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俺來自二龍山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七月,赤日炎炎,整個桃花山就向蒸籠般,李忠,周通都懶親自得去打劫,派了幾個得力小弟去山下收過路費,自己整日里縮在山上喝酒,日子過的好不悠閑。

    不料這天山寨忽然來了個不速之客。

    “你是打二龍山來的?你家大王是何方好漢?”李忠在虎皮椅上坐直了身子問道。

    大堂中間立著的是個高大的漢子,要上挎著把腰刀,北上背了背囊,眾目睽睽之下一點都不懼怕,直嚷嚷道:“俺家大王就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花和尚魯智深,三拳打死鎮關西的魯提轄。咳,還有二大王是楊老令公嫡系子孫‘青面獸’楊志。俺家大王說了,桃花山上兩個的大王‘打虎將’李忠,‘小霸王’周通是他老人家的兄弟。叫俺來請兩個大王去二龍山喝酒。”說著反手從背囊里掏出了一封書信。

    一旁的桃花山小嘍啰忙跑出來將書信接過,送到李忠手里。

    李忠聽到“花和尚”魯智深時,一下子從虎皮椅上站了起來,大聲道:“什么!你說二龍山現在當家的是那賊......啊,是我那兄長!”好玄,一個“賊禿”沒說出來。

    周通見李忠失態,趕緊在后面拉了他一把,說道:“大哥莫要激動,我們還是先聽這位兄弟說說魯提轄如何取了二龍山。”

    那漢子聽周通問起,忙把魯智深,楊志伙同曹正智取二龍山寶珠寺,然后在寺中落草的經過繪聲繪色的說了一通,聽得旁邊的小嘍啰入了神。待他說完,天色漸漸黑了下來,回復了平靜的李忠安排人去準備飯菜,對那漢子道:“兄弟且在寨中住一宿,明日灑家修一封回書與你帶回去。”

    李忠這廝對和尚的怨念頗深,沒有興趣招待二龍山的人。周通只好上了。

    “兄弟,你叫啥名字?”

    那二龍山的漢子手估計是個話癆,本來拿著肉骨頭啃的正歡,立馬停下來道:“俺叫王虎。俺和你說,俺的力氣可大了,山上只有大王比俺力大。俺家大王說了,以后俺就是他的親隨,專門給他扛禪杖。你知道不,俺家大王的禪杖那真是重啊......”

    周通見他一發不可收拾,只得搖頭苦笑,拿起酒碗一連敬了幾碗,總算將他給灌到了,世界頓時安靜了。

    飯后,周通正要回去去練槍,卻被李忠一把拉進房內:“兄弟,你說魯智深那賊禿請咱們兄弟到二龍山,打的是什么主意?”

    “小弟也很納悶啊。大哥咱們去不去?”周通摸了摸鼻子道。

    “不去,趕明兒,修封回書,就說山寨有事,打發了那送信的小子。”

    “這是為何?花和尚請咱們喝酒也是一片好意啊。”

    “哼,好意!兄弟莫非忘記了當初劉家莊那賊禿破壞了你的好事不說,還給了你一陣好打。后來咋們兄弟好生招待他,他卻卷了咱們的銀子跑了,多好的一套銀酒器,就讓那賊禿糟蹋了。”李忠是越說越來氣。

    周通有些尷尬的摸了下鼻子,心道:“MBD,說到底還是心疼你的銀子。”李忠見他那樣,反應過來,忙道:“兄弟莫怪,哥哥一時心急,忘了你患了失魂癥了。”周通當年看水滸的時候對“魯智深”這個人物就十分欣賞,現在有機會見到真人,哪里還會在意這些,于是擺手道:“沒事,沒事。大哥我想這二龍山咱們還是去一趟的好。你想啊,咱們桃花山人是不少,可是兵甲稀缺,要是官兵大舉來犯,咱們恐怕難以抵擋。現在魯大師請咱去喝酒,正好拉拉交情,日后遇事也好有個援手啊。”李忠歪頭想了會,還是搖頭:“不行不行,那賊禿霸道的緊,要是明著請咱們去喝酒,暗地里卻起了歹心,強并了咱們山寨怎么辦?”

    “可是......”

    “沒什么可是,要是去你去,反正我不去。”李忠氣呼呼的說完,不再搭理周通,轉身進了里屋。見他這樣,要是原來的周通沒什么想法,但是現在的周通是后世穿越來的宅男,平時看小說喜歡的就是魯智深,武松這樣的豪爽人物,李忠這樣小家子氣的打心底是瞧不上的,心里打著注意,對著里屋大聲說道:“兄長不愿去二龍山,小弟就代兄長走一趟。山寨就靠兄長一人打理了。”說完轉身回自己房里去了。

    周通心中有事,這槍也就不練了,回到房里,點亮了油燈,拿起桌上的茶壺,往嘴里猛灌了一記涼茶,暗自盤算起來:“到這個時代快一年了,從來沒好好想想,在這里以后到底干什么。難道就這么在桃花山上呆著,等三山聚義同上梁山,然后招安,征方臘,被人一刀砍死?絕對不行,老天爺讓我來這個時代,絕對不是讓我按照劇本原原本本的走一遭的,算算,漢人歷史上最屈辱的‘靖康之恥’也沒幾年了,既然我來了,讓中原的大好河山就那么憑韃子蹂躪,對,這就是老天讓我來這里的使命。”想到這,周通激動的緊捏雙拳,騰的站起身來。良久,又苦笑著坐了下去,自語道:“激動個毛啊,老子現在山賊頭子一個,武藝稀松平常,除了有一身蠻力,知道一點歷史走向,還有什么本錢。唉,我咋就不會煉鐵煉鋼,造槍造炮呢?實在不行會釀酒制肥皂也行啊。草,想這些做什么。看來憑一己要想改變歷史,真的很難啊,難到幾乎沒有一點機會。算了不想了,睡了先。”

    在床上翻來覆去,周通思來想去,迷迷糊糊中也有了那么一些頭緒。宋朝這個時候靠內因還沒到改朝換代的份上,方臘的失敗就證明了這一點。要想對抗女真人,還是要先混進體制里面,在北宋朝廷里面拉到一些投資,而就他先現在身份,要做到這一點就只能招安。但是要招安的話,憑桃花山這點實力是不行的,被剿滅還差不多。話說招安也是要看實力的,沒有實力讓朝廷感到忌憚,它不會正視你。當然也有可能某地方官員心懷仁慈,不想在自己的轄區動兵刀,從而招安轄區內的黑勢力。可對桃花山來說,還是不行啊。原著中此時青州的慕容知府可不是什么鴿派,他一直想剿滅境內的山賊勢力好邀功請賞。

    那么就只能上梁山了,靠著這棵大樹,才有實力讓朝廷重視。要想上梁山,又不想原著中那么悲劇呢,就要趕緊提高自己的實力,多結交一些以后要上梁山的好漢,因此二龍山一定要去。

    二龍山,魯智深,俺來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6-m
幕府將軍本紀
作者 戰國小丑
  一個17歲的少年正準備參加名古屋祭遊行活動,卻不知不覺的穿越到1560年5月19日的熱田神...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