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意外發現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陽春三月,百花宮群花競相開放,這是整個皇宮最美的景色。我是百花宮之首,當然不錯過此等良辰美景。一天早晨,我輕裝打扮,簡單地扎了一下頭發,摒退隨從,獨自一人,輕快地奔向花林。

    落葉繽紛,芳草鮮美。我驚嘆地望望這、望望那。

    我不由得贊嘆道:“如果有一臺相機在的話,那該多好啊!”

    多么想捕捉這唯美的一剎那。看看四周沒有人,我脫掉鞋子,赤著腳在芳草地上踐踏。跳啊跳啊,直到草兒的根頭露出,并帶著些微泥土,我才收起興致,套上鞋子,滿意地停止這樣的“惡意破壞”!

    爬上一棵大樹,這枝葉十分繁茂,密密麻麻的。我的鼻子,唉,全被抹上了塵土。啊,有蜘蛛網,我還來不及反應,頭發早已遭殃。一頭烏發,仿佛在悲泣這樣的遭遇。我可以想像現在的我一定和歌劇中的白毛女不相上下。不過大樹這樣的情形一點都沒有妨礙我探索的興致。

    再繼續向上爬,粗壯的枝干,像鋼筋一樣堅硬有力。這棵樹的年輪一定超過一百圈了。我折下一段樹枝,用它來掃除障礙物,好不容易登到了樹頂,我興奮的擇一最好觀光的位置。

    樹大招風,這一點也不假。出了一身汗的我,不一會兒就感到了一絲絲涼意。這棵樹的高度在百花宮所有的樹木中,它只能是算中等資格。不過站在這上面可以欣賞到百花宮的大部分景色,不枉我爬了這么久。假如我在上面刻上一個“云起到此一游”,不知到了現代還能不能看到呢?可惜身上沒有帶著刀子,不然真的將這一偉大的題詞雕刻在這一棵樹上。

    涼風愜意,我還想要到其他地方瞧瞧!心動不如行動,我立即往樹下爬。再一次鉆進茂密的枝葉中,我的形象,一個字,“慘”!兩個字“很慘”!三個字“慘慘慘”!四個字“慘不忍睹”!又再一次變成白毛女,與蜘蛛網進行了第二次親密的接觸。

    爬著爬著,很快到地面了,我正想滑下去的時候,忽然傳來了一陣人語。我快速地縮回腳,躲藏到樹葉最茂密的地方。我細細地附耳傾聽。

    “聽說云貴妃深得圣愛,葉妃氣得厲害了。”

    “是嗎?她不是一直對百花宮這個位置勢在必得嗎?”

    “還有,聽說荷妃最近不再跳她的蓮花舞蹈了。”

    “哈哈,我說雪妹妹,你的消息真靈通。沒想到這云貴妃還真厲害,平時不做聲色,關鍵時刻倒是有挺有手段的,一下子就把皇上的心擄去,還坐上了百花宮這個寶座。”

    ……

    直到聲音慢慢的遠去,我大概理清了一下她們的信息。原來我的周圍果然充滿了危機。每一個妃嬪都沒有真心祝賀的,哪一個不想把我拉下馬,自己坐上這樣地位崇高的位置啊!都怪自己平時沒把來往的妃嬪記在心上,現在心里一點譜都沒有。

    “剛剛說話的那兩個肯定是皇帝的妃子,她們的關系好像很好,不過葉妃和荷妃又是誰呢?”我尋思著。

    “云妃啊云妃,你的交際也未免太差了吧,竟然連**的妃子你都沒有記全,而且還是與你同等的。”我無語地望了望與我相近的樹葉,等日后留心觀察便是了。

    滑下了樹枝,我想回去洗澡,換下這臟兮兮的衣服。

    “叮咚!”我聽見了不遠處有著泉水的響聲。反正出來游玩都是要弄臟衣服的,把臉洗干凈就好了。我打定主意,向著聲源處走去。

    巖石中間有一長橫裂縫,泉水正從上面“叮咚叮咚”地往下流轉。擊打在不規則的巖石塊上。泉水的聲音真好聽!就像鋼琴王子理查德—克萊德曼在彈奏鋼琴曲。可能是不規則的巖石的緣故,制造了這樣美妙動聽的音樂。

    “啊,真舒服,這泉水不是一般的清涼!”

    理順了我的發絲,粗略地彈掉粘在衣服上的塵土,我又開始了我的“旅游”!

    在百花宮的另一自豪亭榭中,不時傳來陣陣輕笑。剛才在互相取笑葉紀,荷妃的兩名妃子。她們分別是雪妃、萍妃。萍妃冊封的字號比雪妃的高一級,從呂級來說不相上下,但是基要細雨分,宮女、太監都清楚宮里的規則,皆以字號為貴的予以一定的禮議。因此,萍妃的地位自然比雪妃高一點。萍妃適才叫雪妃一聲“妹妹”,這自然是個理寓于其中。

    “雪妹妹,你說這兩大朵鮮花被云朵遮住了,她們不宜沒有出人頭地的時候?”萍妃習慣性地將問題拋給掃妃。雪妃性子耿直,快言快語地說:“姐姐,如此深厚的云層,再加上有堅強的后盾,這兩大朵鮮花恐怕沒有見天日的時候了”萍妃心中暗自思量,看來她的前面有棵大樹小女孩砍啊!而且它還是一查根深蒂因的大樹,不好下手啊!雪妃的背后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尚書。跟云丞相相比,這簡直是小巫見大巫。真的沒有辦法嗎?她的心沒來由得堵。

    “姐姐,我們去看看荷妃怎么樣,看看她還練不練那蓮花舞?不知道她沒有人欣賞時,那股媚勁還在不在?”雪妃只顧著說,一點都沒有覺察到萍妃內心的波瀾。

    萍妃抓了抓手中的絲巾,由上而下地來回移動,按捺下內心的郁悶,她突然沖雪妃一笑,說道:“妹妹好提議,走,我們這就去看看!”

