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個婚禮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是一場盛大的婚禮。

    王國歷333年。夏至是夜,星繁漫天。偶有蟬鳴,都四散在王都那櫛比鱗次的樓臺亭闕,水道兩岸綠地和那些行道樹之間。

    蘄春侯下轄大曄王國一州三郡,是王都上林的顯赫人物。

    從空中俯瞰蘄春侯府邸,會看到高達數十層的樓宇,龍脊彎拱,勾心斗角。

    而如今數十層的樓宇檐角都掛滿紅燈籠,加上一些術法的加持,方圓數十里都能看到喜慶的光火,儼然成為一座地標。

    今天是蘄春侯和掌管王國軍事行政的大司馬兩府之間的聯姻,蘄春侯大侄孫楊云雖然年不過二十五,但屢建戰功,早是王都聞名的才俊。而大司馬孫女董寧出落得亭亭玉立,溫婉爾雅。雙方配齊,倒也門當戶對。

    此次事件成為今年王都的一大盛事,街頭巷尾,人人都眉飛色舞的言傳蘄春侯府邸婚禮盛況。去往府邸的香車寶馬,十里長街絡繹不絕。趕向蘄春侯府邸的飛天坐騎,在夜空流光溢彩,紛呈杳至。

    蘄春侯府邸大堂,數百賓客茶幾席地而坐,蔚為壯觀。

    “人說天子無友,諸侯無盟,我蘄春侯又是個清怪的主兒,原本更是無朋少友,但如今高朋滿座,都來府道賀,足以寬慰平生...”一個沉穩而宏亮的聲音緩緩覆蓋全場,看似主人家感慨的交代,接著又是賓客的一些回禮聲音,都說的是各種對蘄春侯的推崇話語。

    又因為是蘄春侯長孫和大司馬董家的婚事姻親,話題自然而然的轉移到后生小輩之上。

    “典籍理學,術士經緯,我候門自來少出人物。不過門下后人,若是能在修行法門上能更進一步,光宗耀祖,老來也能盡得天倫...”這個如中央臺動物世界醇厚的嗓音,突然話題一轉,朝自己而來,“楊澤,你卓叔伯知道你近得的五彩琉璃樽,這是你第一件靈寶,你給卓叔伯展示一番。”

    卓你大爺。

    楊澤暗罵,他對這個世界初來乍到,還沒來得及收拾整理平靜下來,這個時候那個卓叔伯在他這個世界的祖父面前讓自己展示什么靈寶,這不是出自己的丑是什么?

    楊澤低頭看著懷里的那尊黑漆漆的古銅色的酒樽,干焉焉灰撲撲,這是什么?這難道就是所謂的“五彩琉璃樽”?彩在哪里,琉璃又在何處?

    周圍傳來一些低語之聲,“五彩琉璃樽據說是要達到“氣海境”六品階層才能啟動,喲,看來楊家這小子是突破了。”

    有女聲興奮的聲音,“楊哥哥突破七品了?豈不是已經晉級第六品?”

    也有隨之而來的不屑一顧,“噢,他能過?這倒是個新聞。”

    “雖然氣海境只是修行中初窺門徑的境界,不過這個一向天資平平出了名的楊家第三孫,會有此突破?”

    “假得吧,莫不是一個假冒偽劣的靈寶,蘄春侯丟不起這第三孫的面子了,所以找手藝翹的靈鑄師打了個以假亂真的次品?這些高門望族...都在乎著一張臉面,說到底,為了這張臉面,各種內幕重重難道還少...?”

    還有德高望重的老者拈須笑道,目露羨色,“呵呵,這五彩琉璃樽,若是寬泛的靈寶來分,固然只能精良中的下品,雖然非武力靈寶,但是若從她入清水則化醇酒的效能來看,也當得上一件生活類的上好寶貝了。據說真力越是精純,清水化酒就能越加香醇...不過就是不知是否太耗真力?”

    全場注目,楊澤很安靜,于是周圍倍加的安靜。老少顧目,一些妙齡女子唇紅齒白,也笑靨如花的把他望著。

    老子穿越過來的誰知道這玩意兒怎么用,把你們隨便一個拖到現代去讓你用微波爐你會不會?

