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賣雞大業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全家人都放下手里的活,連父親都緊盯著任平生,看他怎么做這只雞。

    任平生拿起小刀,在肌肉塊的身上扎了幾下,然后撒上鹽,從廚房翻出了一個小包十三香,倒了一些,原本想找點料酒,家里沒有,打開一瓶啤酒倒在一點,剩下的嘴對嘴喝了一口,解解渴。

    過了一會,大姐把婷婷放在屋里炕上睡下,婷婷像個仰面朝天的小青蛙一樣,可愛地很。大姐倒出了手,轉頭去幫忙包餃子,一邊埋怨自己的男人什么也不會干。

    大姐夫是個懶人,在供銷社吃喝慣了,游手好閑地,家務什么都從來不做,除了抽煙喝酒就是賭錢,好在賭的不大,不過,大姐夫也不是一無是處的人,投機做點小生意,時常會有些意外之財。

    三個女人在包餃子,別人也插不上手,一邊包餃子,一邊還關注著任平生怎么做炸雞。任平生弄了點面粉,又兌了點淀粉,倒了一點點鹽攪拌均勻。

    大姐夫讓大姐埋怨了幾句,再看著像那么回事,竟然主動走到鍋邊,叼著煙卷幫任平生燒火。

    白色的油桶里,黃橙橙的花生油流水般倒進鍋里,母親看著有些心疼。一會油煙冒起,趕忙叫大姐給任平生拿個了圍裙,任平生笑嘻嘻的戴上圍裙,把雞塊在面粉里滾了均勻,一塊塊地扔到了大鍋里。

    一會,炸雞的香味就漂滿了屋子。

    ”這么香?“胖胖地大姐夫看著盤子里雞塊,口水直流。

    任平生說:”還要再炸一遍。“

    大姐夫把煙頭扔進了鍋地下,趕忙又在添火。任平生又一次把炸成八成熟的雞塊放進油鍋,這次才真的熟了。

    家有家規,按照以往的傳統,任何一個人過生日,既要炒菜,又要包餃子。

    餃子包好了,一排排的擺放在草簾子上就等著下鍋,母親把任平生趕到一邊,和二嫂一起炒菜,半小時后,一張大桌子放在地上,八個小菜擺放整齊,焦黃地炸雞塊就擺放在中間。

    大姐夫盯了炸雞塊好久,等到人人杯里的酒都倒滿了,搶先地夾了一塊,雖然還炸雞塊還有點燙,但他幾乎要吞下去的樣子,看的大伙發笑。

    大姐問道:”婷婷爸,我弟弟做的怎么樣。“

    大姐夫挑出大拇指,滿臉地贊賞說:”好!好吃!“

    沒有生日蠟燭,也沒有生日快樂歌,一家人吃的快快樂樂,幸福滿滿。兩只大雞腿,在母親的分配下,給了大姐一只,因為大姐要喂婷婷,需要補充營養。給了任平生一只,任平生又把雞腿給了二嫂。雞頭雞脖子,從來都是父親和母親的,大姐夫自覺地夾了雞翅膀,一口菜一口酒喝的滋潤。

    沒多久,二哥和大姐夫就對上了,任平生見怪不怪,二哥在部隊鍛煉出了酒量,大姐夫經常迎來送往的,更是不差,自己原本也就能喝一瓶啤酒,家人都知道,也沒人讓他喝。

    但任平生如今一瓶啤酒怎么會夠,二哥和大姐夫你來我往,喝的痛快的時候,任平生已經不聲不響的打開第三瓶啤酒。

    ”二嫂現在沒工作吧?“任平生問。

    二嫂嘆口氣:”農村人能找什么工作,就是種地賣菜吧。”

    任平生知道,南頭村還算是條件一般的村子,相比別的村子,南頭村靠近六井鎮,除了種地以外,家家戶戶還在房前屋后種點菜,靠賣菜換點零花錢。二哥復員后,在鎮上的一個鑄造廠當工人,一個月一百多塊的工資,還時有時無。二嫂嫁過來,只能靠房前屋后種點蕓豆、茄子之類的菜,換個油鹽醬醋的錢。

    “二嫂,你覺得炸雞的味道怎么樣?“

    ”挺好,比嫂子做的還好,什么時候嫂子跟你學學。“二嫂由衷地說:”等回我媽家,我也露一小手。”

    “如果在鎮上租個房子,做好了賣行不行?”

    任平生此話一出,像是炸彈一樣,全家人都放下筷子酒杯。

    腦袋反應最快的是大姐夫,使勁咽下去嘴里最后一塊雞屁股,又喝了一大口啤酒送了送說:“行,絕對行!”

