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端少年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小威新書<我不壞 你別愛>正式沖榜起點,已上傳十三萬字,盼新老書友多多給些支持.小威留字.謝謝謝謝.

    ##########

    第一個女孩兒離開我時說了句話。她說她寧愿相信我的謊言,也不愿聽到我的真話。說完,她哭了。我愣了。

    她是我初中時的同學。初中三年她一直是班長。但我比她官大。老師說我是人渣子,于是我便順勢封了自己個渣子洞、洞主。

    洞主當然要比班長威風。比方說我可以拋開功課逃學去打球,去看電影,而她不能;再比如我敢在老師背上貼王八、甩墨水兒,但她不敢。所以她雖比我優秀,但我卻比她勇敢。

    凡是觸犯社會禁忌的行為都需要那么一點勇敢,但也有不同,有些人是只敢觸犯不敢擔當,而我卻是敢做敢當的。這大概是受了武俠小說的影響。總之那時我覺的真正偉大的男人不但要為善為惡皆敢坦白承認,而且多多少少還應該有那么點叛逆精神。我那時就是這樣一位偉大的男人。當然,說恬不知恥也可以。

    比方說劉老師吧。劉老師不但沒收了我的《笑傲江湖》,使我與小師妹岳靈珊失之交臂,而且還讓林平之那小子橫插了一腿,此外他還罰我每個英文單詞默寫一百遍,結果時冬臘月他穿了睡衣跑茅房,回來時鑰匙再怎么也捅不進鎖眼兒,因為里邊塞了根火柴棍兒——劉老師一猜就知道這事兒肯定是我干的。于是第二天上課時他一言不發鼻子幾乎貼了我的臉、瞪了我足有半分鐘。他不說話我同樣也不說話,我只是惡毒而快意的沖他樂。之后他突然口眼歪斜朝我臉上打了個噴嚏,他是凍感冒了他活該,誰讓他非要跟我過不去呢!再說他沖我臉上打嚏分明就是他不對,所以我當時毫不猶豫的抹一把滿臉的穢氣,朝他衣服上便抹!同學們都笑了。但劉老師卻不笑。他緊繃著個臉說:“你出來。”

    我猜他這是要公報私仇了。果不其然,他給我找了個陰涼通風的地兒,他說你就在這兒給我涼快涼快吧!我不屑一顧甚至可以說是極其蔑視的白他一眼,在酷寒的天氣里站出一種堅強……

    那時已實行九年義務教育。地方上有硬性規定——學生退學老師們的工資獎金相應會受到影響。所以我讀書的權力是得到保護了的,學校舍不得隨便開除我。只是不知那時“未成年人保護法”是否已經出臺?就我個人的體驗,即便出臺肯定也沒得到徹底的貫徹實施。那是“應制教育”時代。那時我們那個縣只有兩所高中,學生畢業后能考入高中的百不足十。所以校方和家長為了能讓我們擠上高中這駕戰車,不得不采取一些極端嚴酷的手段。于是剛剛進入青春期的我們,便無可避免的成了那種教育模式的犧牲品。

    那時學校里有人因留級而投河。有人因成績下滑而神經失常。更有一個女生,平日里成績不錯,卻因一次考試成績不理想而喝了農藥!不過這樣的事例并不多。初中三年,我們班上籠總才死了兩個。不過想死而沒死成卻不在少數。比如我們當年就曾預謀過一次集體自殺……后來想想,既然連死都不怕了,那還怕個啥?于是我們便決定跟老師對著干。于是在老師的眼里,我們就成了人渣!

    而在我們眼里,老師們則無異于魔鬼!

    那時魔鬼們總是布置許多作業,大搞題海戰術。結果就把人渣們惹惱了。于是那天劉老師的英語課上,就有某個人渣帶頭唱起“學生詠嘆調”——“作業重如山吶,學生們真可憐,學校像地獄哎,先生們更兇殘……”開始時是一人唱,幾人和,漸漸地連班里的好學生也加入了這個合唱行列,于是最終形成一種聲勢浩大的大合唱!這就把劉老師惹惱了,殺雞儆猴把我們幾個人渣趕出教室。但我們卻滿不在乎,昂首挺胸在教室外站個筆順條直,繼續高唱:“起來,不愿做奴隸的人們,起來,全世界受苦受難的學生……”歌聲豪邁,響徹行云。就把個劉老師氣得目眥欲裂,作動粗架式。于是我們唱詞一變:“打我不要緊,只要主義真,打死我一個,還有后來人!”歌詞雖是豪邁,但在我們唱來,卻不勝哀婉凄涼,大有“蘇三起解”之幽怨韻致。結果就弄得劉老師哭笑不得,舉在半空的教鞭也因此猶豫了。于是我們膽氣陡增,扯圓了喉嚨放聲高呼:“望著敵人的屠刀我縱聲大笑,魔鬼的宮殿在我們的笑聲中動搖……”

    老師畢竟是老師。劉老師不甘心失敗。于是與學生家長沆瀣一氣,形成一條反動統一戰線。那時我的人渣戰友李奇曾天才的仿照某西方大詩人的文體寫過一首“人渣贊歌”——“我驕傲,我是個人渣,我自豪,我考了個零分……”結果劉老師便把這首飽含革命激情的詩篇轉呈了李奇的家長。結果李奇的一只耳朵差點被他老子擰下來!

