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莫名的穿越 第二章良家婦女的夢想

  • 閱讀背景色

    穿越之**

    作者:繁華倚夢

    簡介:我,二十一世紀的大好女青年,莫名穿越后被未婚夫君拱手相送于權勢傾天的王爺,得寵不久后失寵被移情別戀的王爺休棄,本想帶著遣散費行走江湖浪跡天涯,未料無意中犧牲小我救王爺愛妻于危難時刻,如此高尚的品德著實難能可貴,從此被太識貨的眾美男苦苦糾纏。

    我,遇上溫潤如玉,謙謙有禮的三皇子,奈何皇子早有心尖尖上的佳人,萬般無奈下只好舍棄,怎想吃著碗里看著鍋里乃皇子本性,本人一不小心成為那鍋中之物,從此被糾纏不清。

    我,遇上長著九重天仙的花容月貌卻時常揚著妖孽般笑容,喜毒愛蠱,迷戀男色,愛好女色,男女通吃的四王爺,本是避之不及,奈何其手段陰險,本人道淺行薄,從此永無寧日。

    我,遇上不幸流落風塵,琴音揚名四海的絕塵的公子,卿本佳人讓人想入非非,豈料,絕塵公子乃是腹黑高手,本人不幸成為其腹黑對象,從此水深火熱。

    我,遇上散財童子,天下首富,癡情的有錢少爺,本想仗著孩童時期的一飯之恩隨便討些銀子閃人了事,奈何少爺不給銀子卻要以身相許,從此苦不堪言不堪回首。

    究竟**,敬請拭目以待……

    第一章莫名的穿越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夏眠不覺曉,處處蚊子咬,夜來風雨聲,不知咬多少……

    鑲金嵌玉的紅木雕粱床頂,白綾底湘繡被,金絲楠木雕花床,雪白飄逸帷帳,濃墨淡彩古樸雅致的織錦屏風后,某人“蹭地”坐起來,隨手拿起鴛鴦戲水枕旁的紈扇在空中胡亂揮了揮,然后拼命地搖著扇扇著風,嘴里嘟嘟囔囔抱怨著:“熱死了,熱死了,臭蚊子,這么熱的天還不放過我,我和你有不共戴天之仇……”

    “熱死了,熱死了,空調啊,電扇啊,你們趕緊來救命吧,有位無辜的小姑娘要被熱死啦……”

    “癢死了,癢死了,蚊香片啊,蚊香液,你們趕緊來救命吧,有位可愛的小姑娘要被蚊子咬死了……”

    “哇,咬了我三個大包包,臭蚊子,你等著,君子報仇三年不晚,等本小姐我練成九陰真經,九陰白骨爪,降龍十八掌,亢龍有悔,飛龍在天,神龍擺尾,六脈神劍……我一定會找你們報仇的。”某人神神叨叨的語無倫次的與蚊子叫囂著。

    唉,某人其實就是我——陳花落。咳,雖然本人和紅花會總舵主陳家洛在稱謂上是有那么點相似之處,可是俗話說差一個字就差很多,何況我和他差的是兩個大字,相對于陳家洛這位好同志反清復明的志向,我則是胸無大志,愛國愛黨愛人民奮斗向上的新世紀大好女青年——我也是一個可憐的,無辜的,不知咋的,莫名奇妙的穿越到這美其名曰,架空空間的國家。

    穿越啊,穿越……這鬼天氣,熱得受不了。

    我一把撩開紗織的帷幔,走到雕花木窗邊,伸手推開窗戶,坐到窗邊擺放的美人榻上,呼,涼快多了。

    懶懶的坐在美人榻上,享受著庭院里徐徐吹來的涼風,呼吸著清新帶著花香甜味的空氣,絲絲的涼意終于讓我沒那么煩躁了。

    我抬頭看著漆黑黑的夜空,深深嘆口氣:“我平時是喜歡看穿越小說,穿越電視,可是我沒打算自己體驗一回穿越之旅啊。是,我是有個像是出身古代大戶人家,文文雅雅的名字,可這也不代表就一定是我要穿越吧。好吧,就算在二十一世紀我是個無父無母的孤兒,就算我活這么大把歲月,連個男朋友的小手都沒牽過,可這也不代表我就一定要穿越到古代找老公吧?”