    又這么你們望我我望你們的過了半晌。

    蘄春侯哼哼了一聲,半睜著眼提點道,“你可以開始了。”

    楊澤硬著頭皮再次握緊灰色銅樽,回憶起這個軀體的一些記憶片段,試圖將身體中那隱約能感知到蠢蠢欲動的某種氣感捕捉到,這種感覺很微妙,好不容易感覺到指肚下面像是無數螞蟻在爬,隱隱帶了些吸力,但他終究不明白如何將這種感覺釋放,或者排解...最終的是...

    徒勞無功。

    手中的銅樽沒有如眾人預料中的通體通透發起光來,而明明楊澤的表情是已經用力在啟用這東西了。

    先是小聲的笑聲響起,而后就是各種窸窣的聲音,很快席卷大堂。

    剛才提出要看楊澤表現的卓姓男子三角眼輕輕一動,說道,“看來賢侄還得再多多練習才是...”話這么說,笑容已經忍不住了。

    蘄春侯則是一臉失望惱怒的神態,之前他就聽府上消息楊澤已經突破氣海下品,還讓他稍稍欣喜了一下,王國上下,修行者儼然是實力強者的象征,某種程度上,也是一國武力的體現。不同境界的修行以九品作為等級劃分。“上上品”也就是一品為尊,“中中品”即第五品為界,“下下品”也就是第九品為最劣次。等級嚴明。

    楊澤在侯府是眾多子輩中也許不算天賦最尋常的,但是作為蘄春侯楊府第三孫,這樣的修行境況代表著權力和實力的流失,注定未來會被隔絕在侯府核心權力之外。

    就算楊澤注定不可能完全掌握侯府各種家業晉級核心層,但他若是修行進境快捷,他所具備的能力,足以讓他獲得一席之地。不至于在偌大的楊府混個落魄的下場。

    蘄春侯就是借機給楊澤嶄露頭角的機會,至少能夠改變一下他長久以來不得寸進的印象,誰知道竟然是這么一個局面,面色頓時陰晴不定,若是平常,他定會罵道“憊懶東西,和你父親一樣沒出息!”但現在賓客滿座,蘄春侯即便內心如何慍怒,也不得不顧全臉面,拂袖揮了揮,再不看向楊澤。

    楊澤一屁股重坐了回去。這時臺前大司馬董介目光似有似無的朝他身上掠了過去,似乎是把楊澤今天帶給他的印象記住了,又開口笑道,“知道侯爵寶貝不少,不過借著今天我寧兒和云兒大喜,小老兒也有一件拙品作為小禮物,還望侯爵莫要推遲...萱兒,將祖父的禮物獻上。”

    全場一聽大司馬念出的名字,不少青年才俊耳朵都立時豎起來了,雙目放光望去。

    起身的女子大約十六七歲,略顯稚嫩但清秀美麗,青衫罩紫衣,黑發呈錐瀑布般垂落腰際,環腰纖細,瞳黑若明,身材妙曼。以楊澤現代的眼光目測預計有一米六八左右,人生得出眾,也難怪周圍年輕男子毫不掩飾欣賞之色,甚至就連一些女子,也都在之前向她表露出親近的姿態。

    奇怪的是楊澤在現代見過了各種美女,上一世他功成名就,身旁更是美女如云。按理說早已經審美疲勞了,不會以外表作為唯一衡量美丑的標志。但此時見到這個女孩,還是有些心潮澎湃起伏,情難自已。

    難道自己是古裝COSPLAY控?對古裝妹兒毫無抵抗能力?還是身體本原反應?

