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禍害遺千年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碧藍色的海面上波光粼粼,洶湧的浪濤拍打著岸邊的礁石,濺起一大片水花。

    無垠的沙灘上躺著一位紅裙女子,頭埋在了沙坑裡,黑髮如瀑地披在後背,露出的肌膚白得勝雪。

    鬱笙意識模糊地醒來,覺得周遭空氣憋悶,有種喘不過氣的窒息感。

    頭沉重得像灌了幾斤鉛。

    這是怎麼了?

    家裡的空調又壞了?

    求生的本能讓她硬撐著翻了個身,露出原本那張似被上帝精雕玉琢過的鵝蛋小臉。

    鬱笙迷濛地睜開了雙眼,幾粒細沙趁機溜進她的眼縫,她難受地蹙起了眉,捲翹的睫毛隨之顫了顫。

    晶瑩剔透的眸裡瞬間蓄滿了淚,倒映著皎白的冷月,顯得尤其無辜可憐。

    監控室裡,男人慵懶地坐在皮革沙發上,修長分明的指骨間夾著一根點燃了的煙。

    煙霧繚繞,朦朧了他的神色,只聽到一聲意味不明的冷哼。

    “真會裝。”

    鬱笙怔愣地抬手,輕輕撥開臉上的碎沙,柔嫩白皙的皮膚被磨擦得通紅,小巧挺翹的鼻尖透著一抹粉色。

    凜冽的海風呼嘯而過,帶來一陣鹹味。

    她吸了吸鼻子,冷得直打哆嗦,下意識抱著手臂搓了搓胳膊,意識也清明瞭幾分。

    她吃驚地瞪大眼睛,入目是一望無際的大海,四周寂寥得只聽到呼嘯的海風聲,空氣中透著股莫名的寒意。

    這是哪?

    鬱笙使勁擰了一把大腿肉,生理反應激出的眼淚瞬間從眼眶裡湧了出來。

    傅時晏吸菸的動作頓住,冷不丁被嗆到,撕心裂肺地咳了起來。

    他惱怒地把煙摁在菸灰缸上用力碾滅。

    濃郁的煙霧逐漸散去,露出他妖孽般俊美的長相。

    他扭頭看向旁邊的人:“她知道有監控?”

    不然怎麼會那麼做作地假哭?

    還得靠擰大腿才哭得出來。

    假的過於明顯。

    陸餘淮一臉木然地搖頭,“應該不知道,畢竟我們做得很隱祕,針孔攝像頭的位置也不明顯。”

    傅時晏皺起了眉,眸色晦暗不明。

    那她到底是想要假哭給誰看?

    監控畫面裡的鬱笙正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呆在原地。

    很疼……

    這不是夢!

    鬱笙揉了揉臉,使勁地回想自己之前到底是在幹嘛,怎麼會突然就到這裡來了。

    她記得……

    自己原本是坐在書桌前想學習的,卻一不小心拿起了手機,莫名其妙就看起了小說。

    然後被那本《霸道總裁的白月光》迷得七葷八素,竟然連夜從第一章看到了最新一章,起身想回床上補眠的時候頭腦發昏,一頭栽在了書桌上。

    醒來就是這兒了。

    而且,她穿的分明是卡哇伊的加絨睡衣,怎麼會是……這麼性感的抹胸紅裙啊!

    雖然知道四周空無一人,鬱笙也還是慌忙地把手蓋在胸前,胳膊肘撐著溼潤的沙面勉強站了起身。

    被浸溼的裙子緊貼在身上,顯出姣好的身材。

    這叉開得也太大了吧?!

    鬱笙弓著身不自在地扯了扯裙襬,卻發現這竟然還是一條露背裙!

    她連忙重新站直。

    茫然地看著海面。

    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啊?

    傅時晏別開了眼,指尖轉玩著新抽出來的香菸,語氣篤定:“她知道了。”

    這個表現,明顯是知道有人在看!

