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前篇#183; 第01章 失蹤】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大師哥米璆已失蹤三個月了。

    星市年輕的這一代人里,沒有一個人是不知道米璆的,他父母都是高官顯貴,而他年輕英俊,勇敢聰明,被公認為是星市最帥氣、最優秀、最有前途的警察,也是星市所有女人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所以星市的女孩,沒有一個不羨慕和嫉妒夏伊荃的。

    因為米璆整整追了夏伊荃三年。

    然而現在這個被眾人女孩子羨慕和妒忌的對象,正一個人孤單地坐在小憩公園的薔薇花架下的長木椅上,呆呆地望著架上的粉色薔薇花,清風徐徐吹著,帶著一陣怡人的清香,可是伊荃的臉色卻有些沉重,因為米璆已失蹤三個月了。

    伊荃去找過米璆的姐姐,他姐姐是一個時髦女郎,整日混在各個酒吧舞廳里。伊荃在酒吧里找到她時,她正與一個高大的男子在約會,見到伊荃,臉上便有了三分不悅之色,那男子色瞇瞇地在伊荃身上看了好幾遍,米璆的姐姐干咳幾聲后,他才不好意思的收回目光。

    “你也知道,米璆是星市最優秀的警察,自然要去執行些任務什么的,去個十天半個月也是正常的,我都不著急,你瞎操個什么心!”他姐姐不冷不熱地說著,看也不看伊荃,只顧喝起酒來。

    伊荃急忙說:“可是米璆說他只會去一個月,現在都三個月了……”

    伊荃的聲音在被米璆的姐姐狠狠瞪了一眼后,終于變得越來越細,到最后已聽不見了。

    伊荃也不敢再說些什么,起身一個人離開了酒吧。

    她知道米璆的姐姐不喜歡她,伊荃原本就是孤兒,加上性格古怪,常常說些不著邊際的話,每個人都覺得她有些不正常,所以除了米璆外,沒有人愿意和她交朋友。

    因為她是一個怪人。

    然后伊荃就去了警察局,她想直接去找米璆的上司,問問米璆是不是真的去執行什么任務,剛到警察局的門口,迎面走來了一個年輕漂亮的女警察,她與伊荃擦肩而過時,不由地偏過頭來瞪了伊荃一眼,然后停住了腳步,站在伊荃的身邊冷冷看著她,充滿敵意地說:“你不是夏伊荃嗎?怎么跑這里來了?”

    伊荃連忙低下頭來,小聲地回答:“我……我找米璆。”

    那女警察冷聲說道:“你是不是又犯傻了?米璆去執行任務還沒有回來,你跑這里來有什么用?”

    伊荃擔擾道:“我怕米璆會有危險……我感覺不到米璆的聲音了。”

    那女警察又瞪了伊荃一眼,滿臉嫌棄與鄙夷,也不理伊荃,轉回頭繼續走了,走之前留下了一句話:“真不知道米璆怎么會喜歡你這個怪人,你以為你是誰啊?感覺到米璆的聲音?簡直笑話!”

    伊荃立刻傳過頭看著她漸行漸遠的背影,張口想說些什么,但是到最后還是忍住了。又轉過頭來,繼續低著頭忍受著他人嘲諷的目光,緩緩地走入了警察局。

    她一邊走著一邊想:為什么別人都不相信我能感覺到各種生命的聲音呢?為什么他們這樣討厭我?米璆雖然寵我,可是我知道米璆也是不相信我能感覺到這些聲音的。

    伊荃這樣想著,心里不由地難過起來。

    當伊荃出現在米璆的上司面前時,他倒是確實吃了一驚,待伊荃說起了自己的來由后,他的臉色開始變得凝重,沉默了半晌,他才告訴她:“米璆去了薄山。”

    薄山并不是一個陌生的名字。

    薄山地勢奇險,雖然風光無限,卻很少有人在那里出沒,也沒有人愿意去開發,甚至沒有人愿意去那個地方。也許是那里太過于荒涼,太過于神秘了吧。

    米璆又怎么會在薄山呢?

    那上司猶豫了一會,終于長長地嘆了口氣,將米璆的事情告訴了伊荃。

    原來米璆獨自去薄山執行一個很重要的任務,原本是只計劃去一個月的,可是兩個月前米璆又說他在薄山發現了新情況,需要留在那里繼續調查。

    “米璆兩個月前還問起了你的情況,他知道你過得很好后,他很安心。”他緩緩地對伊荃解釋道。

    伊荃一怔,心里隱隱約約有種不好的預感,忍不住問道:“米璆的任務是不是很危險?他有沒有再聯系過你們?”