    我換個了慵懶的姿勢,躺到美人榻上,晃悠著我赤裸的雪足,搖晃著紈扇更加舒服的享受古代安詳靜謐只有花香蟲鳴沒有喧嘩的夜晚。

    現在想想,我到底是怎么穿越過來的呢,怎么會想不起來——是下班走著走著掉到水溝里穿越的?是從無數層臺階的樓梯上滾下來穿越的?是在某個公園里站到某棵樹下亮光一閃穿越的?是看到某幅畫靈感突發穿越的?是被電到穿越的?是被口水嗆死穿越的?是吃飯噎死穿越的?奇怪,怎么想都想不起來啊!

    “好吧,就算我注定要穿越,可是好歹也讓我有個選擇。最近清穿多流行啊,八阿哥的溫文儒雅,十四阿哥的溫柔多情,四阿哥的霸道深情……最主要的是我知道結局啊,我怎么著也得緊緊的巴著四阿哥,俗話說靠著大樹好乘涼。要知道,在古代,人命賤如螻蟻,稍微一個不小心就被不知名的大人物大喝一聲‘拖下去,仗斃!’……或者是被某個大俠瞧不順眼,劍光一閃鮮血一噴結束小命,想來想去,還是清穿比較保險,牢牢地巴著四阿哥,跟著四阿哥混,有肉吃有前途……”

    好吧,以上言論純粹是天馬行空的想想而已,說說而已,純屬自娛自樂。

    我陳花落,雖然身世坎坷了一點——不知父母哪位,沒人疼沒人愛,自小就在福利院長大。命途多舛了一點——不知咋地就穿越了,醒來時就覺得頭很疼,額頭上破了一個小洞洞,怪寒磣人的……可是不管怎么說我總還是個奮斗不息,自立自強,青春活力的美少——婦。

    是的,是美少婦,在二十一世紀我是二十歲妙齡,未婚,身家清白,天真活潑,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單蠢無暇的“女青年”——穿越了一下我就成了十四五歲,已婚,不知是否清白的,即將遭棄的,美名棄婦的,無人問津的,咳,“婦人”

    ……未成年少婦,悲催的時代啊。

    我此刻身處的就是傳說中的架空空間里的一個國家,這個時代總共有三個國家,形成三足鼎立之勢,分別是北國,金國,南國。

    至于怎么個地理位置——我還沒搞清楚,雖然我穿越過來已經半年之久,可是為了不讓人看穿我是個冒牌貨,我都是宅在這個叫落心苑的庭院中,所有那點可憐的信息都是從身邊的婢女那偷聽來的。

    我所在的國家就是南國,國姓乃是蕭姓——我夫君乃是本朝戰功赫赫,權勢滔天,武藝超凡的四王爺。而我這個身體的主人就更是個傳奇人物了,咳,至少我是這么認為的。

    這個身體的主人本姓喬,叫喬花落——難道是因為名字相同所以才會穿越?所以說嘛,人生有風險,取名需慎重

    北國大將軍喬洛天之長女,母亡,不甚受寵。

    北國大將軍之女喬花落在花嫁之年被大將軍喬洛天許配給北國的三皇子,然而兩人距離成親還差幾天,三皇子被北國皇帝派往南國做質子,喬花落這個待嫁小新娘便屁顛屁顛地隨同未婚夫婿同往南國。

    剛進城門的喬花落便被南國權勢傾天的四王爺一見鐘情,再見傾心,四王爺城門口執意強娶了喬花落,可憐的三皇子為了兩國的和平,為了民族大義,忍辱負重雙手奉上自己的未婚妻,這個喬花落就成了王爺的——側妃,咳,之一。

    側妃也就側妃吧,反正都是過日子,古時的女子生存不容易啊,能夠衣食無憂也就知足了,然而這個喬花落得寵不久卻又生變故。

    就在這個喬花落不小心從假山上跌落,摔的個頭破血流之際,四王爺愛上了隨著朝拜而來的苗疆公主,兩人情投意合,郎才女貌,生死相許,海誓山盟。四王爺為了佳人不惜散盡自己的**佳麗,只為成全與佳人的白首之約——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

    故事說到這,也就是說這個喬花落,現在也就是我這個陳花落,是名副其實的下堂婦。我的下場就是未來的幾日內必須拿著我遣散費趕緊滴,迅速滴,不能有怨言滴,包袱款款滴,離開清王府。唉!