    “好,荷妃一定會因為失寵而花容憔悴的!真想看看她失魂落魄的模樣。”雪妃興高采烈地抓起萍妃的手,迫不及待地拉著她往荷妃殿走去。萍妃斂下不快的神情,暗自想道:“這樣的雪妃,等到有朝一日,我坐上百花宮的位置時,第一個就將她除去,怕以后會成為一顆絆腳石。”

    荷妃殿,靜悄悄的。沒有往日的歡歌載舞,沒有往日的熱鬧,沒有往日的笑聲。一切是那樣的安靜。殿中沒有樂師們的身影,沒有群姬跳舞的熱情,更沒有那一個如蓮花旋舞綻放的美人。

    “娘娘,讓奴婢給你揉揉肩吧!”小慧的語氣哀求著,她不忍心看到荷妃如此意志消沉。她沒有勇氣和膽量去勸解她的主子,只能希望通過做些按摩放松荷妃的神經,讓荷妃的心情能好過一些。

    “不用了,本宮想坐坐。”荷妃沒有神采地說道。

    “哎呦!荷姐姐這是怎么啦?”雪妃那一聲尖叫,讓人聽了渾身不舒服,更像一根長針狠狠地刺進荷妃的心。雪妃的語調充滿了幸災樂禍的意味,仿佛告訴她:“瞧!我來看你的好戲了!”

    萍妃卻裝出一副關心的模樣,語氣極其關切:“妹妹怎么這般憔悴,這窗子風大,得病了可就不好了。”

    荷妃只好硬接著她們兩人的一唱一和,在小慧的攙扶下,站起了身子。“謝謝萍姐姐關心!今個兒怎么有空到妹妹這兒來?”荷妃微笑著說。

    “本來想看看妹妹的蓮花舞,不想卻撞見你的宮殿竟然連一個人影都沒有,所以來看看妹妹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萍妃拉著荷妃的手發,親切地說道。

    雪妃樂呵呵地說:“荷姐姐,多休息些時日也無妨,反正皇上也不會到這兒來了。聽說百花宮的美人被皇上寵上天了,每天一下朝都往那里去呢。”

    荷妃聽得不是滋味,這一氣,便連連咳嗽了幾聲。萍妃往雪妃遞了一個眼色,雪妃才拿起絲巾掩飾了一下自己的笑意。

    “妹妹莫要生氣,氣壞了身子可不好了。”萍妃在荷妃的背后輕輕地撫摸著,讓荷妃理順氣息。然而雪妃看到荷妃的樣子如此蒼白,心里更是樂開了花,嘴上的笑更是不停的擴大。

    “姐姐,我只是感染了一些風寒,不是生誰的氣。姐姐不用擔心!”荷妃咳嗽著說。

    小慧連忙給荷妃遞上了一杯茶。荷妃接過,掀開茶蓋,一口氣全喝了下去。

    不一會兒,荷妃才歉意地說:“姐姐、雪妹妹,讓你笑話了,看我這記性,真會忘!來,姐姐、雪妹妹快請坐!”

    萍妃、雪妃互相望了一下,看熱鬧已經看夠了,是時候該走了。雪妃打趣地說:“荷姐姐,你的蓮花舞時刻印在我的腦海里,希望日后能早點見到荷妃姐姐的舞姿。今天你不舒服,我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我們下次再來與你敘舊。萍姐姐,我們走吧!”

    萍妃見雪妃已無多呆的意思,反正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也不想久留。于是順著雪妃的意思,輕輕地說:“荷妹妹要多注意身體!我們就不坐了。”

    荷妃也不勉強她們,吩咐道:“小慧,替本宮送客!”

    小慧回應道:“是!”

    荷妃殿,兩個人匆匆地來了,又匆匆地走了。就像兩顆石子投進了湖水,一會兒波紋泛起,一會兒又消失得不見蹤影了。

    “娘娘莫要聽她們胡說,娘娘,皇上是不會忘記娘娘你的。”小慧回來看到荷妃在傷心難過,她的心里更是氣啊,自己的主子本來就心情不好,剛才受到雪妃的嘲笑,現在更是糟糕了。**的宮女、太監,每一個都是見風使舵的人,他們見到哪個妃子受寵,就愛奉承誰,對于失寵的妃子,他們冷眼相看!可憐自己的主子,前一段時日的風光無限,現在卻這般落魄,唉!

    荷妃似乎沒有聽到小慧的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05426_80_801-m
盛華
作者 閑聽落花
  眼見為實嗎?耳聽為真嗎?讓她恨極了的,是仇人嗎?

  歷經兩世,阿夏姑娘...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