    米璆的上司沉默不語,眼里流露出一絲不安來。伊荃已猜到了什么,腦海里不由地浮現出三個月前米璆在薔薇花架下的道別。

    三個月前的那一天午后,小憩公園的林蔭小路上,她轉出小道,轉入回廊,望見不遠處木架上盛開著的滿架粉紅色薔薇,粉紅色薔薇綴在蒼翠欲滴的樹葉間,宛如薄暮之際天邊絢麗的紅霞般燦爛而迷人。清風徐徐,一陣淡淡的清香撲面而來。

    她已到了薔薇花架下的公共長木椅邊,悠閑地坐在椅子上,目光也隨便地掃了一眼小憩公園四月天里的如畫般的風景。這時米璆也來了,遙遙地看見了她,他便開心地向她奔了過來。

    “怎么了?小伊荃?每天都一個人來這里,不無聊嗎?”米璆在伊荃面前停下,微笑著問道。

    伊荃仰頭微笑著望向他帥氣的臉,搖了搖頭,說:“不無聊,我覺得這里的聲音很好聽,我喜歡聽這里生命的聲音。”

    米璆啞然失笑,轉身坐在伊荃的身邊,笑著說:“音樂家就是這樣,老犯職業病。”

    伊荃皺了皺眉,低下頭來辯解道:“不是的,我真的能聽到這聲音,每一個生命都有靈魂,所以每一個生命會有聲音。它就像是人的存在一樣,會笑,會哭,會喜,會愁,所以人類有的,他們都有,因為他們與人類一樣,都是生命,與人類一樣,都擁有靈魂……”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米璆無奈地笑著打斷她的話,眼里忽然掠過一絲凝重,緩緩說道,“其實我今天是來向你道別的。”

    伊荃靈動的眼里露出一絲驚訝來,抬起頭看向米璆,問道:“道別?”

    米璆點點頭,解釋道:“我要去處理一些事情,可能會有一個月不能見你。”

    伊荃有些擔心的問道:“是什么事情?要去一個月?危險不危險?”

    米璆笑著揉了揉伊荃的頭,說道:“不危險的事情又怎么會讓我去?只不過我就是‘危險’的克星,你只管好好等著,寫一部《英雄交響曲》之類的為我接風洗塵,再請我去幽云星大吃一頓。”

    伊荃“噗哧”一聲笑了,這笑聲一下子將所有的凝重的氣氛驅散,米璆也在她的身邊笑了起來,眼里流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憂愁。

    可是一個月后米璆卻沒有回來,也不和伊荃聯系,伊荃本來猜想也許米璆是因什么事情耽擱了,可是一連三個月米璆音信全無,伊荃又不禁暗暗擔憂起來。

    米璆居然去了那傳說中的薄山?

    到了晚上伊荃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自己的別墅來,女傭阿六早已迎了出來,幫提了包,又幫伊荃去準備些晚餐。伊荃將身子陷進在樓下大廳的柔軟的沙發里,揉了揉自己有些疼痛的頭。

    伊荃是星市天才音樂家,二十歲便從中央音樂學院畢業,精通各種樂器,還親自寫譜寫的不少著名曲子,已成了星市的名人。縱然是名人,可是她因為性格怪僻,從來不參加任何社交,與她相處過的人總會聽到她說一連串的“莫名其妙”的話,故而也不喜歡與她相處,加上她自己原本就是孤兒,也沒有親戚朋友,所以她雖然是名人,卻也活得十分寂寞。

    阿六看伊荃不斷地揉地自己的太陽穴,擔心地問:“伊荃小姐,您沒有事吧?”

    伊荃放了雙手,繼而朝她搖了搖頭:“我沒有事。”

    說到這里,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看著阿六,吩咐道:“阿六,你幫我整理整理一下行裝。我可能要出一趟遠門。”

    阿六點了點頭,因為伊荃常常會去參加音樂會什么的,故而出遠門是正常的,不過阿六還是問了一句:“伊荃小姐這一次要去哪里?”

    伊荃臉上閃過一絲堅定之色,回答:“薄山。”

    ——————————————————————————————

    (《亂世之音》已快出到八十章了,這是凌波寫的番外,本想加入正文里,可是卻因為某些小小的因素,不好加入正文,于是凌波便將其改寫成番外,番外與正文的故事是吻合的,也就是說番外其實就是故事的一部分。通過這幾章的番外,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伊荃是如何進入薄山,如何遇到神族人素素,如何到達靈間。看出這兩天凌波會在更新番外篇,番外一日兩更,完結后繼續更新正文。趁此凌波也要整理整理凌波那用點兒紊亂的頭腦,繼續給大家帶來精彩的內容。)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6-m
末世女配心慌慌
作者 一粒冰
  紫一,32歲,白領一枚,是個大書蟲,除了上班就喜歡看小說,熬夜看完一本末世小說後,猶如狗血...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