    我唯一賺到的就是這副皮囊啦,我丟開手中的紈扇,噌噌地跑到紫檀木妝臺上舉起不甚明亮的銅鏡再度細細的觀察自己,好一個——嫵媚妖嬈的佳人:標準情婦瓜子臉,天生媚主相,似喜非喜含情目,既妖且媚柳葉眉,眸含春水清波流盼,白膚似雪,柔弱無骨,腰肢不盈一握,媚態橫生,風情萬種。一顰一蹙,一舉一動皆是嫵媚風情。一嘟嘴千人骨蘇,一挑眉萬人魂飛——相比自己穿越前勉強算個清秀佳人,也算是賺到了。

    瞧了半天,我開始反應過來。

    “不對啊!現在流行的是清純絕世的佳麗,或者不食人間煙火的小龍女,再或者傾國傾城端莊的佳人,沒聽說哪本穿越小說中女主角是個現代情婦狐媚相,這種臉怎么看都是個配角相,在小說中是無知種豬男主角泄欲的對象啊。”

    我石化了,淚飚了……

    我左瞧瞧右瞧瞧,再仔細看看,然后很是英明的得出個結論:“怪不得是個下堂婦的命,長相使然啊!”

    最要命的是,這個嗓音也是讓人透骨的酥軟啊,無論哪個音調的發音都是嗲到不行,比林志玲還林志玲。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我努力安慰著自己,不就是個穿越嘛,小意思,我就當是免費旅游,不要錢的跨境跨國跨時代的旅游可不是人人都能那么幸運遇上的。

    晚間吹來的涼風終于讓我有了絲絲睡意,我放下銅鏡,關上窗,躺在我心愛的床榻上滾了一圈又一圈,被子很柔軟很呢。

    迷迷糊糊中我很快進入夢鄉……

    春眠不覺曉,處處蚊子咬,夜來麻將聲,不知輸多少……

    好久沒上網斗地主了啊……

    技癢……

    第二章良家婦女的夢想

    “夫人,夫人……”

    睡意蒙蒙中,我被叫醒,半睜著眼,懶懶的看了眼床榻邊的小姑娘。

    “阿四……我要睡到自然醒……”我翻身,滾到床榻的里側,把薄被緊緊裹在懷中,二十一世紀為了糊口要上班,一個星期也只能睡到兩天的懶覺,有時還只有一天,還是穿越好,穿越不用干活不用工作,穿越還能天天睡懶覺。

    “夫人……今天是領錢的日子,昨天是您說要早點起床去見王總管的……”細細的女聲溫溫柔柔的,讓人聽了很是舒服。

    “……領錢?領錢!”蹭地,我一個轱轆從床榻上坐起來,腦袋立刻清醒了大半,“領錢,我的遣散費……”

    我慌慌張張地坐到床邊,細致白嫩的玉足在床邊胡亂的摸索著,嘴里嚷道:“我的鞋呢,阿四,我的鞋呢……”

    這個伺候我幾個月的小姑娘叫阿四,長的白白凈凈,臉兒有點圓圓的,可愛的不得了。時時都掛著溫柔似水的笑容,年紀比我稍大一點點,是個溫溫柔柔講話輕聲細語的小姑娘。

    唉,放現代亦是個未成年少女,還是個童工啊!——悲催的社會。

    阿四做事非常細致,溫柔如水,害的我這大大捏捏的講話不顧語調高低的人在她的面前活似個大老粗。

    阿四柔柔的抿嘴一笑,從窗臺邊拾起我的繡花鞋有條不紊的幫我穿上——穿越好啊,穿越有美女伺候。

    “夫人,還早著呢,您這會去,人家王總管指不定還沒起床。”

