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間語錄#183;壹】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亂世之音》里有些人物的對話,凌波看了很喜歡,就整理了一下,呵呵,有興趣的可以看一看……

    *********************************

    伊荃:“我聽說有這樣一種鳥,它的一生只唱一次歌。它從離開巢穴起就執著不停地尋找一株最長,最尖的荊棘樹,當它找到那最長最尖的荊棘后,它就會不顧一切地撲上去,將自己嬌小的身體扎進那長而尖的荊棘,讓荊棘刺穿它的身體,然后流著血淚歌唱出一曲至凄至美、使人間所有的聲音剎那間黯然失色的歌,等一曲終了,這只鳥也就氣竭命隕。世人都稱這種鳥為荊棘鳥,而荊棘鳥所唱的歌,應該就是先生所言至凄至美的死亡之音,也是以慘烈的悲壯塑造了永恒絕唱。”

    伊荃:“荊棘鳥的聲音是死亡之音,是藝術的永恒。卻不是生命的永恒。藝術的美是優美與崇高,而生活,只是希望。”

    伊荃:“使命真是一件奇怪的東西,莫名其妙地到來,又莫名其妙地要去承擔,然后人生就隨著這使命而改變,或者光榮,或許悲傷,或許心甘情愿,又或許不得以而為之,可是不管怎樣,卻又要因為眾多的不可抗拒的理由去接受。”

    紅秀:“因為我們處于使命的位置。所以我們有責任。”

    紅秀:“這個世界太大,我們珍視的東西太多,使命里有內心的愛與牽念,有自己想守護的東西,所謂的使命無所謂光榮,無所謂偉大,只是愛與守護,因為愛著,所以守護,因為守護,所以堅持。這就是我們的堅守,我們的使命。”

    紅菱:“紅菱有自己的族人,有自己的親人,有自己珍視的人,沙原之魂是我們的祖先的靈魂與信念。我要守護著沙原之魂,守護著沙原一族安然幸福地生活下去,看著子孫后代繁衍不息,見證著沙原一族未來五千年的傳承,雖然我會留在非洛之海的壁崖里五千年,然而我并不會覺得孤獨寂寞。因為我可以守護沙原一族的幸福,他們的幸福又將通過沙原之魂傳達給我,我們相互依賴而又相互守護,我們的靈魂緊緊相依。這就是我們沙原一族永遠不滅的信念與堅守,我們的沙原之魂。”

    夏伊荃:“人生之中,會路過許許多多的地方,看過千千萬萬的風景,可是誰又知道哪些地方是屬于自己的,哪道風景是自己可以擁有的。”

    亞嘉南騎:“即便是見了許許多多的分分合合、離離散散,看了多少的始始終終,終究還是參不透這存在的意義,繼續走下去,未嘗不是件好事。”

    森卡:“每個人的想法都是不一樣的,不過太過于執著的話,很多時候都會將自己牢牢縛住,看不到那些執著之外的東西,若哪一天你有了牽絆,流空了的心,也許就會重新被填滿了,不再渾渾噩噩,也不必漂泊游蕩了。”

    夏伊荃:“在我們故鄉,有這樣一句詩:‘余固知謇謇之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想來每個人心中都有這樣一種執念,明明知道繼續下去可能什么意義也沒有,還可能會招來無盡的禍患,可還是不能舍棄,執著也好,頑固也罷,因為心已這樣選擇了,也就不由自主地這樣做了。”

    亞嘉南騎:“我想知道,一個生命的開始與終結,都是在為了什么而存在,又為了什么而結束,如果一切都會消失,那為什么要有開始?”

    夏伊荃:“生命,大概是為了在沒有終結之前,留下它的痕跡,找尋著它存在的意義。也許是為自己最珍視的東西,為了在自己消失之前,驀然回首之時,發現,原來,我曾經這樣存在過。”

    森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信仰,正如我相信的命運,你尋找的存在一樣。”

    夏伊荃:“人不是兔子,又怎么會知道做兔子是什么感覺?如果真做了兔子,之后若又發現做兔子其實并不如做人的好,豈不傷心?”

