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美味(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出堂屋門到在院子里,就感受到空氣里還有一些冷冽寒風,應該還是春天。

    河壩上風吹塵起,遠處湖波粼粼,看上去非常寧謐,好一處自然風光。沿著河壩遠遠看去,村落里裊裊煙起,犬吠鴨鳴,河壩兩邊大部分是灰褐色的三間土屋,還有一些茅草覆蓋的草屋間隔期間。

    “大毛,快點。”劉秀松正陶醉的呼吸著略顯清新的空氣,劉秀華看他慢吞吞的,就半拉半拽的到了院子里。

    這個院子也不能說是院子,就是一些細柳條扎起來圈圍著,沒有多少防護力,也就是圈養著雞而已。

    “大毛,快來趁熱喝,你喜歡的嘎牙子都悶在鍋里呢。”劉秀華將院子里的桌子擺放好,熟練的拿著海碗,就是涂了黑漆的粗陶瓷碗,摸起來還凹凸不平,初用起來還可能劃破嘴,用久了就滑了,跟細瓷碗一樣。

    用梧桐木做的八仙桌已經中間裂開了幾條縫,污垢填黑了顏色,擺放著一碗撕碎了的黃色的鱔條,飄著蔥花的清香,旁邊一個碗里的嘎牙子上放著菱角面的窩窩頭,劉秀松看著口水就掉了下來。

    劉秀松繞著碗哧溜一聲,立刻滿嘴清香,鮮甜可口。

    吃慣了白面饅頭,看到了菱角面的窩窩頭,一口咬下去,滿足無比,正是以前農村生活里無比懷念的味道,吃了幾口之后發現劉秀華在旁邊看著,彎彎的眉毛滿是笑意。

    “姐,你也吃啊。”看著都已經13歲細腰腰腿的劉秀華,劉秀松看著剩下的半碗湯,美味也立刻失去了吸引力。

    “我吃過了,你快點吃吧,我去堂屋給你收拾一下書包,明天我送你去上學。”劉秀華看著劉秀松喝的香甜,也沒看到他微濕的眼睛,邁著輕盈的腳步,伴著輕靈的歌聲,打開床頭柜收拾紙和筆去了。

    “姐姐,環姐是不是要出嫁了?都準備好了嗎?”劉秀松看著忙碌的劉秀華,突然想起來劉秀環,前世劉秀華被接走之后,劉秀環那個時候已經出嫁了,她就經常回娘家這樣幫自己收拾書包。

    劉秀松一聽到劉秀環,馬上想起好像她就是最近的日子出嫁,她出嫁和自己爬樹兩件事印象最深。

    哎,我親愛的姐姐,現在我剛重生,無法給你一個體面的婚禮了!

    以后一定要讓他們過上好日子!

    “還要過幾天才出嫁,她現在要呆在她家里,準備嫁人的東西,我跟她說的時候看上去她比我還緊張你哩。她還問你好了沒?要我說才不管你這個小赤猴,還爬樹,皮實是不是啊?”劉秀華馬上又繃起了臉,圓瞪著眼睛。

    “姐姐又漂亮又厲害,哪里可以有我這么好的姐姐?”劉秀松半真半假,趕緊拉著劉秀華的衣襟,好像真的回到了兒童年代,享受的蹭來蹭去。

    “快去床上躺著吧,千萬別再有病了,爺爺生病那會都忘了嗎?趕緊去歇會。”劉秀華擔心劉秀松的“病情”,推搡了幾下就趕緊去洗碗洗鍋。

    農村做飯的地方也叫“鍋屋,農村里的灶臺是土灶,主要燒柴禾,柴禾主要是蘆葦、雜草、麥秸、樹枝等。

    劉秀松苦笑不已,這次主要實就是驚嚇而已,現在自己重生過來,這個后遺癥早就煙消云散了,還驚嚇,說出去不嚇死人就不錯了。不過看著她擔心的樣子,只要遵照吩咐躺下。

    劉秀松躺在床上,抬頭望去,黑黃的屋梁上掛著一個簸箕樣的藤筐,簸箕上面有不時飛進飛出的燕子,“撲棱撲棱”的飛到自己的巢穴---頂層的葦泊圍攏處有一只燕窩,眼窩里經常有小雁子探出頭來,耍鬧著,顯得無憂無慮。

    劉秀松舊裝換新人,興奮的很,又想到了他的身份問題,還有劉秀華,這次要想辦法改變她原來的命運。

    一定要補償上一世的遺憾。

    生長在紅旗下,但是看到了太多的不平和憋屈,如果這一世有能力,一定要改變這些才好!

