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花和尚與青面獸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二天,周通告別李忠,孤身下了山,隨著那送信的小兵往二龍山而去。這日,二龍山上魯智深和楊志領著山上的小嘍啰們操練了一陣,回到大殿中,擺開酒肉對飲閑談。忽然楊志道:“前日師兄派人去桃花山請李忠,周通前來敘話,不知他們會否前來。”

    魯智深一口干完碗中的酒:“哎呀,那‘小霸王’周通雖說有些好色,本事也低微,人還是個利落漢子,若是桃花山是他一個人當家,估摸著就來了。但那李忠卻是個小氣性子,當初請灑家上山喝酒,滿桌子的金銀酒器不與,反要下山打劫,說是送個灑家做盤纏。灑家一時性起,卷了他的酒器,從后山滾將下去。那廝定要記恨灑家,肯定不肯來的。”

    楊志笑了笑:“聽聞這青州境內除了咱們二龍山,還有清風山,桃花山兩處山寨。聽師兄這么一說,桃花山算不得好漢處所,就不知清風山怎樣。日后最好一并請來,讓他們見見咱們的手段,也讓他們不敢小覷了咱們。”

    魯智深哈哈一笑,正要說話,門外突然闖進個小兵,“大王,王虎那小子回來了,隨行的還有個人,據說是桃花山二當家,已經到山下了。”王虎就是上桃花山送信的那個小嘍啰。魯智深與楊志面面相覷,好一會才大笑道:“想不到周通這小子還有點膽色,走,賢弟咱們下去迎上一迎。”

    由于不想惹人耳目,周通沒有騎馬,帶了頂范陽笠,穿上多耳麻鞋,挎上把樸刀,懷里揣了點銀兩就下了山,一路隨著王虎走了七八天才到了二龍山下。不料卻在山下的關卡被攔了下來。盡管王虎一再分說,關上就是不肯放行,說是要報與兩位大王,才能定奪。

    一路過來,住店吃飯都是周通拿出銀子好酒好肉招待,喝酒的時候還兄弟長兄弟短的招呼。在王虎心里,周通這位桃花山的大王可真是仗義疏財的好漢,又真心拿自己當兄弟,若不是自己身在二龍山,就去投靠他做小弟。這時到了二龍山下,關上居然不讓好漢上山,頓時感覺自己丟盡了面子,憤憤不平的說:“等老子盡關,定要讓那小子好看。”

    周通正為二龍山戒備森嚴感慨不已,魯智深,楊志兩人不愧是軍官出身,這山寨整治的比桃花山何止強百倍,聽到王虎的話忙安慰道:“王虎兄弟莫要著惱,關上的兄弟也是找規矩辦事。”

    王虎還是有些不平:“俺不也是照大王的命令請周大哥上山的。”

    周通見他那委屈要有些好笑,剛要說句安慰他,卻見關上走下兩個人來,心道:“這就是花和尚與青面獸了。”。當先的是個膀大腰圓的和尚,面貌兇惡,身后一人個頭稍矮,但身形穩健,體態強悍,臉上一塊青色胎記,讓他看起來有些猙獰。

    和尚也瞧見了周通,大笑著過來:“兄弟能來,灑家可是有些意外啊。不過灑家高興,走,走,咱們上山喝個痛快。”

    周通笑道:“哥哥相招,小弟怎敢不來。只是李大哥寨中有事,脫不開身,還請哥哥莫要怪罪。”魯智深道:“李忠那廝從來就不是個爽利人,他不來更好,免得灑家晦氣。”

    楊志是個精細人,見魯智深說的直白,怕周通不痛快,忙上前道:“可是桃花山好漢‘小霸王’當面,師兄何不替小弟引見。”魯智深道:“哪來那么麻煩。兄弟,這個是‘青面獸’楊志,與灑家同在這山上落草。不用細說,以后都是兄弟,上山喝酒為周兄弟接風。”周通拱手道:“小弟也曾聽江湖上朋友說過楊制使的威名,今日總算是見到真人了。”楊志剛要說話,卻見性急的魯智深卻拉著周通就往山上去了,只得無奈的搖頭跟上。

    二龍山山勢險峻,兩山環繞間只有一條大路通向山中的寶珠寺。原先占據這里的“金眼虎”鄧龍雖說本事不高,但是將山寨還經營的不錯,在險要處建起了三道雄關,當真是易守難攻。魯智深,楊志殺死鄧龍強占山寨之后,更是按軍中之法治理山寨,每道雄關之中都隱隱透漏出肅殺之氣。周通一路上來,心中暗暗吃驚,像這樣的寨子,只要糧草充足,官兵想要攻下恐怕很難,在一對比自己的桃花山,真是人比人氣死人,越發打定主意不能窩在桃花山那沒有出路的地方。

    到了大殿之中,魯智深吩咐下去,擺好酒席,拉著楊志和周通一邊喝酒一邊閑扯。魯智深喝酒那是論壇喝的。周通換了這具身體,雖說酒量不小,但還是架不住這般不要命的猛灌,喝到半夜,再也支持不住,倒在了桌上,隱約聽見魯智深對楊志說道:“沒想到,再一次見面,我這兄弟爽快了不少啊。”

    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晨了,周通晃了幾下還有點疼的腦袋,爬起來,穿好衣物,走出門去,正好看見王虎朝這邊走來,叫過來問道:“王虎兄弟,你家大王呢?”

    王虎忙跑過來道:“周大哥你醒了,大王正在領著兄弟們教習槍棒呢。大大王說了,如果周大哥你醒了,先去大殿候著,等他回來再請你吃酒。”一聽還要喝酒,周通頭都大了一圈,忙道:“兄弟們在哪里練習武藝,快帶俺去看看。”王虎毫不遲疑道:“行,周大哥隨小的來。”

    魯智深他們在寶珠寺西邊的空地上開辟了一個校場,平日里讓無事可做的小嘍啰們在這里習武,免得他們惹事生非,把山寨搞的烏煙瘴氣。周通跟著王虎走了不到半柱香的時候,就到了校場邊上。這時小嘍啰們并沒在練習,而是圍做一圈,時不時的大聲叫好。周通一看,原來是魯智深和楊志兩人正在比斗。只見二人,一個手執禪杖,舞的密不透風;一個端著長槍,點,刺好似水銀瀉地,攻防之間驚險頻現,二人又能突出奇招將險情化解。周通沒有向周圍小嘍啰一般歡呼叫好,而是屏住呼吸,目不轉睛的看著二人一招一式,將自己代入到他們的比斗當中,發現自己如是戰場上遇到這兩個人中的一個,絕對支持不了十招,不由的背上冷汗直流。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6-m
幕府將軍本紀
作者 戰國小丑
  一個17歲的少年正準備參加名古屋祭遊行活動,卻不知不覺的穿越到1560年5月19日的熱田神...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