    楊澤搖擺腦袋,努力擺脫自己這突如其來的怪癖,以及繼續回憶記憶碎片。

    印象中這個女孩似乎叫董萱,大司馬董介之下第二子,大曄國尚書郎董青山之女。尚書郎伴皇帝左右綜理政務,董青山處理的是兵部事務,以現代眼光來看,相當于國防部長一職,而大司馬董介則類似于全軍總參謀長,這司馬一家都是軍方高官,董青山之女董萱,可想而知其王都名媛貴女的地位。

    這王都上林城里,有不少貴族王公子弟是做夢都想和她產生點什么交集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楊澤眼花,起身時女孩朝他瞪了一眼。

    隨即螓首微垂,打開隨身攜帶的盒子,取出一枚溫璜的鳳凰玉雕,將玉雕捧在她細膩白皙的手里,抬手舉起,玉雕通體泛光,然后火花飛濺,周圍一片驚嘆聲中,只看到一頭火焰組成的鳳凰,沖天而起,遇風見漲,然后在大堂的上空,漲到極致,炸出無數焰火火星,當空墜落,不待眾人大驚失色之余,那些火星都化成紫色灰燼,湮滅在空氣中。

    “是塊上品的蜃玉靈寶啊!蘄春侯這等品玩大家,又得一寶。這鳳凰蜃玉沒有氣海境界中中品,是引動不了這等幻術的。”人們這下席地議論紛紛。

    “嘖嘖,董司馬家的董萱這小妮子,都到了氣海境四品,難怪董司馬意氣風發的,家中后輩各個出類拔萃,看來這大曄國年輕一輩之中,又要人才輩出了。”

    “董家女孩兒都超越了第四品,這楊家小子,是連個女子都不如。”

    “這么一來,那過不久楊家家業派權,這楊洪遠這邊,只怕地位更是不堪了...”

    這些話或訕笑或喟嘆,從四方隱隱約約傳入耳里,楊澤能感覺到一些刺耳,甚至于胸腔里都有些說不出的憤懣,握著銅樽的手都因為過于用力而指節發白。楊澤知道這是這個身體本原靈魂記憶的反應,畢竟自己重生而來占據了這個同名同姓的軀體,某種程度上,他既是自己,自己既是楊澤。因為靈魂中記憶的碎片,令他對這些刺耳的言論感同身受,有幾分激烈,又有幾分因牽連到自己父親的愧疚感。

    情感還真是豐富啊...

    楊澤一直在搜尋腦海中的記憶碎片,像是突然意識到之前那女孩針對自己瞪上一眼的原因何在,意識到為什么自己對這個女子情難自己的原因,不由自主的抬起頭來,朝著她回坐的那頭望過去,似乎想起些什么,嘴角微微詫異的咧開,“不會吧.....”

    *************

    董萱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身旁幾名同樣是王都名媛的女子又湊過來,目光也都朝著楊澤移來,然后撇嘴一笑對董萱道,“這么說來,他就是那個前天向你表明心跡的楊澤,呵呵...這件事恐怕大半個王都知道了...”

    董萱雙目要噴出火來,伸手朝自己這群閨蜜伸手掐過去,道,“你們那是什么表情,不準笑。”

    “你看,他在看你,他又在看你噢...”

    董萱順言扭頭看去,楊澤正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把她給望著。

    這讓她不免六分氣急四分緊張,雖然楊澤也算從小都一起長大,長相還是不錯,應該不屬于女孩會討厭的類型,但是他可是王都有名的平庸世子,修行的天賦平平,在這個對修行的深度,天道玄境,讖書緯經理解多寡,甚至勝過四書五經這種理論派的世界之中,可想而知這是多么嚴重的缺陷,更何況剛才楊澤在大庭廣眾下的丟臉,已經把他的平庸落寞刻畫得深入人心。