    要跳出原來的軌跡,一定要想周全。

    他經過這么一會,突然想到了這個時候的政治環境,還非常復雜,不能恣意妄為!

    要想辦法跳出窠臼,尋找機會。

    他謀劃著,又想起劉秀環還有她的父親劉云騰,也是劉秀松的嫡親大伯父,很年輕的時候病逝,死的時候還不到30歲。

    他就只有劉秀環這一個女兒。

    劉云騰是劉秀華爺爺王老的警衛員劉云先的哥哥,父親劉云磊是老三,就是最小的弟弟。

    二伯劉云先跟著王老一起下放之后,劉秀華留在城市的父親王紅偉看著風聲越來越烈,城市也逐漸不安全了,就干脆送她到劉云先的鄉下,當時的環境下,干部下放加上知青下鄉,全國范圍內的流動很多,消息也相對閉塞,這件事遮掩起來就比較容易。

    公社主任劉云東---也是劉家堂人,與父親劉云磊關系最鐵,就對外托詞說是劉云先在外的女兒送回老家,改了一個姓,王秀華為劉秀華,也對應了“秀”字輩。

    劉家是當地大族,整個村子加起來有3000多人。

    劉家堂公社地理位置偏僻,管著幾個湖邊小村落,倒也沒人追問。不過不得不說這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事情。要知道在特殊時期時期,出身不明就意味著一個靶子,年齡小的即便不被批斗,但也絕對沒什么好待遇。

    這一放也就7年,劉秀華從6歲到現在也已經是一個13歲的大姑娘了。

    劉秀松記得當時沒有小孩子跟他玩,劉秀環大了,需要勞動算工分,所以在老宅里就只有劉秀華跟他一起。

    劉秀松記得一直到他重生,家鄉也沒有公開他父母的問題,既沒說有責任,也沒說有貢獻,所以他一家在失去父母兩個青壯勞力之后,只有劉秀松的爺爺劉廷延一個人支撐著這個家,也終于操勞過度,在1972年初也得了病,冬天的時候終于沒有抗過去,撒手人寰。

    他知道他爺爺劉延廷絕對是郁郁而終。

    爺爺失去了大兒子劉云騰,大兒媳婦改嫁走了,只留下了劉秀環,幸好長大成人;又失去了小兒子劉云磊和兒媳;二兒子劉云先失去消息,為了養活2個孩子加一個半大姑娘,終日勞作,省吃儉用,去世的時候劉秀松才7歲,但早就記事了。

    劉秀松握緊了拳頭,關于父母的問題要讓公社明確下來!

    父母雖然自己才4歲就離開了,但他們絕對意外,不能因為這個意外而背負上不白之冤,何況連帶還自己也是屬于出身不明,這個包袱一定要扔掉。

    一定要爭取榮譽祭奠父母的在天之靈!

    在這個年代,最關鍵的是出身,所以必須要將這個問題解決掉。

    劉秀松關于住的地方倒不在意,只是現在是“特殊時期”,不能講錯話,不能做錯事。

    目前階段還是先對付著,自己還小,慢慢來。

    就是想做什么也不行,劉秀松看著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淫蕩的嘿嘿直笑!

    現在劉秀環住在劉云磊分家時蓋的房子里,他和劉秀華住在當初未分家的老宅子里,有兩間堂屋,一間鍋屋和一處院子,也就是現在住的宅子,外間放了雜物。

    看著熟練拿著做飯家什做家務的劉秀華,劉秀松非常的慚愧,前世除了玩,后來讀死書,就什么都不會了,由于是男丁,應該是從小就被人照顧的好好的。

    劉秀華掃了一遍院子,然后去鍋屋刷碗,一會又端著剛剛劉秀松放鍋里的飯菜出來了,用她亮亮的眼睛看著他。

    “你病剛好,給你做的,讓你吃,你怎么剩那么多,快點吃完。”劉秀華將劉秀松刻意留著的燉鍋魚拿了出來,放到他面前,原來劉秀華剛才已經發現他一直在不停的打量她,根本就沒睡覺,一看到鍋里的飯菜就氣憤的端了過來。

    “姐,我剛才吃好了,你看,好飽啊。”劉秀松說著掀開了上衣,露出瘦骨嶙峋,卻顯得圓滾滾的肚皮,接著又打了個嗝。

    “你真的吃飽了?”劉秀華目光灼灼的看著他,心里有點發慌,平時他都餓鬼一樣,今天怎么了,不是真的摔出毛病來了吧?