    父親的眼神是驚訝,母親的眼神是懷疑。

    “別說鎮上,就是縣里也沒有這樣的炸雞,鎮上都是老式的燒雞,雖然味道不差,但鎮上的人早就吃膩了,那個老王燒雞店越做放的鹽越多,現在的燒雞都齁咸齁咸的,這炸雞做好了,拿出去賣,我拍著胸脯說,保證賺錢!”

    任平生說:”我看大姐和二嫂沒事,都可以干,不過婷婷還小,等婷婷大了一點大姐再干,二嫂在家里沒事,我離報道還有十幾天,我幫二嫂把攤子支起來,探探路,大姐夫懂得生意,在鎮里幫忙找個地方,等店開起來,再幫二嫂雇個人。“

    “真能賺錢啊?,有人買嗎?”母親說:”雇什么人,賺點錢都給別人了,我去幫忙。“

    大姐夫掰著指頭說:“雞肉現在一塊五一斤,如果做油炸的話,一斤雞肉……一斤雞肉……”

    任平生插話到:“一斤出六兩。”

    “這你也知道?”大姐夫詫異地看了一眼任平生,掰著指頭看著天說:“那么算起來,成本是一斤炸雞兩塊五左右,老王家燒雞一斤四塊五,那毛利就是兩塊錢。”

    ”哎呀!“大姐夫微微一算說:”一天要是能賣十只雞,就是六十塊錢!一個月靠兩千,一年毛利兩萬多呀!“

    任平生說:“要是逢三六九鎮上趕集呢?”

    六井鎮逢三六九都有集市,陰歷初六初九是小集,初三是大集,周邊的村鎮都有做生意做買賣的,人流很多。

    大姐夫的手抖著,數不過來了:“那絕對……,絕對賺大錢!”

    任平生說:“那怎么這樣,今天就算是開個家庭會議,把事情定下來,明天全家行動,不過要先說好,第一家店,是二哥二嫂的,他們正是用錢的時候,二嫂把路子趟開,大姐再來學。大姐夫明天就去找地方,在供銷社附近最好。”

    “這個沒問題,我知道地方,就在供銷社不遠,老王家燒雞斜對面。”

    二嫂說:”那……,要多少本錢?“

    任平生說:”開始不多,租個店面一個月幾十塊,買些鍋,油,還有要打出廣告收雞,再買點飼料,一千塊錢差不多夠了。“

    ”那么多?“二嫂看了一眼二哥說:”你二哥一個月工資才一百四,還好幾個月沒開,今天三過生日,臨來想給三買點東西都沒錢,就拿了些韭菜……“

    任平生說:“放心吧二嫂,你和二哥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就是全家的事兒,我這里有兩百塊,你們先拿去,不夠還有辦法。”

    “去把那個存折提出來吧?”父親突然問母親。

    母親猶豫著:”那是定期存折,還沒有到期……“

    任平生說:”媽,沒到期也取出來,利息回頭讓二嫂付給你,呵呵。“

    母親有點不情愿,但還是答應,想想說:”明天早上我去信用社看看。“

    任平生說:”這件事,趕早不趕晚,今天初九,咱們爭取十三大集那一天開業!“

    ”那么快,能行?“父親一向好說話,但聽到三天就要開業,覺得急了些。

    ”看起來是不太可能。“任平生笑笑說:”不過,咱們分工合作一下,應該差不多。“

    任平生拿起一瓶啤酒,牙咬開瓶蓋,給父親、大姐夫和二哥各自添了一杯,幾個人聽的入神,也沒注意到底喝了多少。

    任平生接著說到:”大姐夫明天去租房,兩天以內,一定要把房子拿下來,有問題嗎?“

    大姐夫滿不在乎地說:”用不著兩天,那個房子,我明天去了保證就拿下來,咱們租多長時間?“

    任平生說:”租兩年三年都行,第一次房租付三個月,三個月以后一次付清全年房租,不能要口頭協議,得有個字據。“

    大姐夫說:”這個你放心,保證沒問題。“

    任平生說:”二哥明天去弄兩個汽油桶,你有個戰友不是在汽修廠嗎?你去找他弄兩個,在油桶的中間,切個二十乘三十的正方口,高二十,寬三十,切在中間行。“

    二哥說:”你怎么知道我有個戰友在汽修廠?“

    “切的時候一定小心,看看里面有沒有油,最好找那種長期不用的舊油桶,一定要小心。”

    “知道了”二哥不耐煩。

    任平生微笑著說:”爸的任務最多,一個是找人做個玻璃柜子,一米六高,一米五寬,里面做一個三十公分寬的橫隔板。還要買點無煙煤,買點黃土,爸,你腰不好別自己去拉,定好叫他們送店里就行。“