    而最關鍵的也是最讓人難堪的,是這么一個眾人眼里的庸人,在幾天前,還親口跟自己表明心跡。

    幾乎也就是一夜之間,被蘄春侯府最無修煉天分,實力孱弱不堪的楊澤追求,傳遍了上林她的朋友圈子。

    董萱并非如外表那般清新淑雅,有時也會有些屬于少女的小幻想,她甚至會以王都那些公認的青年才俊們作為遙想對象,勾勒出未來想要在一起的人是什么樣子。

    他或許滿腹詩書,溫文儒雅。他或許肩背龍劍,能力斬群妖。

    他或許更是有能讓人感覺到安全溫暖的胸膛和臂膀。總之是這一副全王都的青年婦女都會癡迷的英雄形象。

    但是她心頭勾勒和幻想的男子,并不是眼前的楊澤。沒有修行的資質,那也只能做一名凡人,這意味著在修行實力為尊的殘酷社會法則中,黯淡無光的前途。

    被他追求著,又更何況家族上面,似乎還有隱隱撮合他們的意思。董萱這么一想,心情不知道怎么就莫名其妙的不好了起來,就連對上楊澤的目光,都隱約帶了幾分堅硬和冷漠。

    她想著這么冷漠的態度,楊澤不是笨蛋,他多少也會看出端倪,然后...大概他就會受挫而心灰意懶,懂得知難而退,終究像是以前一樣,該怎么過怎么過,他們可以仍然做朋友,但算不上愛情。

    這么一想,董萱又有些微微的感慨。想想楊澤自小和他們一起長大里的,他那天的大膽表白中,說從小就一直喜歡著自己。這番話后來只要想一想都讓董萱臉面發熱,但是他們都必須面對現實。他們是終究有不同人生的兩種人。

    這么想著的董萱也根本不知道,在她擺出這副冷漠而高川仰止姿態的時候,那個看上去呆頭呆腦初來乍到的楊澤,還在忙著吸收消化新世界的信息,似乎就沒有把她的這種態度放在心上。

    =================

    首先新書期間拜求大家的收藏點擊推薦這是必不可少的。希望大家能支持新書的茁壯成長。

    暫時比較瘦小,可以不看,養肥再殺也行。

    其次面向所有廣大的書迷們征集封面。

    再次就是qq群,暫時只有一個,181980859,真貧瘠啊。不過為了靜心寫書我大多數都不冒泡。

    最后再萬分拜求票票啊收藏什么的。

    再最后...

    又見面了,我愛你們。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babo

10
babo
發表時間 2015-08-11 17:51
評分

經典必讀!

豆苗

這必須是一個公告

9
豆苗
發表時間 2013-05-14 02:33

大大不必心急,真的愛你這本書的人(包括我)都可以等的下去的。
大大說得很對別爛尾最重要!!!(我曾經等一本書完結等了3年)。
等大大有靈感時再來完成這本書才是重點!!^_^

謝謝豆苗的支持,也期待奧爾良烤鱘魚堡大重新整理後再出發!

豆苗

這必須是一個公告

8
豆苗
發表時間 2013-05-14 02:33

大大不必心急,真的愛你這本書的人(包括我)都可以等的下去的。
大大說得很對別爛尾最重要!!!(我曾經等一本書完結等了3年)。
等大大有靈感時再來完成這本書才是重點!!^_^

文淬骨

第一百一十七章 諸子迎圣

7
文淬骨
發表時間 2013-03-22 23:24

正步入高潮啊..
作者大大加油嘿..

文淬骨

斷更4天了...

6
文淬骨
發表時間 2013-03-13 11:59

作者大大加油啊!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3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61896_21_78-m
大強化
作者 王大王
  這裡是2047年,災難過後,一切都迎來了改變與新生。 秩序微妙的偏離了原有的軌跡,進化者... (馬上閱讀)
1009601645_21_8-m
白銀霸主
作者 醉虎
  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都是免費的,常人卻總視而不見,除了空氣、陽光、親情這些最珍貴的東西之外,... (馬上閱讀)
Sys_21_8-m
龜龍變
作者 拆語
  通天河老黿兩渡取經人,卻沒撈著金身正果,只落得轉生人道聊以安慰。但誰知時空錯亂轉生異界,成... (馬上閱讀)
3051703_21_73-m
大陰陽真經
作者 獨悠
  靈修之道,煉法身,碎真空,絕心魔,須彌入神幽,羽化而登仙。   人體一百零八竅穴,通透者... (馬上閱讀)
Sys_21_8-m
咆哮星際
作者 典玄
  念透八方,劍掃星河,咆哮星際,誰與爭鋒?   (老典已完本眾神故事第一,第二部,證魂道,...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