    聯山精靈之三先生:“人類有人類的生活,而精靈有精靈的生活。”

    聯山精靈之五先生:“精靈,也有感情,帶著感情活著,總會活得好的。”

    亞嘉南騎:“一個人若犯了太多的錯,等到他驀然回首時,想著曾經的錯誤,只會覺得更加痛苦。”

    亞嘉南騎:“一個心里沒有牽掛的人,膽子常常比心里有牽掛的人大些。”

    佐爾吉:“情是很多,愛情卻很少,將愛情給了一個人后,已沒有剩下的了。”

    娜卡:“我愿意變成他的影子,一輩子跟著他,守著他,看著他。我希望他快樂,希望他幸福,希望可以天天看到他的笑容。為此,即使是付出我的一切,我也會含著笑容承擔所有。”

    希里:“我不能占卜到你們的未來,可是我卻相信著存在的希望,天羽城的走勢,森卡殿下的守護,還有你們的流浪,都將存在于這希望之中。”

    森卡:“我相信信仰,尊重信仰……去守護你的信仰,守護你最珍視的東西。我以火族王族的名義起誓,有我森卡在的一天,就會保護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子民,無論是火族人、水族人、海族人、土族人,還是曾經的風族人。我會傾盡自己的一切,守護這個國家,這片土地,以及所有的子民。”

    伊荃:“不知道那時的他看著這英雄碑上的字時,會不會想到,也許有一天,他也將化為這碑上的字跡,將生命的痕跡都留在了這里。”

    森卡:“我沒有辦法陪你走遍天涯。可是如果有一天,你累了,就轉過身來,我會一直在天涯的起點,守著你……”

    伊荃:“死心這樣難的事情,伊荃又怎么能學會?”

    伊荃道:“這個世界上有三種人,制造規矩的人,維護規矩的人,以及在規矩之下生存的人。在你們黎古諾家族的領地里,雷爾夫及黎古諾家族歷代的族長,都是制造規矩的人,而你是維護規矩的人,我們便是在你們的規矩之下生活的人。你又怎么知道你維護的規矩是一定是正確的?你又怎么知道我的堅守一定是錯誤的?你的準則是規矩,而我的準則是感情。我堅守的正確恰是你認定的錯誤,這樣的對錯,誰又能說得清楚?”

    伊荃:“生命這樣長,我們一起就這樣一直走下去,走完了天涯,又走另一個天涯。直到,我們都走不動的那一天。”

    伊荃道:“我說‘只要他是亞嘉南騎,我就會愛他,如果他是精靈,我會連著他精靈的身份,一起愛著。’然而我不是狩靈師,更不是黎古諾家族的狩靈師,在我面前,我的愛是沒有阻擾的。可是雷爾夫和蝴蝶不一樣,也許正如他們自己所言,他們的相愛,原本就是一個錯誤。”

    伊荃:“如果你是精靈,我會連著精靈的身份一起愛著,如果你是狩靈師,我會連著狩靈師的身份一起愛著,無論你是誰,我都會連著你的身份,一起愛著。”

    伊荃:“我沒有辦法阻止這天涯浪子的腳步,但是我卻可以隨著這天涯浪子浪盡天涯。”

    伊荃:“信念太強,在別人看來就是‘癡’了,所以但凡信念太強的人,別人都說是‘癡人’,這樣的人倒是很可愛。至少有所癡,有所念。”

    伊荃:“記住這生命的重量,以及承擔這份重量,這個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

    森卡:“因為有的東西太過珍視了,只想著傾盡自己的一切去守護,連自私都沒有機會了。”

    *******************************

    暫時整理了這么些,剩下的日后再整理整理,這本書不知不覺就到百萬字了,正因為有大家的支持凌波才能堅持到現在,故事還在繼續,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支持……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6-m
末世女配心慌慌
作者 一粒冰
  紫一,32歲,白領一枚,是個大書蟲,除了上班就喜歡看小說,熬夜看完一本末世小說後,猶如狗血...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