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是學理科的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張濤聽明白了,也著急了:“我靠,看來還真得逃獄了,我可不想剛穿過來就被太監宰了。不過我看你好像一點都不著急的樣子,說起話來一套一套的。”

    “誰說我不著急了!”

    張濤的話顯然讓賈詡很不爽:“這事情太詭異了,咱們倆的魂魄掉了個個兒,我雖然得到了你的一部分記憶,但畢竟太少了,所以你這邊的事情我能弄懂的不多,感覺跟神話似的,好多東西我都理解不了,只能慢慢摸索。我又不像你,好歹混了個大學文憑。”

    “什么叫混啊?”張濤反駁道:“那叫......還是叫混吧,反正也差不多。”

    賈詡明顯是笑了:“呵呵。”

    “你懂得那么多,而我只能從頭學起,還不能明目張膽的找老師,得自己偷偷的學,肯定會有不少問題。我現在能找到的最好的老師就是你了,經驗豐富,還任勞任怨,按你們的話講,畢竟大家是一條線上的螞蚱不是,你死了我找誰去?所以就算是為了在這個世界好好的生存下去,我也不能讓你死了。而且,你的死對我一點兒好處都沒有,你現在也有了我的記憶了,應該知道我雖然不能算什么孝子,但是基本的孝道還是有的。我父親年紀已經很大了,雖然他這個人一向堅強,可是一旦我要是死在了雒陽,他老人家那身體不一定能承受得了。而且,我母親的身體也不是太好,我還等著你去幫我伺候我母親呢。說實話,我自打到了雒陽就對家里放心不下,涼州那個地方太亂了,羌族動不動就叛亂,就算家里還有個老大一直照顧著,也沒法讓我安心。而且武威那地方實在是太冷,到了冬天四處都是雪花,再加上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羌人,所以我一直過得不是很踏實,現在又出了這樣的事,我就更擔心了,你這邊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就剩下一個老大,恐怕這一家子就難過嘍。為此,我也得不遺余力的讓你早點兒出去,誰說我他/媽的不著急了。”可能是跟王八蛋待的時間多了,自然會染上龜氣,賈詡越說越急,這一生氣居然也爆上粗口了。

    “好,好。算你也著急行了吧。”聽到賈詡爆粗口張濤反而高興了,狗慫人還就這狗慫脾氣,不挨罵就不高興。

    看著賈詡報了粗口,張濤終于證明賈詡還是很著急的:“那我該怎么出去?”

    “靠別人營救肯定是不行了,時間上來不及,那時候出去,大將軍估計都涼了,所以我建議你還是想辦法自己逃獄吧。”賈詡說得極其輕松。

    “你/媽了個哈赤,你說逃獄就逃獄啊,你以為這是買大白菜哪,那么輕松。按你記憶里的顯示,這他/媽是那幫太監管的大牢,在宮里。既然在宮里,防御措施能差了嗎?要是看的不嚴,有人從這里逃出去,還不得危及皇帝老子的小命啊?所以這個監獄肯定弄得跟那什么秦城監獄一樣,修的是風雨不透的,要是那么容易逃,我就把張字倒過來寫。”

    “什么牢獄它也是牢獄不是,只要是監獄就可以逃獄,雖然大漢這樣的事情不多,但在我的記憶里你的一個哥們兒不就逃獄成功了嗎?”

    “是他媽成功了,然后就成了通緝犯,再后來被捉住的時候,直接給判了死刑,早他/大爺的掛了兩三年了,我可不想步他的后塵。”

    “首先,這不是你們這個年代,是漢朝。其次,問題是,你現在不逃獄的話很可能直接被人整死在獄里,逃獄跟不逃獄的區別不大。”

    “這倒也是啊!”張濤開始低頭琢磨了一下:“那就逃吧。”他現在也認命了。

    “好,現在咱們得討論一下具體逃跑的方法了。”賈詡這會兒顯然不像剛才那么平靜了,他也是長出了一口氣,畢竟勸服張濤也是挺累的。

    “嗯,你說我聽。”張濤畢竟是軍人家庭出身,倒還蠻自覺的。

    “首先,光自己逃跑,我覺得是不可行的。鑒于咱們中國人的優秀傳統,跟我一起受罪可以,但是一旦你想一個人逃出升天,就一定會有人扯后腿,就算這個年代好點兒,但是也不得不防。所以,我認為應該帶著整個監獄的人都跑,實在做不到,能跑多少是多少,至少也能弄個法不責眾。”看來在這之前賈詡就已經深思熟慮過了。

    “同意。”

    “正常的逃獄方法是不可行的,因為這次逃獄最主要的是快,最起碼要在大將軍失敗前逃出去,這樣你被殺掉的可能性才會降到最低。”賈詡頓了一下接著說:“我在你的記憶里找到了一些與逃獄有關的影像資料,還有你學習過的一些技能,可能是我得到的記憶不全吧,雖然東西不少,但基本上都不能快速達到目的,與我們的要求不符。所以我們一定得另辟蹊徑,象挖墻掏洞這類低級勞動我看就不必要做了。”賈詡的話再次得到了張濤的認同。

    “所以最好的辦法是,能夠直接鉆出去或者扳斷監獄的欄桿。”賈詡的話剛說完,張濤就傻了。

    “你丫有病吧?你看看你這身板,雖然比我瘦點兒,可也有限吧,這柵欄這么粗,縫隙那么小,你以為我是你兄弟啊?多小的洞都能鉆進去,劈成兩半都不夠。至于扳斷欄桿,你他/媽的怎么想的?你他當我是大力神啊?哥們兒絕對是正宗的中國人,不是那幫要公投的希臘人。這雖然不是大漢的天牢,但是兄弟!那木頭粗的都快能趕上我的小腿肚子了,讓我扳斷它們,你丫的腦袋被驢踢了吧?”張濤真的急了,看著那一根根木柵欄,雖然沒他說的那么粗,但是也絕對不細,想著自己去扳斷他們的樣子,一個勁的搖頭,那情形絕對不比蚍蜉撼樹強多少。

    “你怎么那么笨呢!誰讓你用蠻力了!多動動腦子,你們這個時代的人學的東西可比我們那個年代多多了,而且你是學理科的,又看過那么多的電影,絕對比我有辦法。而我學的東西在你們這個年代絕對算文科,難道你還打算讓我幫你想出什么招數來不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2-m
大唐技師
作者 揚鑣
  遊戲設計師李牧,陰錯陽差,誤入初唐。這裡有所向披靡的大唐鐵甲,也有萬不得已的便橋之盟。有天...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