    阿四替我換上紫色外裙配搭淺紫色襯裙,白色抹胸若隱若現,如絲綢般的瀑布長發被她打理的順順貼貼的,幾束發絲軟軟地散落在肩上,媚而不俗,看起來萬般風情。

    “阿四,給我換身衣服吧,這衣服穿起來太不清純了。”

    我照著銅鏡,不甚滿意地扯著衣裙,嘀咕著:“我現在走的是良家婦女的路線,良家婦女!懂不?”

    阿四掩嘴而笑,幫我整理整理散落的發絲,道:“夫人,這些天,柜子里的衣服您都試過了,哪件衣服穿您身上都是萬般風情。我看吶,哪件都一樣。”

    我撇撇嘴角,泄氣地嘆氣:“哦……那就穿這件吧。”

    阿四說的倒是實話,衣柜里的衣服我都折騰好些遍了,每件衣服看上去都是挺正經的,可是一旦穿上身怎么看都是太不良家婦女了,纖柳小腰不盈一握,蒲柳之姿帶著風情萬種,身材火爆有料,既媚且嬌——難道我的出身不是將軍之女而是青樓名妓?

    今天距離包袱款款離開清王府還有五天光景,昨天清王府的大總管派婢女通知了,說是今天可以去掌管財務的王總管那領取遣散費——外加休書一份。

    錢可是個好東西,錢錢錢,有錢能使鬼推磨,無錢不能買油鹽,丈夫沒了還可以再找一個,可是沒錢那是寸步難行的。

    做人,要實際!要善待自己。

    我早計劃好了,拿了錢,立馬離開清王府,帶著我心愛的小銀子闖蕩江湖江湖,浪跡天涯,時不時找個隱世高人來個拜師學藝,學的一身出神入化的絕世武功,然后——打蚊子!

    我也早打算好了,拿了錢我就去買車子買鋪子買房子買丫頭!

    車嘛,這個時代就買個豪華馬車,裝潢要精美;買個商鋪,自己當老板,每天的工作就是數錢;買個雅致的小院子,要有花有草有樹有菜地,沒事采采果子種種菜地——在現代,我一直都住在福利院里,從來都不敢想象會擁有屬于自己的房子,在這個時代怎么著也該買個帶園子的大房子,然后再把阿四買回去,嘿嘿,有錢有車有房有管家的大好女青年的美好生活怎么著也是讓人向往不已的。

    “阿四,我讓你跟管家說你贖身的事情,你問的如何了?”阿四這么好的女孩子一定是要帶走的,我已經開始盤算離開王府要帶的必備之品。

    “夫人,大總管說了,每位離府的夫人都可以選擇四名婢女隨之離開,阿四無父無母,夫人您去哪,我自然是跟到哪。”

    我連忙點頭,不由地贊揚兩句:“你們王爺還挺大方的嘛。”

    不愧是王爺,出手那叫個大方,四名對我而言就太多了,我只要阿四一個足矣。

    “夫人,王爺是好人,王爺他……”阿四溫柔的聲音中帶著點急切。

    “德,別又來了。”我趕忙舉起雙手將耳朵捂上,這個阿四什么都好就是太忠心護主太愛嘮叨,整天都在我耳邊說她家王爺有多好多好,什么玉樹臨風啦,戰績顯赫啦,體貼溫柔啦,聽都聽膩了。反正我都是下堂婦的命了,她家王爺再好都與我無關,我只想乖乖領了我的銀子然后瀟灑走人。

    “好好好,我不說了,不說了……”妥協的永遠是溫柔的阿四。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2-m
隱婚嬌妻:老公,別玩我
作者 沐衣衣
  (雙潔絕寵文)“睡了我,你就想跑?”   傳言,暗帝慕夜黎有三大愛好,寵老婆,愛老婆,疼老...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