月,你們電視臺剛采訪了一次,這次有什么新的指示?“

    “例行公事,例行公事。”王主任胖臉一笑:”上面動動嘴,我們下面跑斷腿。“

    ”哪兒能讓您白跑?“吳秘書笑著說:”平時我們請也請不到,中午一定賞光,任總吩咐我在連山酒店訂座位,請三位一起去吃午飯。“

    ”這個就不用麻煩了吧“王主任故作矜持說”怎么好打擾?”

    女記者問道:”吳秘書,聽說任總離婚了?“

    吳秘書笑著說:”你們記者的消息真靈通,有這么回事,任總上個月辦理了離婚手續。“

    王主任插話說:”咱們連山市又多了一個鉆石王老五。“

    女記者又問道:”平生集團主要的經營范圍是什么?“

    吳秘書奇怪地看了女記者一眼,心想平生集團的經營范圍,你們已經采訪過多少次了,連這個也要問,不由的生了一點警惕之心:”我們集團主要涉及農林牧漁業,有糧食生產基地,蔬菜基地,畜牧產業,水產品養殖,飼料產業,最近我們收購了連山農機廠,開發新型的農機產品,比如農業機械,農用汽車。“

    女記者說著,小劉打開了錄像機:”聽說,平生集團正在進行香港創業板上市前的準備工作。”

    吳秘書打開一盒香煙,給王主任點了一支,遞給小劉,小劉本不吸煙,不知為什么接了過來,也點了一支。

    “我們公司成立了創業板上市籌備小組,公司財務部已經開始配合評估師進行財務審計,在內部,我們也進行了一些相關的資格認證工作。”

    女記者話風一轉問道:“聽說平生集團銀行的貸款就要到期,資金鏈出現了很大的問題?”

    吳秘書一怔,心想這個女記者好像來意不善:“據我所知,是有貸款到期這樣的事,原因是我們出資接下了農機廠這個連山市瀕臨倒閉的企業,給工人發工資,償還了一部分欠款,還要對農機廠投入很大一部分資金進行廠房和設備改造,接手農機廠以前,市里主管工業的顧市長已經知道了平生集團的貸款情況,當時說的好像是,由市里出面,向銀行申請貸款延期。”

    女記者說:“可是我聽說,銀行并沒有批準你們的貸款延期申請?”

    吳秘書說:“這不可能,市領導已經表態過,怎么可能不批準,更何況,我們的延期貸款申請,剛剛才交到銀行,任總今天一大早就去銀行了。”

    女記者對王主任說:“王主任,我看任總還沒回來,采訪就改天吧。”

    王主任點頭到:“好,好,我們改天再來。”

    吳秘書挽留到:“三位吃了午飯再走吧,不然,任總要批評我了。”

    王主任看了一眼女記者,女記者轉頭已經再收拾東西,就說:“還是改天吧。”

    吳秘書見三個人堅持要走,也就沒有做更多挽留,心里最這個女記者生了些厭惡之心,同時對這場沒有頭腦的采訪,更覺得莫明奇妙,將三人送下樓,按照常規一人給了一個紅包,沒想到三個人都堅持地拒絕掉了,上了白色的旅行車,自顧離去。

    吳秘書送走三人,在前臺跟前臺女孩說了幾句話,就看見一輛路虎停在了平生集團總部的專用停車場內,吳秘書趕忙地推開門,小步往路虎跑去。

    一個身材雄偉的男人已經下了車,他身材挺拔魁梧,英俊的面容上因為胡子有點長了,多了點滄桑感,眼中帶著些憂郁的神色。

    吳秘書接過男人手里的皮包說:“任總,剛剛電視臺的王主任來采訪,坐了半個小時就走了,也不知道搞什么名堂。”

    任平生把包給了吳秘書,從口袋里拿出一支香煙點燃,邁步進了門,前臺女孩戰戰兢兢地鞠躬問候,他只是點了點頭。

    “怎么不留下來吃午飯?”任平生淡淡地一句話,美艷自信的吳秘書好像變成了受驚的小鳥一樣。

    吳秘書陪著小心說:“再三挽留,三個人就是不留下。”

    “算了,不吃就不吃”任平生突然一笑:“可能真的有別的事。“

    ”可是……,他們連紅包也沒收。“

    ”嗯?“任平生收起了笑容,抽了一半的中華丟在不銹鋼的垃圾桶里。

    ”你給了多少?“

    ”按照以前的標準,主任兩千,其他的一千“吳秘書說:”關鍵是他們看都沒看,直接拒絕。“

    任平生走進辦公室,站在一個大魚缸面前,看著里面游來游去的幾條銀鯉,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對勁。他大學畢業后,本來分配到一個縣高中當語文老師,但被人替換名額到了中學,后來他干脆停薪留職,搞養殖種植,搞綠色農場,一直是磕磕絆絆,好一陣壞一陣,隨著通貨膨脹,物價上漲,農產品的價格也水漲船高,平生集團的基礎牢靠,在五年間迅速地發展壯大,稱為連山市的明星企業。最近,上市前的準備工作已經開始,股市數年不振,但農業股都表現良好,所以,平生集團上市的希望很大,自從搬遷到總部大樓以后,平生集團上上下下,都充滿了朝氣,人人都知道,一旦上市,那么就算是普通員工手里的原始股,也會十倍甚至幾十倍的翻番。

    但是,自從和妻子離婚以后,他總是感覺背后多了一只手,時時刻刻的在影響著自己個人和公司的命運,這只手看不見,摸不到,但是卻實實在在的存在于平生集團的頭上,像是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不知道什么時候會落下,任平生從銀行回來,更是確定了他的想法,有人在背后搗鬼。

    吳秘書走了進來,手里拿著一個盤子,里面是稀飯饅頭和兩疊小菜,她把盤子放在紅木茶幾上,把筷子用紙巾擦干凈,對任平生說:“任總,你沒吃早飯吧?”

    任平生接過筷子,端起碗一口氣喝了半碗粥,他經商多年,心態成熟,明知公司面臨困境,但困境又不是第一次,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總會有辦法。

    “剛剛來的記者說,銀行沒有批咱們公司的延期貸款申請?”吳秘書問道。

    “他們的消息倒是靈通”任平生拿饅頭咬了一大口說:“延期貸款前天申請,今天我去跟銀行的高行長交涉,他們電視臺怎么就知道不能批準?”

    “當初,市里不是已經同意做銀行的工作了嗎?”

    “我打電話給顧市長,他不接,聽人說,他出國考察去了。”

    “奇怪,肖副總經理也沒來上班。”

    肖副總經理是顧市長的小舅子,原本在連山市的經貿委工作,后來出了作風問題,被一腳踢出了經貿委。在顧市長的“關心”下,來到平生集團,當了副總經理,這位肖副總經理為人不好,好色而且貪財,經常會虛報個發票,騷擾個女員工,看在顧市長的面子上,任平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但是,肖副總經理沒來,顧市長又不接電話,生失去了和顧市長聯系的渠道,任平生禁不住有點心慌——這意味著什么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477477_4_74-m
天庭清潔工
作者 李家老店
  下界污染嚴重,靈脈破壞殆盡,導致幾百年都沒有人飛升成仙,而以前的神仙不是因為功德的積累而高...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