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裸睡(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姐,我想去看看小環姐,行嗎?”劉秀松看劉秀華進進出出,忙里忙外,哼著歡快的調子,劉秀松也開心起來。

    從重生到現在,雖然記得自己摔倒和堂姐出嫁兩件大事,但細微處都忘記了,不知道劉秀華知不知道所有的事情,看她正燒火,就隨意的問一下。

    “知道她對你好,去就去吧,她嫁了人也就少見了。”劉秀華只是不滿意劉秀松亂跑,她對劉秀松去看劉秀環還是很開心的,盡管她也不知道是因為什么開心。

    “姐,小環姐出嫁了,她的房子是不是就給我們了?”劉秀松記得以前劉秀華走了后他自己就一個人住那的。

    “怎么?看到房子好就嫌棄姐姐了?”柴禾是曬干的蘆葦,劈啪啪的響,映照她的臉紅彤彤的。

    “哪能啊?我就是想知道嘛,小環姐出嫁了,要不我們搬過去一起住吧?”劉秀松試探著問,那邊是三間堂屋,位置也比這里好。

    “要去你去吧,反正我是不去!”劉秀華急躁起來。

    兩人沉默不語,愣了好一會,劉秀華干脆就抱著膀子,幽幽的啜泣起來。

    “姐,我不去住,我就跟你一起住,你別哭啊,都是我不好,打死我都不去。”劉華松也著急起來,心想我都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樣子想住好房子也不能操之過急。

    “你說的是真的?”劉秀華哭著轉過身去,抹了把臉,睜大了眼睛。

    “嗯,是真的,絕對不去!”劉秀松斬釘截鐵,開玩笑,剛剛在一起,怎么就惹得生氣了?

    劉秀華擦了一把淚轉過身,然后將面湯盛起來,提水刷了下鍋,倒了清水進去。

    “姐,干嘛放水進去啊?”劉華松看劉秀華還是悶悶不樂,就只能繼續裝可愛。

    “給你燒水洗澡啊,看你渾身臟的。”劉秀華到底是小姑娘,心結一開,立刻就恢復了大姐的派頭。

    不一會,劉秀華已經燒好了水,燙了家里唯一的布塊,劉秀松從記憶里得知,這個就是家里的“毛巾”。

    農村里孩子比較多的時候,家里都是讓孩子一起睡的,為了就是節約資源,同樣的,物資奇缺都是這么拮據著用的,比如毛巾,衣服,如果家里孩子多更是一個接一個傳下來,一直到不能使用,所以當時做的衣服都是偏大,就怕孩子長的太快,孩子多的就直接給老大做好,下面的直接穿老大剩下的。

    “大毛,快過來洗澡了。”劉秀松走出去看到劉秀華已經將“毛巾”放在洗澡的大木盆里面,熱水蒸騰而上,她臉紅撲撲的,汗水將額頭的劉海束成一綹。

    “快脫衣服進去”劉秀華又提了一桶熱水倒了進去,“趁熱趕緊泡泡,出點汗。”

    劉秀松趁著劉秀華提水的空檔,趕緊脫了精光跳了進去,實際上也就是褂子和褲子,內衣是沒有的。

    水溫正合適,還有點薄荷的清香。如果能蒸個桑拿就好了,此時此刻,這個無良的家伙居然想起了桑拿。

    “來,我給你搓搓背。”溫柔的聲音從耳旁想起。

    “不要!”劉秀松嚇了一跳,趕緊跳了起來,馬上往下看了下捂住又坐了下去,水繞了盆沿一下就溢了出去,撒了劉秀華一身。

    “快點,是不是皮又癢了,害我衣服都濕了。”劉秀華不管三七二十一,抄起毛巾就擰干了,然后在后背搓了起來。

    劉秀松眼見抗議無效,享受著微帶粗糙的小手撫摸過自己的脊背,只好收起心思,收心靜氣。

    以前也跟著老板去一些專門的會所,“專業人士”也給自己搓過背,怎么今天反應這么大呢?

    惹得姐姐傷心了,她還是個小女孩,卻照顧的自己無微不至。

    劉秀松剛回來就享受到這種待遇,十分的感慨。

    她跟外面的那些女人是不同的,她是我至親的姐姐,我要好好照顧好她。

    劉秀華倒沒留意到這個“弟弟”居然有那么多心思,搓了后背之后就翻過來錯前面,胳膊、大腿和腳丫都搓了一遍,小弟弟也沒放過,看她坦然的樣子,劉秀松慚愧不已,不過幸好沒發育,不然真的丟人到姥姥家了。

    想想也是,那個年代10歲的男孩子,缺衣少穿的,一點都沒發育,看著也就是小孩子,一點心里負擔都不會有。

    不過劉秀松自己清楚,這個心理絕對是老男人,是極度不健康的,尤其是在重生之后對這個小姐姐的愧疚之情,夾雜著復雜的心緒。

    現在這么小不要緊,時間還來得及。

    但是也不能再拖了,不然就真的影響了!

    說什么也不能影響自己的“性福”生活,得考慮一下看看怎么樣將這個搞大,發育成熟,嘿嘿……

    劉秀松也只是想想而已,他重生了這么短的時間已經明白了幾件事:缺衣少穿,政治環境惡劣,家有喜事,公社老大關心,最關鍵的是吃的東西很緊缺!

    沒吃的會影響發育的!

