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老豬是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張濤無奈的看了一眼跑到牢房門口的柿餅子,發現情況已經失去控制了。

    經過那個柿餅子這么一鬧,同牢房的人全都被驚動了,看向他的眼神里全都充滿了疑問和畏懼,一個個的都盡量遠離他,看他們的表情就知道,如果這個時候張濤做出什么出格的舉動來,這些人肯定會跟著柿餅一起大喊的。

    張濤估計現在就算解釋也不會有什么效果了,所以干脆不解釋了,弄不好還越解釋越麻煩,而且他根本不知道該怎么向那些人解釋,所以也就不再管他們了。

    讓他們對著過道喊吧,喊累了估計也就停下了。

    他不由得想起了那句老話:“彪悍的人生,是不需要解釋的。”

    默默的嘆了一口氣,張濤回到了現實。

    他現在更重視那個現代的“他”到底是何方神圣,要是能夠打得著他的話,他一定打丫個半死。

    “和我說話,你不用出聲的,只要腦子里想就可以了,我就能聽得到。這樣也不會嚇著別人了。”看來現代社會里的那個人還挺文明的。

    “我的名字你應該是有些印象的,我叫賈詡,字文和,涼州武威人。”看來這兩個小時沒白學,這家伙居然報名的方式都改了,沒像那個金誠似地把地名放在前面。

    “賈詡!?”

    張濤的大腦明顯的停頓了一下,立刻面露喜色:“三國人士?”

    賈詡也愣了一下:“嗯。”

    “大牛啊!你的“完殺”和“帷幕”都蠻好用的,“亂武”也還行。”張濤聽到這個名字還是很激動的,一下就坐直了。

    對面直接無語了,賈詡實在是沒想到這家伙會是這樣的反應,他從張濤的記憶里得知這小子看過一本叫《三國演義》的書,書里有他。他本想從歷史的角度出發,找點兒話題,沒想到張濤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對歷史的事情連提都沒提,竟然直接從“三國殺”里面找資料。

    不過,張濤的下一句話讓賈詡寬慰了不少:“易中天的那個什么三國我也看了,你的計謀真的很牛,那家伙竟然說你比老豬還厲害。”

    賈詡確實可以說是整個三國里最牛的一個謀士了,一輩子用計就沒失誤過,至少各種記載里都是如此。

    賈詡的計謀高效、毒辣,所以后世之人稱其為“毒士”,但是不管是《三國志》還是《三國演義》他的出場機會都不多,不過次次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最可怕的是,他往往是短短一句話就能致人于死地。

    一句“諸君棄眾單行,即一亭長能束君矣”,讓大漢徹底崩潰;一句“離之而已”,韓馬解體;一句“吾思袁本初劉景升父子矣”,則暗戀嫂子的曹植再無翻身之日。因此,有了三國殺有史以來最為毒辣的技能“完殺”,可以說這是賈詡“毒士”的風格的完美寫照。

    “帷幕”就不用說了,這樣一個天天以陰人為業的超高級別謀士,你要是打算用陰謀詭計傷害他,那幾乎就是不可能的。

    至于“亂武”就是指賈詡的事跡了,一句話就禍亂了天下幾百年,雖然救了他一家人,卻讓整個大漢崩潰,華夏民族為此痛苦呻吟了好長時間,直到隋朝才算結束,無數英雄兒女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絕對的實至名歸。

    “老豬是誰啊?”賈詡對這個倒真是不太清楚。

    “我靠,你連這個都不知道!老豬就是諸葛亮啊,跟你一樣都是三國牛人。只不過他比你更牛就是了,什么“火燒新野”啊,“火燒赤壁”什么的,對了,好像還有個“空城計”呢,這個最牛了。”張濤沒心沒肺的回答道,根本無視諸葛亮現在還沒有出生的事實。更可憎的是他說的這幾條計謀除了“火燒赤壁”屬于存疑以外,在歷史上都不是諸葛亮的,尤其是“空城計”,這家伙想起這個完全又是因為“三國殺”。

    張濤這斯最近特癡迷“三國殺”,天天拉著那幾個小流氓玩桌游,這樣的人居然號稱聽過易中天的品三國,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聽的。

    沉默了一下,賈詡好像找到了什么:“嗯,你說的這個老豬,確實不錯,不過這好像都是那本叫《三國演義》的小說里說的,歷史上的他真有這么精彩嗎?”

    張濤一下就愣住了,不過他馬上反應過來了:“你丫看書了吧。”

    “我現在到哪里找書看啊?”對面的賈詡顯然被雷到了,學著張濤的流氓語氣:“大哥,我現在可是剛從醫院里出來,腦袋上縫了兩針,傷口還有點兒頭疼呢。身邊都是你的兄弟,沒幾個小學畢業的,到哪兒找書看啊?”

    “我靠,不至于吧。那幫孫子沒你說得那么慘,現在當流氓也要求高學歷了,想要進組織至少都得是個初中畢業啊。”猶豫了一下,張濤摸著腦袋接著說:“好像牛叉不是,對了老王好像也沒上過中學。。。。。。”

    “我身邊現在就這倆。”賈詡郁悶的說。

    “那還真他媽的悲劇了。”張濤不禁感嘆道:“不過,就算小學畢業,至少也認字,讓他們誰幫你買本書,應該還不是什么太困難的事。”

    “算了,好歹你還記了些東西,我暫時還是先把這些東西整理出來吧。”賈詡的要求到是不高。

    “我靠,你居然能看到我的記憶!我怎么就看不到你的呢?能不能教教我?”張濤急切地說,他現在也急需了解這個時代。

    “當然可以,不過挺難的,我也是摸索了很長時間才做到的。記住思想要非常集中,而且會有點兒累。。。。。”賈詡開啟了教師模式,熱心的開始幫教后進兒童。

    實際上賈詡是犯了經驗主義的錯誤,他不行的并不等于別人也不行。

    他剛才費了很大勁才把張濤記憶中不到百分之五十的東西弄到手,還累得賊死,這完全是因為身體差距和受傷模式不同造成的。

    賈詡的這具軀體明顯比張濤強的不止一個檔次,不管是基礎力量還是柔韌性都不是張濤能比得了的,血液循環和神經經脈更是張濤拍馬也趕不上的,最為寶貴的是根本沒有什么暗傷,所以張濤等于在穿越以后獲得了一項意想不到的獎品,融合這些記憶的難度無形中就降低了很多,唯一的難點不過是缺少正確的使用方法罷了,現在這個難點也在賈詡的幫助下被攻克了,那剩下的事情自然是水到渠成了。

    不過這些張濤并不知道,連賈詡都不知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992610_5_224-m
大宋將門
作者 青史盡成灰
  沒有楊柳岸曉風殘月,沒有把酒問青天,沒有清明上河圖……   一個倒楣的寫手,猛然發現,自...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