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遣散費

  • 閱讀背景色

    第三章遣散費

    清王府真是豪華氣派,到處是雕花精美的亭臺樓閣,造型各異的小橋流水,連假山瀑布,人工湖泊都是精致萬分,這風景,這環境,放在現代就是國家級公園啊。

    走過精雕細琢的木橋,穿過掛滿風鈴的回廊,越過花香撲鼻的花園,我迷迷糊糊的跟著阿四在這清王府里穿梭,這還是我穿越數月以來第一次出我那小庭院呢,幸虧是跟著阿四,不然指不定天黑我都找不著那個掌管財務的王總管。

    找不著其實也沒什么大不了,明天后天可以繼續找嘛,怕就怕在這彎彎繞繞的回廊庭院中不小心走到王府某個禁地,然后不小心被咔嚓一聲,再然后身首異處,錢還沒撈著,我的房子車子美婢還沒看到就不明不白地死掉,那得多冤枉啊。

    電視上都是這么演的,穿越小說上的例子也比比皆是,話說某個不受寵的妃子啊,小妾啊,因為擅闖某個沒有樹個牌子寫明——此處禁止通行的小院子或者是小房子被莫名其妙處死的,嘖嘖,這種死法實在是不太雅觀。

    “花落夫人,花落夫人……”不甚熟悉的男音在耳邊回蕩著。

    我愣愣地回過神,自己把自己嚇一跳:“你誰呀?”

    不知不覺我竟然身處一間寬敞明亮的房間里,房間四處放滿了書籍,類似書房或者賬房之類的地方,而眼前留著兩撇卓別林式小胡子的,低眉順眼的白胡子老頭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掌管財務的王總管?

    阿四走上前,在我身邊低聲說:“這是王總管。”

    “哦……”我立馬揚起我的招牌笑容,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又所謂笑臉迎人好辦事。

    我有好地伸手握住老頭的手:“王總管,您好,您好,久仰大名,久仰大名!”等會希望行個方便多給點銀子金子什么的。

    那老頭像是我手上有病毒似的,手都沒握上一秒就甩開了,原本低眉順眼的他把頭低的更低了:“……花落夫人,請……請隨奴才來。”

    我留意到他說話時抖啊抖的,腿腳打顫,像是中風似的——這個蕭王爺也太不人道了吧,雇傭童工也就算了,怎么連上了年紀的老人家也霸著不放——放現代,這蕭王爺是個進監獄做勞改份子的命。

    隨著王總管進入書房里側才發現,里面候著的還有三位佳麗,不用說,肯定是四王爺的其他的側妃了

    來得比我還早,果然錢是個好東西,處處都有人追捧。

    “花落妹妹……”英姿颯爽,嬌俏可愛的佳麗一位。

    “花落妹妹……”嬌艷如花,貌若桃李的美人一位。

    “花落妹妹……”氣質清雅,舉止高貴的天仙一位。

    三位美人同時向我笑意盈盈地福身行禮……

    我咽咽口水,睜著水眸,愣在原地,糟了,王府八卦里只聽說過是有這么幾位大美人,但是不知如何對號入座啊。

    “奴婢阿四拜見月如夫人,紅嫣夫人,香雪夫人。”身后的阿四盈盈的跪拜。

    阿四啊,阿四啊,你真是我的救星。

    “花落拜見月如姐姐,紅嫣姐姐,香雪姐姐。”我福了福身,電視都這么演,不用學都會了。

    我是除了苗疆公主外最晚進王府的人,叫姐姐該沒錯了,唉,莫名多了這么多“姐姐”,我不由自主地撇撇嘴——萬惡的舊社會。

    做這個時代的男人真是幸福,三妻四妾,如花美眷,還都是極品,羨煞旁人,難怪小說電視里人人都想著什么時候穿越一下呢。

    香雪夫人脫塵飄逸的氣質還真有點像古墓派的小龍女,不食人間煙火,標準女主角的模樣,正房夫人的面相卻是小妾的命,唉,可惜了!

    紅嫣夫人美艷動人,明眸勾人心魂,看上去也是個會撒嬌獻媚的主。

    英姿颯爽有女俠風范的月如夫人,咦,哪個月如?——演仙劍奇俠傳啊!

    咳咳,不過話又說回來,那個權勢傾天的四王爺名字也很是搞笑,蕭清華?我還北大呢!你個清華北大!

    “花落妹妹的嗓音還是如此的嬌媚,每次聽聞都是讓人耳目一新,難怪王爺會一見鐘情,再見傾心。”說話帶刺的是紅嫣夫人,她的面龐本是艷若桃李,可是此刻卻滿是無處可發泄的棄婦之憤——古時**的女人除了爭斗沒有其他休閑消遣的活動,難怪會見人就咬,理解理解!理解萬歲!。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不就是嗓音,咳,嗲了一點嘛,礙著誰了,本小姐宮廷劇勾心斗角戲從小看到大,我要是攻擊人那可不是吹的,非死即傷!

    “紅嫣姐姐實在是折煞妹妹了,妹妹的嗓音再特別也不如紅嫣姐姐的舞技,紅嫣姐姐舞技超群,堪稱天下第一,姐姐初入王府是集三千寵愛于一身,王爺散盡千金只求姐姐一舞。”

    我的小道消息也是很靈通滴,我的院里除了阿四亦有其他的婢女,雖與我不甚熟悉,可是她們的八卦我可是每天都必聽必聞的。

    “妹妹聽聞,姐姐為了一支落花舞費費盡心血,本想博得王爺一笑,哪知竹籃打水一場空。如今看來,以姐姐為例,舞再好,寵愛再多亦是棄婦的命,唉,姐姐尚且如此,妹妹又怎能擺脫被棄之命呢。”

    “你……”紅嫣夫人氣得握緊了粉拳,道了個你字卻沒有接話。

    香雪夫人和月如夫人至始至終都是姿態優雅的端坐著,香雪夫人垂著眼角,如小蒲扇般的睫毛掩著明亮的眼睛,而月如夫人則是笑看著我,水眸中笑意盈盈。

    我佯裝大方得體好心勸慰的模樣:“紅嫣姐姐,向來都是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常言亦道自古男兒皆薄幸,事已至此,姐姐還是看開點吧。”

    ——別再見人就咬,面目猙獰,怪寒磣人的。

    紅嫣夫人臉色變的更加難看,她撫著衣袖,冷眼看我:“妹妹真是豁達,果真毫無怨言?”