    劉秀松回到了屋里,如平常一樣躺到了床上,雖然是這種板床,但一點都不感覺陌生,他聽著外面的水聲,反而靜下心來,居然睡著了。

    半夜時分,劉秀松夢見自己回到了蝸居,開心不已,還是陪家人去游玩,與重生前一樣,所有人都離開了,他最后一個離開的時候,過山車失控了,然后眼前一黑,劉秀松拼命掙扎,大汗淋漓,一下坐起。

    “怎么了,做噩夢了?”哧啦一聲,煤油燈亮了起來,清涼的小手撫摸著自己的額頭,劉秀松的背脊感受到后面的清涼軀體靠了過來。

    “姐姐,我好怕。”劉秀松真的害怕了,怎么又經歷一次?

    他轉過身,依然能感受到頭痛頭暈,就緊緊的抱住了劉秀華。

    劉秀華那套粗布的棉褂放在床頭,赤裸著身軀,肌膚在燈光下如玉似光,烏黑的秀發隨意披散下來,配上大而有神的眼睛,精致光滑的俏臉滿是關切,柔和的目光穿過燈光,落在劉秀松的身上。

    當時農村沒有條件穿褲衩,晚上睡覺絕對是裸睡。

    不穿褲衩是農村的習慣,主要是為了節省,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也確實沒有條件。

    劉秀松聞著清香的味道,看著曼妙的身材在昏黃的燈光下若隱若現,感受著撫摸著自己脊背的小手輕柔無比,他逐漸平靜了下來。

    還好,只是做噩夢!

    太可怕了,可不要再來一次,頭痛欲裂的事情一次就夠了!

    可是他長時間抱著一個赤裸的少女,胸前的鴿乳盡管沒徹底發育,也已經有點規模。

    自己一個老男人的心理,刺激的發狂,小心臟就“撲通撲通”的急劇的跳了起來,好像馬上從嗓子眼脫口而出。

    劉秀華盡管是一個少女,可目前對眼前這個危險人物毫無察覺,心思單純的輕拍著他,唱起了催眠曲,劉秀松立刻就聽出了這個是自己從小到大非常熟悉的安眠曲,絕對的一聽就睡,據說是她媽媽經常唱的曲子。

    劉秀松立刻就如積雪壓頂,立刻沁涼到骨頭里,劉秀華這么清純的姐姐如何呵護著自己,自己居然有了禽獸心思,真是羞慚不已,馬上仰躺轉身睡了下去,盡管附帶輕柔的身子壓在自己身上如棉似絮,卻也起不了任何心思了。

    “姐,睡吧,我沒事了?”躺倒之后,劉秀松看著瞪得大大眼睛看著自己的劉秀華。

    “大毛,你別去小環姐那住,好嗎?”劉秀華突然緊緊的抱住劉秀松,頭發的青絲垂落了下來鋪散在劉秀松臉上,后背上滴落了幾滴淚水。

    劉華松躁動之后一點睡意也沒,聽著劉秀華在耳邊的呢喃,心里一驚:到底怎么了?

    莫不是有什么事情發生?

    “姐,你放心吧,我不跟你分開,趕我走我也不走,我都聽你的好不好?”劉秀松看到劉秀華眼淚嘩嘩的掉,安慰著。

    “姐好怕,我爸那天趁天黑送我來這里,把我抱上車轉身就走了,我在后面怎么喊都不理。我來到就只有你跟我玩,爺爺待我那么好,就是沒你吃的也都給我,可是他也去世了,我就只有你了,你也要拋下我了嗎?”劉秀華越說眼淚流的越多,最后就止不住抽噎起來。

    “不會的,大毛這次不會離開你的,我一定會照顧好姐姐的,我不會讓你給別人欺負的!”此時此刻,劉秀松感受到了她的無助和恐懼,緊緊的摟抱著她,撫摸著她的秀發,親吻著她的額頭。

    她還只是一個小女孩!

    劉秀華最近為了劉秀松忙里忙外,實在太累了,終于在輕撫中睡熟了,睡覺中依舊緊緊的摟著劉秀松的腰。

    劉秀松從來都未有過如此強烈的感受,她除了不幸福,還有著這么濃烈的不安全感。

    姐姐,你放心吧,我能感受到你的恐懼,感受到你的不安全,我一定會保護你不受傷害!

    劉秀松的眼神漸漸堅定,這一世我一定要好好的保護你,不要你再受到任何傷害!

    他趁著連續幾天陽光明媚的天氣,在家休息了幾天,也陪著情緒低落的劉秀華,順便還做了幾次飯,惹得劉秀華驚奇萬分。

    至于劉秀松推遲了上學的時間,劉秀華催了一次之后也就不再催促,反正這個時候的學校規模太小,小學是幾個年級集體上課,自學占了大部分時間。

    不過自從那日晚上之后,劉秀華開始悶悶不樂,并且多愁善感。

    劉秀松自然不會讓她覺得不舒爽,于是他刻意的討好。

    劉秀華慢慢的恢復了一些,雖然不如以前那么開朗,但也不會太過悲傷了。

    劉秀松明白了后自責不已,劉秀華之所以如此完全是以為他說要離開,她實在太怕了。

    如果劉秀松不是重生后觀察細膩,還發現不了,劉秀華也許從這個時候開始對他特別的好,而且性情越來越柔和,也越來越依戀的,所以才有了后來一直的念念不忘。

    劉秀松很自責,他知道她是一種孤獨和恐懼感在作怪,也跟單身家庭的戀母情結類似,她將全部的依賴和希望都維系在他的身上,當她放下他會突然離開時,立刻患得患失,他前世怎么就沒有發現這些,當時她自己怎么挨過來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191960_4_12-m
大王饒命
作者 會說話的肘子
  靈氣復甦的時代,寂靜生活碎掉了,彷彿雷霆貫穿長空,電光直射天心,雨沙沙地落下。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