    父親點頭,這點事情,他是胸有成竹的,也用不上三天。

    ”那我干什么?“二嫂問。

    ”二嫂要干的事兒也不少,等大姐夫把房子定下來,二嫂要去把房子收拾干凈,然后再看看哪兒不好看,裝飾一下,在店里坐鎮就行了,要打一個收雞的廣告,買個籠子,收好了放進去。“

    “籠子供銷社就有”大姐夫說。

    ”媽,明天我跟你去取錢,回頭你幫我抱婷婷,我也去看看。“大姐說。

    ”要是沒人買怎么辦?“母親擔心地說:”放在柜子里,別說壞了,就是放時間長,冰涼冰涼的誰吃?“

    ”涼了買回去再熱熱唄“二哥喝著啤酒,滿不在乎地說。

    ”炸的東西,熱了不好吃。“二嫂反駁到。

    任平生神秘地微笑,對弟弟比較了解的大姐看懂了:”三兒肯定還有門道沒說呢。“

    任平生說:”這個屬于商業機密,首先要說明,僅限于在座的人知道,在一年以內,任何人都不能透露。“

    “你小子,還有后手?”二哥不太相信,炸好雞賣就是,難道還有什么機密。

    大姐夫叼著煙卷,瞇縫著眼睛盯著任平生:“快說快說,看不出三兒做買賣還真有一套。”

    “炸雞生意賺錢的關鍵有三點,第一點就是配方。”任平生用筷子指著空空的炸雞盤子說:“今天這個配方還不是最好的,明天我要去縣里買點材料,自己回來配,那才是最好的。”

    大姐夫舔了下嘴唇,拿筷子指指盤子說:“能做到這樣,保證能賣出去。”

    ”第二是經營的方法,剛才媽說的很對,炸雞這個東西,必須趁熱賣,趁熱吃,但是,要是買主來了,咱們現炸現賣不行,別說生雞肉放久了會變質,現炸人家也要等十幾分鐘,這樣的生意肯定做不好。具體方法是這樣:先把雞炸成八成熟,放在柜臺里,客人來了以后,先稱好炸雞,然后在下鍋炸兩三分鐘,這樣客人能吃到熱乎的,也浪費不了多少時間。“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大姐夫一拍大腿說:“炸雞八成熟的時候,那不是一斤出六兩,一斤最少可以出七兩!這里面賺頭可不小!”

    ”乖乖,平生“大姐夫贊嘆到:”你簡直是做生意的天才,我以前怎么都沒發現。“

    兩人結婚的時候,任平生正在上大一,所以對這個大姐夫并不太了解,大姐夫對任平生了解的也不多,也就是過年過節吃頓飯,說說話,平時沒什么來往,上大學的時候,除了生活費之外,花不了多少錢,但是回家路費花費不小,所以任平生大學三年,一年最多回家兩次,兩人不了解,沒什么交集。

    ”老王家一斤燒雞出六兩,那是鐵定了的,咱們一斤炸雞能出七八兩,價格再比他們低點,沒幾天就能把他們擠垮,到時候,六井鎮就咱們一家炸雞店,哈哈“大姐夫眼冒金星,看到了美好未來。

    ”不能賣低價,不但不能賣低價,反而要賣高價。“任平生給大姐夫潑了一盆冷水。

    ”為什么?“大姐夫說:”把他們擠到,就剩下咱們一家不好?“

    ”是啊?“大姐、二哥、二嫂都看著任平生。

    ”咱們賣的是炸雞,他們賣的是燒雞,沒必要擠兌人家,如果咱們壓價,他們也跟著壓價,最后誰也賺不到錢,人家做燒雞好多年,家里有錢,咱們跟人拼,哪兒能拼過人家?“

    ”那怎么辦?”

    任平生說:“咱們的東西比他們的好,為什么要比他們價格低?沒有這個道理,我們要比他們的價格高點才合適,他要是降價,那我們也降點,但還是比他們高。”

    “能行?”大姐懷疑道。

    “對,這辦法行得通!”大姐夫簡直要手舞足蹈了:“咱們一斤出七八兩,比他們成本低,價格還比他們高,他肯定競爭不過咱們,來,三兒,呃不……平生,干一個!”

    任平生舉起酒杯問:“老王家炸雞多少錢一斤?”

    “四塊五”大姐夫知道。

    任平生說:“那咱們就照著四塊八”

    “三兒,第三點是什么?”二嫂問道。

    任平生笑了,對全家人說:“第三點暫時保密,明天我去縣里,回來你們就知道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全職農夫
作者 鐵不拐
  城市綠化所工作的張凡被無緣由辭退,心灰意冷之下回鄉,在整理遺物的時候偶得神奇觀音淨瓶。 淨...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