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嫂(第一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情嫂(第一章)

    秋雨,淅淅瀝瀝地下著,飄灑在那空地上的瓦礫堆里、枯枝敗葉上。

    看著這秋雨下個沒完沒了,我心里很煩,但是更讓我心煩的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我對門老李家的傻兒子李云霄娶的媳婦竟是我的高中同學王雅琪。

    王雅琪在我們班里,那可是紅極一時的美人,當時我當班長,她擔任文娛文員,我們兩個人配合得很默契,很多同學都以為我們會成為一對,可是那時我思想太保守,膽量也太小,只是把對王雅琪的愛深深地埋在心里。

    可是如今她卻嫁給了傻蛋李云霄,我心里就是不平衡,我在罵自己,罵自己當時怎么那么懦弱,那么缺乏勇氣。一直到她結婚還沒敢吐露對她的愛。

    我覺得這世界太不公平,李云霄算個什么東西,如果王雅琪嫁給別人,我心里還能接受,可是她偏偏嫁給他這個弱智,這個傻蛋,最可氣的是李云霄都三十一了,比她大十歲。

    我看到門前冒著小雨迎親的隊伍,氣得用拳頭捶了幾下自己的腦袋,喊著自己的名字罵道:

    “李云東,你這個笨蛋,你這個蠢貨,連個傻蛋都不如,傻蛋都能娶到王雅琪,可是你卻娶不到,你看,她今天已經變成你的嫂子了,你在想她,還有什么用?”

    我賭氣的回到屋里,躺倒床上,用被子蒙住頭,不再想這些事。

    可是越不想,越控制不住記憶的閘門,我回憶著,回憶著和王雅琪的一些往事。

    記得我們那是在縣城中學上高一,有一次,班主任宣布明天進行一次爬山比賽,選擇地點就是縣城北面的白佛山。

    白佛山那是我們這個小縣城的一大景點,尤其是趕廟會的時候,人山人海,特別壯觀。

    我們班的同學聽說這個消息,男生一個個摩拳擦掌,都想明天在女同學面前顯示一下自己的能耐,尤其是在王雅琪面前。

    我當然也不例外。

    盡管我家地處平原,從小沒爬過山,但我是班長,我愛王雅琪,我更要表現自己。

    到了第二天,同學們開始向白佛山進軍。

    我們縣城中學離白佛山不是很遠,大約有十里地,為了安全起見,我們班主任要求步行。

    我們一路上有說有笑,歡欣鼓舞,欣賞著路邊的風光。

    有的同學因為興奮,還哼起了小曲。

    我更是盡力表現,身為班長,一是負責學生安全,二是還要搞好后勤工作。

    我們很快來到山下,班主任提出比賽規則:不管你選擇哪條路線,選擇什么爬法,誰先爬到山頂誰就是勝利者。

    接著,班主任一聲令下,我們立即像兔子一樣,朝山上跑去。

    我雖地處平原,但是因為有愛的力量在支撐,我爬得很快,我們很快爬到了半山腰。

    我抬頭往上看了看,越往上越陡,越往上越險。

    山上景色確實很迷人,有各種各樣的花草,有名字,沒名字的,散在草叢里,像星星,像眼睛,還一眨一眨的。

    但是我顧不上欣賞山上的風景,我就一個信念,我要爭取第一個爬到山頂,做給我最心愛的人看看,證實一下我的實力。

    正當我爬得最起勁的時候,突然聽到后面一個聲音:不好,王雅琪……

    我聽到這個聲音,心里有一種不祥的預兆。

    我回頭一看,王雅琪可能是因為沒踩穩,滾了下去,撞在一棵樹上。

    看到這一切,我顧不得自己的危險,立即奔了過去。

    很快,王雅琪跟前圍滿了人。

    班主任看了看王雅琪的傷情,謝天謝地,沒出大問題,只是腳崴了一下,不敢走路。

    班主任建議:一個男生背她下山。

    爬過山的人都知道:上山容易下山難,何況還是背著一個人。

    男同學們聽了都面面相覷,一個個都在觀望。

    一開始我聽到班主任的建議,心里很緊張。

    我真擔心有哪個不知死活的,欣然應命,搶去了這件美差。

    不過,還算幸運,沒有人去冒這個險。

    我心里很高興,走上前去,背起王雅琪。

    開始,王雅琪還有點扭捏,不好意思。

    班主任有點著急了,大聲說道:“王雅琪,你不要不好意思,人命關天,現在,你必須抱緊李云東。”

    我聽了班主任的話,也好像來了勇氣,命令王雅琪道:“聽清了沒有,你必須抱緊我,否則,我們兩個都玩完。”

    說完這句話,我覺得有點欠妥,但是情急之下,說出的話,也沒人在意。

    王雅琪趴在我身上,我心里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

    我覺得王雅琪的肌膚在接觸我的那一剎那,像觸電一般,涌遍全身。

    我還能隱隱約約的感到,王雅琪胸前的兩座山峰,在不經意的觸摸著我的脊背。

    王雅琪可能察覺到了我的心理變化,在背上警告我說:“李云東,你必須全神貫注,不要胡思亂想,我不想把我的生命葬送在你的身上。”