    這可把我們惹惱了。我們記起領袖的教導——“以牙還牙,以血還血,血債要用血來償”——我們那天在書包里裝滿了石子瓦礫,埋伏在劉老師必經的路旁。有人喊一聲打,石子瓦礫冰雹般砸向可憐的劉老師。劉老師屁滾尿流倉惶逃竄。我們鞭敲金蹬響、齊唱凱歌還!但隨之而來的卻是劉老師一黨的瘋狂反撲。他們居然糾集了軍警憲特來共同對付我們!說不怕那是假的。老虎凳辣椒水大狼狗以及明晃晃的刺刀誰不怕呀!還好,那些令人恐懼的刑具并未出現。只是我們的手腕上卻憑空多了一副鐲子。這就有幾分革命黨人下大獄的樣子了!幾位警察叔叔正襟危坐虎視眈眈瞪著我們。他們背后是那八個耳熟能詳頗具懾人威力的大字:“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2.美夢

    在那種特定的場景下,我們人渣集團土崩瓦解,紛紛倒戈投降,先后寫下認罪書保證書——這使我在此后很長一段時間里總有種投敵叛國的感覺。我甚至想,假如日本鬼子再次進中國,在被俘之前我最好先行自我了斷,省得給自己留下當漢奸的機會……

    這件事之后,我開始極具明確的崇拜起專制和暴力。因為面對專制的學校和家長時,我們常常是弱者,所以我崇拜它,并渴望重來一次*,好讓我們用同樣的手段一舉把劉老師等人打成牛鬼蛇神臭老九。但這時偉大領袖已經去世多年。這當然是那些臭老九們的幸福。但卻無疑成了我們這些人渣的災難。所以我那時極端緬懷我們領袖,并時常夢到領袖用他偉大的手輕撫著我的頭說:“小鬼,跟我上山鬧革命去吧……”

    除了經常夢到領袖之外,那時我還經常做另外三個夢:

    其一:我母親燒了一大鍋水,我無端覺得她是要煮死我,于是沒命逃奔。但日本鬼子,漢奸老師,以及一批批武林高手卻對我窮追不舍……

    其二:我成了天下第一劍客,手執利劍抵住劉老師咽喉,怒問:“說,還敢不敢給老子留作業了……”

    第三個夢最有意思:我當了皇帝。我的身邊坐著鳳冠霞披的皇后曇兒。這時文武百官,也就是我小學中學時的所有老師黑壓壓跪了一地,凄凄哀哀山呼萬歲。我說免了,今兒孤王不想做作業,下課——不,退朝吧!這時劉老師手執朝笏走出朝班,高呼:“吾皇萬歲,萬萬不可!”我不可一世把眼一瞪:“武士們,給我打這老丫的!”于是那些武士,也就我的那些同學一擁而上,把個劉老師打的哭爹叫媽鬼哭狼嚎!而我這時卻牽了曇兒的手說:“走吧,咱們一塊兒睡覺覺去!”然后——然后劉老師就揪著我的耳朵把我提了起不來。他說:“嘿,醒醒,醒醒,我布置的作業你完成了嗎?”

    我嘴角淌著一條亮亮的哈拉子白了劉老師一眼。暗想,剛才我怎么就沒把劉老師推出午門斬首呢?

    沒斬劉老師可能是我這輩子最嚴重的失誤。因為若不是他壞了我的好夢,說不定此時的我,早已與曇兒過上一家子了!

    曇兒也是我初中的同學。她和班長是同桌。扯到這里,仍沒提到班長并不是我的錯。因為初中三年我就沒跟女生打過交道。我那時太忙,既要游戲快樂又要應付先生們的瘋狂鎮壓,自顧不暇分身乏術,沒時間理會女生們的喜怒哀樂。在我的印象里,那時班里女生沒一個異類,一水兒的逆來順受不言不語仿若泥塑木雕的乖乖女。她們之中除了曇兒之外我就不記得任何一個女生對我笑過。而曇兒也只不過對我笑了一次。

    那次我讀武俠小說入迷,幾堂課沒離開課桌半步。后來尿急,實在忍不住了急慌慌往外奔。恰好曇兒向教室里走。我向左躲,她也向左躲,我向右閃,她也向右閃。三躲兩閃間差點撞個滿懷。于是曇兒抿嘴一樂。那笑容就像春日的陽光,驀然間照徹了我的皮囊,透入了我的心間。于是自那次之后,我的皇帝夢里就多了一位皇后……

    隨后到了畢業考試。考試前班里舉行了最后一次三好學生評選。類似的評選我們每年搞兩次。一次評三好,一次評三壞。評三好永遠沒我的份兒。評三壞我是當仁不讓,每每得票律遙遙領先于其它人渣。在這一點上就算美國的歷屆總統看了我的得票率,一準也要眼紅!但最后一次評三好卻出了點亂子。因為不知是誰居心不良,竟讓我大出其丑選了我一票。結果記票員便在黑板上寫上我的名字,并在名字下極具諷刺意味的畫上了長長的一橫!那一橫直到評選結束仍然只是一橫,仿若一種宿命,仿若命定了我這輩子總他媽有一天會橫空出世一般!

    評選結束后,唱票員悄悄問我:“知道是誰選了你一票嗎?”我恨恨的搖頭。唱票員極其神秘的壞笑著說:“是班長!”

    我愣了。想找班長去問個明白。問她為什么要故意寒磣我?卻不知道如何開口。結果一猶豫,畢業了。

    ##########:敬告各位書友,<異端少年>全部內容將在我的另一部長篇<我不壞 你別愛>中全文刊載.進入作者專欄,可以看到新上的那部小說.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5399587 4 12 m
寵物天王
作者 皆破
  【1.下載一款可疑的遊戲】<br><br>   【2.捕捉幾隻神奇的寵物當伙伴】<br>...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