    我心里暗想,要是我興高采烈敲鑼打鼓歡天喜地的說我本來就沒有啥子怨言會不會顯得有點怪異?畢竟我好歹也是王爺的小妾之一,萬一傳到那個蕭王爺的耳朵里,說是某位夫人巴不得早日被他休棄,那我到手的銀子不就要白白被沒收回去?

    做人,該假的時候就要假,該做作的時候就要做作,此乃生存之道!

    我想了又想,決定擺出無可奈克的委屈模樣,道:“要說毫無怨言那是假話,妹妹從前讀過一首詩:一別之后,兩地相思,只說三四月,誰知五六年,七弦琴無心彈,八行字無可傳,九連環從中穿斷,十里長亭望眼欲穿,百相思,千系念,萬般無奈把郎怨,萬語千言說不完,百無聊奈十依欄,九九重陽登高望孤雁,八月中秋人圓月不圓,七月夜半秉燭問蒼天,六月伏暑人人搖扇我心寒,五月石榴似火偏偏陣陣冷雨澆花端,四月枇杷未黃我欲對鏡心意亂,三月桃花隨水轉,二月風箏兒斷,咦,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為女來我為男。”

    香雪夫人垂著螓首,蹙著眉,淡淡說著:“好一個下一世你為女來我為男!”。

    紅嫣夫人神色帶著怪異的表情看著我,似乎不信我擁有如此絕佳的文采。

    月如夫人笑意不減的展顏,乖乖,笑的也忒讓人心肝兒直跳。

    “三位夫人,這是夫人們應得的銀兩,奴才已經核算完畢,請各位夫人清點。”默默無聲的王總管抖著身子捧著三個紅綢為底的盒子,畢恭畢敬的奉上。

    錢啊,錢!我立馬忘乎所以笑意濃濃的接過盒子,那模樣叫個神圣膜拜!

    小心的打開,哇塞,發財了,好厚的一疊銀票,少說也有幾千兩,我不顧形象地咧著嘴笑著,興奮的撫摸著我的小心肝小寶貝。

    猛然抬起螓首,發現在場的三位佳麗神色詭異的看著我,我連忙摸摸自己的臉:“姐姐們怎么這般瞧我,我臉上有什么嗎?”

    月如夫人依舊是眸中盈滿笑意,她指著紅綢盒子里的東西:“花落妹妹似乎很喜歡手中的黃白之物?”

    我望向身穿粉紅色錦緞長裙,長裙上繡著一朵朵栩栩如生的桃花的月如夫人,這位夫人真有那么點仙劍奇俠傳里月如女俠的英姿,眉宇間有著英姿颯爽的氣息,額際懸掛著粉紅珍珠,此珍珠雕刻成桃花之形。

    我朝她展顏一笑,非常之肯定的點點頭,說:“姐姐有所不知,既然王爺休棄咱們已成定局,已經失去的東西,再爭取估計也是難事,不如好好把握還屬于自己的東西。珍惜眼前,知足常樂未嘗不是人生樂事。”

    香雪夫人揚著清清冷冷的音調看向我,紅唇輕啟:“妹妹真是與眾不同。”

    我嘿嘿傻笑兩聲,本小姐今天心情好,宮廷戲今天到此為止!

    周圍不知為何一下子沉默寂靜了起來,我從銀票里分神看去,三位佳麗的眸光緊緊的盯著我的紅綢盒子,臉色更加詭異無比,難道她們想仗著“姐姐”的身份以多欺少搶奪我這個“妹妹”的遣散費?

    我也無理的偷覷著三位“姐姐”的紅綢盒子,除了銀票似乎還有一個信封——不會是更大面額的銀票吧。

    我吞吞口水羨慕地張望了會,然后含淚合上自己的盒子,算了,算了,剛才還說知足常樂,有這么多錢已經足夠。做人,能不貪心就不貪心。

    三位“姐姐”的臉色并沒有因為我合上自己的盒子而有所好轉,想了會,這回我是真心誠意地勸說安慰:“其實,妹妹覺得離開清王府未嘗不是好事,妹妹聽說過一句話,能夠說的出的委屈便不算委屈,能夠搶走的夫君便不算夫君,天下之大,咱們何必相思一人?”

    美女們,其實我不能亦不敢說的是,根據穿越定律,穿越處處都是美男子,多一個王爺不多,少一個王爺也不少,為一個男人尋死覓活的多不值,外面整片森林都在等著呢,女人,還是要善待自己。

    三位美女并不言語,只是看著我,看的我心里毛毛的,難道說錯了?我干笑兩聲,揮揮手,拿著我心愛的銀子,趕緊領著阿四步出賬房。

    哇,還是外面的空氣清新。

    出了門,我隱約覺得好像除了我的銀子我的小心肝,好像還有什么東西沒拿,是什么呢?……算了,別自尋煩惱,想不起來以后再想吧。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304305_82_822-m
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
作者 囧囧有妖
  「這傢伙,口味是有多重,這都下得去口?」
  一覺醒來,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爆...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