    可她不是一向酷愛袒胸露背的嗎,現在擱這裝什麼玉女?

    嗤,裝給誰看呢。

    傅時晏咬著煙起身,“走了,沒勁兒。”

    陸餘淮疑惑地跟上:“你不是要教訓她嗎?”

    傅時晏喜歡的人被這女人害得掉進了海里,然後又被情敵搶先一步英雄救美了。

    估計現在那兩人正在醫院裡郎情妾意,你儂我儂呢。

    光想想就氣得要命。

    正好手底下的人發現了這女人的蹤跡,便趕了過來,還非常惡趣味地裝了監控,就是想親眼看著她死,如果沒死成……

    那麼他不介意親自教訓她一頓,好讓她知道什麼人不該惹。

    惹了會是什麼下場!

    傅時晏先前言之鑿鑿,現在怎麼還沒開始就宣佈結束了?

    “算了,辣眼睛。”

    陸餘淮不解地撓頭,哪辣眼睛了?

    不過那女人的身材還真挺辣的。

    怪不得能當霍晟宸的替身情人那麼多年。

    鬱笙摩擦著手臂取暖,溼透的裙子貼在身上,被這海風一吹,涼意寒徹刺骨。

    突然,遠處傳來一陣急剎聲。

    她疑惑地抬眸,發現一群黑衣人正快步朝她走來。

    鬱笙下意識倒退了幾步,提防地打量著他們。

    都不認識。

    大概是腦子還不清醒,鬱笙見他們來勢洶洶,撥腿就往海里跑。

    黑衣人被她的舉動驚了一下,連忙加快步伐奔了過來,搶先把她給團團包圍了起來。

    鬱笙:“……”

    “鬱小姐,你沒事吧?”開口的那人顯然是這幫黑衣人裡的老大,詢問的語氣看似客氣,眼裡的譏諷卻毫不掩飾。

    鬱笙搞不清狀況,很懵地搖了搖頭。

    直到被黑衣人半架半請地推上車時,她人也還是懵的。

    “鬱小姐,霍先生在醫院等你。”樑喚面無表情地說。

    霍先生?

    霍先生是誰?

    她認識的人裡,根本就沒有姓霍的。

    哦,好像有一個……

    可他只是個紙片人啊!

    難道……她穿書了?!

    鬱笙猛的看向了後視鏡,只見光滑的鏡片上倒映著一張熟悉卻又陌生的臉。

    是她,卻又不是她。

    鬱笙愣愣地抬手,輕撫著自己的臉頰:“你說的霍先生……是霍晟宸嗎?”

    樑喚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當然。”

    鬱笙嘶地倒抽了口涼氣。

    達咩!

    這麼離奇的事情確實存在的嗎?!

    她用力拍了拍臉蛋,啪啪的清脆聲在安靜的車廂裡尤其明顯。

    樑喚蹙眉,她又在作什麼妖?

    鬱笙到底是個有著十二年書齡的資深小說迷,對於這種靈異事件,她的接受度還算比較高的。

    所以她很快就冷靜了下來,並開始分析自己到底是穿成了誰。

    在原來小說裡,女主是個不爭不搶的性格,卻被男主的白蓮花替身屢次三番地迫害,導致她的整個人生過得一塌糊塗。

    最近的那章更新裡,她更是被白蓮花替身給害得掉進了海里。

    雖然她在危急之際伸手拽了那白蓮花替身一把,兩人一起掉了下海。

    但禍害遺千年,那個白蓮花替身應該還沒有死。

    所以死的很有可能就是女主。

    鬱笙的腦海裡立馬就有畫面了——她應該是穿越到了美麗善良溫柔的女主身上,並即將開啟不斷打臉白蓮花替身的爽文模式~歐耶!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作者 肥媽向善
回到一九九六年,老謝家的女兒謝婉瑩說要做醫生,很多人笑了。 “鳳生鳳,狗生狗。貨車司機的女兒能...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