    我知道,王雅琪的警告是對的,我沒有反駁。

    我背著王雅琪小心翼翼往下走,幾乎每走一步,都需要作出努力。

    王雅琪趴在我的背上,鼓勵著我。

    我聽到她的鼓勵,信心倍增,一口氣把她背到了山下。

    我至今回憶起來,當時也不知哪里來的力氣,能把她背下山。

    我努力地回憶著,回憶著以前,希望忘掉眼前的一切。

    我記得高中畢業考大學,因為五分之差沒有考上,不但我憋氣,村里人也都替我惋惜,那時候,我一連幾天都睡不好覺,老是失眠。

    盡管父母也為我惋惜,沒有說什么,但我知道他們心里比我還難受。

    我小的時候,沒有人能看得起我家,因為我父親很老實,也很窩囊,到了四十多歲,才找了我媽。

    我出生后,父母一直把我當做寶貝,雖然家里很窮,但是父母省吃儉用,節衣縮食,還是讓我吃的、穿的都盡量好一點。

    并且在家里極端困難的條件下,堅持供我上學。

    因為我上學,引來村里不少閑話。

    說我父親真是越老越糊涂,家里都窮的底朝天,還供孩子上學,太不明智。

    還有的說我家祖墳上壓根就不會冒那縷青煙。

    我父親聽了,盡管很生氣,但是嘴上什么也沒說,但供我上學的決心更大了。

    我的小學是在村辦小學上完的,盡管成績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可是村里人誰也沒有注意。

    直到我上了初中,班主任到我家進行家訪,對我父親說:

    “你家孩子潛力很大,你就是砸鍋賣鐵,也要供他上學,他將來是考大學的料。”

    我父親聽了,沒想到他老淚縱橫。

    我知道我父親流淚的真正含義。

    因為他自己窩囊了一輩子,沒想到他的兒子有出息,沒想到他的兒子將來能夠頂天立地。

    我清楚的記得,父親自從班主任那次家訪以后,出門走路,以前老是腰弓著,而那次以后,居然挺直了不少。

    我初中畢業后,以優異成績考上了縣重點高中。

    接到通知書的那天,我父母逢人必講,不論人家樂不樂意,都要對人家說:“我兒子考上重點高中了。”

    在他們心目中,考上重點高中就好像能考上重點大學,將來有正式工作一樣。

    我上了重點高中后,我發現村里人有了明顯的變化。

    就連村支書,號稱大能人,見了我父親也客氣起來。

    據說,有一次,還親自去我家,對我父親說:

    “你家云東是棵好苗子,一定要好好培養。”

    我父親聽了,好幾天都眉開眼笑。

    可是,老天有時并不遂人愿,我高中畢業,沒有考上大學。

    當時父親及村里人都堅持讓我復讀,可是我并不同意。

    因為我一直覺得我盡力了,只是命運不濟。

    高中畢業回到村里,父母看我細皮嫩肉,知道我干不了地里的莊稼活。

    父親想來想去,最后就舍著一張老臉,去大隊部求村支書,看能不能安排我在村里當民辦教師。

    村支書很難為情,他說了一大串理由,意思很明確,就是民辦教師名額就一個,而爭這個名額的人特多,并且有頭有臉的人也不少,勸我父親放棄這個念頭。

    可是,我父親為了我,竟連那張老臉也不要了,幾乎是跪下求村支書。

    村支書見我父親可憐,就答應了。

    從此,我就不用在下地勞動,而當上了村民辦教師。

    當上民辦教師后,我也曾想過王雅琪。

    可是,我一看到自己家里這個條件,就心涼了。

    別說是漂亮姑娘,就是丑的嫁不出去的姑娘,看到我家里這個窮樣,也會退避三舍,不會同意的。

    但是我那時有個信念:就是自己一定要好好工作,爭取民辦教師轉正,然后入黨,提個校長,在爭取當個副鎮長,然后風風觀光地把王雅琪娶回家。

    抱著這種想法,我拼命地工作。

    有一天,我上完課回家,在路上碰到了侯思雨,侯思雨和我一般大,是同一年出生的,侯思雨主動上前跟我說話。

    侯思雨家在我村里,可不是一般的人家。

    在我村里,有本事的人,都稱為能人。

    我村里有兩個能人,一個是村支書,在村里坐第一把交椅,號稱大能人。

    而侯思雨的父親,雖說不當官,可是因為人鉆機,很會做買賣,村里人都佩服他,稱他為二能人。

    二能人雖然很會做買賣,是個人精,可是他很會算計,竟算計到自己的孩子身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沉淪女主播
作者 中國老槍
  年輕靚麗的電視臺當紅時政女主播,事業原本一直順風順水,不料,因為主持策劃一個揭露陰暗面的系...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