    “真的吃飽了,姐還信我啊?我什么時候說過瞎話(說謊)啊?”劉秀松轉過身來,理直氣壯的說到,他剛才實際上偷偷灌了一通涼白開。

    “姐姐,你也補補身體,渾身沒有二兩肉。”劉秀松看著劉秀華忙里忙外,悄悄上去抱住了她的腰,在她耳邊輕輕的說到。

    “是不是皮癢了,敢笑話我?”劉秀華轉身就要跟平常一樣追打,才醒悟過來他剛剛受傷,只是愛惜的摸了摸劉秀松的頭。

    “我是說我們到了長身體的時候,生活會越來越好,我們現在要鍛煉身體,補充營養。”劉秀松假裝沒看到,他突然發現原來劉秀華現在已經具備了美人胚子,薄怒之下雖然還很青澀,但他見過長大之后的樣子,那可是千嬌百媚。

    “說的好,生活會越來越好的,哈哈。”劉秀松和劉秀華都沒發現,外面有一個中年人走了進來,紅黑臉,身著灰色襯衣,口袋上別著一只鋼筆,從裝束看是當時的一個典型干部形象。

    劉秀松眼前一楞,才記起來,原來是他。

    劉云東,也是劉家堂公社革委會的真正負責人。

    革命委員會是特殊時期期間全國各級政權的組織形式,簡稱革委會。革委會實行一元化,即黨政不分家,黨委與政府合為一體,革委會主任是名副其實的一把手。

    不過后來黨政又分開,有些地區就還是革委會最大,有些地區就是黨委最大,所以這個也看當地情況了。

    不過在劉家堂,絕對是劉云東最大,在書記制度被破壞又重建的年代,他一直就是革委會最大的官,除了是革委會主任,也是公社的公社書記,還兼任著劉家堂村的支書。

    劉秀松記得他經常來家里看看,聊幾句,不過他也很忙,但即便很忙依然會經常來看,他是一個有信有義的人!

    他是劉家堂公社最大的干部,對,他是現在最大的。

    劉秀松剛剛重生,有些適應不了這種轉變,既然他是最大的,那么很多事情找他就可以,嗯,甚至可以暗中幫一下他!

    有著這么幾十年的閱歷,隨便點播一下應該就夠了!

    不過家鄉的事情當時關注的不多,除了一些大事之外,其他的事情記得的不多。

    劉秀松暗暗安慰自己:慢慢來,現在年齡小,時間還長著呢。

    “大毛,病好點了嗎?”劉云東看上去手大腳大,眼睛炯炯有神,親切的話語讓人感覺不到反感。

    劉秀松還記得好像是在劉云東為人廉潔,據說后來也沒升上去,一直被壓制著,最后退休也只是從副處級的位置退下來。

    “已經完全好了,云東叔今天怎么有空?”劉秀松的心里年齡倒不懼場,不過不得不裝出天真的樣子,在劉秀華面前倒沒什么,在這些搞政治運動出身的身上就得小心了。

    “恩,我不放心,你們家大丫頭出嫁,我這個做叔叔的怎么回來看看,你嬸子也去幫忙了。”劉云東已經在秀華姐的招呼下坐在了凳子上,“剛才你說生活越來越好,是為什么啊,老師說的嗎?”劉云東雖然還是笑著說,不過氣場卻是凝重起來。

    “是啊,老師說我們長大了,會越來越能干活了,那自然日子就會越過越好了。”劉秀松記得當時“四人幫”當政,現在是什么流行也不記得了,就說長大能干活就肯定對題的。

    “大毛不錯,以后要多幫幫秀華,你們要相互扶持啊,不錯,不錯。”劉云東顯然沒再關注劉秀松,劉秀松真的松了一口氣,才剛剛重生第一天,已經接二連三的事搞的精神緊張,疲憊不堪了。

    劉云東公務繁忙,坐了一會,就大步流星的離開了,離開之前還塞了幾張糧票給劉秀華,顯然是知道現在劉秀華當家,沒他這個小屁孩什么事。

    不過倒是給了自己幾塊糖,讓劉秀松這么大個人裝出歡天喜地的樣子,確實夠難為情,不過看著劉秀華也歡呼雀躍,為了她也值得了。

    劉秀松與劉秀華隨意的聊著天,一個下午就過去了。

    劉秀華又趕緊的去做晚飯,是面湯,也是簡單的菱角面湯,靠山吃山,靠湖吃湖,現在大隊公糧都勉強的情況下,只能靠湖里的出產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混在韓國的靈師
作者 我是宅男
  到韓國繼承二爺遺產的李墨,從一顆神秘珠子中得到來自異世界的靈師傳承。 利用外掛一般的知識與...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